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梦里依稀慈母泪 耳边响起马蹄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众人又议论了片刻,便纷纷对李世民拱手告辞,退出主帐。.毕竟书法以后有的是时间讨论,而战事却已迫在眉睫,尤其是此一战关系到大唐能否彻底定鼎天下,一丝一毫也怠慢不得。

    走的时候文臣纷纷向颜离点头微笑,多加勉励,更让颜离多写几幅,以便回去细细品评,颜离自然一一答应,躬回礼,让几人颇为满意。而以程知节为代表一干武将则是与颜离勾肩搭背,纷纷拍着脯吹嘘自己当年如何如何,你小板如何如何,不如明便随我等上战阵练,保管不出三月,可天下无敌,把颜离唬得摇头不止,小脸通红,方狂笑离去,尤以程知节笑得最为恶劣。只有李靖和李绩这两名儒将,微笑着鼓励了颜离一番,并让他以后有何兵家疑难可随时前去切磋讨论,让颜离感动不已。这群禽兽,颜离捂着怕是已经红肿的肩膀,望着老妖精嚣张地快横着走的背影,忿忿骂道。

    “贤弟啊,莫怪那些老匹夫,为兄平素也被他们气得够呛,可他们又忠心为国,浴血沙场,我大唐能有今,他们却是出力颇多啊。”李世民看着颜离眼中冒火望着老妖精等人离去,不由微微一笑,走到近前,轻拍其肩安慰道,“为兄刚领兵时,也颇为不适,觉得与家中教诲差异极大,可到如今,一听不到程知节的大嗓门,又觉得缺了点什么,哈哈哈------贤弟以后在军中的时间长了,便会觉得军中男儿极是豪爽,想说什么便说,却不会拐弯抹角,指桑骂槐,若是真的喜欢你,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若是不喜欢,却是连敷衍的力气都没有”。

    李世民见颜离脸色稍缓,正在凝神静听,不由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言道:“莫看那程知节大大咧咧看似毫无心机,却是心高气傲之辈。平里最是看不起文人,动辄对那些老夫子冷嘲讽,而初见贤弟竟如此亲,为兄也是头回见到啊。”

    颜离听了李世民的话却是另有一番感触,突然想到那程咬金已是闻名天下的猛将,啥样人没见过?最起码人家比自己多活不少年,还真当人家不通世事?这么说来,大概也确实因为对自己一见如故,才----才“轻抚”自己肩膀“N”下,否则哪怕李世民面子再大,也断不会如此“关照”自己一个刚入军营的菜鸟吧。

    想到这儿,不由对那老妖精多了许多亲近之意,对李世民的感也越发深厚,知道李世民是怕自己与军中重将产生隔阂方才出言提点,感受到李世民拳拳护之心,颜离地心里变得暖烘烘的,不由感激道:“多谢兄长提点,兄长一片苦心,耳提面命,让小弟有醍醐灌顶之感,请受小弟一拜。”说着便要弯下腰去,李世民急忙止住,故作嗔怒道:“贤弟年纪轻轻,怎学的一迂腐之气,在为兄这可不兴这一。”

    望着李世民真诚的目光,颜离犹豫一下,咬了咬牙,在李世民右肩上轻拍两下,轻唤一声大哥,李世民微一愣神,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重重地回拍过去,看着颜离龇牙咧嘴的样子,终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月光皎洁,繁星点点,巡营兵卒的脚步声和马厩里马群的轻嘶时不时传入颜离耳际,虽已是深夜,颜离却毫无睡意,呆呆的坐在行军上,李世民为颜离单独准备了一顶帐篷,怕颜离睡不习惯,还吩咐军士多加了两被褥。此时正是深秋,夜晚颇为寒冷,颜离经过白的喧嚣之后被浓浓的孤立感和空虚感包围着,虽是子冻的发颤,却毫无所觉。

    如果此刻是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中,应该正和老爹老妈一起看着狗血的历史剧吧。历史学者老爹认为历史剧应该以史实为标准,而老妈则认为只要节跌宕起伏,缠绵悱恻即可。“缠绵悱恻,嘿嘿,记不记得郭冬临的经典台词?你问问儿子,一个中年妇女还缠绵-----还悱恻,我看是叵测才是,哈哈哈------啊--------”老爹龇牙咧嘴,手捂肋部,可偏偏却总是甘之如饴,屡教不改。以前同学都说颜离龇牙咧嘴的模样学乃父学了十成十,颜离想到这里,正感可乐嘴巴却不由一瘪,终是哭出了声来。“假的,都是假的,什么狗既来之则安之--------我要回家,呜呜-----”

    梦里,依稀闪过慈父严母和蔼担忧的面孔,第二天清晨,颜离被士兵们练的声音从梦中惊醒时,摸摸枕头,泪痕犹在。颜离下了,朝地上一跪,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老爹,老妈,儿子一定在这边活的好好的。颜离揉揉眼睛,站起来时,上的气质与昨有了几许不同,少了几分柔弱,却多了几分坚定。

    门外士卒听到帐篷里传来的声响,知道颜离已经起,便取来水,毛巾和一条杨柳枝供颜离洗漱,眼中有些许安慰同之意。实际上颜离昨夜的哭嚎声帐外把守的士卒听的一清二楚,却是无可奈何也见怪不怪。想想自己刚入伍时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时一人哭,众人便跟着哭,一群大老爷们哭天抹泪场面何其壮观。只是经过这么多年军旅生涯,早已把对亲人的思念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刻苦训练,勇猛杀敌,只为了有一天能再见到自己的亲人。

    颜离冲他点点头,表示谢意,好奇的取过杨柳枝瞅了瞅,所谓“晨嚼齿木”便是如此来的吧,古人也很注重卫生嘀,虽是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也没有现在想的那么变态,几个月不洗澡,不漱口,当然也不排除有的地方风俗如此。剖开表皮,露出里面纤维,放入嘴中,感觉还可以,一股草木清香之气透入腹腔,还夹杂着一丝甜意,颜离考虑着以后要不要用猪毛来制作新式牙刷,万一有味呢,颜离赶紧喝了一大口清水,狠狠地吐了出来。

    军中主帐之内,文臣武将分成两列就坐,颜离也被李世民特批坐在文官最后一位。好在诸人都知道这小年轻颇得李世民看重,也没人不识趣来个犯言直谏啥的,只是虽面上不动声色,眼中却隐隐有不满之意。一个白,且无功名在,又非出世家,便堂而皇之地进了这个地方,下此举-----

    颜离却没有感觉出有何不对劲,只道李世民信重自己而已。于是见人便行礼,且执礼甚恭。眼珠子扫了一圈,除了程咬金外,军中主要将领谋士都已到齐,看他们的表似乎对那老货不来议事早就习以为常,遂按下疑惑,期待起即将进行的高级军事会议。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