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飞来湖水通天下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呼,摸摸,小姐的宝贝还在不在,啧,还在,OK。//安陵轩你不是说安陵玉天下皆知,为何这浑散发着贵气的女子不认识这只小兔子。别骗小姐说她没看,没看小姐从内到外这衣衣谁换上去的?小姐记忆力可不差,第一次晕倒前人家着男装,第二次晕倒前,小姐的内衣可没被换过。掬月和安陵轩,你二人中有一人可谓谎话它八辈儿祖宗。

    掬月美女家的相公五大三粗,呃,这形容得好象不太合理,粗粗壮壮的帅哥对掬月和小林儿可细心了,就是看小姐的眼神不太友好,象是抢了他啥宝贝,愣是一眼儿一眼儿拿无声的冷冽眼神杀偶。啧啧,诅咒犯法,眼神就是证据。虽然小姐长得不如你家夫人美,可也不至于丑得让你喷饭不是,好歹是你把俺捡回来,即使是一垃圾,也要有道德的放进垃圾桶,不应该用踩之而后快的表对咱吧。呜呜,小姐我现在是病人,病人你懂是什么稀有品种么?就是你家里现在没有的品种。说得对,小姐是外人哪,怎么着也得待这外人体恢复再赶不是。看你不顺眼,不如写封无字天书让你送去,反正掬月开了口,不用白不用,差你走远些,别在小姐面前障眼……呃,嘿嘿,好心无好报,标准鸠占鹊巢小人行径,嘻嘻。

    吃吃喝喝,喝喝吃吃,还躺在上一动不动,和养猪有什么区别。掬月美女,你这不是救小姐,你是想害小姐,即使是躺着,人家也能感觉到腰儿偷偷的膨胀。再要端啥香喷喷的东西进来,小姐一定要视而不见,假装闻不到,说什么也不能吃。哇呀呀,掬月,你嫁给那个冰山真浪费了,香,实在是香。呃--

    “小姐为何还不动手?”啧啧,许箐箐真是个宝,掬月我好喜欢看她这副进退两难的表,口水咽下半肚子,半虚着眼睛偷瞄人家做的东西,握紧拳头,咬牙切齿背过去,哎,可的小女人,为了你肚子里的宝宝,为了你咕嘟咕嘟的口水,就从了小妇人吧,哈哈。

    “呃。”动手?小姐想动手杀了你。呜呜呜,人家司马雪纤细的腰啊,修长的腿,丰满的部,红通通的嘴,总有一天要毁在你手里。美食,我来了,小姐最喜欢的美食,煮熟的鸭子岂有让你再飞之理。各人自扫眼前雪,哪管后胖如猪。谁说不押韵?嘴里填满食物,说啥都押韵。//

    “娘,叔叔来了。”

    噗!掬月,你真是谎话它八辈儿祖宗,说啥方圆几十里再无人烟,这叔叔从何而来?哟哟哟,莫非你趁着老公送信的当儿,与人私会?呸,呸呸,美食乱吃,话不能乱说,小姐我充耳不闻,只管吃我的东西。不是要办正事儿么?还坐在小姐前干嘛,该干嘛干嘛去,许箐箐同学我啥也没听见,啥也没看到。的确啥也没看到。

    外表美貌,并不表示心地纯正,看许箐箐的眼神人家就知道你在想儿童不宜的事儿,把掬月想成啥人了,咱和夫君可是投意合,天下无双的侣,哼,谁象你,顶着东郭家的姨娘份,肚子里怀着我安陵家的孩子,嘻嘻,乱成一团,我喜欢。“小姐慢些,掬月去去就来。”

    快去,快去,千万别告诉我你去做什么,想去多久就去多久。

    “林儿代娘陪陪姐姐。”我们家待客,不会让你一个人闲着,我家的小林儿恁地能解闷。

    “我不要。”我才不要和她玩,病恹恹躺在上,除了吃就会睡,一点不好玩。

    “我不要。”我才不要和他玩,人小鬼大,眼神和他爹如出一辙,没准会抢小姐的美食,一点不好玩。

    没空理你们,要不要一起玩自己看着办,掬月这主人现在要迎接客人,却不能让这客人知道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人是许小姐你。“林儿,可记得娘的话?”

    “记得。”哆嗦,不能告诉任何人家里多了病人嘛,连叔叔也不能告诉哦,奇怪。不告诉就不告诉,有什么了不起。我又恨你,贪吃的女人,因为你林儿和叔叔之间有秘密了,因为你林儿对叔叔也要撒谎,哼,噎不死你。

    咳,咳,谁咒我,别让小姐抓到,定要将你大卸八块,蒸了,煮了,炖了,炒了……啊呜,啊呜,吃了。

    “爹让我告诉你,我们家门前的湖水也干了,要你不要担心。”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咱家的湖干了,有这女子事,还要她不要担心。

    “哦。”干就干吧,告诉她做什么,小姐从没到过这里,从没见过你家的湖长啥模样,有和没有不会碍着小姐吃东西……哇,湖干了?湖干了!不要担心?不要担心!啧啧,大成的美女帅哥们,个个一等一,不仅长相出众,聪明才智也非常人所能及。飞来湖想必也不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一通几千里,一通通天下。如此说来,掬月不是不识安陵玉,而是……“林儿,想和叔叔玩?”

    “嗯。”叔叔是林儿最喜欢的人。

    “告诉姐姐叔叔姓什么,姐姐就有办法让你娘回来。”

    “骗人。”我娘可精明了,哪会被你这样的笨蛋骗到。

    “真的。”嘿嘿,小孩子应会很好骗的哈。

    “那,相信你一次。”瞧你吃的满嘴油,怎么看也没林儿,不相信你能骗到林儿,“林儿管他叫瑜叔叔。”

    果然是东郭瑜。千里之外,距楚越兰会和大成云京都有千里之遥的边境之地。东郭瑜在两国边境与楚越军对峙半年有余,却未有一次正面交战。皇上未下令招他回京,亦未命令军队进攻,他也很喜欢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东郭瑜倒从云京跑到这里来偷闲。可怜柳媚儿大成第一美人,被娶回家供着,竟是连自家夫君面儿也见不到,可怜。呃,这样想来,许箐箐同学也没好到哪儿去,咱也是想见安陵轩,可怜相隔太远……嗯,不能相提并论,人家是明媒正娶,小姐偶还不知有没有福份嫁进安陵家呢。不行也得行,安陵家不要偶,小姐就拐了安陵轩到月阳去隐居,嘻嘻,大隐隐于市,咱们要去就去最繁华的地方。

    “傻笑什么,你不说要骗了娘来陪你。”大人都喜欢骗小孩,这女子也一样,都是坏人。

    “等等。”嗯嗯,“哎哟--哎哟--”

    “你怎么了,叫什么。”好象很难受,不要吓我,林儿还小,不会治人。

    “傻站着做啥,还不快去叫你娘?”傻!

    “哦哦。”快跑,快跑,小骗子,小骗子,以后林儿再也不相信女人,都是会骗人的高手。快跑,和她多呆一分就会贴上女人的骗子气息,林儿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快跑,快跑,林儿可以和叔叔玩了。“娘,娘,娘,噎,着了,噎,着了。”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成不成体统掬月不管,乱叫才是重点。

    “哦。”娘好凶,娘没有这样凶过林儿呢,都怪她。

    “既然陆兄不在,小弟就先行告辞,改再来拜访。”改什么?李铁手握所有权利,自己在军中就是一个闲职,空有一本领无从施展,还好陆兄一家相距不远,可以时而前来与他喝酒解闷。今天既来,怎么着也要和林儿玩上一天才回去。

    “不要,叔叔带林儿玩吧,林儿喜欢和叔叔玩。”跳到叔叔怀里去,抱住他,别让他跑了。娘,你还去,上那个要噎死了,人家在跟你眨眼呢,你假装没看见算什么。

    “这样……”嫂子,你快同意啊,东郭先生我都快闷疯了,不能与陆兄畅饮,带着林儿胡闹一会儿也好。你没看出来公子我不想走吗?

    “好吧,好吧。”烦!许小姐你吃点东西都能把自己噎着,还能做什么?安陵轩和东郭瑜眼神都有问题吧。东郭瑜放着柳媚儿不,喝醉酒就在自家湖前乱吼,所有内容归纳在一起,无非是回到京城第一件事就是从成鳌手里救出司马雪,只要她喜欢,休了柳媚儿,让她做正妻,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司马雪可不就是许小姐你么?呵呵,亏得安陵轩想得出,替你另唤一个名儿,前尘往事就能一抹而净?能不能抹净,还得看当事人的意思。比如东郭瑜,比如柳媚儿,比如大成皇帝。

    “噢,噢,瑜叔叔带林儿飞,瑜叔叔交林儿剑法……”

    “好,好。”真好!不出一月,柳媚儿就会分娩,也不知是男是女。爹娘书信中都透出欣喜之,三番五次催着向皇上讨归期,能看着孩子出生固然是好,可惜,柳媚儿所出并非东郭家所有,叫人如何高兴得起来?成鳌,你做得太过份,欺负柳媚儿且不论,还扣着司马雪牵制我东郭府和安陵两家,只可惜,如意算盘打错了地方,我东郭瑜岂会是让人牵着鼻子走的懦夫……

    “瑜叔叔,快点。”林儿有吃好多饭,体很壮。

    “好。”致蛇于死地并非拿着棍子不停乱打,而是握紧手中的工具,瞧准时机,一招致命,一切都只待时,东郭先生我会送王爷你一个大礼。司马雪,你要活得好好的,等着东郭先生回去娶你,不会让你做小姨娘,不会让你再受苦。东郭先生,事过境迁,你是不是忘记了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想法捏?此司马雪非彼司马雪,你还期望着她能想起以前的事,再为你争风吃醋,斩兵斩将?即使是司马雪,知道了你东郭家在她上所做的事,也不一定会能再回到从前,何论,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