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苏凝满汗水的从游戏仓里面爬了出来,在踏出游戏仓的时候,她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到刚才游戏里面,煜夜直接叫游戏主神king送他和自己回城的时候,她本来都已经做好被拒绝的打算了,可哪知道本来一脸冷漠的king,居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在送冰凝儿和煜夜回城之前把手里的两朵幽冥花都送给了两人。

    在冰凝儿惊异的目光中,king嘴角微挑的看着她说道:“冰凝儿?呵呵……我家小妖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所以我决定在不久之后要送你一份神秘礼物,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喜欢。”伴随着他的话落之后,那边冰凝儿和煜夜已经消失在了那传送的光芒里面。

    而也就是冰凝儿和煜夜离开地下通道的时候,那边刚赶过来的麒麟,见到已经进入愤怒状态的妖将之后,它迈着脑袋一脸心虚的踱步走到妖将的边,乖乖的俯下子。

    眼里红光大盛的妖将,见到自己的搭档坐骑麒麟出现的时候,它整个上凸显一股凌厉的骑士,一个轻声飞跃就已经跳上了麒麟的背上,而这时在它的头上出现了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名称‘愤怒的麒麟妖将’。

    king看着那还有两个被吓傻还没死掉的玩家,他挑起一抹遗憾不已的笑容说道:“真是遗憾……我刚才已经劝解过你们,不要抵抗让我家跳至页GO 小妖直接杀死算了,你们偏要反抗。现在……就算是想死,好像都有点晚了,死亡后掉落十级的惩罚,你们承受的住吗?”

    十、十级???哇靠,不是吧?

    那边仅存的弓箭手和那个金发男子,这会儿一脸鬼叫的狠狠瞪向king,不敢相信他们刚从那个笑得一脸欠扁家伙嘴里听来的话是真的??掉十级,那是什么概念???

    本在这个游戏里面,越往后面级别是越难升级,有时候不停的杀怪升级,一小时才五六点经验,这突然就掉十级,不是要他们的命吗???BUG,肯定是bug,他们已经决定好了,如果真的死亡掉落十级的话,一定要去找这家游戏公司讨说法,哪有那么变态的事???

    在那弓箭手和金发男子不甘的眼神中,已经进化成为愤怒状态的麒麟妖将,一个大招‘麒麟天火’此时已经不要钱的使劲朝着他们烧了过去。本来满血状态的他们,在地面上那些带着白色妖异的火光烧上他们的时候,血条就已经飞速的下降。本来满血的他们,都没有抗住三秒的时间,就已经化作了白光消失在那神秘的地下通道里面。

    king冷眼看着那几个玩家消失之后,那边进入暴走状态的麒麟妖将也停了下来。本来金色的名字渐渐蜕变成为紫色,而那愤怒的状态也消失。妖将翻从麒麟上跳至页GO 跳了下来,眼里的红光闪烁几下,渐渐变成了绿色的光芒,它来到了刚才那勋章碎裂的地方,弯腰捡起那碎裂成两半的勋章低头凝视着。

    看着那边妖将的行为,king眉头微微上挑不做声,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异色,心里也隐隐着一点疑惑。这妖将……好像今天的行为有点古怪,感觉有点人化?难道说……

    心里隐隐有着那个猜测,king却摇了摇头,不愿去相信,自己已经算是异类了,怎么可能……不过看到妖将现在捧着勋章出神的样子,他慢慢踱步走了过去,伸手从妖将的手里接过那枚碎成两半的银色勋章,手中白色的光晕闪过,那成两半的勋章渐渐恢复成了原装。

    本来妖将眼窝里有点暗淡的绿色光芒,在见到king手里那已经恢复原状的银色勋章时,它眼里的绿色光芒猛的亮了起来,它伸手接过那枚银色勋章直直的看着king。

    king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妖将,在对方偏着脑袋茫然的样子下,他嘴里淡淡的说着,又或者是在喃喃自语的说着:“呵呵……小妖很在乎这枚勋章,那么以后可要保护好了而且……小妖你好像很喜欢那个冰凝儿嗯?刚开始居然不许别人对她动手,这是为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king,抬头看着面前偏着脑袋有点茫然看着自己的妖将跳至页GO ,为这个游戏里面的主神,可以说基本上所有的事都是自己所控制,又或者是自己所主导的,可为什么刚开始妖将刚开始对那个冰凝儿的行为,却不是自己所明白的呢??

    king伸手抚上妖将的额头,手心渐渐飘出淡淡光芒,在那片光芒渗入妖将的额头时,他从妖将的脑海里面窥探着刚才妖将反常的原因。而他因为探查妖将的内心记忆所发现的是,刚才妖将会不准别人动冰凝儿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她的那个‘甘霖之露’。当时冰凝儿意外的一个技能,居然让妖将自动回血,而且整个体泛起淡淡温暖的感觉,就像是如同沐浴在了阳光中一样温暖,让它觉得很舒服的感觉。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那张妖孽不已的俊脸上露出一抹错愕。半响后那薄唇微微上扬,紫色炫亮的眸子微微眯成弯月的看着妖将,喃喃自语道:“为这个世界里面注定要被毁灭的数据,你居然会保护一个玩家,还真是一个奇迹。如果……如果把注定要被毁灭的数据改变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

    8

    而在游戏上苏凝下线后发生的那些,她是一无所知的,就算知道了她也只会眉头轻挑几分而已,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游戏里面主脑的喃喃自语罢了,就算那个主神的格古怪了一点,她也只当是盛域那游戏设计的程跳至页GO 序员当初把主神的格设定的古怪了点而已,并不会联想到其他的地方去。

    苏凝一是汗从游戏仓出来的时候,她去快速的冲了一个澡之后,迅速的出来在自己行李箱翻找了起来。在找到自己所准备穿的白色连衣裙的她,在要关上行李箱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自己那件黑色风衣的袋子里面掉落出一块彩色玉佩。

    见到那个玉佩的时候,苏凝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这个玉佩……居然在这里???

    这玉佩可是苏凝以前最喜欢的东西了,苏家老爷子当年可宝贝这东西了,任是为他宝贝孙女儿的苏凝当年不管怎么哭闹,他都不同意把这玉佩给她玩耍。还是后来苏凝慢慢长大之后,她家爷爷才会时不时的拿出来给她观望几眼。

    直到苏家老爷子去世后,这苏家老爷子嘴里的家传玉佩就到了苏凝父亲的手里,而喜欢了这个玉佩几年的苏凝最终在十八岁生的时候,从自己父亲的手里讨过了这块玉佩,只是她生迷糊,在拿过手没多久之后就不知道被自己丢到哪里去了,当时还惹得自己父亲一顿暴跳如雷的训斥,还是她的母亲出面安抚,才让苏凝免了一顿家法处置。

    只是没有想到,那本来已经弄丢的玉佩,居然会在这件母亲给自己订做的外包里面,想来是她以前随手把玉佩给放在了衣服兜里,而这外跳至页GO 当时被她给放进了衣橱,也就是这样给她忘记了。

    苏凝捧着那闪着彩色光芒的玉佩神色复杂的站在那里,这块玉佩可以算自己父亲留给自己的第二件东西了吧?第一件就是那个游戏仓,还有就是这个玉佩了。

    看这个玉佩的材质与品相,虽然不知道是翡翠还是什么材质的,但是看样子很值钱的样子,她要把这个玉佩拿去换成钱,给那家征信社吗?

    这个想法才刚从苏凝的脑海里面闪过,她又猛的摇头抛去,这个玉佩不能卖,当年爷爷和爸爸都很宝贝这玉佩,她绝对不能把这玉佩给卖了。钱的事,她可以自己辛苦一点去游戏里面赚,而且自己不是送了七色彩果去拍卖,刚还得了一朵幽冥花吗?那里的东西卖掉之后,应该又能凑出一点钱了吧???玉佩还是留下来好了,这是爷爷和爸爸留给自己的东西了。

    苏凝沉默的换上了那条白色连长裙,看着手里那玉佩,她直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看着玉佩上不断闪耀的光芒,考虑了几秒之后,她还是拎着玉佩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衣领里,让那玉佩紧贴于自己的前。

    在那玉佩触及她口的时候,苏凝察觉到玉佩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而且因为那玉佩的冰凉之感,让她上的闷之感也慢慢褪去。这样奇异的效果,让苏凝惊喜的发现,这块玉佩跳至页GO 好像真的是宝贝,因为带着它在八月的夏,她居然不觉得闷了。

    换好服装的苏凝,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是下午一点多了,联想到自己要去盛域公司的事,为了不要在发生打不到出租车的事,她赶紧朝着门口走去想要早点出门,不过在临关门的时候,她猛地想起自己差点又忘记带钱包,转而一脸庆幸的回拿起自己的钱包,还好想起来了,不然再打出租车没带钱,她可就要无地自容了。

    而这边冰凝儿出门的时候,同一时间在傅家大宅里面,傅家大少爷傅夜煜此时嘴角微微上扬的开车朝着公司驶去。那本来准备要跟着他而去的保镖,被他给喝令给留在家里,两人有点茫然的看着自家少爷离去的背影。自家少爷今天心很好的样子?()跳至页GO

重要声明:小说《错把大神当宠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