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老妖精赤果果地报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程咬金又惋惜地想了半天,颜离见话头不对,赶紧大声道:“老哥哥,小弟这回来看老哥哥,实是有事相求。。”程咬金爽朗的大笑道:“俺老程当然知道你是有事相求,否则军营哪儿不是一个鸟样,何必急巴巴地跑到这儿来。”程咬金拍脯道,“贤弟有话尽管说,只要俺老程能办到。没二话,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弟兄们说是不是?!”“是----”

    颜离感激地冲程咬金和在场将士深鞠一躬,表示谢意,这才说道:“俺---不是,小弟觉得自己的板有些弱,在战场上说不定啥时候便会有闪失,所以便想到了老哥哥,在老哥哥马军里跟随我大唐精锐一同训练一下,也好有个自保之力,不知老哥哥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此等小事又有何难?”程咬金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正想说什么,突然又回过头瞅着颜离,颜离被程咬金看得有些不自在,却被老妖精一巴掌狠狠拍在肩膀上。“哎呦,-----”颜离子往下一矮,拼命揉搓着被程老妖精拍过的地方,眼泪花花埋怨道:“程,程老哥,你这是干嘛呀。”颜离没有见到在场军士眼中闪过的一丝钦佩。

    程咬金眼中精光一闪,旋即面色如常,围着颜离绕圈打量道:“啧啧,一直以为你这小家伙手无缚鸡之力,只是小脑袋瓜聪明,否则哪能想到那种好点子,不想今-----说不定能给老哥哥我一个惊喜。”颜离赶紧退后两步,陪着笑小心翼翼道:“老哥哥能不能再说明白点,我有些听不懂。”

    程咬金唤来一个亲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便见那亲卫从不远处拿来一个石锁,放在二人面前。颜离看那军士拿得甚是轻松,不由暗暗咂舌,老妖精手下都是老怪物。

    程咬金又恢复大大咧咧的笑容,随手向那石锁一指,做不在意状对颜离说道:“此石锁不过三十斤,老弟可双手举起石锁,能走多远走多远,让老哥哥看看该如何帮助贤弟才是。”三十斤,颜离穿越前是十五岁,这三十斤怕只能勉强举过头顶,若走两步非被掀翻不可,可看了看老妖精,又看了看扎着马,眼神乱飘地军士。咬了咬牙,输人不输阵,拼了。

    颜离挽起袖子,胳膊抡两个圈,扭扭脖子扭扭腰。这才弯下,两个手紧紧抓住石锁的把,深吸两口气,猛地一提,一下子便过了头顶----差点被掀过去。咦,这石锁好像也没想象这么重嘛。颜离心中暗喜,想起程咬金的话,便向前迈步走去,心里数着十步,见还有余力,又转走回程咬金面前,这才把石锁扔在地上,激起一地尘土。

    颜离稍喘两口气,感觉胳膊不过微微酸痛,不敢置信地看了看那石锁,又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连忙晃了晃脑袋,觉得犹若梦中。

    程咬金眼中精光连闪,哈哈大笑道:“果不出我所料也,老弟举起五十斤重石锁犹如探囊取物,老哥哥以前却是小看你了,哇哈哈哈哈------”五十斤?不是三十斤吗?颜离更惊讶了,又喜又怒地瞅着程老妖精。程妖精仿佛被人掐住脖子,笑声戛然而止,装模作样训斥那亲卫道:“是啊,老弟不是说三十斤吗?你怎么拿五十斤的,还不快退下去,回头再处罚你。”这才又回过头,一脸无辜地望着颜离。

    这个老妖精,颜离无奈的翻翻白眼,仍觉得难以置信,五十斤。想来想去,也只有穿越时体发生一些微妙变化这一种解释了。想到这里,颜离一脸的笑容,古人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诚不欺我哉。

    程老妖精人畜无害地对颜离亲切笑道:“老弟啊,你说你是来让我训练你的?”是啊是啊,颜离点头道。不反悔?老妖精不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颜离拍脯道。程咬金用老狼打量小羊羔的目光望着颜离,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抬头,,收腹。”程老师一脸肃然,很快进入状态,又伸出蒲扇大的手在颜离双肩上一压,迫使颜离重心降得更低。

    颜离脸憋得通红,汗如雨下,头上升腾起一片白雾,“停——休息半个时辰,去多喝点儿水。”程咬金大喝道。颜离如蒙大赦,便想站起来。不想程咬金早有准备,微一用力,又把颜离按了回去。颜离委屈的大叫:“不公平,他们都能休息,为何我不能?”“公平?哼-----”程咬金冷笑道,“到了战场上,敌人的刀枪箭矢会跟你讲公平?他们已经扎了一个时辰,你只要扎两柱香,老哥哥就让你休息,这回可公平了?哇哈哈哈-------”

    两柱香?颜离地腿抖得更厉害了,可怜巴巴地望着程咬金道:“那,那我不练了,还不行吗?”“孬种,”程咬金毫不客气骂道,随即摆出右军将军的架子,说道“先前本将军问过你是否反悔,你是怎么回答的?军中岂是儿戏的地方,想不练,看见那边没有?”程咬金指了指远处,正容肃立的数百士卒。

    “那,那些是什么人?”颜离颤声问道。“军中执法队,军令如山,你若想不练,可以,过去老老实实让他们打二十,老夫便放你走。哼,文人都是孬种。”末了又不屑地哼了一声,雄纠纠气昂昂的远去。颜离明知道老妖精是激自己,却也激发了心中的傲气,不就两柱香吗,哼———确实很长啊,颜离呻吟道。

    老妖精转过脸去才忍不住露出得意地笑容,俺老程给你拜了那么长时间,你才想起将俺扶起来,搞得俺在将士面前灰常尴尬。现在,哇哈哈哈————程咬金吩咐亲卫提着淡盐水站在颜离旁边,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他自己则哼着《我的老班长》的曲调摇晃着毛茸茸的大脑袋向主帅营帐踱去。

    一下午的训练,颜离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况下硬是了下来,程咬金虽嘴上不说,却也是暗暗点头,嘀咕道:小后生倒是个可造之材,下让俺好好培养培养,当然他若是能拜俺老程为师就更好了。心里不由YY着颜离点头哈腰站在面前喊程老师的场面。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