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这是一首深得军心的好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前几,军中小吏曾向众人汇报过,说最近军营里开始流行起这么一首歌谣来,说道表达思念同袍之意,众人忙于军务文书,都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未尝不是件好事,只要唱的不是造反的歌谣,休息时唱唱也无妨。。可现在----

    李世民叫来那名小吏,声音低沉道:“你把那首什么歌谣,唱一遍给本王听听。”那小吏子一抖,嘴唇微颤,却不敢出声。程老妖精早看得不耐烦,一把抓住那小吏衣襟瞪大眼珠子怒道:“下让你唱你便唱,再拖拖拉拉,老子活剐了你。”

    那小吏脸色煞白,微颤着唱道:“我的老伍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时常还会想念你---天黑我已不会再害怕,再苦也不会掉眼泪,我已经练成真正的男子汉,如今也当上伍长啦---”

    哆嗦着唱完,再不敢稍动,见李世民挥挥手,这才如蒙大赦的下去,边走还边擦汗,显然是吓得不轻。李世民及众人良久沉默不语,脸上却有动容之色。

    李靖捋着胡须,面色古怪道:“不瞒大都督,这首歌谣末将前几便听过,虽心中也有些感触,却并未放在心上,方才末将着侍卫打听方知这歌的来历。”

    “咳咳,据说是军中有个年轻士卒,思念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一位残疾伍长,在帐篷外抱头痛哭,却被军中一个文士打扮的----咳咳,少年人遇见。咳咳,少年人很和气,安慰了他两句,便教了他这首歌谣,不想一传十十传百,仅仅数天,竟已传唱军营,咳咳----”李靖仿佛得了肺痨,说到文士打扮的少年人时似笑非笑,一脸古怪。而旁边诸人包括李世民面目表也是精彩纷呈,众人相视苦笑,文士打扮,少年人,又如此有才华----搞得差点哗变,太有才华了。

    房玄龄方才听到少年人,手一哆嗦,竟把胡须揪下来了一撮,此时心疼地直抽抽,龇牙咧嘴半天,方道:“大都督,不想我军中竟有如此能人,实乃咳咳,实乃我大唐之幸,下之幸----”说着,瞧了瞧李世民的表,见李世民一脸苦笑,又接着道:“此曲无论曲词都颇为怪异,且过于平实,只是听起来却也颇有一番感人之处,所谓虽俗及雅,雅所不及也。竟让老夫也不由有些想念帝都的亲人来,呵呵---更何况,此曲乃为表示对军中同袍之深厚谊。因此微臣以为,献此曲者有功无过。更何况,呵呵,他怕是也没想到会造成如此局面吧。”房玄龄指着眼前堪称癫狂的景象,眼中居然闪过一丝快意,小子,叫你不陪我老人家喝茶,闯祸了吧,现在准是躲哪旮旯哭着呢吧。

    房玄龄猜对了,颜离哭得那个惨啊,捶顿足痛哭流涕,老天啊,我究竟何处招惹了你,教首歌都教的差点全军哗变,呜呜---太欺负人了。想上前制止,又没这个勇气,最后干脆随便拉住一个哭的鼻涕横流的大汉抱头痛哭起来,差点没被勒死,脸涨得通红。

    李世民唤人叫过负责看守颜离帐篷的侍卫,问道:“贤弟现在何处,可是还高卧不起?”那侍卫显见也是刚哭过,眼睛有点红肿,连忙拱手回道:“下,颜先生现正在校场上,正与一大个军士抱---抱头痛哭---”

    “噗嗤----”长孙无忌等人也乐了出来,看来刚才怀有不良想法的不止房玄龄一个。在场的都是老狐狸,颜离地小伎俩谁也瞒不过,口腔溃疡?你说全浮肿还有人相信。

    李世民无可奈何的扯了扯嘴角,吩咐军士将颜离叫来,随即大步走上点将台,长孙无忌,李靖等人赶紧跟上。

    见大都督和诸位军中头脑登上点将台,有个别正抹泪的中下级军官心里一紧。这事他们也是始料不及,按说现在是休息时间,士兵们可以在军营随意活动,可这近万人聚集在一起高声唱骂,若是大都督办他们一个督管不利的罪名,杀鸡儆猴,他们也无话可说啊。

    想到这里,军官们赶紧低声呵斥自己麾下士卒,提醒他们大都督来了。越来越多的士卒渐渐止住了哭声,。军中传令官在李世民的示意下,吹响集合哨,那些原来在帐篷里睡大觉的士卒也赶紧整装出来。不愧是久经沙场地百战精锐,短短十数息之间,士卒们已穿戴整齐,找到各自位置站好,昂起头来看着他们心目中的军神李世民。

    李世民及诸位文武官员这才松了口气,感觉后襟都已汗湿。军中一旦哗变后果将极为严重,严重到东征之事铁定功亏一篑。更关键的是,因为一首歌谣哗变-----不值啊。

    想到这里,李世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刚刚赶来的颜离,见他眼神漂浮不定,小脸煞白,明显吓的不轻,又有些心软,刚想严肃的批评两句,再和蔼的安慰两句,便不了了之,颜离却被程咬金拉了过去,搂着肩膀小声嘿嘿笑道:“小后生,可以啊,下回施展反间计大都督可有人选了,到时让你去,你编一首歌谣就成,哇哈哈哈哈----”比一般人正常说话声音小不了多少。

    我的妈呀,颜离脸色更白,双腿发软,结巴道:“我----不---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说着可怜兮兮的望着众人,眼瞅又要哭出来。李靖喝骂一声老匹夫,将程妖精踹到一边,拍拍颜离地肩膀,安慰道:“此事并非你的错,无需如此,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只是下回莫要再如此鲁莽便是---”

    听着李靖这句“人”话,颜离忐忑地心才算定了一些,感激的谢过李靖,再愤愤瞅一眼老妖精,见老妖精看天看地看花看草就是不看他,嘴里似乎还哼哼着‘山寨土匪版’的‘我的老班长’,颜离更加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他皮糙厚,早扑上去狠狠咬他。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