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当螳螂遇见黄雀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嘻嘻,这就是平阳的兵符?长得也没啥特别。和咱家的没多大不一样。握在成鲲我的手里,真是欣喜若狂,欣喜若狂呼!四皇子我终于做了一件让父王刮目相看的事,咱本来是带罪之,平阳之行凶险异常,文洛林之心路人皆知,想必几位哥哥都以为成鲲我此来必是包子打狗,一来便没得回,这会儿他们会不会相约风雨楼举杯同庆,如果有,真希望有人能告诉他们也给皇弟我留上一杯好酒,哈哈。有了安陵轩,果真是所向无敌。如此一来,许箐箐这颗棋,本王定要抓得更加的牢靠。这次叶骁掳了她,并以礼相待,安陵轩定是感激涕零,只是这一切的一切,四皇子我就是蹲在最后边的那只黄雀,笑到最后才是胜者。

    “老师当真识实务,只是不知,这兵符能不能调动老师安放在我云京城里的探子呢?”这事有待商榷,所以四皇子我也不防当着众人的面问问,其实认真说来也没多少咱不熟悉的人。人家楚越的使臣早溜不见影儿,可惜了这喜庆的布置和满桌子珍馐。

    “四皇子,这是哪里来的话?”呼,柳媚儿你还真狠,到底给咱吃了啥狗不理的毒药,让人家偷偷运半天功不见一丝儿成效,我再试,呼,还是不行,可惜了文洛林我的一好武功,此刻却如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有一条命在,文洛林我迟早会再东山再起,再报今之耻。

    “呵呵,老师你只是中毒,并非失忆。”哪来这么多废话,安陵轩太小心,象文洛林这样的书生,离开了叶骁这样的人保护,还不是我刀俎上的,浪费昂贵的药品。

    “呵呵。”快押我回云京去吧,到了云京咱自有再掀风雨之法,只要我离开平阳,平阳百姓便可得安宁太平,文洛林我绝不反抗。咱也反抗不了,呜,晕。

    晕了?“也好,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我大成与平阳相战数年,今平阳终于又回归大成,四皇子我可是大功一件,哈哈,只是,这受伤严重一直倒地不起的叛徒叶骁,当如何处置?

    呃,安陵轩,有人看我,还是用一种很急切的眼神呢。小姐再也不做他人威胁你的筹码,你要一直这样守着我,看着我,一步也不要再让我离开。

    又害怕啥?孕妇担惊受怕会影响胎儿发育,不怕,不怕。哦,四皇子干嘛用这种眼神看公子我?咱现在只是一个随从打扮的下人,不要啦,人家会以为你断袖,云京刚刚才少了一个有龙阳之好的安陵轩,可不要又添进一个你。

    安陵轩,四皇子我现在在向你讨主意呢?叶骁是立马杀了带首级回去,还是给个全尸拖回去,或者让他自己走回云京再杀?诺,快看,叶骁一直躲在地上装死,四皇子我从来就没瞧他上眼,如今再见,更是恨之入骨。

    切,四皇子你想解决了叶骁?你父王还不把你生吞活剥了,你今天能顺利拿下平阳,人家叶骁至少有八成功劳,你当宝贝握在手里的兵符,仅能调动平阳府四周的守兵,平阳大批兵马都在叶骁手里,不然你以为就凭几千号送粮食的兵真能过五关斩六将,轻轻松松拿下平阳?你当吃大成的米都能养成战神?你没睡醒吧。啐你!

    啐是什么意思?啐的意思是就地解决?那四皇子我不客气了。“京城!”努嘴,杀了这个见色忘利的东西,回家爷重赏。

    “四皇子有何吩咐?”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主了,我林京城愿意跟着你来平阳犯险,原因你清楚得很,如今雪儿安全健康,有安陵轩护她周全,岂还容得下你对偶呼来喝去。京城我在东郭家呆好几年,咱出现在东郭家的时候,正是雪儿因妒开始名扬云京的时候,京城今年十八,正是雪儿一样花般的年龄,京城不姓林,京城我,姓--司马。江南好地方,只可惜京城我再也找不到童年美好的时光,在父母怀里撒,与雪儿溪边捉鱼虾……

    “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四皇子我最恨叛逆之人,叶骁,咱这就送你去见亲人。

    “多谢四皇子,只是恕难从命。”哼,说你傻你还真傻,文洛林心怀天下,怎么会因为是自己登基就疏于防范,大成几千送粮食兵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不全仗叶将军适时受伤?你真以为司马京城我的功夫能伤他至此?安陵轩,你是看得多么透彻啊,大成早晚败于成鲲之流,但愿这一切早些结束,带着雪儿远走高飞吧,她打小就没过几天舒心子,你定要让她后半生幸福,不然,京城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你算账。

    “你敢……”哦,原来安陵轩啐的意思不是杀他,是我看错了,那就不杀吧,以后再杀。“算了,将这个乱臣贼子押回云京,听侯皇上发落。”让四皇子我再看看许箐箐,啧啧,这扮相比她本人好看多了,就是穿得太宽松,看不到那婀娜多姿的体态,可惜!哦,收,安陵轩的东西,能不看就好不看,文洛林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是非对错,礼义廉耻,忠孝仁义,在他的世界统统没有,许箐箐就是安陵轩的坐标,安陵轩就是空中翻飞的风筝,线儿牵在许箐箐手里,她往东,他决不会向西,她蹲着,他定然不会坐着。成鲲我虽不够智慧,却能准确地看到他人弱点,安陵轩,你就不该有弱点。啧啧,成鲲帅哥,浪费了人家吴尊哥哥这张脸,光看到别人的弱点有什么用,你得会利用,会抓住。

    安陵轩,这是什么意思?要回云京吗?小姐这一来一回好几次,他们不嫌累,我累,咱们的孩子也累。不要,小姐不要回去,不然,你在这里给小姐购置一处房产,等你年休就过来看咱们?呃,好象不行,小姐会想你啊。可是,人家真不想回那鬼地方。

    箐箐可不可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偶,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呜,脸不是你的脸,眉不是你的眉,可是这小嘴,一点没变,红嘟嘟是咱安陵家的东西,你这样撅它,明明就是邀请公子品尝,呃--

    啪!“胡思乱想什么?”安陵轩你贼眉鼠眼定是没安好心,老实说,有没有娶成鸢进门?有没有和她拜堂成亲,是不是把小姐偶忘得一干二净,呜呜,可怜许箐箐同学我怀六甲还得让你的暗卫掳着四处飞,最后飞到人家文洛林地盘上来了,还好叶骁够君子,哼。

    “哎哟哟!”打打就好了嘛,为啥还拧耳朵,被人看见不好哪,公子我怎么说也是四皇子边的人不是。呼,耳朵要掉了,耳朵要掉了。

    “反正不是我们家的,掉了拉倒。”哼,我让你和成鸢成亲,我让做别人的老公,呜呜,小姐我干嘛哭,讨厌,我是四有新人,我是打不死的小强,我拧,我再拧。

    “哇,放手,放手。”箐箐,你吃醋,呼呼,小安同学我好喜欢,再疼也值了,换个地方再拧,别累坏你的手。

    “我真放了?放了我就再也不回来了。”再见的喜悦冲昏小姐我头,偶离开有多久,咱家宝宝就能告诉我,时间会改变一切,如今小姐我再跟着安陵轩回云京,算什么?最多安排在空中楼阁做他的外室,与人共夫,可不是许箐箐偶会做的事。啧啧,安陵轩你的白衣裳有了污点,小姐我这一刻突然决定不要你了,快滚!

    “……”想死!公子我生存的一切目的就是你,咱坏事做尽,你却要没头没脑抛弃偶,人家不干,说啥也要粘着你,从今后,如厕也要守在视线之内。哼,变态,公子我就是变态,为许箐箐变态,不羞。

    “松手,不要用抱过其它女人的手抱我。”想到这里就火冒三丈,大成皇帝和安陵珏成天吃饱没事干,就干这类红娘的勾当,没事你也上老婆房间多走动,多生几个儿子,也不用一门心思扑在安陵轩上拉郎配。想想就如芒在背,如鲠在喉,鼻酸,想哭。

    “他没有抱过其它女人,就不用松开。”嘻嘻,箐箐吃醋的样子真可,公子我不喜欢这张陌生的脸,撕掉,啧啧,文洛林手下多能人呢,这面皮做得真精,跟真的似的,倒是个珍贵物,撕坏了,可惜,嘿嘿,可惜。好象没听出有多可惜来,幸灾乐祸的成份居多。

    这才是公子我思夜念的脸,笑起来就会眯成一缝的眼,尖尖的下巴,小巧的鼻子,可的小耳朵,还有……直接用行动表示咱的思念吧,啵!

    “坏……呜呜,人……呜呜……”小姐喜欢的嘴,小姐喜欢的眼,小姐喜欢的眉,小姐喜欢的狐狸脸,小姐喜欢的温度……小姐深的,男人。

    “咳,咳,嗯,嗯……”谁家杀猪不去毛?没见小姐现在忙着通过唾液表达相思吗,走开,走开!

    “咳,咳,嗯,嗯……”轩公子,你的老是板着的棺材脸捏?啧啧,没瞧出来,原来你这如此似火,“嗯,嗯……”

    林京城,你真不识相,这种时候你应该非礼勿视,悄悄走开,还一直嗯嗯,嗯,信不信我将你扔进飞来湖喂鱼?轩公子,你果真欣喜若狂,飞来湖已经去了,再要扔他进湖,得等到五年后才行。

    呵呵,是啊,飞来湖去了,该来的是时候来了。箐箐,咱们远离这些是是非非的子不远了。

    “轩,轩公子。”你抱着咱的妹妹亲得还开心嘛,哼,没经过京城我的同意你居然敢先把咱妹办了,连孩子都有了,咱这娘舅可不是好说话的,这会儿你再不理我,别怪后偶带了妹妹和孩子藏起来,哼哼。

    呃,收!司马京城生气了,啧啧,做人家妹夫真不容易,还得看人脸色,得,公子我要做俊杰,可不想和箐箐再有啥坎坷,顺了你先,安慰了娘家人,再来安慰你。

    “林大人有何指教?”把箐箐藏起来,她这副刚刚被过的美模样只有公子我能看,就算你是她哥也不成。

    “轩公子,四皇子吩咐在下告诉你,明一早起程回云京,这里的一切已派人快马加鞭回禀皇上,轩公子,你可要准备准备。”咱家小妹长得真是可,虽然我兄妹二人自小分离,血脉相连的亲永远也不会变,哥哥可以为你为司马家做任何事。轩公子,你可得好好准备准备!

    “多谢林大人。”是要好好准备,箐箐,失而复得的宝贝,这一次,决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你。谁要再犯,杀无赦!

    “别以为堵住我的嘴就能让我原谅你另娶她人的事。”小姐好喜欢,小姐四肢无力,只得挂在安陵轩上,姑且熄火,待小姐恢复体力与你再战。

    啵!“箐箐几时见得安陵轩受人胁迫了?”公子我不愿娶的人,天下谁人能强迫咱娶了?

    嘻嘻,这话的意思是安陵轩还是小姐一个人的?啧啧,那就好,那就好。“走不动,抱着。”听见没有,小兔崽子,呃,好象不是兔崽人,人家说那叫吼,这几小姐脖子上的小白兔两只眼睛似乎越发红得厉害了,夜里叫小姐心慌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