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莫非这世上真有生而知之的奇才?妖孽啊,不对,女婿啊。.M众人眼中闪现的亮色差点把颜离点着,越看这小家伙越可,咋恁可呢。没有功名不是问题,有李世民。不是世家也不是问题,有李世民。众人纷纷盘算,自己家大闺女的儿子好像都定亲了----小闺女还在吃,小了点,再等几年就好了,大不了先定亲,可若是下---不管了,先下手为强。李世民也转着一样的念头,按说小妹秀宁年纪最合适,可已经嫁给了柴绍,其余皆是庶出,又委屈了贤弟,有时间趁四下无人探探贤弟的口风,可莫让辅机,玄龄他们捷足先登。

    想到这里,众人对颜离笑得越发和煦起来,如沐风,李世民也不例外。颜离被一大群“准岳父”盯着,小脸时青时白,冰火九重天。

    “末将参见大都督。”便在这时,一员将领走入中军大帐,暂时解了颜离地围。颜离抬头看去,此人着明晃晃地亮甲,材中等,极为魁梧壮硕,虎目凛凛有威。颜离虽刚进军营,但也算有了些小见识,总觉得传说当中的望气之法倒是很有些道理的,只看这员将领上的气势和风度,就知道他们至少与程咬金、李绩等人是一个级别。李世民手下将领还有谁是我没见过的呢?颜离扳着手指头细细的掐算,嘴里念念有词。

    而此时李世民早已从坐席上站起,走到这人面前,有些惊喜的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君集回来,孤无论是战是退,已尽可高枕无忧也。哈哈——”君集?侯君集?!颜离心中一惊,仔细地打量着那个材魁梧的汉子来,心中波涛起伏,这便是未来废太子李承乾的岳父,二十四功臣之一的侯君集吗?这位贞观朝的大造反头子可不太好相处啊。

    李世民笑吟吟地将颜离唤到跟前,为二人做了介绍。“此乃吾之贤弟,秋颜回后人,博学多才,十年后恐可比辅机、玄龄等国士也。”房玄龄与长孙无忌赶紧谦逊感动言道“不敢当下如此夸赞”云云。侯君集听李世民称颜离为“贤弟”,更是暗暗称奇,已是面对颜离,双手一抱拳,躯微躬,朗声道:“君集见过颜先生。”颜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传闻中高傲之极的侯君集在向自己行礼?想到这儿,赶紧诚惶诚恐地托起侯君集,同样躬拱手道:“侯将军大名,离已闻之久矣,却是当不得将军如此大礼。”“咦?”帐中众人均有些惊奇,侯君集眼中也充满了诧异问颜离道:“不知颜先生从何处知晓君集姓氏?莫非先生能掐会算不成?”

    颜离苦笑想到,你侯君集造反是没有成功,可名气算是打出来了,我能不知道吗。面上却是哈哈笑道:“我是听师父说的,兄长麾下有员猛将,有勇力,作战勇猛,所向披靡,对侯将军已是神往已久了,哈哈——”侯君集面上喜色溢于言表,看着颜离地目光一下子柔和了许多。此时程妖精一颗大头凑了过来,嬉皮笑脸问颜离道:“小后生,你师父可曾提过俺?”面对着程咬金颜离可一点儿也不怵,翻着白眼道:“帐中诸将我师父都提过,就是没有你,我师父说他提的都是一等一的虎将,至于余子——”颜离翻了翻程妖精,“可以忽略不计。”说完,赶紧躲在李世民后。

    “俺跟你拼了,”程咬金看着颜离在李世民后冲他吐着舌头,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就要上去‘教训’颜离。李世民赶紧哭笑不得的制止,闹了半天,才又对颜离介绍道:“贤弟,君集乃孤麾下将,论勇猛与知节不相上下,”李世民斜瞟程妖精,见他一脸得意状,又接着道,“论兵法战阵远在知节之上。”“噗嗤——”众人纷纷笑了起来,只有程咬金垂头丧气嘟囔道:“你们净欺负俺这老实人。”让帐中之人一时恶寒。

    玩笑过后,众人重新坐定,侯君集有些羞赧的告知了李世民他为何不镇守漷县,而是急匆匆赶来的原因,很简单,为了立功。眼看王世充败亡在即,侯君集在漷县坐不住了。便把守城重任交给了麾下副将,只率二三亲兵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到此处,面色不乏忐忑之意。李世民倒是没有怪罪,而是把颜离地分析又对他说了一遍,让他更是喜出望外,恨不得窦建德明便率大军来攻。所谓‘功名但在马上取’,这种想法倒是无可厚非。

    众人计较已定,李世民笑眯眯地说道:“既然诸位都同意贤弟的看法,那便先散了吧,回去严加练士卒,切不可懈怠,给敌人可趁之机,唔,咳咳,贤弟啊,为兄还有些疑惑需要与你一起探讨,你便先留下吧,呵呵----”众人纷纷起,拱手告退。只是包括侯君集在内临出帐篷前又饱含深意得将颜离从头到脚狠狠扫了一遍,扫的颜离头皮发麻,脚趾发痒。

    李世民和蔼地对全不自在正上看下看的颜离说道:“妹---咳咳咳咳咳咳----”李世民一阵暴咳,将颜离震醒过来。颜离赶紧挤出笑脸上前道:“不知兄长将小弟单独留下,有何教我?”“没有没有,只是闲聊罢了,呵呵----”“哦---”颜离看着李世民花一样的笑脸,感觉哪儿不对劲,再一想想临行前众人的目光,子一哆嗦,颇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难道兄长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不成?

    “贤弟啊,可曾婚配?”李世民亲切的和颜离相对而坐,开门见山道。“啊?-----”颜离头上的汗都下来了,暗自责备自己,让你别显摆,惹人怀疑了吧。我说刚才众人看我的目光咋那么怪呢。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硬了,颜离咬牙切齿回道:“回兄长的话,自襁褓中被师傅收养,一直与师傅相依为命,师傅去后,方下山不久便遇到兄长,却不曾婚配。”颜离兀自擦汗,感觉这半天流的汗比平时半年都多。

    “哦?贤弟啊,孤倒是有几个妹妹,虽是庶出,然美丽大方,温柔含蓄,若贤弟不嫌弃,不妨---”李世民说罢,紧紧盯住颜离,紧张的注视着他的反应。颜离大松一口气,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招亲罢了,招亲?颜离一数惊。

    “怎么?贤弟不满意?我家妹妹有数人与贤弟年纪相仿,且个个花容月貌,可任凭贤弟挑选。”李世民紧张道。哪家少男不怀,任凭挑选----颜离抚着下巴,想象着一个个花枝招展,千百媚的少女向自己抛着媚眼,俏生生唤道,颜哥哥--子一哆嗦,嘴角不由流下了一丝晶莹的口水,“嘿嘿,恐怕吃不消啊-----”

    李世民一头雾水,问道:“贤弟,何谓吃不消?----”颜离被李世民打断遐想,颇为不满的白了李世民一眼,正待假意推脱一番,然后再装作难负盛的模样勉为其难答应下来,突然感觉哪儿不对劲,似乎有点乱。

    于是沉思片刻,正容说道:“兄长莫怪,实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且不说眼前之难关尚未度过,便是我大唐统一中原,却也是百废待兴,小弟学业未成,却也想为我大唐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李世民深深地看了看颜离义正言辞的嘴脸,赞叹之色越来越浓,道:“好!孤此行,最大的收获不在于能否消灭王世充,窦建德,而在贤弟矣。贤弟若是想成亲了,一定要告诉兄长,妹婿的位置孤始终给你留着。”

    颜离正自感动,听了李世民的话却想起后世一首歌曲来,‘你若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

    颜离在李世民处用了午膳,抚了抚肚子,懒洋洋的与李世民告辞,走出大帐,刚才颜离地话其实也算是他的心里话。佛家有云,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说不定哪天佛祖一高兴就让自己穿回去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