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品茶便如品人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军中重臣的帐篷都离主帅营帐不远,不一时便到了,房玄龄挥手让正处理文书的助手退出帐外,从行军前的小木盒里取出茶饼粉末,一个紫砂壶,两个彩釉陶瓷杯。M将茶末取出一小撮放入壶中,又注入一股开水,盖好茶壶盖。这才转过头对正全神贯注看着自己泡茶的颜离笑道:“老夫平生无甚好,只这茶和书始终放不下,可惜此处简陋,也只能将就,倒是让贤侄笑话了。”

    颜离闻言笑道:“书乃是我中华文明传承之至宝,而茶更是我华夏礼仪的体现,所谓廉、美、和、敬,喝茶可以洗涤心,陶冶,更与儒家“内省修行”思想暗暗相合,先生此两物,可谓雅到了极点,寻常人万难极也。”

    “好,哈哈哈哈---”房玄龄捋着胡须大乐,眼睛越来越亮,“知我者贤侄也,喝茶乃是风雅之事,又如何能像某匹夫,咳咳咳,某人那般牛饮呢。”颜离也乐了,感还记挂着老妖精牛饮三壶水的事呢。

    说到这儿,颜离问道:“有一事,烦请先生解惑,”见房玄龄挥挥手,示意尽管问,便继续说道:“今上午讨论军,不知为何程老,老将军没有参加?”颜离把到嘴边的‘妖精’二字硬生生咽了下去,房玄龄能调侃,他可不能,最多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

    房玄龄哼了一声道:“这老匹夫平素仗着自己有些战功,又得下看重,素不把我等文臣放在眼里,说什么最讨厌听一群老夫子在那儿唧唧歪歪。所以这种事他是一向不管的,只是泡在练兵场上,和士卒同训练,同吃住。”嘴上骂的凶,可房玄龄眼中却闪过一丝敬佩之色,显然两人关系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恶劣”。

    颜离有一丝了然,自古以来,文臣武将之间来往甚为上位者所忌,这未尝不是一个保护自己的办法,那老妖精一心带兵,却不管出谋划策之事,即省心省力,又免遭猜忌,何乐而不为呢?伴君如伴虎,颜离感觉自己要学的还很多。那老妖精,简直是狗熊与狐狸的混合体,颜离心里腹诽不已。

    说话之间,茶已泡好,清香之气沁人心脾。房玄龄先给颜离倒了一杯,颜离赶忙站起来,道一声谢,双手恭敬接过茶杯,方才坐下。房玄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对颜离笑道:“贤侄不妨尝尝此茶如何。”颜离却不急于品尝,而是目视杯中,见此茶外形紧卷多毫,嫩绿色润;汤色碧清微黄,清澈明亮,深吸口气,香气馥郁,心中一动,抬头问房玄龄道:“可是蜀中蒙顶?”

    房玄龄惊愕不已,这少年虽尚显稚嫩,学识却极为广博,屡屡出人意料,来必成大器。自己虽然还没有女儿,却不妨先交好于他,观此子宽厚,机灵聪慧,说不定以后便有用到之处。

    这也不能怪房玄龄市侩,一入官场,不由已。不知啥时候皇上对你不满了,随便想个由头便可能让你罢职丢官,却是哭都没处哭去。因此在官场之上,讲究的是一团和气,最多互相嘲讽几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当面撕破脸皮,文臣更是如此。像数年之后,尉迟敬德与另一开国功臣江夏王李道宗那般在皇宫酒宴上大打出手的流氓行为则是少之又少。而在事后,在李世民的调解下,尉迟敬德忏悔道歉,差点被打瞎一只眼的李道宗也大度地原谅了他。

    房玄龄想看看这小子究竟有多大潜力,喝两口茶,回味片刻,笑眯眯道:“小友方才说到廉,美,和,敬,不妨细言之。”有个历史系教授老爹就是好,颜离美滋滋地品着茶,混然把一段时间当面叫老头儿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从容道:“所谓廉,美,和,敬,归根结底不过仍是一个‘和’字。”

    “哦?----”房玄龄点头示意颜离接着往下说。“儒家的‘和’可解释为天和,地和,人和,进一步延伸为‘天人合一’之大成。可解释为和合即和睦同心之意。还可解释为和光,即才华内敛,不露锋芒。另外还有和睦安乐、协和乐音之意-----”

    颜离又指了指茶碗道:“此茶饮入喉中,先甘后甜,随后一股清香沁入心脾便如人生百味,人间至理,从某种程度来说,便都在这小小的一盏茶中了。有慧根者从这茶中便能体会到许多做人道理。虽不能如孔夫子那般做到吾三省吾,至少也是洗涤了上的污秽,不那么俗罢了---”

    自从颜小‘才子’对茶的高论经房玄龄的口这么一传,这两,颜离除了睡觉几乎每时每刻不在喝茶,李世民,房玄龄,长孙无忌甚至是大将军李靖和李绩都纷纷邀请颜离去品茶。虽然有李世民在,女婿大概捞不着了,可一起喝喝茶总没什么吧。众人理万机,偶尔会请到一块去,差点让颜离排不开‘档期’,苦着脸瞅了瞅上似乎已喝得浮肿起来的白,颜离咬了咬牙,痛下决心,再不能这样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便一个一个帐篷挨个跑,言喝茶烫到了,有些口腔溃疡,以后不能再陪诸位饮茶了云云,言谈间,惋惜之色溢于言表。李世民要找军医给颜离看看,自然也被颜离找了个借口拒绝了。

    舒坦哪”,一天饱饱地午睡过后,颜离躺在上,边嚼着一块牛干,边哼唧着歪歌,“没有‘你’的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你’的岁月里,我会保重我自己。‘你’问我何时去喝‘你’,我想大约在明年冬季---”这个‘你’指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正在这时,颜离听到帐外居然有歌声隐隐和之,一开始仅仅数人,可不过一会儿,竟似变成了众人大合唱,中间还夹杂着抽泣哽咽的声音,再凝神一听曲调:“我已经练成真正的男子汉,如今也当上伍长啦---”

    “--——”

    走出帐篷,成千上万“伍长”如乌云罩顶,黑鸦鸦一片。南腔北调的“我的老伍长”混杂一起居然有种莫名的气势。有的士卒正在帐篷里光着膀子擦拭兵器,见外面唱的闹,拎着刀就出来了,边擦变唱,边唱边哭,最后索把兵器一扔,痛哭痛骂起来。

    “我的老伍长---王世充侬个错比错来的小娘养的咋西还不报胎呢—?姆妈,吾好想侬哇,呜呜呜呜----”一听就知是苏浙来的。

    “王世充你这没廉耻老狗骨头,你家妈妈子穿寺院子,养和尚,合道士,你还在睡梦里。樊头儿,呜呜呜呜----”这是山东口音。

    “王世充你个狗娘养的,你生儿子没,子子孙孙男盗女娼。媳妇儿啊,村东头那刘二狗你可要防着点儿,别给老子戴绿帽子啊,哇呜呜呜----”这个就不用说了,正宗的国骂。

    这么大的动静,各位大佬们当然不可能没有反应,李世民带着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与诸位将军赶到校场时,颇为震惊,这突发况却是打了诸位大佬一个措手不及。众人眼中溢满忧虑之色。此时若是一个处理不当,便极有可能惹出大乱子。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