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天才演说家的借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李世民咧了咧嘴,选择暂时无视颜离和程咬金的“内斗”。.右手虚握刀柄,肃然面对眼前数万注视着自己的大唐精锐。

    “将士们,我大唐秦王李世民站在这里与你们讲话----”

    “秦王下,秦王下,秦王下----”数万士卒挥舞兵器,狂的呼喊道。

    李世民对士兵的反应很满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清咳一声唱道,“咳咳---我的老伍长,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颜离憋不住险些笑出来,李世民的嗓音很有磁,历史上的李世民也是音律高手,可在数万士兵面前唱这种前所未有的怪调显然是第一次,因此唱的荒腔走板。

    颜离再看看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居然都微眯眼睛,捋着胡须,摇头晃脑地听着,面色极为陶醉,还似有些感伤?仿佛一辈子都没听过这么优美的曲调。朝闻道,夕死可也。那程咬金更绝,一边用手轻打节拍,一边装模作样的擦拭眼角,脸上的笑容却无比----靠,你以为你是进院听‘十八摸’啊。

    颜离惭愧地低下头,赶紧有样学样,硬挤出一丝泪光作痛不生状。

    “听你们唱着这首歌,本王感同受,甚至比你们的感受更深。本王十七岁与大哥建成,三弟元吉一起随父皇由太原起兵,意平宇内,还我华夏一个朗朗乾坤”。校场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将士们都专注倾听着李世民那高亢,激昂的喊话声。

    “从那之后南征百战,所向披靡,杀死宋老生,大败薛举,击溃刘武周,助父皇建立如今的大唐,已经整整四年了。”李世民说着说着渐渐动了,不自流下了泪水。

    “本王现在是大唐皇子,东征右军大都督,可谓官高权重。可在这四年里谁又知道本王究竟付出了多少。”李世民低声嘶吼道,“四年,本王这四年见过的死人比许多人一辈子见过的活人都多,本王多少夜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海里总浮现出一个个为了我大唐献出生命的将士们那或憨厚,或诚恳,或坚毅的面孔。本王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被杨广杀害,本王多想再回太原看一看,看一看小时候与妹妹一同栽种的那棵石榴树,怕今已亭亭如盖矣----”李世民所指的弟妹,是他的同父异母弟弟李智云和妹妹,在太原起兵前夕被杨广所杀。

    “下---”“下---”士卒们皆跪地痛哭失声,颜离等人也跪拜下来,大哭不止。“娘啊,我好想你,呜呜----”这是颜离地声音。诸人掬着一把老泪,异样的望了颜离一眼,腹诽道,这人咋恁不着调呢。

    李世民激动地喊道:“众位将士,快起来,莫要多礼,快起来---”边把长孙无忌等人一个个亲手搀扶起来,真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李世民待众人平静下来之后,问在场将士道:“那些英勇的将士牺牲的意义何在,他们难道就这么白白的死去吗?!”

    “不---”一个发自肺腑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更多的人喊了出来,最后所有的人都用尽自己的力量吼了出来,“不,不,不---”

    “对,他们不是白白死去----”李世民也大吼道,“他们的死,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更好的活着,或是他们的父母,或是他们的妻儿,或是----在场的诸位将士!我们能让他们白白的死去吗?”李世民又大声问道。“不,不,不----”数万将士眼睛血红,疯狂地吼道。

    李靖见火候已到,上前一步,振臂高呼道:“活捉王世充,为死去将士报仇。”

    “活捉王世充----”

    “活捉王世充----”

    “活捉王世充----”

    地动山摇,声震九天。

    颜离忽然想起前世穿越小说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发明”,心中大喜,这可是将功赎罪的大好机会啊,赶紧喜滋滋地颠跑到李世民面前,拉了拉李世民的衣袖,讨好的说道,“兄,兄长,小弟有个建议,不知----”

    李世民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的望了颜离一眼,悠悠道:“贤弟若是再有什么歌谣之类,为兄怕是要吃不消了。”

    颜离大汗,赶忙摆手道:“不是,不是----”说罢把自己的建议低声说了起来。

    李世民听了颜离地建议,眼睛大亮。深深地看了颜离一眼,将边众人召了过来,把颜离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众人同样大声称妙。尤其是李靖为首的将军,看着颜离地眼神充满感激。程老妖精更是乐得见牙不见眼,猛拍颜离肩膀。瞅那模样,若不是时机不对,恨不得与颜离拜把子。

    李世民转过面对着在场诸位将士,深吸口气,大声道:“将士们,本王决定待此次出征凯旋之后,请求父皇在我大唐帝都择一山清水秀之处,立一座英雄纪念碑,再建一座英雄纪念堂,将为我大唐而牺牲的众位将士命尽刻其上,以供后人瞻仰。”

    现场死寂了片刻,随后众将士的吼声呼声如山崩海啸般响起,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似要把军营掀翻。这一刻,在场将士眼中再无他人,唯有点将台上那不动如山的影。

    这场意外的发生,不仅没有让大唐军士的军心动摇,反而使军队凝聚力大增,而李世民在士卒心中的地位又更上了一层楼,从此再无人能够撼动。

    颜离眉搭眼地走在最后,跟着李世民等人进入主帐。李世民坐在帅位上,悠悠喝了口茶,眼带笑意瞅了显得颇为拘束不安,正左扭右扭的颜离一眼,问在座诸人道:“不知众位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置啊。玄龄,你对军法较为了解,便由你说说吧。”颜离赶紧看着房玄龄,眼中露出恳求之色。

    房玄龄含笑应是,颇有深意的望了颜离一眼,作思索状对李世民说道:“大都督,根据这军中七令五十四斩吗-----”颜离地心猛地一抽,不至于吧。“七令五十四斩好像没有关于不准军营唱歌的。”颜离大松一口气,感激地看了房玄龄一眼。

    房玄龄仿佛没有看到,又不紧不慢说道:“可此事造成影响太大,覆盖面太广,牵扯到的人太多----”几个太字,让颜离地心都快凉了,“但基于此事并未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兼且颜离刚进军营,尚无经验。兼且此事反使我军凝聚力大增。兼且颜离后来又提出了一个好建议,不如便功过相抵,既往不咎吧。”说罢,坏老头冲颜离挤了挤眼,悠然坐了下来。

    看着颜离那先悲后喜,心有余悸地样子,李世民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道:“玄龄就莫要再逗贤弟了,否则贤弟真要哭出来了,哈哈哈哈----”众人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尤以程老妖精笑得最肆无忌惮,把颜离恨得直牙痒。

    笑罢之后,李世民语重心长对颜离说道:“贤弟,军营不比其他,以后行事可莫要再如此莽撞了,今之事如果一个控制不好,后果不堪设想啊----”颜离连连点头,心里明白,如果士卒真的因为想家哗变,或一时冲动之下干出什么事来,李世民唯有拿自己给数万将士一个交代,至于怎么交代,颜离不敢也不用再想下去。

    想到这儿,颜离后怕地提醒自己,以后做事可千万要三思而后行了,再出现这种况,谁也保不住自己。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