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王八乌龟一家亲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哇呀呀--”好高,好刺激,哈哈,小姐飞起来了,“哇呀呀--”小姐好害怕,怕高!黑衣裳嘛,有啥好怕的,除了安陵轩那变态大白天让暗卫穿黑衣裳,小姐就没见过谁家做坏事,大白天穿得黑漆漆。

    “小姐,可不可不要再叫了?”多不见,小姐你好象长胖了,不过声线还如以前一样优美,只是如果你能不怪叫,哼首小曲,人家会更喜欢。只要找到你,咱们就不用再天天看公子爷那张臭脸,也不用时时担心他会动不动发飙,小的们还是喜欢“活”的公子爷。即使是天天喝你有毒的酸疙瘩汤,让你从狗洞偷溜出去,小的们也愿意。呼,小姐你真是胖了不少捏,小的有些力不从心,能不能休息一下再飞?

    “不可以。你再飞快一点就听不见小姐叫啦。”这方法不错,再飞快一点,你的功夫比安陵轩差太远了,他飞得比你快。

    小姐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连出馊主意也还是一样的馊。那就接着飞吧。

    感觉好!可惜有些冷!这冬天可真长,长得小姐都认为这大成王朝的季节只分夏冬,除了荷花就是雪花。哦,咱悦来紧归还有一院子“喇叭花”,嘻嘻。

    “李铁见过小姐。”啧啧,小姐越来越有风韵,想当初公子爷第一次带你上撷星楼,下人小子们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感谢你替爷洗去龙阳的骂名,完了又嗟叹爷眼光太低,如今看来爷选你,是多么的正确,多么有远见卓识。这山野村妇的打扮亦让你美不胜收,若再加以修饰,啧啧,咱家主母可真是一个大美人儿。嗯,嗯,跑偏了!

    “李掌柜?哦,不,李将军?”好帅呃!原来这个帅哥就是李铁,以前怎么没发现撷星楼的掌柜也可以帅成这样子,失误了,失误了。

    “小的在。”在营中小的是将军,但是小的永远都是安陵家的仆人,为公子爷解忧是李铁的职责。

    “呃,东郭瑜呢?”知道小姐在李铁处,安陵轩不会让东郭瑜好端端继续呆着,要不命有护送小姐回京城,要么,设法让东郭瑜回京城。如今小姐能大大咧咧出现在营中,东郭瑜定嘛,嘿嘿,小样儿,这点小心思还能瞒过许箐箐我的脑袋瓜子。

    “回小姐话,东郭公子三前起程回京了。”小姐,你可是我安陵家的准主母,不要一开口就挂念别的男子,你应该率先问问公子爷的况,也不枉他一天想你千百回。

    “切。”果然不出所料。接下来呢?是让小姐女扮男装继续呆在这里,还是过几再送小姐回去?

    “请小姐稍作休息,待天气暖和些,小的便命人护送小姐回京。”京城的局势渐紧张,公子爷定是舍不得你处其中,更怕你让有心人拉了垫背……呃,小的自认长得不帅,可声音却很有磁,而且措辞精辟,怎么着也不至于让你恶心到吐吧?

    “呕……”难受!

    “快传军医!”哼,傻站着做什么,谁叫你飞太快,看吧,小姐晕了。还不快闪?

    呃!小的好不容易又见到小姐,多看几眼不行哦,人家看到许小姐,就象趴在空中楼阁的墙上看到升起的曙光,那是一种幸福啊!不要凶我,闪就闪!一定在军医进帐前闪!同是安陵家的下人,李将军你就可以大白天穿成将军模样,人家就只能穿着这黑衣裳,用许小姐的话说,这就是变态。不要恨我哪,闪了!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呃,军医我行医这数年,头一回在军帐中遇到这种给人道喜的好事儿,李将军你福气了,跑到这里来,仗没见打过一场,孩子倒是有了一个,不枉此行,不枉此行啊。

    “何喜之有?”穷山僻壤,天上飞过的麻雀都是公的,喝水也塞牙缝,还喜?找到许小姐的确大喜事一件。这用不着你说。

    “恭喜将军,夫人有喜了!”呵呵!

    “啊?”许小姐,许小姐有喜了?公子爷你的手脚麻利嘛,嘿嘿,以为称她主母还待些时,不曾想,啧啧,真是先下手为强。嘻嘻,她的肚子怀着咱安陵家的宝宝,公子爷,这可比李铁我家娘子有喜还高兴的事。啥?没有娘子的人没资格说这话?呸!李将军我就说了,怎么着。“呵呵,多谢,多谢!”不多谢,难道我还告诉他这女子是咱家主母,你快去叫人来抓她。嘿嘿,这样一个惊天好消息,当立即告诉公子爷,让他乐翻天,呃,好象不行,许小姐未在边已让他够牵肠挂肚,不能再加上一个让他双倍担心,那就暂时不告诉你了,如此好消息,李铁偷偷乐就好。

    “李掌柜,你笑成一朵花,有啥好事?”瞧瞧,掌柜的熊样儿不经意又窜出来,啧啧,本能移啊。

    “当然是好事……”看样子小姐你也是一概不知,那就留着,让小的一个人高兴。谁叫你当在云京老是戏耍于我,逮着这样的好机会,不耍耍你李铁怎么平衡。

    “切,莫非是小姐时不长,所以李掌柜如此欢欣?”小姐不认为对你怎么着了,人家这还病着呢,你笑得又,又暧昧,真是山高皇帝远,没有安陵轩的地方,猴子跳出来称大王。

    “哪里,哪里,小姐只是吃坏肚子,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安心养着,安心养着。”不要误会,李铁我的乐不可支真表现得有那么明显?让你瞄一眼就看到了心底的想法。

    “……”没征兆的呕吐大抵是因为吃坏肚子,这不要你来告诉小姐偶,小姐只是好奇,与军医在帐外聊了几句,就让你高兴成这样的,到底是啥虾米。

    “小姐且歇着,本将军先行告退。”这话听着怎生别扭,不管,表达足了人家的意思就好,又顺耳,又尊敬,又不失李将军我现在的份,回头寻上暗卫兄弟们偷偷饮酒庆贺,我安陵家又要添新成员了。

    走就走,哆里巴嗦,象个娘们儿,难怪到现在还没讨到老婆。嗯,真累,睡觉。小姐好象真是事没有,从掬月家的大又换到李铁营帐的行军,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吃完睡,睡完吃。闭着眼想人的感觉为,真他妈不爽,如果能抱着安陵轩的枕头想,感觉定会更加真实而美好。哎,凑合着吧,有得想就不错了。只是,小姐当初明明是被东郭云豪抓住,并要挟去奉地,为何会毫无知觉到了这里?东郭云豪呢?难道他是路痴,分不清南北西东?头疼!嗯,安陵轩尖尖的下巴,怎么看都象只狐狸;瘦削的材,啧,抱起来很安全;变态的白衣裳,似乎都一尘不染;温暖的唇……!翻!一只兔子,一只兔子,一只兔子……

    “来啊!”

    “小的在!”李将军今不一样,威严而庄重,小的不敢造次,腿有些抖。

    “看紧军医,稍有动静,立即回报。”许小姐在咱这里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防范于慰然,人心隔着肚皮,将军我可看不穿他是谁家走狗。

    “是!”能说不是么?原来这世界是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人家李将军能高中武状元也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就这脸一绷,声音略沉,小的就觉着他高大好几倍,真要是上的战场,还不得让敌军吓得流尿流,跟着你,小的心服口服了。啐,如果让你看到他在许小姐面前的点头哈腰,你是不是立马又要啐他一口才算?小人!见风使舵,欺软怕硬,墙头草……

    是还不快去,拱手作揖低头立着,你以为自己很帅?滚!

    不要吓我,人家会走。那啥老虎不发威,别人都以为它是病猫,就是专门用来形容李将军你这种人的,瞧着你平里和下属嘻嘻哈哈,全无上下级观念,正正神,脸一沉,原来你还真有将军的范儿,呃,小的这个发现绝不告诉任何人,让他们来碰钉子,摸老虎股,嘻嘻,俺去也--也--

    这家伙倒还灵,老会察颜观色,李将军偶啥也没做,就瞪你两眼,跑得比兔子还快,就差滚尿流,哭爹喊娘,不错,不错,有做跟班的潜质。挥手,再挥手,噫,人呢?哦,都集到帐内欣赏主母的睡姿。“都不想活了?既然敢偷看许小姐睡觉。”

    “嘘!”咱们家准主母睡着了,你那么大声想把她吵醒,没脑子!

    “哎--唔,唔。”把你的嘴捂起来,看你还鬼叫,嘿嘿,咱们可都知道了,许小姐肚子里有了公子爷的宝宝,嘿嘿,新生事物,谁不喜欢,好事不能让你一个人占齐了,咱们虽然大白天变态地穿着黑衣裳,可你别忘记了,李将军你和咱们一样,都是安陵家的,谁规定咱们不能来瞧瞧新主子。

    “新主子?”呃,不知有没有成型呢。

    啪!干嘛打我?人家想的也是事实啊,瞧瞧小姐材均称,苗条柔美,从哪看都知道小主子还没成型捏。啪!又是谁打我?很疼的。

    “谁让你盯着许小姐的段瞧不停,以下犯上,不打你打谁?”嘻嘻,终于逮到机会在李将军你头上拉屎,不拉白不拉。

    “哪有?”李将军我看的是我家小主子,非礼勿视,人家还怕公子爷挖了咱的眼睛,剁了咱的双手,砍了俺的双腿,割了的舌头……

    “闭嘴,你不会直接用许小姐的话说,做人彘。”废话真多!走了,走了,兄弟们,哪凉快哪呆着去,各自去干公子安排的任务,回头待许小姐睡着了,咱们再来瞧咱家小主子。吁--散!

    呜呜呜!当李将军我的军营是你家厨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许小姐出现之前,你们不是都很听人家的话么。准主母一出现,就反了你们。回头李将军我一定告诉公子爷,让他打烂你们的股,让你们趴着睡觉,哼。

    “安陵,轩--”吱丫,翻

    呼,还好小姐没有醒!李将军真怕你一不小心睡到地上,摔坏俺的新主子,嘿嘿。梦里都叫着爷的名字,公子他为你做的一切也算值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