第二十一章 小弟不喜欢‘奶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此时,众人便聚在虎牢关内的临时大都督府正厅围着一张军事地图商量对策。。李靖先言道:“大都督,末将以为颜,颜小大人,咳咳,之前所言不错,既是决定要打,便决不能轻易言退,否则对军心士气都是巨大打击。现在的问题却是粮草问题该如何解决。”

    李世民笑呵呵望了正沾沾自喜地“颜小大人”一眼,问长孙无忌道:“辅机,你以为该当如何解决?”长孙无忌捋着短须,沉吟道:“窦建德率大军前来,后方必然空虚,我军不如派一奇兵袭其后。此有两个好处,其一,窦建德军中士卒本已思乡心切,待听闻后方不稳,军心必定更加浮动,将无战心,可给我军可趁之机,”说着,看看李世民,见李世民缓缓点头,又接着说道:“其二,河北一地颇有几处义仓,粮草充实,正可补充我军消耗。微臣以为,此为上天赐予下,助下平定叛乱,立不世之功。如若不取,必受其咎。”

    颜离崇拜地望着一脸淡然地长孙无忌,恨不得高呼,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了。献出妙计倒在其次,关键是如此行事可谓名正言顺,理直气壮,上天最大嘛。不愧是开国功臣第一,谁会不喜欢这样又忠心,又能干,又会拍马的心腹。

    果然,李世民咧着嘴满脸红光地摆手做谦虚状,道:“若此计成功,为我大唐平定乱世,非世民一人之功也,在座诸位和麾下将士皆是居功至伟啊。”众人高呼:“下英明。”颜离边跟着喊边腹诽道,露馅了,还不把你那口小白牙收起来先。

    众人互相奉承完毕后,又回到现实问题,房玄龄捻着胡须道:“此计甚妙,只是那窦建德必会派人拦截,我方兵力吃亏,却是不太好办。”

    颜离也盯着简单的军事地图看,眼睛骨碌骨碌地转,拼命回想史书上的内容。颜离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沙盘,只是勘察地形所要花费人力物力太过巨大,不太现实应用在这种大场面上,也少了一个显摆的机会。

    “我想起来了-----”颜离脑中灵光一闪,振臂高呼道。却把正冥思苦想地众人吓了一跳。李世民呵呵笑道:“不知小颜大人想起了什么?不妨给在场众人说说。”惹得众人纷纷抚须微笑,期待的望着颜离,看从他口中还能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只有程老妖精做毫不在意状,冲颜离嚷道:“小后生休要再卖关子,快把你那满肚子坏水都抖搂出来。”把颜离气得两眼发黑。老妖精,再过四十年,不。五十年,我必让你好看。

    颜离望着地图又思索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下及诸位大人请看,此乃广武城,位于汜水西岸。”说着手指着一条歪歪扭扭的粗线左方的小三角说道,“广武城现已被我军控制。那窦建德既然要阻击我军,我方不如将计就计。正如长孙无忌大人之言,先派一军前往河北牧马,同时下可亲率一军前往广武,挂上帅旗,再寻一水草肥沃之地放养马匹。那窦建德见此,必然深信不疑,定会率大军赶来,嘿嘿,”颜离望了望正盯着地图思索的众人,笑道:“窦建德军正值军心不稳,人心思归之时。若真率大军赶来,下可与河北牧马之军前后夹击之,他能不能回得去都是个问题。”

    李世民和众臣皆眼前一亮,连声称妙。李靖更是走过来拍了拍颜离地肩膀,露出一副我没有看错你的表,赞道“好一个将计就计,请君入瓮。”颜离羞涩地冲他笑了笑,小脸红扑的,很腼腆。

    “哇哈哈哈---我就说这小后生满肚子坏水,没冤枉你吧。是不是,小后生?”程老妖精粗壮的子一挤,便把李靖挤到了一边儿去,不理会李靖在那笑骂老匹夫,拼命摆出慈祥的样子道,“俺这两天回去使劲想了想,俺家媳妇有个侄女,年方十八,出落得那个-----那个-----”程咬金老脸通红憋了半天,方才想起合适的形容词,“那个大,脯也大,咋样?俺老程回头给你介绍介绍?”

    在场众人喝茶的险些一口喷出来,不喝茶的干脆想直接喷血。出落得大,脯也大?这莫非就是程老妖精心目中绝世美人的标准?颜离实在有种拜会嫂夫人的冲动。憋了半天,颜离扒拉开程妖精的胳膊,强装笑颜,嘴角抽搐道:“老哥哥好意小弟心领,只是小弟不喜欢牛,实在抱歉----”

    “-----”

    “-----”

    李世民面无表,显得无比庄重肃穆,扫了除程咬金和颜离外在场诸人一眼,严肃道:“此次行动务必做到万无一失,咳咳,对,万无一失,这一仗很关键,就是这样,咳咳。”众臣也纷纷严肃地点头,纷纷表示这一仗太过关键,太过重要,决不能出现闪失。额,臣等告退。

    颜离如蒙大赦,擦了擦头上冷汗,匆匆施了个礼,像后面有狗撵一般,冲出了帅帐。程咬金紧随而出,指着颜离仓皇逃窜的背影气急败坏地骂道:“颜离,你个好心当做驴肝肺的小混蛋,给老子等着,老子跟你没完。”帐篷里远远传来毫不加掩饰地哄笑声。

    武德四年四月二十一,大都督李世民派侯君集率右府一军河北牧马,李世民亲自率领三千五百人出虎牢,至广武城东侧十里处安营下寨,并放出千余匹战马在河中沙洲放牧。窦建德以为唐军果然已山穷水尽,闻听细作传来消息,大喜过望。率领八万大军,星夜赶路,在泗水河东岸下寨,与唐军隔河相望,双方皆踌躇满志,力求一战定胜局。

    此时李世民和边诸人皆登高瞭望。李世民举起马鞭,从容地指点着窦军营寨,笑道:“窦贼自山东起兵,怕是未遇到过大敌,如孟海公之辈,不过庸人尔。今观其军纪不素,士卒懒散,且战阵稀松,颇有慢我之心。破敌当在今啊。”边诸臣纷纷捋须点头,深以为然。

    李世民笑望了紧紧跟随在自己边目光闪烁,显得颇为心虚的颜离一眼,又看了看正横眉怒视颜离地程咬金一眼,笑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至此大战在即之时,切不可闹出不快来,贤弟,还不快去向知节道歉,咳咳-----”说着又似乎想起了“牛”二字,赶紧把子转过去,双肩不停颤抖。众臣与李世民反应一般,纷纷把脸转过去,以手掩面,咳嗽声不绝于耳。

    颜离脸涨得通红,好半天才蹭到程咬金面前,小心翼翼赔笑道:“程将军,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莫要和小弟计较了,那天纯是口误,口误而已——”又奉承道,“将军作为先锋跟随下南征北讨,所向披靡,正所谓天下何人不识君?将军又何必和我一小辈儿计较呢?待回到京城,小弟亲自前往贵府向贵侄女道歉,如何?”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