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是谁的谁的谁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将军,且看这是什么东西?”好东西,人家在东郭公子帐内找到的,应该是刚才那个“咻”飞进来,又“biu”地一声飞不见的人故意留下的。

    “呃--”什么东西,啥也不是,信封上没字,信纸上也没字,就是一封啥也没有的信,走开,走开,不要再来烦了,李将军我正在思念云京城里的美酒佳肴,美女豪宅,拿个啥鬼东西来考将军我的智力……智力?这是许小姐喜欢说的词儿,搞不清是啥玩意儿,反正许小姐的东西,都不会是啥好东西。

    “……”拍马又拍到了马腿,将军,管好你的马,可别让它再踢咱一脚,单力薄,受不起,小的还要留着这副子骨回家生孩子呢,嘻嘻。

    “还不快滚!”等着将军我抽你几鞭子,还是等着东郭瑜回来寻你私自进他营帐的错?

    “是,是,小的这就滚。”哎--我滚,我滚,我一直滚,如果能这样滚到云京多好啊,空有一抱负,整跟着李铁和东郭瑜这样的人鬼混,没事儿便坐在马背上,望望楚越军,和对方将领远远的相互问候:“你吃了吗?”呜呜呜--

    啧啧,跑得真够快,眨眼儿不见了影,难怪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偷出东郭瑜的东西,藏龙卧虎,卧虎藏龙啊。再挥手。

    “何事?”噫!吓死个人!干嘛出现在人家面前,这位穿黑衣裳的兄弟,你不知道别人都是悄悄出现在李将军我的后么,你为啥不与众人同,闹啥特殊。

    “速回公子爷,东郭瑜收到无字天书。”咻--哎,公子爷你看看你都训练些啥人,来的时候吓得李铁我心跳加快,去的时候还自己配音,咻--咻个,走就走吧,临走还加上让人家自卑,轻功好了不起哦,怎么也没见你考个武状元,哼。

    云京 鳌王府

    “啪--”一个美丽女人应声而倒,“蠢猪!”成鳌收回大手,反捡到背后,在女子面前来回踱步,“蠢猪!不是说万无一失,何为万无一失?王爷我几请安陵轩他都拒绝再来,到底是何原因?”

    “王爷息怒,想是近云京多事,轩公子不便……”啧啧,温柔如水,竟是怜心美女,怜心何时变得这样温顺且足智多谋。

    “如今成鲛重伤,成鲲入狱,成鳙不成气候,正是大好时机,偏偏……哼!”

    “王爷,奴婢有一计。”

    “快说。”

    叽哩咕噜,叽哩咕噜。

    “嘿嘿,哪些甚好!”鳌王爷你是病急乱投医吧,小女人的计你也敢用。

    “怜心,刚才打疼你了吧。”呼呼,王爷替你吹吹,“哦,可怜的,,本王也是一时心急……”

    “不疼。”能让王爷你这样疼,再疼也说不疼,这点疼与我来的青云直上相比,算得上什么呢。你我二人原本就是相互利用,感仅是这利用中的一丝调剂品而已,怜心我岂会将这点小事挂怀。

    “那就快去。”既然不疼,王爷我也少浪费一些时间在哄你开心,快去实施你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将安陵轩完完整整给王爷引到王府来,或者安安全全进入安陵府,让他服服帖帖为本王出谋划策,啊,宝座啊,一步之遥,却不知如何顺理成章爬上去,纠结中,纠结中……

    “是!”去哪,去哪,去实施怜心我自己想出来的损招,为王爷铺就九五之尊的成功道路,怜心我便踩着他的体往上爬,一直往上爬,爬到成鳌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变态的皇家子弟,将本应属于鲜花的花园,装饰得怪石嶙峋,冷无比,人入其境,心随境动,怜心也变得冷、世俗。司马雪,你在天之灵定要保佑怜心心想事成。

    “怜心,你上哪去了?”不就是个丫头,成天价摆着个臭脸给谁看,奴家我可是你的小姐,别忘记了尊卑。

    “小姐,我上哪儿,你管得着吗?”给自己倒杯茶先。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不就是个小户人家的姑娘,登鼻子上脸。

    “你……”不与你一般见识,奴家如今还得靠着你接近轩公子,忍!

    “我怎么了?收起你那小姐脾气,不要在怜心我面前显摆。”人家正有一股闷气儿没地儿发泄,可巧,你就迎面而上,不与你发气与谁去。

    “怜心姐,不要生气。”映霜我最喜欢怜心姐了,顺顺,顺顺。

    “……”映霜!映霜啊!多好的名字,多巧的一个人,让怜心摸摸你的脸,啧啧,细皮儿嫩,温柔可人,瞧为段,婀娜多姿……不看了,不看了,越看越伤心。一样的名儿,一样的巧人,就因为她弄断了司马雪几丝头发,便引来杀之祸,死无全尸。司马雪她算什么?不也与我二人一样无父无母,无亲无靠,凭什么她就可以高高在上,视人命如草芥。哼,如今她也得到了报应,早不知死到何处去了,哈哈!映霜,你放心,怜心一定为你讨回公道,姐姐--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怜心姐,你这是怎么了?”怜心姐为啥这样看着人家,今天你不太一样呃,眼睛里恨恨的,映霜很害怕。

    “没事。”唤着映霜的名儿,就象是看到你一样,这算不算自欺欺人。

    “你二人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把小姐这正主子放在一边不闻不问,反倒自得其乐。

    “映霜替小姐更衣,小姐要去逛街。”别以为怜心我“不发猫,你就当我是病危。”

    “是。”早看她不顺眼,最好把她带出去走失了,耍啥小姐脾气。

    “做什么,做什么?反了,你们。小姐不要更衣,不要去大街。”抛头露面的事,奴家不要做,奴家势要嫁入安陵家,做安陵家的少夫人。

    “映霜,替小姐换上粉色罗裙。”谁要理你。认不清事实的是你,空有一副皮囊,安陵轩会喜欢你才有鬼了。

    “是。”粉色,怜心姐真厉害,穿上粉色衣裳,应该会让这小姐显得可一些吧。

    “你这是要带小姐上哪儿?”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人家自己会走哪。哇!好漂亮的马车!

    “奴婢带小姐去散心,小姐多不曾见得轩公子,定是想念,奴婢这就带小姐前去寻公子。”众人面前,怜心对你是多么尊敬。

    “……”好啊,好啊。这可不正是小姐心里想的么?轩公子,奴家来了。

    “粘糖人儿--”

    “冰糖--葫芦--”

    “来咧--上好的胭脂水粉咧--”

    “客官,里面请--”……

    “怜心姐,好闹。”

    “嗯。”闹,却不再属于怜心所有,欢乐亦是。

    “轩公子在哪儿呢?”心急,要吃豆腐。

    “不知道。”怜心也是带你出来碰运气,哪里知道安陵轩这会子会在哪里,难道带你去--空中楼阁?嘿嘿,有何不可?“前面左转。”

    “知道了怜心姑娘。”这个主儿小的惹不起,不知何故王爷对她另眼相看,咱们这些做事的下人们更是要学会察颜观色,见风使舵。

    得得得,马蹄儿响来百鸟唱……停,这种场景比较适合许箐箐同学,至于这个冒牌货嘛,还差上很大截,换一个,换一个。

    “怜心,小姐有些晕。”啥东西,小姐以前坐过的马车可跑得没这样快,晕死了。

    “忍着点吧,很快就到了。”土包子,海马坐成习惯,让你享受一下悍马你还晕车。

    “……”头晕原来还是可以忍了,拉肚子是不是也可以商量的。为了今后的幸福生活,我忍。哎哟--怦--

    “怎么回事?”

    “怜心姑娘,不知是谁的马车忽然冲出来,小的只得……”

    “无碍。”呼呼,还好。不是前来抢这假许小姐的,要是这假小姐丢了,成鳌又拿啥去要挟安陵轩?

    “诚安,快去向人道歉。”轩公子的声音,原来是撞上安陵家的马车,也对,这空中楼阁地处闹市却远于闹市之外,除了碰到安陵家的人还能碰上谁?

    “怜心给公子请安。”还是奴婢先行下车请安才是,人家这不是送小姐来见你吗,公子你一定会感激涕零,欣喜若狂吧。

    “公子爷,是怜心,车上可是小姐?”

    诚安,你不说话没有当你是哑巴。什么小姐?一个硬生生的冒牌货,山寨得让公子爷避之不及,谁要见她。公子我为箐箐失踪之事搞得头大,没心再应付这些有的没的。

    公子爷不说话,也不理睬怜心,难道真是移别恋上小公主了?嘿嘿,再早些时候小的们定会为你高兴,可如今这都接受了许小姐为准当家主母的事,你又变回来,一时间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啊。苦恼!

    “奴婢给公子请安。”再请一次,轩公子,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别让怜一直跪着吧。

    “安陵,轩--”等不急了,小姐我自己下车来见他,咱出来的目的不就是寻他么?

    “公子爷真是小姐。”哦,谢天谢地,当真是许小姐呢。

    是祸躲不脱,成鳌又想玩什么把戏。一个头两个大,都没有人瞧出公子我瘦得皮包骨头,病病恹恹,就看到公子我的利用价值。谁家好心把小安同学的箐箐送回来,俺拼了全的劲儿都替你抢到皇帝股下的位置,你信也不信?

    “怜心,领上小姐回安陵家吧。”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家里放着成鸢,你二人自管斗个你死我活,公子我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将大成翻个个。

    “谢公子爷。”成功!

    “……”呆,安陵轩让小姐我去安陵家了,小姐我所有神经都罢工,做梦吧,奴家真入了安陵家的门,啊,哈哈。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