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爱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这啥小哥跑得可真快,小姐正在给你准备信物呢,你兔子一样哧溜不见了影儿,祝你一路顺风,风,风--哎,不好玩,诈骗犯也没有专业素养。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谁去笑/痴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过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眼一闭/谁最狂/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的人一生伤。(《月光》胡彦斌)”

    啧啧,谁家小姐思捏?将这小曲哼唱得如此多。牵得小姐的心都忍不住微疼。“孤单魂,随风。”安陵轩虽将小姐当宝贝一样保护着,却亦未将小姐当作可以并肩作战,同甘共苦的人,在这男尊女卑的时代,女人仅为男人的附属。小姐将心儿捧将给你,而你对小姐的,还是如此肤浅可笑。没有生死与共的心灵相通,何来比翼双飞的甜蜜幸福?许箐箐因为害怕受伤守着这颗玻璃儿一样的心,谁也不与,从文明的二十一世纪穿到这穷乡僻壤,却把心悉数交与用这种方式我的人,可不正是“注定敢的人一生伤”?呵呵,心悲凉。

    “哎哟,公子你来了,里边请--”这小哥看着面生,妈妈我阅人无数,记忆力超群,真是没有这公子的记忆,瞧这装束,瞧这气质,再瞧这失魂落魄的表,啧啧,真真是送上门的生意。

    “你拉我做什么?”小姐我认识你吗?干嘛扯着咱的衣裳一脸儿媚笑?

    “哎哟,公子,你可来了,咱这儿的姑娘包你满意。”怯生生,哈哈,妈妈今天遇到一个宝。

    “你这是什么地方?能让小--公子我满意?”这对话好生与客的对话相似,哦,小姐我且抬头看看招牌,暖红阁,还真是青楼。难怪歌声撩人,门庭若市。哟,大成的男人们肾上腺素分泌可真好,大白天的进出院。

    “哟,公子说笑,你且问问这云京城里,可还有谁家姑娘能赛过我暖红阁。”外地人儿吧,乡巴佬,更好骗你的钱。

    “哦,略有所闻。”可巧,小姐的第一笔生意可不就是妈妈你自己寻上忠安,自愿掏了小姐所规定的使用费,这首《月光》为你赚了不少钱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青楼自古便是闹事之徒交流秘密的基地,小姐我也前去听听。

    “呵呵,公子见识广着呢,院内已备好酒好菜,妈妈我替你寻个合心人儿陪陪,可好?”咱这儿的酒菜可都是经过撷星楼大厨亲自指点过的,包你满意,只是这价格贵,看公子这样,必不必少银两之辈,拉了进门再说。

    “好好好,小--公子我自己会走。”找个美女与我唱曲喝酒可以,让我一直对着你这张一笑就往下掉香粉的老脸,小姐不干。

    “来咧--荷花,下楼迎客。”头牌,公子知道么,荷花是妈妈我的头牌。

    “不要。”荷花,光听这名儿,小姐就想呕,臭水池,咕嘟嘟,换一个,“公子我不要荷花。”

    “那公子可有相好的姑娘?”瞧着你年纪轻轻,妈妈我当你是个雏,原来却是个中老手。

    “没有,除了荷花,谁都可以。”陪着吃饭只要不与小姐抢美食,其它人谁都不论。

    “呃--好咧,菊花,下楼迎客。”

    “妈妈,你到底是叫荷花,还是菊花?人家都打扮好了。”一摇一摇再一摇,这小公子如此瘦弱,荷花我不消半个时辰便可搞定,完了俺还可以串堂,一次陪两人,赚双倍的费用。

    “回去,回去,公子点名儿要菊花。”妈妈我可是能为了公子乱了分寸,俺要管理这一帮子女子,这点推卸责任的本事是定要具备的。

    “啐,瘦不拉叽,全没几两,荷花才不稀罕。”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一定是狐狸,也有可能是。“荷花我要养足精神,一个时辰后陪我的轩公子,哼。”我摇我摇我又摇,摇回去睡觉。

    “女儿啊,可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嘿嘿,妈妈我近鸿运当头,天天儿接待几位王爷和轩公子,林状元之流,赚翻翻了。

    “公子请--”菊花我来了,摇啊摇,摇到公子边靠一下先。

    哼哼,小姐我正烦心着拿什么来开心快活呢,原来轩公子还有这嗜好,看来咱对他的了解太少,胡涂的太胡涂,小姐从今还得得明白些才行啊。“妈妈,且与我准备厢房一间,公子我好听曲,烦美人儿--”

    “好,好,好。”这公子看着事不懂,花钱却不眨眼,嘿嘿,又来一大鱼儿,“菊花领这位爷上楼。”

    “小公子我就要轩公子隔壁。”一般偷听都要在隔壁才能进行嘛,你说是不是?小姐先你吃了饱了,才能一门心思偷听你与何人见面,谈论何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许箐箐,向前冲!

    “好咧--”菊花,女儿呀,今你可发了,等等,“小公子,这房间可不便宜--”

    “哈哈,妈妈放心,不会短了你银子。”怕小姐我没钱吗?咱现在的确没钱捏,还想着寻了忠安取些银子来花,没想先让你扯进来了。不过你不必担心,有安陵轩的地方,还能短了小姐的银子用?

    “哦呵呵,公子说笑,公子说笑。”真是一头大肥羊。妈妈我让女儿们掏光你的子,掏光你的银子,看你这只“羊”被我去“头”却“尾”,扔上街去做“王”,哈哈。高兴过头了,表达得有些不恰当,嗯嗯。

    “公子,请。”这公子有毛病,好好一大美人在边却不看一眼,就会吧唧吧唧吃食,“公子,请--”

    “菊花,你也吃些,吃饱了再唱曲。”小姐不喜欢美女,特别是象你这样妆化得忒浓,看不出真面目的美女,小姐更不喜欢,不如吃完饭,趁时间还早,小姐教教你化妆之术。

    “……谢公子。”好体贴,好感动。菊花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体贴的公子,虽然长相太怪,清瘦短小,富贵善良,菊花我好喜欢。既然叫咱吃,咱也不客气,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平都只能看看,陪人家喝酒唱曲,看人家吃的比较多。嗯,的确好吃。

    这菜的味道不错,大厨即使不是在撷星楼主过厨,也应该是受过撷星撷大厨的指点,有些小姐独创的味道,不错。熟悉的味道,清静的房间,珍贵的自由……

    “公子,酒足饭饱,可要听曲?”菊花我觉得和你一直这样呆坐着难受,有谁象你这样上青楼就为吃饭的公子?难道你不会上酒楼吃饭去?

    “美人儿,公子认为你的装扮有些落入俗,想必美人在这暖红阁,也不甚受欢迎吧。”小姐我老看你不顺眼,好好一个年轻女子,偏人打扮得老沉世故样,男人们岂会喜欢。

    “啊?”公子是在嫌弃菊花,那刚才还假装关心人家做什么?

    “在下并无它意,只是发表发表意见。”吓到人了,兴许大成的们都以此为美。不知者不为罪,小姐自罚三杯茶。咕,咕,咕。

    “无妨,无妨。公子想听何曲?”唱曲才是咱的专长,总不能白吃白喝白拿,俺还是有些职业守的,要拿钱就要做事。

    “挑你拿手的唱吧。”总也出不了那么些曲子,换个人唱唱也不错。小姐混着时间等你来呢,安陵轩,快来,小姐偷听完,还得赶在你之前偷偷从小洞钻回去。

    “是。”还好,终于说到唱曲,唱曲比这样和你干坐着强。锵,锵,锵,试试音先。

    “好!”听人表演,就要叫好,人家电影里都是这么演了,主要为是突出小姐我的修养,对人的尊重。偷看我是什么意思?难道叫好的时机没抓稳。小姐下次不犯,你继续。

    “月光色,女子香……”

    又来?可不可换一个?这东东听得小姐肺疼,要把错位的摆正的,越来越强烈,偶想冲出去抓了安陵轩告诉他,小姐要与你并肩作战,举案齐眉,小姐要的不是单纯的被保护……要说的话好象很多,一时想不完。

    “菊花美人儿。”纠心,小姐替你换一个,“此曲公子已听数次,已不新鲜,可否换上一曲?”

    “公子不喜欢?此曲可是云京最受欢迎的。”

    “是,是,是,不如公子教你一曲如何?”瞧你不象坏人,能陪着小姐解闷也不错。

    “公子擅长谱曲?”没看出来?

    “略懂,略懂。”小姐我一窍不通,小姐我是千年之外穿来的贼。

    “公子请!”遇上知音了,菊花我就好这一口,让出琴给你用。

    “不必。”小姐我可不会弹那啥东东,小姐我就这样哼唱,“公子我哼与你,美人儿你认真听。”不要钱,便宜你了。

    “芙蓉城三月雨纷纷 四月绣花针 /羽毛扇遥指千军阵 锦缎裁几寸 /看铁马踏冰河/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 /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 /红烛枕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 /红酥手青丝万千根/姻缘多一分/等残阳照孤影/牡丹染铜樽/满城牧笛声/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江河入海奔 万物为谁/明月照不尽离别人/君可见刺绣又一针 有人为你疼/君可见夏雨秋风有人 为你等/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此生笑傲风月瘦如刀/催人老/来世与君暮暮又朝朝 多逍遥”(《蜀绣》郭敬明)

    呃--为什么不说话?呆着做什么?菊花美人儿你的香粉掉下来一层。“好听不?”

    “呃--”公子你这一出口,就知是个行家里手,你这一唱唱,菊花我还混什么,俺刚才岂不是“瑜公子面前称富,林状元面前炫文”么?你这公子太不厚道,坐着不动声色看人家笑话。讨厌哪啦--

    “美人儿可喜欢?”什么意思这是,就一个字,呃,小姐我也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总之小姐是很很很喜欢这词儿,形容不出,就象初见柳媚儿小姐,许箐箐同学所有的才智汇聚成一个字--美。

    “喜欢,喜欢。”喜欢死了。这样美的句子,就是不知所谓何物。描写女子的绣功啊,这都听不懂,难怪你只能做,小姐唱得生生动动,你在一旁听得如痴如醉,完了你却不知所赞何物,一点不给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