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强扭的瓜不甜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叽叽喳喳,呜哩哇啦……全都是些台面话,成鳌你培养的人都是球?从大堂至那假许小姐的院子得走上十年?公子我喝得晕乎乎仍不见人,好戏啥时才上台?

    “安--陵轩。”声音有几分相似,称谓也对,只是这分隔符未点正确,嗲了些,人未到声先闻,尚能接受,继续。

    “安陵--轩。”不知道让奴家扮的这位小姐是何人,全没有小姐的样子,大呼小叫,行事没有逻辑,直呼轩公子大名……所有一切都与奴家相悖。

    “这是何人?”吓坏公子我了,公子我名儿两次就有两种叫法,还敞开双臂直往咱怀里奔。拍拍,咱的小心肝。哎,同人不同命,相同的动作箐箐做起来俏可,令公子血沸腾。你这与小姐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如此投怀送抱,公子有种想逃的冲动。

    “呜呜呜,王爷,可要替小女子做主,安陵轩他不要我了。”好象应该是这样吧,奴家反应还是快的。这和预演不一样,那啥怜心说安陵轩见到小姐定是喜极泣零,最次也会拉了奴家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看个遍,可事实并不是呢。

    “呃--”这是做什么?那司马雪岂会对本王撒,安陵轩又岂会容忍自己的女人对着别的男人如此这般,你个笨蛋女人。

    “人家不管哪,王爷定要为小女子做主?”王爷不说话是表示咱蒙对了,继续演。

    “怜心。”快来把这个疯女人从本王上拉走,这就是你教的人,当着安陵轩的面赖在王爷上,成何体统。

    “奴婢在。”

    “快扶了你家小姐坐到轩公子边去。”笨女人,还好安陵轩有些醉意并不上心。有了怜心在旁边,他定是会相信了。

    “奴婢,见过,轩,公子。”怜心我的勇气呢,我的胆量呢,为何一见到轩公子便消去了太半,抖什么,保命要紧。

    “免礼。”怜心,公子原想着你兴许是被不得不呆在此地,今若你表现尚可,公子便讨了你回空中楼阁,如今看来你是自愿帮助成鳌欺骗公子,你永远也没有回到箐箐边的机会了。

    “谢公子。”轩公子没有怀疑,可好了,“小姐,请坐这里。”坐在轩公子边才是正理儿,这假小姐不是一个笨字可以形容的。

    “安陵轩,我要喝酒。”过关了,听说轩公子对奴家所扮之人用至深,奴家以后便可借这副皮囊呆在轩公子边,此等好事,是奴家上辈子修来的吧。

    “喝酒?好!”怜心,你的培训并不合格啊,你何曾见过许小姐向公子讨酒喝?大抵是你忘记了每每饮酒箐箐便会说:酸不拉叽,有何好喝?也或许,你从来不曾真心对待于她,如此小事,你也并不上心罢。

    “嗯。好喝。”轩公子亲自端酒给奴家,还含脉脉盯着奴家看,幸福。只是必须大口饮完杯中酒,奴家还得大声说好喝,实在有些……

    “可还要?”公子我痛苦啊,对着这个陌生女子咱还得深款款,瞧她这故作之态,嗲嗲的豪迈,许箐箐,我想死你了。

    “要。”饮酒是奴家的专长,唱曲是奴家的专业,轩公子何时说到唱曲?酒过三巡,你不叫俺也要唱,“月光色,女子香……”

    呃--成鳌这是训练些什么人?长相有七分似,神却无一分。文洛林我佩服这轩公子,竟能对着这样一个冒牌货放电。这女子举手投足间有九分许小姐的习惯,怜心丫头没少花心思,只是这些心思都用错了地方,休提安陵轩怕是恨透你了,就是文公子我也对你心生厌恶。许小姐待你如亲人,你却背地里拆她的台,帮着成鳌做坏事。

    “多不见小姐愈发动人。”酒酣人昏,说话,扯着她假装舍不得。

    “安,陵轩,小姐累了。”虽然奴家恨不得轩公子现在就带了俺走,可是不能,王爷说了,咱还得听话住在王府。适可而止,怜心使了好几次眼色,该走了。

    “哦,怜心,快快扶了小姐去休息。”看看啊,公子我很是心疼这小姐,即使很久不见,还是以她为主,以她为风向标。

    “奴婢告退。”小姐可以大摇大摆头也不回地走,下人得把功夫做足,想必轩公子并未生许多怀疑。

    “好生照顾着小姐,不得有闪失。”王爷我这是一语双关,你们听不懂。

    “遵命。”鳌王爷话真多,怜心我心里很清楚,这小姐算是过关,大把的赏赐等着咱,只是还是到明天。

    “倒酒,倒酒。”哈哈,过关。

    安陵轩你瞧林状元我做什么?文洛林你又瞧轩公子我做什么?心知肚明,无须深说,相互看一眼便可。

    “轩兄,这许小姐住在王府你可放心?”你敢不放心吗?时不时让你看一眼,时间久了,你便会忘记司马雪原本的样子,接受了王爷为你准备的这个假货。在你发现她不是原装货之前,你得助王爷我完成大业。

    “放心至极。”即使公子我说了不放心,你就会让俺带着这个假小姐离开吗?这话与没说无区别吧。

    “哈哈,喝酒。二位,请。”一切都在鳌王爷的手心中跑圈圈。

    冷!这白天补眠倒没感觉,补得太多,黑漆的夜里睡不着,小姐只得专心感觉这浸人心脾的寒冷。无心姐,火盆能不能改进一下放进小姐的被窝呢?好象不能。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风……”呃,小姐唱不出人家超级女生的新颖,只得一些《小白菜》的味道,呜呜呜,寒冷就凄凉,凄凉啊,接着唱,反反复复唱,俺在这空中楼阁自己的地盘,谁还能不许偶唱歌,我的地盘我作主。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岭上开遍哟,映山红……”嘿嘿,这声音还自带振动功能,别有一番风味儿啊,啊,啊。

    “小姐有何吩咐?”哆,哆,哆,无心我快冻死了,小姐你深更半夜不睡觉,唱啥小曲。奴婢可不敢在你唱曲的时候还睡觉。公子说了,随时随地听你的召唤,你这歌声是对奴婢的召唤么?

    “啊?”我的地盘都不能由我完全作主呢,哼哼小曲还把无心姐哼来了,“无事,回房息着。”

    “奴婢就在门外候着。”不走,走了还得回来,不如就这样站着。

    “快走,快走。不要打扰小姐唱曲。”天寒地冻你忤在小姐门外成什么事儿,被窝里尚且不暖和,难道你还能以毒攻毒,越冻越络不成。

    “是。”那就走了吧。我暖暖的被窝啊,我暖暖的,无心终于要回来了。

    走了?接着唱。“夜半三更哟,盼天明……”

    呃--哆,哆,哆,牙齿打架差点伤了舌头,小姐你就不能唱些个风花雪月的小曲,让咱们这些个趴在你墙上的装饰品们肖想一下美酒佳人,愣要弄些个看穿咱心思的曲子,盼天明啊,盼天明,天明就有人来换班,咱们才得缩回被窝暖暖子。

    “寒冬腊月哟,盼风……”

    不要风了,风够大了,哆,哆,哆,夜黑风高天寒地冻,谁会出来做小偷,公子在这空中楼阁藏了多少宝贝,咱们这些个精心培训出来的超级暗卫,须得一瞬不瞬盯着这屋子。虽然地处黄金地段,实属寸土寸金,可也没哪个贼人会在这寒冷的夜来拆你这屋子吧。哆,哆,哆,可是咱们为公子死而后已,这点冻又算什么,何论还有如此美妙的歌声相伴。可还记得这许小姐的歌声二百五十两一听,风雨楼上明码实价,大成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咱们这可是不花分文,赚,哆,到了,赚到了,赚,翻,哆了。

    “若要盼得哟……”

    “不要再唱了,公子听得浑哆嗦。”公子我听了好一会儿,这小曲应景,可怜暗卫们一动不动听得伤心。

    “呼,安陵轩,吓死人不偿命的哦。”小姐正唱在兴头上,你突然冒出来,是想吓死小姐而后快么?

    “吓死公子自己,也舍不得吓死许小姐啊。”听听,这话说得多合时宜,公子我说得可好?

    “油嘴滑舌。快上。”嘿嘿,安陵轩的用途真多,现在的份是电毯,空调,暖手袋……啧啧,份多重,目标归一,赶紧着。

    想法与公子一样呢,咱自己的怎么也睡不暖,有许小姐的地方就是天堂。嗯,还是本尊搂着舒心,公子我与那冒牌货周旋许久,实在心力交瘁,非得与小姐处充充电不可。

    “云京不安宁了,凡事都得小心,暂时委曲你呆在这里……”听小姐反反复复哼唱那小曲,公子我心生悲凉,怀念安宁的子,畅快自由,无需争斗防备。

    “知道了,知道了。”小姐讨厌这云京城,这地方让安陵轩愁眉苦脸,时时算计,步步惊心。不添乱就是帮忙,这点道理俺还是懂的。

    呼,小姐终于不唱了,甚好,甚好!好个,你家公子啥时候进去的都没发现,狗暗卫,自许万无一失,如何万无一失?乖乖呆着吧,放下心中正盼的天明,改盼天别明,一直这样漆黑才好。只怕天明处罚会随之而来,你家公子爷的手段可多着捏。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