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是谁的谁的谁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公子爷,公子爷,你可来了,小姐,小姐她……”不管真假,这女子却不能现在死,怜心的一切努力不能白费。安陵轩医术甚好,只要他来,就应该没啥大碍了。呼,松口气儿。

    “安陵,轩--”难受,恶心,奴家难过,要死了,不要啊,奴家还要与轩公子成亲,要风风光光做安陵家的女人。

    “安心躺着吧。”吃了啥玩意儿?可不就是中毒,在安陵家居然还有人耍这手段。怜心不是省油的灯,成鸢更不是,只苦了这女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叫你长得与箐箐相似。“忠安。可有请大夫?”公子我不会救你,自然有人舍不得你死。

    “诚安去了一刻钟,未还。”

    “嗯。催催。”瞧瞧,公子我多着急,着急得绕着屋子团团转,公子爷我这可是担心许小姐的表现。怜心你一定要看清了,安陵轩象只锅上的蚂蚁,忧虑之溢于言表,却依然要假他人之手救治这女子,难道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回头是岸,回头是岸啊。

    “爷,李太医来了。”

    “嗯?”我安陵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客人生了病,既然能劳动李太医?而且还来得这样及时,象是蹲在门口等着这女子生病似的,嘻嘻。“有劳李太医。”

    “公子多礼了。”老夫看看啥样的女子让皇上万分挂心,除之后快。啧,不怎么样嘛,长得还算清秀,与老夫见过的嫔妃相差太远,病态可怜,倒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模样。这样一个平凡得走在大街自己都找不见自己的人,能让皇上忧心忡忡?老夫果真老矣。

    “嗯,并无何大碍,吃了些不干净的东西,待老夫下一方子,几贴便可。”此女子中剧毒,老夫虽有解救之方,却不能救她,为臣者食君之禄当解君之忧,竟是皇上想要的结果,老夫自然不能擅自而为。

    “多谢李太医。”老东西!你和那皇帝一样,视人命如草芥,明知这女子命在旦夕,却不加以援救,反要将这草菅人命的事让公子我做,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你走好,别闪着你的老腰。瞧,公子没说错吧,人就是不能做坏事。“忠安,快扶着太医。”嘿嘿,扭断了最好,你这类没有是非观念的人,最是箐箐讨厌。

    “哎哟,老了,不中用了!”老夫平生做过多少坏事啊,老在河边走,怎么都会湿一次脚,既然天意要留我,就再替这小女子诊治一回,开一张用得上的药方。传说这女子无父无母,深受安陵轩喜,如今这朝堂动不安,还不知道哪一天就轮到小一辈儿做主,李太医我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才好。

    “先生你请坐好。”当真是老了,老眼昏花看不清局势,这种时候你就要讨好类似我家公子爷这样的人,将来易主换代,你也可以有颐养天年的机会。

    “速去照方抓药。”罢了,罢了,前有皇上,后有几位王爷,都不是好惹的主,他们却一个目标是相同的,就是都试图令安陵家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而安陵家如今就有安陵轩一肪单传……李太医我老归老,却还有没糊涂。

    “多谢太医,小小心意请笑纳。”小心意?公子爷你的小意思真是太小意思了,百两黄金,闪得忠安我眼睛疼。呜呜呜,早知道替许小姐把把脉都能得重金,实安我当初就应该将许小姐带回给公子爷,老爷好小气的,一百两银子就把咱打发了,如今实安我是寝食不安,没有一刻不担心被公子爷发现。

    “公子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妥,不妥。”呵呵,出手真大方,老夫喜欢这小意思。

    “有劳先生,先生切莫推辞,后不定还有事会烦着先生呢。”收了吧,眼睛里闪烁的贪婪已经出卖你了,贪财就好,有弱点就易攻,闲时拉关系,临时用得着。

    “那老夫就,却之不恭了,呵呵。”两全齐美,两全齐美。死不了,也救不活,老人家做事总是想到两全齐美。

    想两全齐美?你想得还真是美。回家抱孙子去吧,没事别出来活动,公子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如意。箐箐,小安同学又想你喵,你有没有想偶捏?呃,多想躲在空中楼阁的房间想你,感觉更加真实。可惜,人家还得陪着这个山寨货,呜--不许和其它男人说话,不许对其它男人笑,不许没事哼小曲,不许不想偶……

    啊嚏--

    谁,谁人数落小姐的不是,谁在背后说俺坏话,别让小姐我逮到你,逮到就把你大卸八块,然后挂在掬月美女的屋檐风干,哼。

    许箐箐同学为什么你就不认为是有人在想你呢?少根经!没人要说你坏话,一般都有人打你坏主意,比如抓了你要秘方,比如杀了你断掉某某人的念想,比如关了你做人质,胁迫安陵轩和东郭瑜听话,如此等等,如此等等,啧啧,原来小姐你除了用以与安陵轩谈恋,还有这许多其它用途,并非单一的产品。

    东郭瑜么?那家伙前好象走了又折回来,一样没找见掬月家的相公,再次被掬月赶走了。自那以后,就没再来过。陆横倒是见着了,粗粗的五官有些走样,臭臭的,象是小姐借了他家的钱几辈子没还。

    哎!懒懒的,虽能下地行走,小姐却没心思,浑无力,恹恹的,感觉困提了早,或是冬眠来了个晚。反正,小姐,困。不要拽我,陆林儿,小姐困死了,不要拽我,我不要陪你玩那么变态得发紧的玩意儿,人家不是小孩子哪。闭眼,装死!拽翻也不睁眼!

    “起来,起来,懒猪,起来,起来陪我玩。”外面的人都象这女子一样懒惰贪睡吗?林儿对他们可失望透了。“起来!”

    我不动,我就是不动。小姐没力气和你玩,拽累了就快走。

    “哼!”没意思!林儿练功夫去。

    嘻嘻!虚开半只眼,快走!呃,对,顿足,撅嘴,拍股,转,再顿足,回头,再撅嘴,跑!嘻嘻,小姐我是神仙,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小姐的算计之内,啪啪,啪。

    一,二,三,闭眼!

    “许箐箐,起!”掬月,你的语气太不友好,有损你美女的气质,可不可象和陆横说话那样温柔而甜蜜捏。

    “真睡着了?”睡着干嘛,孕妇应该多运动,运动有益胎儿,你这样吃完睡睡完吃,吃完再睡,跟猪有何区别,要死也别拉我安陵家的宝宝垫背。“听说近安陵家因为小公主成鸢和一许姓小姐同时入住,搞得安陵家人仰马翻……”嘻嘻,不信你还装得下去。

    切,小case!那个山寨货小姐我见过的,也是个可怜人,因为与小姐长得几分相似成了皇权争斗的小棋子,如今住进安陵家,这不是将摆上桌,大声吆喝别人来吃吗?“那是你安陵家的私事。”

    “原来没有睡着,和掬月出去挖挖野菜,抓抓山鸡?”

    噗!你?挖野菜?抓山鸡?野菜抓你到有一米米可能。

    许箐箐,你居然无视偶,你别忘了,我可是安陵家的长女,论辈份你得叫俺姐,不懂尊卑吗?回头叫咱家小轩轩休了你。呃--貌似人家许小姐还没有嫁给你家小轩轩捏。如果真有那么回事,你家小轩轩还不得睡熟都笑醒,舍得休?自欺欺人吧。

    “好!”谁让小姐我晕在你家门前,可巧又被你救,总不能不给救命恩人面子吧。

    “好?”当真不按牌理出牌,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好便好,掬月这就陪你上山挖野菜,抓山鸡。呜呜,人家的小手手!怎么看都不似能做这类粗活。安陵轩你到底喜欢了个啥样的人儿?好象很不正常呃。

    “云京在什么方向?”陆横,你不会想到无字天书根本不用送出去,只要出现,安陵轩的人就会知道小姐在哪里,料想你送到了军营,可惜东郭瑜并未见到,反让李铁捡了现成便宜,节省好大一段查寻的时间,多谢!

    “喏!”想他了吧?该不该告诉你,你有孕的事?这种事好象是瞒不住的,迟早会发现,不如趁早卖个人,“想想就好,安心养着子,让孩子……”

    “哇,是山鸡!”不要哆嗦,小姐知道早早养好子,还知道要想办法联系李铁,人家要回云京,呆在心边,为他排忧解难,最不济还能为他打气助威。如今局势,四个皇子一伤一损,另一个是扶不起的阿斗,成鳌几乎握住了八成胜券,安陵轩要打的是一场硬仗,小姐不能一直呆在这里,虽然平和安宁,虽然小姐向往无比,却不到时机。

    “……”吼什么?不就是只山鸡,又不是凤凰,大惊小怪。不要跑太快,小心摔倒,哇,黑衣人,黑衣人,咻--呃--山鸡还在前边跑,许小姐却平空不见了。“相公,相公……”这回又是叫谁掳走,我家的弟媳妇儿,肚子里还带着咱家的宝宝,“相公……”

    “何事?”不是为许小姐的信送到东郭瑜处还与偶生气吗?又叫得这样亲切。

    “相公,相,公,掳走了,不见了……”

    想必是东郭兄的人,东郭兄办事速度不错,只是吓坏我家娘子,陆横我不喜欢,掳走最好,陆横厌弃所有与安陵家有关的人,当然,除去咱的亲亲娘子。“没事,没事,好好带着林儿,为夫立刻去追。”东郭兄你可要跑快一些,别让叫为兄追上了,biu--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