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飞来湖水通天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晕?一个馒头虽不足以填饱小姐偶的肚子,可也不至于让偶饿得头晕。黑漆漆一片的房间--转,小姐我看雕花的门--转,地上乱七八糟的垃圾也--转。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如果有一个人你不喜欢,那么是这个人有问题,如果有两个人你不喜欢,那么是这两个人有问题,如果有三个你不喜欢的人,也说明这三个人都有问题,但是,如果有四个五个甚至更多的人你都不喜欢,只能说明你一个人有问题。所以,现在一切都不对,说明不对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小姐自己……嘭!不用想了。因为小姐真的晕了。

    俺再醒的时候,头还晕着,摇摇晃晃,象是在船上,又象在是马车上,动动,呜,五花大绑,谁呀,这是谁呀,东郭老家伙你个老东西,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还想小姐我帮你做事?想从小姐这里得到报?去死吧你,让小姐我又冻又饿,还不让俺手脚自由,格老子,咬不死你算小姐偶牙不好。

    呜呜呜,谁来救命,许箐箐同学怕黑,许箐箐同学怕冷,许箐箐同学更怕,死!死过一次,算是过来人,这次能不能有好运气再穿回去?穿回去能做什么?继续做许的垫脚石,爸爸妈妈的眼中钉,公司里可有可无的小职员……不行哪,人家不想回去,人家要和安陵轩在一起。

    “老哥,咱们走得够远了,不如就扔了这里……”男人的声音,苍老,恭敬。

    “也好,反正银子咱哥俩儿已到手,这女子看也可怜,就不要生生夺了她的命,这荒山野岭……看她的造化吧。”又一男子,似是头领,还有一米米良心,知道咱是一弱女子,不便加害。加害?小姐偶不是在东郭云豪手里吗?他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怎么会如此贸然加害?谁要害小姐偶?咱可是一顶一的好银儿,啥人也不得罪的。

    呜呜,太安静哪,小姐只能听见四周叫不出名儿的虫子、鸟儿叽叽乱叫,哥俩儿真的扔下小姐走了?走之前也应该解开偶先,就这样走了,也不告诉人家是谁指使。找谁报仇去?

    宫廷戏里这类跑龙大体分为以下几种:一者脑瓜子不灵光,且贪恋美色,被小姐我这样的能干人儿反制,问出后的主使者;二者良心大大的好,半道之上慈悲之心没有缘由地一发不可收拾猛增,不仅放了人质,还好心把得来的钱财悉数交与被害者;三者好坏纠结,又贪恋美色又良心不安,在纠结中一不小心让小姐逃脱……为什么许箐箐同学的际遇会和熟识的节不一样?咱现在是饥寒交迫,还让人捆成粽子,到底扔在啥虎狼之地尚不自知。安陵轩,小姐又想你了,你的小耳朵有没有发烫,嘿嘿,为什么有困难的时候总是想到警察叔叔捏,因为警察叔叔就是安全的象征。安陵轩,许箐箐想你成习惯了。高的鼻梁,浓浓的眉,一双桃花眼总人,哦哦,还有,还有最重要的是总是笑抿着的嘴唇,咕嘟,口水好象不能填饱肚子呃,帅有用,帅又不能当饭吃,许箐箐同学今天终于明白这句话不是用来骗小孩子的,它是一个可以敲得梆梆响的真理。

    筒子们--努力自摸啊!哦,自救!自救!不抛弃,不放弃。正如没见过面的哥俩儿所说,小姐也许正处荒山野岭,白骨精和狐狸精出没的地方,不能叫,别没引来孙大圣,反引来专喜吃唐僧的妖精。古人真麻烦,就不能在这车不象车,棚不象棚的东东周围开个窗?小姐也可以硬撑着瞧瞧外面的环境,至少也让偶了解现在是太阳当道,还是月亮掌权。

    磨吧,磨吧,方法很老,却很实用。什么绳子这是?呼哧呼哧老半天,感觉也没磨去多少,再来!累!又累又冷又饿,呜呜,刚才的麻木由于运动量增加,体有了感觉,这会儿还加上疼,许箐箐同学偶的小手手应该磨破了,TNND,叫你磨绳子,干嘛磨到小姐的手,等俺自由了,还不砸烂你这破家伙。

    功夫不负有“些”人,呼哧呼哧!铁忤咱能磨成针,呼哧呼哧!天上明月光,地上小姐慌,呼哧呼哧!茶壶啊,你有一只嘴,大海啊,你装的全是水,呼哧呼--嘣!断了!踢踢腿,伸伸腰,呼呼呼,看不见,可是小姐感觉得到,小手手可受伤了,呼呼先。嘻嘻,自救第一步,完成。

    不着急出去,寻个工具将这黑漆漆的四方盒子掏个洞,容主人我站起来先,怦,哎哟,疼,疼,疼,小姐美丽的头啊,呜呜呜,安陵轩定是你又得罪谁了,抓了小姐来替你受罪,哼,做你的人真不好玩,除了有帅哥免费观看使用,好象都没有其它实质的用途呃。疼,疼,怎么会有人舍得把自己撞得这样疼,许箐箐,你真以为这体不是自己的就不知护么?疼,疼。你可要记得,有时候运气好淘到二手货也不错的。

    噫?有光亮?嘻嘻,许小姐还真是运气不错呃,铁头功撞破这四方体上方一角,让我偷偷看看先,果然--荒山野岭。大白天的没一个行人的地方,不是荒山野岭是什么?忍痛把自己救出去先,头歪到别处,不要看受伤的手,不要看的木头,就当这体不是自己的,哦,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我敲,我敲,我顶,我顶,我踢,我踢,我撕,撕,撕,嘶--呵呵,真是千方百计,千辛万苦,千回百折,千变万化,千真万确……老毛病,这种时候,时间和精力当用在研究千锤百炼出来的这一块小洞,能不能容下小姐的体,能不能整个钻出去,可别头在外,子在内,好死不死卡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用手量量,好象头能过,不能过,司马雪,你个笨蛋,没事长得如此丰满,这下好了吧,呜呜呜,小姐还得费力再将这小洞破坏得更大一些,我再敲,我再顶,我再踢,我再,啪--嘻嘻,整个儿掉下去了,小姐可以大摇大摆走出去。

    自由的空气啊!我你!咕咕咕,叫得不是时候,没见小姐正在抒发感。算了,看看那还有一米米良心的哥俩有没有留下可以吃的东西。

    啧啧,真是有职业病的盗贼,竟是卸了马逃跑,独独留下一个装小姐的四方盒子,除了一地狼藉,啥也没有。可怜的小脚,委曲你了,再坚持着向前走几里地儿,小姐的眼睛不骗人,远处炊烟袅袅,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

    大成人对城市和荒郊的定义真让小姐咋舌,一条大路哟,通哟,通人家,也算荒郊。看来小姐浅见了,云京和安宁不过大成中繁华与冷清的代表,其它的都处在中间地段,所以,大成子民把这略略人迹罕至的地儿,称为荒山野岭。

    不就体力跟不上么,你摇晃个什么劲儿?嗯,对了,站直,要婀娜多姿的前行,不要吓害别人家的小孩。哼哼小曲给自己加油,“一条大路哟,通哟通我家,我家住在哟梁呀梁山下……”(《大兵小将》成龙)。

    咕嘟嘟,咕嘟嘟,舒服,温暖的水托着小姐,在黑暗中飘啊,这条暗道象是没有尽头,再飘,再飘,豁然开朗。

    “下,这女子从何而来?”“得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哈。”这声音听着好耳熟,在哪里听过,是认识的人么?真认识那就快送小姐回空中楼阁吧。

    “作为大礼给大皇兄送去,哈哈哈。”别笑了,这么迷人的声音,笑起来怎么怪碜。

    “下,恐怕不妥……”四周没人吱声,被叫作下的人象是挥了挥手,走了。不要哪,许小姐不要被送人,救命!

    “四皇子,为何不与林某商量?”林洛文?四皇子?成鲲?格老子,都是坏人。

    “安陵轩,你终是留不得!”

    安陵轩,你选错人了,成鲲也不是好人,呜,呜。

    “娘,娘,她动了,她动了……”吵死了,谁家小孩子如此聒噪,拖出去杖责三十。

    “姑娘,姑娘,你醒了?”妈妈的声音,温暖,舒适,让小姐我闭着眼撒撒。“姑娘,姑娘,你醒了吗?”

    “林儿又说谎话,回头告诉你爹,让他教训你。”哇呀呀,这女人变脸可比翻书还快,恐吓孩子不对哦。

    “林儿没有说谎,刚才她明明动了。”动了就动了嘛,不要说得咬牙切齿,小姐这就睁眼。

    “娘,你看,她睁眼了。”刺目的光得小姐不得不又闭闭眼睛,粉嘟嘟的小娃娃约摸七八岁,穿得散财童子般,献宝似的指着小姐的脸,用事实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姑娘你醒来就好了。”啧啧,大成王朝的水土到底养育了些什么人,这女人衣着虽不华丽,浑散发出的高贵气质满满的漾在小姐周围,竟是美得晃眼。

    “这,这是哪里?”刚才小姐还边走边哼曲呢,怎么一下子又睡到别人家里来了。

    “是我家。”小孩不要插嘴,你这回答与不回答没区别,旁边玩你的泥巴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