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颜体”诞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啊?!------”颜离目瞪口呆。。“下----下-----”“大都督-----大都督-----”李世民只觉两眼发黑,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昏厥过去,喘着粗气指着老妖精哆嗦着骂道:“你这老货,若吾之马有何损伤,吾必跟你没完----”

    总体来说,去掉某些不和谐的过程不提,诸人对于颜离得“新式发明”还是非常满意的,秦叔宝抚须赞许道:“这两种物事看似简单,可在战场上却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便是改变战局,决定胜负也未可知,只是太过易于模仿,恐怕只能够出其不意了。”“唔,叔宝所言甚是,”李世绩沉吟道,“下,应令将作监抓紧赶制,并派军士把守,防止秘密外泄”。李世民点点头,深以为然,对尉迟敬德道:“敬德,便由你去安排吧。”尉迟敬德拱手应是,大踏步离去。

    颜离想了想道:“兄长,那王世充与窦建德已如落西山,以兄长之文治武功,再加诸位----额,诸位前辈鼎力相助,又有我大唐如此精锐善战之士,必将所向披靡,势如破竹。更何况这物事虽简单,但敌人即便得知,并要大规模装备,却也要花费颇多时间,恐怕这倒不用太过担心。离所担忧者,却是那草原民族,我大唐若开创那前所未有之盛世,必会与草原民族产生激烈碰撞,那草原民族民风彪悍,崇尚武力,更是骑在马背上长大,双边马镫和马蹄铁若是被他们得知,却不知是福是祸啊。”

    颜离确实有些忧虑,自古以来,中原与草原民族之间的矛盾便不可调和,势同水火。早在上古年间,黄帝大战蚩尤,便是中原与边陲蛮夷的一次大碰撞。中原虽多次重创草原各族,却不能毁其根基,反倒是五胡乱华,忽必烈建立元朝,都使汉人血脉几乎断绝。而若是突厥,吐蕃甚至是吐谷浑大量装备马镫和马掌,便更加是如虎添翼了。

    在场诸人除了某个神经细胞粗大到可以并排走八辆马车的老货,其余人在听到草原民族四字皆眼中精光一闪,更有数人倒吸一口凉气,李世民同样紧皱眉头,李阀的根据地在太原,李世民自然对于草原民族的凶残不会陌生。搞得颜离心中忐忑不已,不会被杀人灭口吧。“哈哈哈哈,”李世民突然仰天大笑,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纵横阖辟道:“诸位无需担忧,只要我大唐严格控制矿场,严惩私运生铁意图出境者,则无忧矣。”又满脸回味状道,“想我李世民与大哥建成,三弟元吉跟随父皇自太原起兵,回想起兵之兵不过数万,将不过数员,却南征北战,无人可挡,却是为何?无他,民心尔。民心所向,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宋老生,薛举,刘武周等辈如今安在?更何况,如今大唐拥兵数十万,又有在场诸多大贤辅佐,若是那突厥可汗敢兴兵犯境,吾必让其死无葬之地。”王霸之气!!这便是王霸之气!!颜离只觉血气上涌,眼泪汪汪地。

    在场众人皆激动不已,俯拜倒:“我等必永生追随下左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好整齐啊)。李世民赶忙上前一一扶起诸人,拍拍对方肩膀,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架势。君臣之心瞬间靠得很近,很近。李世民拉住颜离地手,感慨道:“贤弟啊,为兄未曾想到你竟如此深谋远虑,真是让为兄再次刮目相看啊。”颜离激动说道:“小弟有幸遇到兄长才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哪,所谓民为舟,君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小弟得遇明主矣。且再受小弟一拜。”

    李世民浑剧颤,悚然动容,旁若无人般反复念叨,旁众人亦脸色齐变,再看颜离地目光终于变得庄重严肃起来,再也不把颜离仅仅当做只是李世民看重的小青年了,恐怕纷纷在内心感慨后生可畏吧。颜离心中暗乐,没想到还有这“意外”收获。

    “哎呀,贤弟呀,此当为世民座右铭矣,待回到长安,为兄必将这两句话书写下来,悬于秦王府正厅醒目之处,时时警醒。”李世民激动地满脸通红,紧紧抓住颜离地手,摇了摇,又摇了摇,“此次出征,能得贤弟,余者皆不足虑亦。”颜离亦是双眼通红,望着李世民深唤道:“大哥----”“贤弟--------”

    “贤弟--------啊不是,俺说小后生,刚才俺试你那马掌时,发现还有些小问题,俺现在便说与你听,你回去好好改进。”程咬金这老妖精毫无眼力价地插话进来,正沉浸在温馨气氛中的二人如同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李世民更是被老妖精勾起了新仇旧恨,一脚踹在老货粗壮的大腿上,咬牙切齿道:“快回去巡视营地,若被本帅检查时发现有何纰漏,晚上就要多个守门的将军了。”程咬金挠了挠头,嘟嘟囔囔道:“俺不过实话实说罢了,两个大男人在那儿你瞅我,我瞅你,多渗得慌-----”恩?两双带着杀气的目光恶狠狠望了过去,把这老货吓了一大跳,灰溜溜地抱头鼠窜。李世民与颜离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贤弟,快随为兄进帐,为兄还要见识一下贤弟的墨宝呢。”事解决完毕,李世民的兴致又回到了最的书法上。

    颜离也不客气,笑道:“小弟义不容辞,兄长请。”颜离稍退半步走在李世民后,诸人亦紧随其后。

    “好,好啊--------”诸人的眼神可与星空争辉,一闪一闪亮晶晶,颜离的《赋得古原草送别》甫一写就,就被李世民抢了过去,长孙无忌,房玄龄等文臣碍于礼数,不好与李世民相争,就把主意又打回颜离上,颜离提笔,思索片刻,一蹴而就,此时写的正是方才在李世民面前吟诵过地《江城子》,这首苏东坡哀悼亡妻的词被公认为悼词的千古绝唱,也顺便为自己刚才编的故事加成保险,毕竟能写出如此缠绵悱恻之词的必是天下大才。

    房玄龄感叹道:“后面一首倒还罢了,观此诗,章法谨严,用语自然流畅而又工整,写景抒水融,意境浑成,实非大才不能为也。只是这韵律显得不甚工整----”房玄龄捋须晃脑,陶醉其中。恩?不对-----后面一首倒还罢了?!后面的可是苏大大的-------颜离想了一想,方才明白,此时词的地位是极低的,民间的词大都是反映相思之类的题材,所以它在文人眼里登不得大雅之堂,被视为诗余小道。而且初唐诗人代表,如“初唐四杰”、上官仪等人,最为看重平仄,押韵,上官仪还新创了一种“上官体”,在诗歌发展史上留下了一笔。幸亏上官仪复兴上官,若是姓罗,嘿嘿,颜离想着想着就想歪了。

    “先莫管诗句内容,玄龄兄且看这字,字体化魏晋之时瘦硬为丰腴雄浑,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虽因颜小兄年纪尚幼导致腕力不足,然假以时,必可开我大唐一代书风尔。”面白无须地杜如晦也凑了上来,“房谋杜断”哥俩夸得颜离飘飘乎不知其所以然,连说颜离年纪尚幼的话也被自动忽略了。

    前世时,颜离地父亲是大学教授,对于颜离管教甚严,周六上午书法,下午绘画,周上午钢琴,数年的辛勤终于得到了回报,数年的腹诽一间便烟消云散,老爹,我你,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李世民激动地双手直颤,也插了进来,“还不仅如此,此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经之。书如其人,足见贤弟乃道德君子也。”在场博学之士皆向颜离投向尊重,仰慕,嫉妒?的目光,颜离早已晕晕乎乎不知在何处,李世民“骂”自己是君子?若在前世,颜离早反骂回来,你才君子,你全家都君子。可此时,却是讪讪而笑,颇为羞愧,随即想到,反正也无人知晓,也就心安理得的眉开眼笑起来,可故作矜持谦逊的面孔终究没能把持住,直到最后,更是乐得见牙不见眼,十足一副小人得志之相。长孙无忌同样深以为然,抚须道:“此字体已是自成一家,以微臣来看,不如称为“颜体”以传后世,不如下以为如何。”

    颜体?!颜离目瞪口呆,擦汗不止,以后给颜回插完小菊花,顺便给颜真卿也插几朵,不对,百余年后,怕是颜真卿给自己坟头插小菊花了,额--------“不知贤弟以为如何啊”李世民拍着颜离地肩膀道。“额,这,呵呵,”颜离支吾半天,终是作罢。颜体就颜体吧,以后要麻烦的大大怕是还不少。在场诸人还以为是颜离害羞,不由相视而笑,捋须欣慰,果如下所言,诚乃道德君子也。

    宅男留言:收到出生以来第一张评价,来自70生人,很快乐,多谢。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