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是谁的谁的谁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小姐出了何……”静悄悄,悄悄静,稀里呼噜,稀里呼噜,哪有被噎着,我看她吃得满开心。和着林儿骗我?小骗子!

    吃饱了,药也喝足了,美女,可不可以和小姐说说正事儿呢?

    瞧我做什么?再瞧,再瞧我就把你打晕。

    呼,还是掬月美女你的眼睛又大又美,小姐我认输了行不?

    哼,孕妇就应该有孕妇的样子,不要动不动就玩小心思,会交坏小孩子。

    东郭瑜可以自由出入你的掬月村,安陵轩到底与你啥关系?你不会把小姐交给东郭瑜吧,东郭云豪可不是好东西,落到他们手里,小姐宁可,小姐宁可……他带小姐回云京也不错。

    “东郭公子与家夫都喜饮酒,因酒结为生死好友。”你想知道就告诉你罗,不要瞎猜猜,夫君的意思可是送你回东郭家,可巧你肚子里的孩子却不姓东郭,只得作罢。未婚生子,有格,掬月好喜欢。

    “哦。”恐怕掬月美女你知道的不止这些吧,你继续,我听着。

    “算了,算了,再与你兜圈子累的也是我,索全告诉你。”许箐箐你就不是人,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人家心底去了,在你面前哪里还能有秘密,安陵轩,这样的人也只能放在你边比较安全。

    “呵呵。”憋不住了吧,小姐的打遍天下无敌可眼,哈哈哈,憋得住才怪。

    “想必小姐对京城四公子早有所闻。”

    “知道。”这不话吗?谁不知京城四公子,安陵轩,东郭瑜,叶骁,林,哦,文,呸,到底他叫啥名字?

    “其实早年林状元并非四公子之一,因着四公子之首陆横拐安陵家大小姐……一夜之间在云京消失无踪,才有了林状元的位置。”这样说算不算清楚明了?

    “掬月相公姓陆?”猜得不错吧?陆横拐安陵家大小姐?她拐陆横还差不多。

    “啊!”就说只有安陵轩才能管得住你,这颗脑袋瓜子放在云京不知要羡煞多少王公贵族,几位王爷都看走了眼,以为抓着你就抓着安陵轩的小辫子,其实只要你高兴,安陵轩恐也非你对手。

    “小女子给安陵小姐请安。”做做动作,躺着如何向你请安,戏耍你的成份居多。余下的一部分就是佩服,想这大成王朝,民风淳朴,几曾见过与人私奔的大家闺秀,掬月你开历史之先河,许箐箐同学岂有不佩服之理。

    别,你这象是向小姐我请安?很喜欢掬月,到是听了一些出来。不赖,咱们算是同一种人,掬月我能为了人远离富贵荣华,许小姐你亦为了安陵轩……好象你做好事并没有掬月伟大,不可同而语,不可同而语。

    “大小姐与夫君的结合,安陵轩帮了不少忙吧。”他不帮你,你会帮他?回想陆横的态度,他想送小姐回东郭瑜边,你夫妻二人有没有为了这事在闺房中玩玩剪刀石头布?如此推论,陆横是不会将小姐的无字天书送到安陵轩手里了,他应该带着天书去了东郭瑜的军营,嘿嘿,两人心有灵犀,无奈条条道路通掬月,哈哈。忘恩负义的小人,早知道你这样忘恩负义,安陵轩就不应该帮你,呃--生什么鸟气,这些似乎都是许箐箐同学你自己的猜想,不要以小人之人度人家陆横的腹,兴许他真去了云京,改明儿就领了安陵轩来带偶回去,嘻嘻。

    “呃!”吓死个人。许小姐你到底啥做的?让掬月拆开来看看。

    “做什么?做什么?”小姐和你一样都是女人,你不要乱摸,再摸偶就大呼非礼。

    “明便不再灌你喝药,不出三便可下地行走。”相公不在,一切由我作主。“只是不要胡乱蹦跳,对宝宝不好。”哼,吓不坏你!总得逮住机会让掬月瞧瞧你吞得下一颗鸡蛋的丑样子。

    “啊?”宝宝?掬月你不是管自家孩子叫林儿么?何时又变成宝宝,近十岁成熟得不太正常的男孩子叫宝宝,不太阳刚,对他的成长不利。

    “嗯!”点头示意,告诉你这是真的,没有骗你,许小姐你千真万确顶着东郭家小姨娘的份,怀着我安陵家的宝宝。安陵家的人一看就知道啊,安陵玉历经数代安陵血液的喂养,母体内只要有了我安陵家的宝宝,神物吼的眼睛就是熠熠发光,象是看到了美食的狼,大白天都能把人的眼刺痛。其它人不知道,掬月我为安陵家的人可清楚得很哦。

    切!什么母亲这是?放心,小姐绝不会带着你家林儿宝宝乱蹦乱跳,小姐只会教他怎样才能蹦出花样来。小姐累了,要休息,有事请讲,没事走开。

    啧!小孩,敢拿股对着掬月,看在我小侄子份上,先饶了你,这顿打记在这里,哼。

    “要打就快打,打完快走。”嘻嘻,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美人儿,还是美人儿。没想到陆横粗粗壮壮,为了还能舍弃家国大业,与美人子在这山野生活这好些年。掬月出生贵,略显刁蛮,本纯良,小姐喜欢。

    “哪,哪有?”许小姐股上长着眼睛?带着小宝宝安心睡觉,掬月要打发了东郭瑜,回来再想想耍你的新招儿。

    即使是一个近十岁孩子的娘,掬月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成天呆在这荒山野岭,乱无人烟的地方,总是会闷的。小姐就好心奉上司马雪的子让你折磨。现在,让小姐睡饱了先。

    夫君嘴里不讲,掬月却是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记着当初安陵家对他做的那些个破事。初时,轩儿不过是个比林儿大不了多少的孩子,聪慧过人,甚喜自由,放了我二人离开,他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这些你都不知,却一直记着东郭家对你的支助,与东郭瑜结为好友,对安陵家耿耿于怀。许小姐肚里已有我安陵家的骨,但愿这次你不要让我失望,做出让掬月伤心的事来才好。

    “时辰不早,在下先行告辞……”东郭先生我好喜欢林儿,也好喜欢陆兄的掬月村,让我在烦闷的军营生活中散心调剂,不错不错。与你一家子在一起,东郭瑜可暂时忘却妻子失贞,官场失意,场不顺的烦恼,真好真好。

    “恕不远送。”谁要送你,要走就快走。

    “……”嫂子今很奇怪,怕是来的不是时候。走了,走了,心舒畅,还得回去继续呆着,做一个闲职的副帅。虽无战功,却也保家卫国,它重回云京,东郭瑜便有了青云直上的资本,司马雪,你等着,即便是死了,你也只能是我东郭家的鬼。

    得得得,浅草才能没马蹄,东郭先生你留下了一串明显的痕迹,对人家陆横的隐居生活很不利啊。

    风扬起大大的李字旗,李铁端坐帐内,除了一张脸,完全找不到初时撷星楼掌柜的一丝丝气息。两军对垒,不战而威,空有一本事无处发挥。还好来这里牵制着东郭瑜,也算为公子爷做事,除了公子爷,李铁谁的话也不听,啥狗大成首富,就没见他做一件顺眼的事儿。

    “将军,副帅回来了。”

    “嗯。”知道你去了常去的地方,所以都没有派人跟着,前脚儿刚出门,后脚那家的主人便进了帐,好家伙,李铁第一次见他,却不知这人上的气势,倒与公子爷不相上下,啥也没问到,反让人家大摇大摆又走出去了。呼,幸而他非敌非友。更希望他不是敌人。东郭瑜回来了,咱去瞧瞧,这二人走岔了道,应是有重要事儿商量,打听打听,反正终闲着也是闲着。

    “东郭公子回来了。”帐内我是将军,你得称李铁为帅,帐外你是首富,李铁当然尊敬你不是。

    “李将军。”嫌贫富的小人,军营中你为大,不要为了拉拢我东郭家就放低份,东郭瑜生平最为讨厌就是你这种人,出生低,总想着巴结了权贵往上爬。嘿嘿,东郭先生,你这就叫乌鸦不怕笑猪黑,忘记了自己就是个中翘楚。

    “公子外出不久,一位陆姓公子前来拜访……”拜访?我看与闯营差不离儿。

    “人在何处?”原来陆兄是上这里来寻俺来了,好兄弟。

    “走了。”你一去大半天,人家不走还坐在帐里等我罚?私闯军营,轻则杖责,重则斩首,你以为人家傻呀。

    “……”陆兄有何事,重要到要上这儿来寻人?东郭先生再回去。“来人,牵马!”

    “公子这是要?”你是要回去?咱的军营一直是太太平平,连吵嘴的事儿都没发生过,作为副帅,你一天两次未经本帅同意就离开营地,恐怕非常不妥吧。

    “……”公子我目中无人成习惯了,特别是你这种想巴结俺的小人,更是可以不放在眼里,不理你又能如何,回来你还得嬉皮笑脸蹭到公子面前来,哼,走。

    “将军,这副帅也太嚣张了。”一点儿也不把将军放在眼里,目无尊卑,要是俺,俺就将他拽下马来,军法处置。

    “不要多言。”悄悄挥手,暗卫们看得懂本帅的意思,今非同往,有事做,嘿嘿,不用闲得发霉,公子爷,它一切成定局,李铁宁可呆在撷星楼,也不要做这劳什子将军,累死个人捏。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