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苏凝此时一脸纠结的躺在自己房间的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从下线好一会儿了,她躺在上就没有一点睡意,老是想着刚才游戏里面的问题,那个洛城的城主为什么不给批准开赌坊呢?赌坊明明就是一个很赚钱的职业啊……而且,她刚才下线之后用游戏仓登录游戏的官方主页,在上面的主城介绍里有看到,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主城没有赌坊的啊

    至少在天云城里面,那里就有赌坊啊……

    而且除了天云城,还有‘沙漠之城’和另外有一个‘夜幕之城’都有赌坊的,不过比较奇怪的就是,沙漠之城和夜幕之城都是属于系统的主城,而城主也是系统分配的NPC城主,就算赌坊再进斗金,那也好像没什么意义,那钱和城主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此时沙漠之城的城主已经换成了冰凝儿,如果她把沙漠之城的赌坊给修葺好了之后,重新给运转起来的话,那……

    而且在冰凝儿看来,目前那个天云城的赌坊,简直是进斗金来形容了,因为现在游戏内的十大主城,目前只有它天云城和夜幕之城内有赌坊了,本来原来的沙漠之城内是有赌坊的,但是却因为这次冰凝儿引出那一群怪物攻城,搞得城池被破坏成为一片废墟,进而沙漠之城的赌坊也变成了废墟。

    那些赌博的玩家,这会儿只得全部都跳至页GO 涌到了天云城和夜幕之城去,可问题是……那个夜幕之城要过去,却是有级别限制的,必须要玩家到达四十五级以上的,才能使用传送阵过去而如果说不通过传送阵,利用步行从城外走过去的话也不是不行,不过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在一群七八十级的怪物内安然到达了。

    因为有了这个条件的限制,所指玩家去夜幕之城赌坊的很少,一般都是在沙漠之城和天云城里面的赌坊玩,此次沙漠之城的赌坊被破坏了,所有玩家……就全部涌到了天云城去。

    想到这里的时候,冰凝儿那叫一个拍疼啊……早知道那个赌坊那么赚钱的话,她就不应该先修葺城主府搞什么旅店了,虽然旅店也赚钱的,不过那个赚钱始终慢啊,毕竟一个城主府再怎么宽广,那也有房间数目限制的好吧?一旦房间住满了,那……收入就饱和了啊

    如果是赌坊的话……那玩家来来去去,而且那赌博的金额……全部都由玩家自己控制,这个游戏里面的有钱人,和那些富家子女那么多,他们如果去赌坊撒点钱的话,她冰凝儿还需惆怅那城池的修葺资金吗???

    苏凝此时躺在上郁结啊,她恨不得使劲的锤锤自己的口了,为什么她刚开始就没有先修葺赌坊,让自己顺利成章的变成赌坊的老板,然后再去管那个什么城主府邸呢?

    跳至页GO 如果她能够早点知道的话,她把沙漠之城的赌坊给修葺好,这么一段时间……自己的赌坊都不知道赚了多少钱了

    可是这会儿……她兜里的钱差不多都全部砸到了城主府内去了,想要修葺赌坊,那根本就是囊中羞涩,还差得很多很多呢

    而洛城的那个铺面,苏凝很想把它建成赌坊,可是那个煜夜不知何故,死活咬着说洛城的城主不会批准,她问为什么,那个家伙又不肯说,气的刚才苏凝直接下线了,顺便丢下一句,明天她自个儿去找那个傅夜煜问去,反正那个家伙说的入驻资金她还没有拿到,那个家伙也说了回头再谈谈。

    本来冰凝儿并不是很紧张那笔入驻资金的,可是这会儿她有了目标,想要修葺自己沙漠之城内的赌坊,那傅夜煜手里的那笔入驻资金可就是重要无比了,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时候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了,真是让人惆怅的一个问题。

    不过那些问题都还不是主要的,而是苏凝刚开始会下线的原因,却是因为自己连接在游戏仓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而已经换过手机号码的她,知道她电话号码的人……

    当时苏凝下了游戏之后,赶紧给刚才打电话过来的人回了一个电话过去,而电话接通的时候,对方只是让他明天到征信社去一趟,说是有事想要和她商量。

    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跳至页GO 询问什么,对方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而且让苏凝比较疑惑的就是……那个打电话的人,声音和上次那个跟自己接洽的负责人好像并不一样,这个声音……嗯,应该怎么说呢?上次跟她接洽那个人的声音是比较低沉的,而刚才这个声音明显是比较清冷的……难道电话里面的原因?

    不过知道她找了征信社的,应该没有几个人才是……而且自己交付了订金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方如果真的有什么进展的话,通知她过去倒是也很正常的。

    也不知道那家征信社到底查到了什么,苏凝此时心里很乱,一种说不上来的烦躁之感包裹着她。

    傅夜煜刚从游戏里面下来的时候,便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除了游戏仓的他看着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左右的时间,不解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间,正好见到了外面笑得一脸灿烂的黑泽云那个家伙

    房门刚打开的时候,外面的黑泽云就已经笑着跻走了进来,那家伙淡定的坐到沙发上之后,他才抬头冲门口的傅夜煜笑着说道:“煜……你在那里傻站着干嘛?快点过来坐啊”

    傅夜煜双眼微眯的看着那个家伙,尤其是他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他觉得非常的不爽,就像是那个笑容里面带着一丝谋的样子呢??

    等到傅夜煜关上房门之后走了过来,在自己房间跳至页GO 内那个冰箱内拿出两罐啤酒,丢了一罐给黑泽云后才开口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呃……小玲说待会儿要跟我回去,这会儿她在收拾东西,让我再等她一会儿。”黑泽云这会儿眼神突然有点心虚,闪躲着傅夜煜的视线解释着。

    一听这话,傅夜煜已经能够肯定,那个女人该不会又做了什么事吧?因为她一旦闯祸之后,最做的一件事就是包袱款款的去投靠黑泽云这个家伙……而这会儿,那个女人该不会……

    傅夜煜拉开啤酒的拉口,狠狠的喝了一口后,他才咬着牙挤出几个字问道:“她又干嘛了?”

    “额……呵呵,其实也没有干嘛……好啦,好啦是干了一件事,不过你也知道她的子,她也不是故意,只不过玩了一点,闲不住嘛……所以……”黑泽云本来还想否认来着,可是被傅夜煜的眼神一扫,他还是忍不住败给了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不过他还是不忘替自己的未婚妻说好话解释来着。

    傅夜煜听到他的话时,脸都快要黑成炭了,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又闯祸了,而且看自己好有这个样子,那该死的祸事儿难道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傅夜煜的双眼可以说是危险无比的眯起几分,手用力的捏了捏手里已经空掉的啤酒罐儿,直接把那啤酒罐给捏的老跳至页GO 扁,看的对面的黑泽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貌似……自己这好友,生气了……好吧,他承认其实傅夜煜经常都被自己那个未婚妻给激怒,但是他每次也只是说说要教训傅夜玲来着,可是这会儿看傅夜煜那危险无比的神,黑泽云突然有点替自己那让自己又又头疼的未婚妻担忧了……不知道傅夜煜怒极攻心的时候,会不会把自己那个麻烦的未婚妻给掐死了呢?

    这会儿黑泽云讪讪的笑了一下,语气微微不自在的开口安抚道:“呃……煜啊,你也别生气嘛其实也没有多大个事的,小玲她也是无心的,呃……你要做什么?”黑泽云还在开口解释的时候,对面的傅夜煜却突然站了起来,表紧绷的俯看着沙发上的黑泽云,看的黑泽云吓了一大跳。

    “她到底干嘛了?别让我再问第三次,你知道我脾气的。”傅夜煜此时皱眉的开口了。

    黑泽云讪讪的笑了一下,语气心虚无比的说道:“其实……就是那个……她把你和那个叫冰凝儿女人到那个……那个……啾啾(MUA)呃……就是接吻的照片,不小心给流落到外面去了,而这会儿……整个游戏里面的人……都看到了。”

    其实黑泽云这会儿在解释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在提到接吻的时候,居然还在那里搞笑不已的伸出自己两只手,跳至页GO 比出一个两人亲嘴的动作,惹得对面傅夜煜的脸那是瞬间的就黑到了极点,他才赶紧停下了自己的手势,转而把事给老实的交代了出来。

    傅夜煜这会儿皱眉的站在那里,并没有黑泽云想象中的暴怒,这让他更加为自己的未婚妻感到心虚啊,难道傅夜煜已经被气到了极点???

    而傅夜煜此时想的却是,他不过是和冰凝儿瞎掰了一句,说那张照片流落给公会的人见到了,没想到家里的惹祸精居然就真的给把照片弄了出去……

    这个事……该头疼的……应该是那个小财迷女人了吧?

    傅夜煜在黑泽云惊异的目光中,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惊得黑泽云这会儿二话不说,开门赶紧离开,准备马上带着自己未婚妻逃难去,傅夜煜已经被气疯了。()跳至页GO

重要声明:小说《错把大神当宠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