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王八乌龟一家亲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寒风中马蹄儿声声,却不象是急着赶路,悠悠哉哉欣赏着冬的风景。()不知这光秃秃,挂着几片烂叶子的树有何可赏之处。再长的路也的尽头,东郭先生我最终还是进了云京的城门,再慢吞吞游上一会儿,还是得游回自己家。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你以为别人都没长眼睛吗?要你吼得这样大声。

    “京城给少爷请安。”

    “嗯。”让我摸摸根本不存在胡须,几个月不见,东郭先生我感觉京城你有某些地方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呢?再容少爷摸摸光溜溜的下巴,的确看不出。大概是很久不见有些陌生,把记忆中的你和现实中的你区分不开了。

    “少爷您一路辛苦了!”嘿嘿,这些话原本应该是林京城那厮才能紧贴着你的体说的,如今今非昔比,他得了老爷的赏识,代你管理着府里的生意,咱们惹不起,却能在你上煸风点鬼火,嘻嘻。

    “嗯!”怎么着这样别扭,不是回到自己家了吗?没有回家的感觉,到象是闯进别人的生活圈似的,呸!

    “少爷你舟车劳顿,小的这就替你准备水。”讨好啊,讨好啊,林京城,哼,瞧瞧你那德,你可别忘了,这个家姓东郭,少爷回来了,再也由不得你放肆。

    “嗯。”洗洗也好,心还不错,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少爷面前提起柳媚儿和孩子的事,东郭先生我自认少年风流,大成首富,又得鲛王爷赏识,终可跻仕途,以为能有一番大作为,没料想,事业一片大好前景,后院却起了火。那柳媚儿,少爷我可是一直保持着和她一公尺的距离,试问,零距离尚且不能得子,这样鸿沟一样的距离,如何生孩子?说得好,人家东郭先生我就是知道自己顶着绿帽子满世界跑,又能怎样?玩手指,摸下巴,怎么比这柳媚儿除了出生好点,长相优点,做人实惠点,就没哪样能赛过东郭先生我的小姨娘……

    小姨娘,对呃。赶紧着洗洗干净,上成鳌家要人去。

    呼!还是自己的衣裳穿着舒服,又合体又暖和。

    “少爷,你这是要上哪去?”刚回来又准备上哪儿?按照国际惯例,少爷你现在应该洗得爽爽去向父母问好,然后再激动地奔向你的老婆和孩子,可京城我瞧着你这是要出门捏。

    “哦。随便,走走。”啧,就说这林京城有哪里不一样了,到底哪里不一样呢?愣是没想到。//随便走走还得走到书房去向父亲大人问好,再到后院问母亲大人好,完了再回到柳媚儿房里,假惺惺抱抱不知谁家孩子的孩子。

    切,爹爹半死不活躺在上,连娘也坐在边,一举两得了,书信中不是说体完全康复了,怎么又病成这副模样?

    “瑜儿,你回来就好了,就好了啊。”妇道人家,除了哭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方式,瑜儿已经很明白你对儿子的思念了,说重点。

    “爹,咳,咳,咳,爹这病,不碍事,咳咳咳,你回来就好,可有,见过,孩子?”咳得老夫肺疼,那司马雪在老夫眼皮子底下丢了,还安安稳稳让安陵轩接回家,这要再对她下手可就难了啊。

    “孩儿刚进门,还未曾见过,孩子。”不是自己的娃咱不,想不起来。

    “迟些,也无妨,咳,如今,我东郭家倍受,皇上冷落,光耀门楣,东山再起,可都,全靠你了。”老夫不过好心为安宁的战士筹些吃穿,不料会被扣上与二皇子联手想谋反的罪名,虽然后皇上说是查无实证,暂且没有开罪于我东郭家,如果再不做些成绩,怕是……

    “孩儿知道了。”少了一个成鲛大成还能没皇帝了?咱们现在就巴结成鳌去。鳌王爷如今胜券在握,还怕它我东郭家没有出头之

    “生意,咳,都由京城打点着,咳,回头,回头,你……咳咳咳。”老了,老了,力不从心了,生意越来越难做,自老夫返京,咱家的生意一不如一,柳相需索无度,东郭家早已是一个空壳子。最可恨就是那司马雪,奉地的山洞里,有多少司马家的宝藏,只要得了它,哼哼,咳咳。

    “京城……”其它事先放一放,少爷我得看看家里到底还有多少可供使用的银子,上鳌王府总不能让少爷我空着手去不是,少说也得备上几千两见面礼。哎。谁叫少爷我眼睛不够亮,当初要是选了成鳌多好,也不和现在临时抱佛脚。

    “少爷是想问家里的收支况吧?”进了东郭云豪的房子,他岂不会与你说些有的没的,第一件事应该是要查帐,随你查吧,若能让你查出不妥来,林京城我立马消失,绝不在京城里混?“所有帐册全在这里,请少爷过目。”

    “嗯。”那就看最后这一本,就看银子的存储量,噫?还不错嘛,虽说生意惨淡,还能有足够的银两供少爷我活动,足了,足了。那就支了银子,鳌王府去先。哦,不用我主动去贴他股,人家王爷主动送请柬来上门给东郭先生我接风,呵呵,还有这等好事?啧啧,看来云京才是东郭瑜我的风水宝地,一入宝地便心想事成。那就,去!

    鳌王爷当真做大事不拘小节,丝毫不计较初时东郭瑜选择失误,一把鼻涕一把泪述说,如何从安陵轩手中夺得司马雪,如何将她养在王府等待瑜兄前来,如何一不小心让怜心那丫头救了出去,述说得那是一个真切,东郭先生我恨不得从此后以王爷你马首是瞻,为你出生入死再所不惜……可是现在司马雪被安陵轩困在安陵府中,王爷你为何不设法名正言顺,帮东郭先生把小姨娘要回来?如此这般,如此那般。东郭瑜我信一半儿疑一半儿,竟也感动得和他一起伤心。

    伤心过后还得办正事,成鳌语重心长,指责东郭云豪不应私自与成鲛前往安宁,不应私自替成鲛筹集军粮,惹得皇上发怒,待过些时,定在皇上面前为他说好话,相信东郭家定能更加风光。淡笑着恭喜东郭瑜喜得麟儿,送上玉貔貅一对,以示祝贺。

    傻子也能知道这是啥意思了,貔貅为财,东郭瑜户部任职,这是变相向他承诺事成之后,户部便是他东郭瑜管辖了,嘻嘻,真是柳暗花明。

    “恭喜东郭兄,来干一杯!”喝吧,喝吧,反正皇家之人说话从来都不算话的,这礼物贵重,重也是通过你的手送我儿子,从鳌王爷我的大堂,拿到咱的后房,没有区别哪,没有区别哪。东郭瑜,成鳌与你凑在一起,可真是王八斗乌龟,横竖一家人捏,嘻嘻。

    “多谢王爷。”喝就喝。送什么不是送,这对玉器足够抵东郭先生我送的礼,两不亏,没做赔本生意,还得到王爷的信任,真是天上掉馅饼,刚巧砸中我。若能再将司马雪从安陵府接回东郭府,一切就都完美了。

    “呵呵,不过,近本王听说司马雪在安陵府染重疾,本王很是担心哪……”抓住你的小辫子我就不松手,让你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司马雪,应该也就没有时间去烦王爷我的柳媚儿。王爷你还真是厚脸皮,那是人家东郭瑜明媒正娶的老婆好不好?

    “真有此事?”生病就要看医生,安陵轩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嗯,听说李太医亲自上门为其诊治……”司马雪,你的价可真高,如此看来,真的司马雪父王并没有得手,那么,真的到哪儿去了呢?呃,死了最好!

    “那就好!”回头东郭先生我就上安陵家找麻烦去,霸着咱的小姨娘他还有理了。喝酒!瘦不拉叽的安陵轩,成天穿着白衣裳,笑眯眯一张脸,东郭先生我真是见他一次就想扁一次,可惜至今还没得成。

    喝吧,喝吧,喝醉了才好。醉酒做错的事的教训还少吗?不差你东郭瑜一个。管你是否真心效忠本王,多一个帮手总比多一个绊脚石好。可是,王爷我要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正大光明的方式坐上那把大椅子呢?着实让人人头疼。

    鲛王爷屡犯错误,本已让皇对他冷眼相看,如今又受重伤……怕是回天无力,东郭瑜我直接帮你把他踢开。至于成鲲,因成鲛受伤而被罚,皇上不冷不,关着就关着,并无啥处理意见,怕是用时间淡化一切,将来仍做他的空闲皇子。至于成鳙自是不必说,整花街柳巷,左拥右抱……王爷,你离想去的地方,仅有一步之遥,只要皇上,呃,嗯,嗯,你懂的,你懂的。

    “东郭兄认为,如何才能将一切进行得顺理成章?”王爷我可没说是啥事?你自己去猜。猜对了王爷有赏,猜错了王爷不怪。

    “但凭王爷作主。”我可不是那玩小心思的安陵轩,也不是那一事无成的林洛文,我可是大成首富东郭瑜,生意人嘛,总是多几个小心眼儿的,王爷你挖好的陷阱,公子我就是不跳。我就倾看一看这陷阱的深度。

    “哦。”死商!无妨,总有要你为王爷我所用的时候,暂不深究。“呵呵,喝酒!”

    “在下只是比较不相信三皇子,无懈可击,滴水不漏,更让人怀疑啊。”狗咬狗满嘴毛,你皇家之人总喜欢这样斗来斗去,公子你就满足你,给你一个假想敌。成鳙,对不住你了,谁叫你跑出来跳一下又缩回去,人家不怀疑,你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了。没事你干嘛喜欢那个文昕,东郭公子我虽没见过,可啥样的美人你不曾见过,还为一个平阳郡主争风吃醋,可不正是自己把自己抬上了这场争斗的台面么?

    “此话有理。”王爷我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要害自家兄弟,本王还是很不好意思呢,嘿嘿,总得有人给咱提个前儿,然后让他跳出来为王爷办了,嗯,借刀杀人,大抵就是这样了。好,东郭瑜,就当是你效忠本王的见面礼,你设法将成鳙,办了吧!

    看懂了,东郭先生我这就回去,定在书房里回来散一整夜的步,想出王爷你要的法子来。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