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与自己有个约会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客官,请问你要什么?”咱这里除了点茶还提供代客购物,比如小吃甜点,水果零嘴,只要你付钱,咱定在时间指定地点替你买回来。

    “啥也不要,换水。”别瞧着小姐,哦,小姐现在是男子,那就应该是别瞧着小哥我衣着不怎么华丽,出手也不怎么大方,咱家里可有的是钱捏,就连你这店出的啥代客购物的招,也应该是付了忠安不少钱购来的点子吧,出自小姐偶的这颗大脑。

    “好咧--客官换茶--”一壶茶喝半天,还换来换去,事儿多。谁家小厮这样有空,不用跟在自家爷后边献媚,却坐茶肆里休闲。钱先付了再说。

    小二,你够聪明,知道这时候挡在小姐面前,不要别人注意到咱,改天你若自主创业需要啥点子,小姐命忠安免费送与你。哦,摊着大手意思是要钱,狗眼看人低,小姐要是穿着文昕那样的衣裳,你是不是就会免费,切,“多少钱?”

    “一两银子。”谁叫你不点对的,却点小店最贵的,一两哦,当你半月月钱了吧。

    掏,没有。我再掏,也没有。呃--小姐好象忘记了这茬,今天没有安陵轩在场,咱叫谁付帐?无心姐你就不能放些银子在小姐衣服里哦,一点不机灵,当心小姐我扣你月钱。

    “客官这是发生了何事?”嘿嘿,咱没说错吧,看着象是大富人家的下人,平里大手大脚月钱都花光了吧,到咱这小店里来蹭茶水喝。咱就抱着双手看你继续掏。

    还瞧?小姐再掏,嘻嘻,功夫不负有心人哪,钱袋。无心姐,小姐不扣你月钱了。呼,瞧见没有,咱可有钱袋在捏。捏捏,虽然全是碎银子,加在一起也不少。

    啧啧,拿个钱袋何用?还不知是不是空家伙,拿了银子出来小二哥我才放心。

    “听听。”小姐就让你先听听,“是不是银子和银子相碰的声音。”

    “呃--”好象是呢。脸红,小二哥我又小瞧人了(liao)。

    “小二,你还忤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替客官换茶。”做老板的银就是不一样,知道什么时候看闹,什么时候跳出来解围。这小哥有钱付茶水费,老板我就放一百个心。

    让开,让开,打扰小姐听林,哦,文状元两兄妹说话,呃,人捏,人捏,满满一壶茶还冒着气,人却不在了,闪人眼的一锭银子放在桌上,错过了。

    “客官,你要的茶。”有银子就是好客人,你要啥小二哥我都为你奉上。

    “吱--”人走了,没看头,小姐我还是上大街闲逛去,安陵轩家的暗卫跟着,还怕他找不到俺,不如上撷星楼好吃好喝去。“小二--”“啪”,一两银子,嘿嘿,文状元留在桌上的好象差不多。

    “客官付些碎银子吧。”你吧叽拍出十两银子,咱这会子上哪换零钱去,林状元也没你出手大方。

    “还不够碎?”你不是要一两吗?收了不去不就正好,小姐没有铜板,怎么与你零钱。翻开钱袋让你看看,小姐没骗你吧,全是和它一样大。

    “呃--”的确够碎,小二哥我发现你的钱袋里全是均匀的十两装,感你家是开银号的吧,还都是全新的呢。“客官,财不露白,财不露白。”吓死个人,小二哥的钱袋从来象这样饱满过,你这不是捧着银子叫人家来偷吗?

    切,谁怕谁?在这云京城许箐箐同学有信心,没人偷得了小姐我的钱袋,咱后有一群你看不见的免费保镖,这会子不知贴在你小店的哪根柱子上捏。走了,茶不错。

    “客官慢走--”九两银子的小费哦,从来没遇上过这样慷慨的客人。小二我错了,下回再遇上你,我每两秒钟便与你换一次茶。

    呜呜呜,公子爷原来你喜欢的许小姐是个二百五,不识啥不行,她偏不识银子,喝一壶下三流的茶,她付给人家十两银子,呜呜,那可是小的们一个月的月钱呢,不行,咱要替爷把它要回来。呃--好象不行,这时候咱们不能露面,得一步不离跟在许小姐后面。许小姐装男人还象,有几分公子爷的帅气。跟就跟吧,谁叫咱做了安陵家的暗卫。

    文状元两兄妹去哪里了?嗯,文昕郡主还能抽出闲暇来会文状元,大成王朝的几位王爷都干啥去了捏?不是成天价没事跟在人家股后面讨好,想得到郡主的亲睐,以增强自己的竞争力……呼,这事和小姐无关,小姐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填饱肚子。

    小姐左窜窜右窜窜,再右窜窜左窜窜,还真能窜到撷星楼来。这回瞧着这字不象蚯蚓过街,你们认识小姐,小姐也认识你们。

    “客官,里面请--”吼,吼,吼,安陵轩的人声线不错,到咱那时代做做换大米的工作铁定大赚。

    “爷饿了,好吃的给小……小公子端上来。”有银子,这回不用再拿红眼睛兔子吓你了,小二哥,脚程快些,安陵轩一会儿要来接小……小公子我去鳌王府赴宴,今天晚上小姐和自己有个约会,咱要去瞧瞧成鳌养着的许小姐到底什么样子,嘿嘿,想想就有意思。重要的是,小姐可以见到怜心,小怜怜哦,小姐可想她了,是咱自作主张把她从东郭家带出来,却一不小心把人家留给成鳌,也不知道有没有受苦,哎--

    “爷,你要的菜来了--”小二哥我可听客官你的话了,你说随便,咱就随便替你端了些店里有可能买不完的小菜,不错吧,够随便,够快速了哦。

    “等等,报报菜名。”叫你随便你还真随便,速度恁地快,可是别人没吃完你顺手端来?

    “报菜名?”啧,还以为是个随便的主,原来还穷讲究,“这一道,炝炒青菜心。”

    “嗯。”小姐认识,的确是青菜心,青菜心白菜心,小二哥好良心。

    “这一道,嗯,炝炒……”呃,还是炝炒青菜心啊,只是上一桌人家没动过,捂得有些变色。

    “黄菜心?”安陵轩没想到你撷星楼的人还学会了门缝里瞧人捏。李铁呢,叫李铁来报。哦,李铁现在已不再是这撷星楼的总管,人家现在贵为什么什么将军,地位在东郭瑜之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客官你真识货--”嘿嘿,小二哥我过一关。

    “下一道。”你继续。

    “这一道……这一道……”

    “公子我也想知道这一道是啥名儿。”这群奴才真是欠揍,公子我忙于解决眼前的烦人事,李铁离开时间也不长,来不及再派人来管理,小子们这是要造反?

    “公子爷--”呜呜呜,咱就是一个打工仔,怎么好死不死就遇到公子爷了呢,咱没有偷懒,偷懒的是大厨,咱报一随便,他们就随便给咱几道别人没动过的菜,结果端出来咱才看到全都,炝炒青菜心。

    “……”瞧瞧给许小姐吃些什么?别人付过钱的东西,再端出来买给其它人,啧啧,什么时候开始安陵轩这样好蒙了?虽说无不商,可你们也不该蒙到咱许小姐头上来,公子爷我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她熬汤。

    “公子爷……”呃--磕头,磕头,呼呼,疼,磕头。多说无益,多说无益,接着磕。咱可听说了,爷不似以前那么好相处,李小四描述得活灵活现,公子爷是只披着羊皮的,的,的,披着羊皮的,狮子。

    “轩公子这是,做什么?”嗯嗯,脸红心跳,口齿不清,可是,这小二哥看着还真可怜,为什么你每每遇上许小姐都会磕破头?

    “……”冷静,冷静,光是听她声音就心跳加速,还好这会子扮男人,如果穿上漂亮的女装,小安同学还不得鼻血流尽而亡。

    “轩公子不说话,就表示没事了,小二哥快做事去。”啧啧,真如传说中一样恐怖。

    “……”公子爷没有说话,小二哥我不敢。

    “去吧。”便宜你了,回头再找你们这群奴才算账,“你叫什么?”哼,做错事还能让箐箐为你求请,公子心里老大不舒服。总得寻些事儿来出出这口酸气。

    “回爷的话,小的名叫朱三。”呜呜呜,问清楚名字是要解雇咱?不要哪,小二我好不容易才进到撷星楼打工,赚取让人羡慕的月钱,供养妻儿父母,要是没了这份收入,咱朱家的子可就是天翻地覆,“公子爷,不要啊。”抱腿,眼泪鼻涕一起流,大哭。

    “松开。”不要弄脏爷的白衣裳,咱还要带许小姐去熬王府吃好吃的呢,你要公子我怎么见人。

    “……”松开,不是,滚开,说明公子爷不会找咱麻烦,快跑,最好能跑得快到他忘记有咱这号人,做过这号事。

    “给公子爷请安。”嗯,人家忠安好象是这样行礼,这样问候的,安陵轩,小姐学得象不象?

    “嗯。”似模似样,呃,瞧别处,小心肝跳得厉害,摁住,可不可以不去熬王府,直接回空中楼阁共渡一个更美好的,夜晚。

    嗯个,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啥也没吃着,还是去成鳌那里吃些爷们吃剩下赏的东西,这里好几份炝炒青菜心,各色不同,一看就知道是废物再利用,安陵轩你的撷星楼迟早关门。没准还得小姐养活你呢。

    “许,嗯,许安,爷要出门还不跟着?”没眼神,小安同学我都走出这么远,你傻坐着做啥,就这样能做爷的贴随从?不被看穿才怪。

    “哦,来了。”你以为小姐不想跟着,小姐也想啊,咱今天就喝了一壶茶,浑无力兼四肢疼痛,啧啧,心跳。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