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王八乌龟一家亲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夫人好兴致!”

    嗯?声音很熟,是熟人,非叶骁的熟人。呃,呃,让小姐半虚了凤眼,认真瞧瞧是啥意义上的熟人。“林,林状元,别来无恙?”应该没有认错吧,长得帅帅的,好象比以往少了些酸腐,多了一些强势。居然真的是林洛文,哦,好象人家是姓文的,那你是平阳府啥人捏?你也跟着叶骁瞎起哄,叫小姐夫人?你不知道女人最怕老么?不要叫小姐夫人哪,或者等俺嫁给安陵轩你再叫。

    “多谢夫人牵挂,在下一切都好。”呼,记忆中的可和无礼,记忆中的感觉啊,司马雪你终于落到我手了。

    切,谁要牵挂你,人家这是礼貌,礼貌你不懂哦。就象有人考你长得帅,你不应该问人家哪里,哪里,是一样的道理。可是林状元,你这声夫人叫得小姐我抖,有些冷。

    “夫人可还喜欢这里的一切?”不喜欢才怪,文洛林我可是全按照你的喜好来搞的,房间,装饰,美食……包括你现在抱着不肯放的一大筐水果。

    “嗯,喜欢!”可以说不喜欢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好想想,吃了这许多,应该是不讨厌的。“话说林状元,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夫人。”

    “喜欢就好。”文洛林我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司马雪你现在的样子真顺我的眼,安陵轩替你改个名儿就能不还东郭瑜小姨娘,文洛林我不仅替你再改个名儿,还让你连样子都变了呢,你终是属于咱平阳府的。

    不叫你夫人叫什么?叶骁想霸着你做他将军府的夫人,事前可没有问过本王同不同意。那么新任平阳王你是同意不同意呢?笨!一般说这话都是不同意哪,而且还是很不同意那种。意思是到头得跟他到平阳府,做文洛林的夫人去。嫁给现在的文洛林那么小姐就不能称夫人,而是要称平阳王夫人。切,好象没多大区别呃,不过是多了个可有可无,而且小姐还很不喜欢的头衔而已,而已。

    早些习惯,不要让咱失望哦。啧啧,护着肚子的模样还真慈祥,可惜这个小东西注定留不得,以后咱们会有很多自己的宝宝。如果这家伙,人家说的是如果,一不小心就没有了,你千万不要伤心,文公子我会很心疼的。

    一张小脸笑开花,林状元你在想什么?在云京呆了好几年毫无建树,想必你回到平阳很不受宠哦。话说你突然回来做什么?还有,要不要小姐帮你想想如何与你老爸的其它儿子争宠?还笑?呃,笑得这么花痴,应该是依然得宠,不用小姐帮忙了。只是你可不可以从叶骁这里把小姐救出去,送回云京。“林状元……”

    “夫人以后切不可再如此称呼本王。”本王终于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哈哈哈,文昕,有你在的地方,本王总也寻不到好时机将父王……如今,本王既得安陵轩手中大半月阳,还怕平阳没有富足之?你的牺牲本王会记在心里,只是这许多年来咱所受之寄人篱下之苦,你也尝尝吧。

    啊?本王?是什么意思?小姐神经有些打结?你家老头子还活着呢,你敢自称王?

    好象很吃惊,本王有的是时间与你细说,等到本王肃清一切障碍,自然与你相拥后宫,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闲聊。“猜得不错,老父年迈,不前仙逝……”哭,父亲死了做儿子的总得要哭一哭,还得在心人面前才能哭,表示一下孝心和伤心。

    哦,不久前还强体壮的平阳王一下子就没了?他吃错东西还是养错了儿子?后者比较合理。新任平阳王,为何你不回来你爹就不死,你一回来他就死了?可不可以给小姐解释一下这因果关系呢,嘻嘻。“节哀!”

    看到你就不哀了,心好的很,那是不是一个好字能形容的。

    “看完了,平阳王请回。”你来的目的是为看小姐吧?小姐是差根经也知道了啊,你瞧瞧,象是超市购物般,将小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打量了一个遍,小姐一直怀疑你能从咱上找到生产期。别以为你遮遮掩掩小姐说看不见。哎--杀人不眨眼的林状元,变成面前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平阳王。小姐还是自救比较现实。

    “嗯。”是呆了很长时间,和许,和司马,和夫人你在一起,时间就象飞梭,本王喜欢这感觉,本王喜欢心跳加快的兴奋,等着,不消多久,咱们就可以双宿双飞,顺便聊聊,奉地那座山,山上那个洞……

    要走就快走,不要忤在小姐面前影响小姐思考。什么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大抵就是小姐现在这样。林洛文,哦,不平阳王在云京时与安陵轩称兄道弟,与安陵轩同穿一条裤衩,都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可惜安陵轩似乎没有新任平阳王多诡计,想必他正焦头烂额四处寻找小姐下落,新任平阳王势力与往不可而语,定是托了他的。却不曾想到,小姐就他手里……啧啧,都是坏人!卡吱,什么东西,一点也不好吃,啪,我管它扔到哪里,打翻了啥东西。

    “夫人……”奴婢可害怕了,将军被主子拉去喝酒,两人勾肩搭背,好不亲。可奴婢被主子罚了,主子下令除了他谁也不得接近这房子,将军也不行。原来,你,你仅是将军家的夫人,还……

    “下去!”不准来打扰小姐偶,小姐现在乱成一团麻,谁也不得接近这房子,那小姐刚刚想出的对叶骁用计,落空了!叶骁耳根子软,吹吹就会不顾一切,可是……

    “是!”啪!

    啊?现在连房门也锁了。小姐这时候才真正的被软了,呜呜呜。哎哟,肚子疼,小姐要上茅房。什么人这是,小姐大号你也能站在旁边面不改色,眼睛都不眨一下。慢慢走啊,慢慢走,小姐不想回那间囚室,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替小姐搬张椅子来,小姐要在院子最中央晒--没有太阳。

    “夫人,当心风凉了子,还是进屋吧。”依心我最骄傲的就是这副嗓子,那是一个软啊,那是一个媚,主子可喜欢了。哼,夫人想必你不知道咱的主子是谁吧,就是新任平阳王,咱平阳的二王子,如今他坐上平阳王的大位了(liao)。嘻嘻。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依心终于也要有出头之了,在不久的将来。

    的确凉!好!

    从窗子到门是七步,从门到窗子也是七步,嘿嘿,其实不止七步。

    如何脱?如何从叶骁和平阳王眼皮子底下自救?走累了,躺下继续想?许箐箐同学为什么你就没有七步成诗,八步出主意的聪明才智捏,或者是因为宝宝让俺变笨笨了?呃,好象你原本智商就不高。许箐箐你最大的本事便是嫁祸于人,凡事找理由。

    嫁祸于人?好象是个不错的主意呢。不如小姐就让自己生病,嫁祸于叶骁,再提出到平阳府住的要求,在途中逃脱?好象是个只可以想想,不能实施的主意。谁知道依心是谁家的狗。嗯,哎哟,肚子又痛,小姐要如厕。

    走开,你站在旁边小姐拉不出来。长着耳朵装聋子!切,受虐狂。

    “夫人小心门槛儿。”听听,依心的嗓音多美,比起夫人你来,可是动人百倍,咱没话也要找话说。

    “嗯。”小姐早看见了,还要你提醒。你家的门槛儿还真是高,高得小姐不想抬腿。哎哟,又来,还是送小姐回茅房吧。吃坏肚子?还好只是吃坏肚子。看来这将军府的东西也不能乱吃了,哎,生活的乐趣啊,正在被人一项一项的夺去。安陵轩,好想你!

    “夫人这是吃坏肚子了,奴婢立刻回禀……”回禀谁?将军还是主子?衡量一下还是回禀将军比较合理,谁叫咱现在明里是将军府的奴婢呢。

    呃?你是谁呀?白胡子飘飘,眼光如炬,小姐害怕,你不会在药方子加藏红花吧?捂嘴,将军府的药,小姐坚决不吃,拉死也不吃,病死也不吃。

    “夫人,请容在下为你请脉。”叶将军就这眼光?他家夫人长得还算清秀,可这行为举止,与市井粗女有何区别?猫在角面临大敌般看着人家,象是大夫我会当着众人的面冲过去非礼她一样,人家会是这么没品没水准的大夫么?

    “不要。”坚决不要任何人与小姐的体上的接触,人家泡沫剧都有演,说是这类大夫都怀绝技,让他摸摸没准就会被下了毒,下毒还好,可别是在小姐体里放进一条被叫着蛊的虫子,呃,恶心,呕--

    “呀--夫人这是为何?”呜呜呜,大夫我的新衣裳,为了来将军府才穿上了,这不过一个时辰,呜呜,你到底是个啥夫人,信不信大夫我在你方子里下了剂猛药,让你十天半月下不了,哼,恶心死了,人家的新衣裳啊。

    “呃,失礼,失礼。”哼,不失礼就是丢命了,看来这个年青的老大夫,呃,小姐不傻啊,明明就是一个“年青的老大夫”,他有洁癖,嘻嘻,押对宝,那么,你请回吧,回头小姐自行喝些茶水,喝些盐水,过几便没事儿了,不用你请脉,快走。

    “无妨,无妨。”咱还是走吧,不过是叶骁养着的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子,想来也不是啥大问题,呵呵。

    “先生请!”夫人你真会选时间吐,老神医可是咱平阳医术最高明的大夫,你就拉拉肚子,竟能请得他来为你诊治,啧啧,你应当感谢八辈祖宗了,还……呕--真难闻!老神医的洁癖可是出了名儿,如今你算是得罪他了,哎--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