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狠狠地操练我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颜离一个刚从“山上”下来的人,当然不能明白地讲出来,只能故作苦思之后,方擦汗道:“杀鸡儆猴?”‘猴’自然是李世民。。咳咳,高士廉被一口茶呛住,赶紧抚抚胡须,正正面色方道:“小友这说法倒是形象,呵呵。”颜离可没心思再说笑,军权啊,这是可以随便说的吗?要掉脑袋的,咔。颜离一哆嗦,不自抚了抚脖子。

    高士廉看看对面颜离面如土色的样子,又复安慰道:“不过此事小友亦无须太过担忧,连老夫都想到了这一点,下龙凤之姿,又岂能毫无计较?只要军权在手,谅那太子和----”说到这里,高士廉眼中寒光一闪,却没有再说下去。

    颜离两腿发软,头冒虚汗,隐约记得这时候李世民和兄弟的关系还没到那个地步吧。这老头太可怕,太可怕了。随即连忙躬道:“老大---大人提点,小子铭记于心,小子尚还有些‘军务’要处理,便先,先告辞了。”说罢也不待高士廉出声,撒腿便往帐外跑。“贤侄-----”颜离暗暗叫苦,转强笑道:“不知前辈还有何吩咐?”已是跟哭差不太多。

    高士廉又回复了道貌岸然的嘴脸,和蔼笑道:“此间之言,却不足为外人道也。”此刻在颜离眼中的高士廉与其说是仙风道骨,不如说是魔鬼更为恰当,在用糖果惑一个小孩坠入地狱。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直到跑出帐外,才彻底放松下来,险些瘫软在地。

    颜离失魂落魄般回到营帐,躺在行军上,脑子如一团浆糊一般,纠结不已。高士廉话中内容颜离自然了然如,不用他说自己也知道,甚至比高士廉知道的多的太多。

    然而书本上的东西一朝变为现实,颜离却毫无应对的准备。之前颜离乐观的认为,自己只是个小人物,充其量是给李世民留下不错印象的小人物。何况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必然成功,贞观盛世,自己拿个俸禄,娶个媳妇儿,跟朝中官员打好关系,子便可过得优哉游哉。至于别的,吹皱一池水,干我鸟事?

    现在才想到,从献上纪念堂的主意起,自己已被烙上了秦王嫡系的标签,以后再也无法摆脱,当然,颜离也从未想过摆脱。颜离明白,从这之后,秦王一系已真正把自己当做自己人看待了,否则也不会有高士廉的一番话。

    颜离心中亦喜亦忧,喜自不用说,若能在玄武门立下功劳,便是从龙功臣,只要不犯下大错,李世民在位则可高枕无忧,尉迟敬德便是最好的榜样。

    忧的却是,除了李世民一系外,自己凭空多出了多少敌人。颜离掰着手指,念道:“太子下,齐王下,宫中嫔妃,外戚,甚至是----李渊------”颜离被子裹头,嚎道:“老天,你打雷劈死我吧。”----帐外军卒面面相觑,这位小颜先生的要求倒是颇为奇特。

    翌上午,顶着两个黑眼圈,好歹脸上恢复点血色的颜离走进了马军大营,却是来找程老妖精“找虐”来了。经过了一夜的痛苦思索,颜离决定好好地磨练一下自己,万一以后回到水很深的帝都被人堵了,总能够抵挡两下,趁机逃跑吧。颜离隐约记得玄武门之变前杜如晦便是在路过尹国舅门前时,被截住暴打了一顿。并反被诬告,逐出了天策府,虽然后来李世民为他报了仇,可-----那多疼啊。

    程咬金此时任右一军马军总管,离得老远,颜离便见老妖精在一个军士面前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大声喝骂。好像在说那军士扎马不标准,为了纠正他,老人家费了多少心血就是不开窍云云。事到如今,颜离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怯怯唤了声:“程老将军----”老妖精虎目一瞪,猛地转过来,见是颜离,随即大嘴咧得像个瓢似地。颜离赶紧捂上耳朵,果然,“哇哈哈哈哈----好后生,你咋到这来了,俺老人家正准备寻个时机去那个,额,拜访,对拜访你呢,哇哈哈哈----”边说,蒲扇般的大手边猛拍颜离地肩膀。

    颜离被老妖精拍得直翻白眼,连忙强笑拱手道:“哪敢劳老---老哥哥屈驾前来,小弟这不是前来看望您了吗?”“哇哈哈---”见颜离这么说,老妖精更得意,旋即摆出一副慈祥的嘴脸,对正在训练的将士高喊道:“弟兄们,-----”

    “喝---”众人齐齐应声。老妖精把颜离扯到众人面前,道:“这好后生,你们可知道他是谁?”大家都没应声,看眼神显然不认得这是何方神圣,能让老妖精如此看重。

    “一群有眼无珠的小混蛋,这位便是《我的老伍长》的额,那个,那个,大家明白了吧。”老妖精不知道作者二字该如何表述,遂含糊其辞道。众将士却听明白了,看向颜离的眼神瞬间多出了许多亲近之意。“另外,还是这好后生向咱们下提出了修建英雄纪念堂和英雄纪念碑----听我口令!谢,先生!”程咬金居然单膝下跪,按军中下级遇到上官礼节朝颜离拜了下去。

    “谢,先生!!!---”颜离万没想到会有此一节,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赶紧涨的脸红脖子粗地将老妖精从地上扯了起来,程咬金冲他咧嘴一笑,就势从地上站了起来,军士们这才跟着站立起来,不待老妖精训斥,又恢复了扎马状态。颜离语无伦次地埋怨道:“老哥哥,你这样,这样做,让兄长知道了,该如何想。”他却是把高士廉告诫他的话又转述给了程咬金。

    程咬金冲颜离挤吧挤吧眼,在他耳边笑道:“放心吧好后生,俺老程还会害你不成,若换了以前的李密,俺老程也只会私底下感谢你,咱下那襟,啧啧,那可真没的说,不这样做,俺老程实在不知咋感谢你。”

    颜离想了想,也深以为然。虚怀若谷,正是这位贞观帝王最珍贵的品质之一。颜离还记得,史书上记载,贞观某年,有个屠夫在长安街头说什么上天护佑其是真命天子云云,众臣纷纷要求严办,李世民却不以为然说道,一个屠户而已,只要朕能使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他便是造反,又有谁跟从他呢,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程咬金又望了望颜离,感叹道:“可惜俺老程没有闺女,否则,啧啧---”惋惜之色溢于言表。颜离干笑两声,擦擦头上冷汗,无比庆幸道:“那,实在是---额,太可惜了,呵呵,呵呵----”颜离对未来伴侣要求不高,只要是个女人,年纪相仿,漂亮点更好,不算很漂亮只要长得过得去,贤惠也行。但前提是女‘人’,不包括母猩猩。颜离为程咬金未来的女儿出嫁一事深深发愁着。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