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与自己有个约会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吱呀!小姐的门终于开了。公子爷,忠安可担心你了,害怕你一时冲动伤了许小姐,又怕许小姐一不小心伤了你。注,两伤意义不同哦,小姐伤你心,而你伤小姐的。看你偷腥猫似的出得门来,忠安明白,改口称许小姐为咱的当家主母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爷……”拱手作揖,公子爷的风流韵事,说不准哪天忠安还能拿出来糗糗你。嘻嘻。哦,不让说话。

    “不要去打扰她,命无心准备好食物,待小姐醒来。”呼,公子我要停一下再说,咱觉得提到许箐箐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脸红心跳,四肢无力,恨不得转回去,和她温存无限。只是现在不行,咱们的面前还忤着阻碍物,公子我得拼了全力将它搬开。“随爷前去四皇子处饮酒。”

    “是。”忠安真是对你的佩服与俱增,竟能舍得在这时候离开许小姐去饮酒,办大事者不拘小节描述的大概就是你这种人。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伸伸手臂,揉揉眼睛,捏捏后颈,许箐箐同学我一觉醒到第二天了。咕咕咕,不饿才怪。呃--浑酸痛,该死的安陵轩,吃干抹净溜不见影,别让小姐抓到你,定要两拳让你做国宝。

    “小姐醒了。”公子吩咐做好吃的食物,无心我做了好几次,昨晚睡得都不那么安心,小姐你睡得可真熟。

    “嗯。”小姐我怎么好意思大摇大摆去吃东西?还不让无心姐笑翻,羞人捏。光天化,公然勾引安陵轩,嗯嗯,这好象是许小姐的作风,做都做了还怕个

    “奴婢服侍小姐梳洗。”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到。

    “……”小姐今天不逞强,真需要你的服侍,浑无力,手指也不愿自己动动,请来服侍吧。好想念小怜怜,以前总和小姐形影不离,同姐妹,小姐我不是有意把你留在成鳌王府,还好安陵轩带来你生活得很好的消息。

    “无心姐,选一男装来。”小姐今天开始就是轩公子的贴随从,那些个漂亮的女装留下来,等小姐用得上的时候再用。

    “奴婢知道了。”难怪一大早忠安总管就送了一些小厮的衣物来,原来真是小姐要穿呢,公子爷对小姐的迁就真是一字千金。

    “无心姐,瞧瞧,小姐不做男子真浪费。”嘿嘿,司马雪的衣架子有些单薄,该有的地方却很是“伟大”,还好是冬天,不然就那伟大的襟还不一眼就让人看穿了。许小姐偶喜欢穿着这厚厚的棉衣,暖和,又舒适。

    “奴婢认为小姐着女装更美。”无心我不会说谎,小姐明明是女子,为何偏喜穿男装。

    “呵呵。”谁要你说,女人当然是穿女装漂亮,咱这不是为了行动所需嘛。许小姐今天装扮整齐,不能从自制的小洞的里钻,咱要面带微笑,示着威,从墙上的装饰品们眼睛下面走出门去。锵,锵,锵,嘿嘿,帅哥们,许小姐的方步踱得可好?吾去也,也,也--你们悄悄跟在后可别跟丢了,股开花的滋味不好受哦。

    “天阳当空照,咝……”格老子安陵轩,全酸疼的滋味不比股开花的滋味好多少。寻一方茶肆休息一会儿再走,“老板,来一壶好茶。”

    “来咧--”

    “各位可有听说了,轩公子近流连花街柳巷,乐不思蜀。”花街柳巷?还乐不思蜀?呜呜,难怪他的轻车熟路,技巧雷人呢,呜呜。

    “可不是,昨李小四在暖红阁遇上轩公子了,小四爷后来说轩公子可不是传说中的好处,原是个雷神呢。”雷神?这可真是雷到许小姐我了,和小姐我谈着恋,却和青楼女子不清不楚。

    “啧啧,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小四爷昨可让轩公子吓坏了。”

    “可不是,听说卧请大夫了。”有没有这么夸张,那啥诈骗犯就这样不经吓,咱们家安陵轩也没怎么着他。

    “如此说来,滴滴的公主嫁到安陵家可要受苦了。”你认识公主吗?还替人家担心呢。

    “可不是么?可怜了我大成的小公主啊,知书达礼的美人儿。”呼,成鸢的确美,美得小姐我自惭形秽,可她却不是你们想象中的知书达礼,久在河边走岂能不湿脚,那女子自小长在皇宫大染缸内,哪会是啥纯洁货,她的手段小姐可是见识过捏。

    “诸位可别在小店议论这些事,小的担不起。”老板你也太小心的,言论自由你不懂哦,还不许人家说话了,许小姐我正听在兴头,走开,别扫兴。

    “喝茶,你咧--”各位好好品茶,聊聊家事便好,可别是再对皇亲贵族之事指指点点,咱这店小利薄,经不起折腾。

    “喝茶,喝茶。”

    “听说东郭家的少夫人怀孕了?”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哟,老兄你out了,你是实实在在一outman。

    “别再翻在老皇历,这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嗯,嗯,这位老者跟上了时代。

    “咱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各位不知,柳小姐肚子装着的可不是……”啧啧,流言不分时代啊,在没有互联网的大成王朝小道消息的流量也不小。

    “爷,你喝茶。”小二我可是听不下去了,啥话不好说,说些个有的没的,这也不是啥新消息,在咱们这小茶肆早就新鲜了,不就是柳小姐肚子里的不是东郭家的种么?

    “好好。”看来人家这店里真不喜欢议论这种事,那咱也就不说了,说了也没人给咱钱,喝茶。

    啧啧,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许箐箐同学还以为只有咱会玩数字游戏呢,大成王朝藏龙卧虎啊,哈哈。东郭云豪,你有没有听到,有没有被气得口吐鲜血。哦,这种事一般当事人最后知道。再说,人家柳媚儿也没把小姐我怎么着……风吹云散,咱啥也不知道,喝茶,吱--格老子,做的事后代价不小,呜呜,小姐我的生龙活虎劲全被抽走了。

    “林状元到--”哟,缩缩,再缩缩,安陵轩说了,成鳌王府里可还养着另一个许小姐呢,咱不能让熟人见到了,除了安陵轩,现在谁也不能相信。宫廷剧小姐我啃得多了,自古宫廷竞争无朋友,林洛文是民主党自由党,咱不在乎,咱在乎的是自保。

    “林状元里边请--”天要下红雨了,咱这小店竟能接待这样的贵客,咱替你掸掸这板凳上的灰,“爷你请坐。”

    “上好的龙井。”林状元说话方式变得简洁而霸气,不似小姐认识的酸腐书生。看吧,人不可貌相,连林洛文这样的八股文人都有双面

    “好咧--上好的龙井--”吼吧,用力的吼吧,吼到所有人都将小姐忽略不计。

    “您来啦,里面请--”这小姐英姿飒爽,一脸富贵相,小的越尊敬越没错。

    呃--文昕郡主!你不呆在驿馆里等着皇帝娶你,一个人跑到市井小店来做啥?噫,瞧什么瞧?别往小姐处瞧,小姐这会儿不喜欢你瞧,我缩,我再缩。还好,没瞧咱这边,意念的力量,意念的力量。

    咱这是逃过一劫,文昕弯儿也不拐坐在林状元边呢,哇呀呀,安陵轩,你没告诉过小姐他们俩是熟人捏,瞧瞧,好象还不是一般的熟捏。哇呀呀,林状元既然敢大庭广众摸人家平阳王女儿的小脸脸,呼,人不可貌相,林状元不可斗量。你就不怕文昕发飙将你扔出这茶肆去。哦,小姐多虑了,人家文昕看上去还很享受。说什么?小姐靠近一些听听。

    “二哥……”哇,小姐一不小心发现新大陆了,文昕称林状元为二哥。呃,林状元,你现在要制止已经迟了,小姐听得很清楚了。

    “你放心,不会让你嫁给大成的任何人。”林状元的语气小姐感觉凉飕飕,抱抱紧,你继续。

    “如果不相信你的能耐,我也不会轻易就到云京来。”什么狗鳙王爷,鳌王爷,二皇子,郡主我讨厌至极,文昕深喜叶骁,却不得不为了平阳的大局远离家乡,帮着二哥来完成这次假和亲。如此大胆忤逆的事,也只有二哥才能想得出并付诸行动,横竖是拼,拼一生,不如拼一次。

    “凡事小心,不能常见面,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文洛林我这次也没有十全的把握,事已至此,不得不为之。

    “嗯。”云京的茶水味道不合郡主我的喜好,不过也是短时间的事,凑合着喝吧。

    呃--什么意思这是?小姐要转动偶已进化千年的大脑好好想想,吱--水凉了。文昕称林状元为二哥,那么林状元本应姓文,文什么呢?文林洛?文洛林?无妨。总之这装得似模似样的书生,其实是平阳王的儿子,他有可能是下任平阳王的候选人。文昕到云京来和亲,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什么?安陵轩在无意中做了人家的帮凶,还自我感觉良好?呼,都是坏人。天蓝蓝,风轻轻,无任何工业污染的空气中,被污染的却是人的心。招手,小二,替小姐换壶水,小姐现在不仅全疼还头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