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无耻且潇洒的活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扎得时间太长,颜离的双腿反而不感到难受了,像是进入了佛释道精研者的那种入定状态。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颜离和老妖精及马军士卒坐在一起吃大锅饭,窝头咸菜吃起来犹如山珍海味,如果不是老妖精兀自在一旁拍打着脯吹嘘自己当年如何如何,砍了多少头颅,肠子肝子流了多少,颜离估计还能多吃些。

    只是走回营帐的时候,老是要低头看自己的腿还在不在,生怕什么时候突然自己跑了。躺在行军上一歪脑袋便呼呼大睡,一直睡到天亮,也没再做什么梦。第二天早上醒来,躺在上抚了抚酸痛不已的双腿。本想不去,可颜离想到成老妖精那得意不屑的笑容,只得咬咬牙,暗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又颠‘找虐’去了。

    一天,两天,三天,颜离扎马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半月之后,也勉勉强强能扎半个时辰了,而程咬金赞赏之色也越来越浓,一个从未锻炼过的小年轻能坚持到现在确实不易,一种成就感油然在颜离心中升起。前面几天,便是分段扎马,一次扎两柱香,休息小半个时辰,然后再接着扎。颜离心中啧啧称奇,因为他隐约记得后世提倡练习扎马的方法便是这样,老程莫非也是穿越的?旋即又否定了,以老程的相貌,前世定能与‘凤姐’组成绝代双骄,自己没理由不知道。

    相比于扎马,另一项训练骑马才是让颜离最兴奋地。想象着自己骑在一匹高头骏马上,迎着旁边MM慕的目光,望着对面的程咬金,羽扇一指大喝道:“呔,对面那毛茸茸的老妖精快快过来受死。”颜离乐不可支。

    现实总是比较残酷,程老师听不见颜离地心声,要求却一点没放松。此刻便正在对颜离大喊大叫道:“脚不要放在马镫里,只需点住,否则你若是摔下来,非被马拖死不可;全放松,稍微放开双腿,莫要夹得太紧,你以为是夹娘们------莫要做太大动作,子低下去————”

    程老师喊得不亦乐乎,心里暗喜,啥时候这么训过文人。颜离则是牙根直痒,啥时候被人这么当龟孙子训过。不可否认,有的时候兴趣和天赋未必能挂上钩。颜离已是非常努力,可也不知是马不听话,还是被程咬金训的,进步极慢。颜离这时候才知道,看电视上那种如臂指使的纵,自己没有个几年功夫怕是做不到了。

    中午吃饭时,颜离地大腿根内侧火辣辣的痛,程老师从旁拿过一个小盒子,颇为不舍地递了过来,“这是啥?”颜离接过来,龇牙咧嘴问道。“三七粉---小子大腿该磨破了吧,叫你莫要夹那么紧,那么紧,嘿嘿嘿----”

    颜离懒得搭理正笑得猥琐的程妖精,打开盒子一看,惊呼道:“云南白药?!”心里却极为惊讶,这玩意儿貌似不是唐初应该有的吧?云南白药在古代称为三七,乃是疗伤圣品,价可比黄金,且有价无市。颜离方才听老妖精说起三七粉便感觉耳熟,再一看这白色粉末,确信无疑。连忙惊讶的回头问道:“哪儿来的?”

    程咬金得意洋洋地摇晃着脑袋道:“听说是大理使节团进献给陛下的,说是产自什么彩云之南,于刀枪剑伤有奇效,陛下便赐给了下这么几盒,啧啧,确实好用,俺老程平时都不咋舍得,却是便宜了你这小混蛋,你可得省着点用,俺老程就这一盒。”说罢,还砸吧砸吧嘴,好像好东西给猪吃了的模样。

    “这么珍贵的东西,下不会给每个部下都发了一盒吧。”颜离惊讶的问道。这一问仿佛问道了程咬金的得意事。老妖精手臂一挥,嘴咧得老大笑道:“哇哈哈哈----哪儿能?俺到负责监管军中物质的杜如晦老匹夫那一问,他居然说总共只有五盒,说只等紧急时候方可使用,俺老程一生气便要和他决斗,他便怂了。眼巴巴瞅着俺老程抢过一盒拍拍走人,连个都不敢放,哇哈哈哈哈-----”

    颜离张大嘴呆呆望着满脸放光,仿佛做了件千古流芳大事的妖精面孔,顿悟了。怪不得程咬金能历三朝而得以善终,只这脸皮之厚便当世罕有人及。世事洞明皆学问啊,颜离肃然起敬。

    正当大唐西征大军磨刀霍霍,战气冲天之时,居于河北的夏王窦建德此时正脸色晴不定地坐在自己的‘龙座’上,想着方才王世充的侄子王琬、长孙安世等人所说的话。一时间对于是否出兵颇有些犹豫。

    这时中书舍人刘斌站起来道:“陛下,今大唐占据关中,王世充在河南,我等居于河北,鼎足之势已成。然而那李渊二子李世民正奉旨攻打王世充,几近一年。唐强王弱,若我等袖手旁观,则王世充必败。正所谓唇亡齿寒,汉末三国,西蜀刘备被东吴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病死在白帝城,那丞相诸葛亮尚且派遣邓芝出使东吴,以抗曹魏,此我等榜样也。微臣建议,不若尽起大军前去救援王世充,王世充居内,我军居外,两面夹击,唐军必不能首尾相顾也,而天下三分之势几年之内可定。”

    窦建德捋了捋浓密的胡须,叹道:“也只能如此了,只是那王世充现今已如瓮中之鳖,回天乏术,我等去救援却是便宜了他,哼----”刘斌的三角眼中闪过冷的光,冷笑道:“陛下放心,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他王世充叫我们出兵我们便出兵?臣心中自有打算。”“哦?卿且快快道来。”窦建德迫不及待问道。“陛下,此次出征,必使唐军元气大伤,数年之内不能西犯,王世充已是强弩之末。到了那时,嘿嘿,陛下,洛阳可是块宝地啊,占据此地,陛下实力大增,再休养生息数年,便可起兵攻唐,天下唾手可得亦。”

    窦建德激动地从龙椅上站起,右臂一挥,得意大笑道:“哈哈哈---好,若卿计谋得成,待将来,朕一统天下,便将洛阳赐予卿作为封地如何?”“微臣,微臣在此先谢过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刘斌在同僚们嫉妒怨毒地眼神中狂喜地拜倒在地。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