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强扭的瓜不甜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车辚辚,马萧萧……气氛营造得不对,人家文昕郡主入京,可是浩浩一条长龙,喜气洋洋一队人马,没有这样的萧瑟之气。小姐今没了窝在小轩轩怀里的特权,因为不可引人注意,所以深更半夜咱就坐上了一辆外观破旧的马车,由小姐相信的诚安帅哥驾驶着,比那郡主可是先行进京了。安陵轩,不许趁小姐不在的时候偷看美女,骑在马背上的时候定是要想着小姐,如若不然,今便不得准你进门,嘻嘻。

    得得得,马蹄儿声响在空旷的大街回响,敲在小姐心上,忍不住随它上下忽悠,这貌似繁华的国家心脏,正在埋葬多少英雄豪杰,又有多少文昕这样的牺牲品,正在自觉或被动地自四面八方而来,还好小姐有安陵轩。

    没有许小姐的马背好似突然宽敞许多,也冷清许多。不知诚安是否安全抵达,空中楼阁的墙上有没有挂满公子安排的暗卫,但愿趁着天未明入京不会引起其它人有注意。

    当当当当,“无心姐,瞧瞧谁人回来了。”嘿嘿,吓不晕你小姐自罚三杯茶。

    “诚安兄弟,这是何人?”男不男女不女,轩公子还真忘记了那小姐,又弄一新人进这空中楼阁,无心可不想服侍小姐以外的人,哼,俺耍耍小子给你看,与你个下马威。

    “无心姐瞧着他似何人?”无心姐这不怨你,诚安刚一看到这着男装的小姐也没认出来,心里嘀咕着把公子责怪了一番呢,怎么样,咱家小姐扮男人还是有型的哟,要是她真为男人,诚安我又多一个竞争对手,想娶媳妇儿的路又一长一段。

    “见过公子。”走近了瞧瞧,再瞪大了眼瞧瞧,有一些象我家小姐,难怪轩公子如此看重此人。昨,自小姐失踪便不见影的暗卫又悄悄贴回墙上,人数众多,恨不得将这空中楼阁包围起来,原是为了这酷似小姐的小公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屋及乌?

    “免了。”无心姐这态度是不是表示并不欢迎小姐回来?许箐箐同学自来到这大成便有了一系列狗称呼,小姨娘,许小姐,现在又多出个小公子,难道小姐这子真是小玲珑,堪与这小字合适?

    “谢小公子。”待人谦和有礼,也类似小姐,啧啧,轩公子思念小姐成疾。

    “无心姐快别领了小姐回屋,天寒地冻,别冻坏小姐子。”诚安我可怕冻坏小姐了,她的那啥赚钱方法,小的也得利不少,仅入股十两银子,现在也有近百两了,嘿嘿,这次小姐回来,再出些个新鲜曲子,俺还跟着赚钱,等俺赚足了钱财,定要寻上个漂亮能干的小媳妇,也给她添置一小院儿,象公子待小姐这样深

    “小,姐?”这小公子是一小姐?呜呜,轩公子人在沙场却心在美人,竟寻了这样一位与许小姐相似人儿来,可怜了那许小姐在时,轩公子可将她宠上天,这回又不知要如何宠这一位呢。“小姐请!”

    “……”无心姐,你还真是无心,小姐就站在你面前,你不仅不识还一个劲叹气,想必安陵轩领了其它人回来让你不快,心里为许箐箐同学鸣不平呢,嘿嘿,如此可见许小姐偶还是有人缘滴。

    可是无心我应该把这小姐请到何房间去?许小姐原用的房间自她失踪,轩公子便住下了,一切装饰用度都保持着她失踪前的样貌,领了你去恐有不妥,那就暂居客户吧。呃--这小姐倒实在,跑到小的前面去了,象是识途的老马,在院子里穿梭,“小姐,此屋不可随意进出。”这房间无心都不愿意你接近,更别提让你住。

    “我自己的房间为何不能随意进出?”无心姐,这样说你还听懂小姐,只得命墙上穿黑衣裳的人将你打晕,拖进柴房关你黑屋子。

    “啊?”轩公子还将这房间送与她了?许小姐你好可怜,轩公子不便将你忘得一干二净了,看来这轩公子也不什么重重义之人,无心我要另寻好无能为去处,俺担心它成为他的牺牲品。

    切,算了,瞧你表也没懂,小姐要补眠先,待我睡足再与你做这无谓的争斗,困死了!刚才是保命比睡觉重要,现在是睡觉比让你明白重要。“诚安,回头给小姐送些好玩的好吃的来,小姐可要好好轻松几。”

    “小的听见了。”许小姐回京,文昕郡主入京,这云京城可有得闹了。哦,公子吩咐,许小姐回来的事儿不能外泄,违者杖责五十,闭嘴,闭嘴。

    诚安,你就是个狗腿儿,和你家爷一样无无义,许小姐待你那样好,如今生死未卜,你倒好,跟着你家爷巴巴儿对这小姐又上心。

    “无心姐,你可得备好了吃食,小姐醒来定是要吃要喝的。”这事儿忠安总管不在,诚安我可得叮咛你,要是饿坏的小姐,小的们要跟着你受累的。

    “知道了。”进了这屋,无心还能让她饿着?再怎么着也得由他吃饱了,谁叫咱是下人命。

    吱呀,空中楼阁又安静下来,那辆破旧的马车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一切象是未曾发生过。

    蜻蜓池的水在清晨的阳光中闪动,靠近岸边的浅水地带,薄薄冻出一层冰,残败的荷叶漂浮在水面,八角亭周围亮晶晶挂着露珠冻结的冰珠子,在阳光下闪光,象是一颗颗水晶。这一切似乎都因为主人的归来而带上了生气。

    云京城外五里地,柳相一行车马喧嚣,两千护卫军步伐整齐,安陵轩着雪白寒衣,腰束玉带,足登枣红靴,昂首安坐于马背,风卷起白色发带,好一个俊美的人物。东郭云豪想起自家的儿子,不知他可安好。

    “轩侄,今为何不见你那小厮?”东郭伯父我左等右盼也未见司马雪那丫头,你将她又藏于何处去也?

    “呵呵,前些子伯父与小侄谈及,思前想后认为不妥,昨儿已将他卖与他人为奴,正待要谢谢伯父提醒呢。”哈哈哈,东郭老头儿,公子我可要瞧瞧你将气成何等模样。

    “什,么--”卖了?你将她卖了?“何时何地卖与何人?”

    “伯父这是为何?”真生气了,还气得不轻。

    “没事,没事。”你个杀千刀的安陵轩,你竟然私作主张将她卖了,这下老夫到什么地方去寻她。哎哟,我的心,哎哟,我的肺,咳咳咳……

    成鳌领命出京迎接,脸带笑意收也收不住,今儿个接回去的可是他的坚强后盾,握住了文昕便是握住的文洛林,握住了文洛林便是握住了平阳大军,再加上安陵轩的支持,大位想不拿下都难。

    “柳相辛苦!”柳直言,苦吧?跳在最前面,总想得大功,如今可尝到苦头了。

    “为皇上效力,虽死犹荣。”口号咱还是会喊,皇子面前多表现,以后才能靠得住。

    “见过王爷。”呵呵,成鳌,好久不见,不知你可否寻到与许箐箐相貌相似的人,前来欺骗于我。

    “轩兄。”呃--话不能多说,多说无益,他好久不见那女子,今回来第一件应该就是向王爷我要人,不怕你,俺可找好了代替品,怜心那丫头也不赖,将司马雪举手投足教诲得那是一个象。只是你开口,明儿咱就安排你二人见面。只是还有让你心烦的事等着呢,王爷我可摆好了凳子看闹的。

    “郡主有礼。”王爷我现在当讨好的是这郡主才是,得了她喜,才更好求父王赐婚。

    “多谢王爷。”这便是大成的鳌王爷了,哥哥有提过此人,野心勃勃,表相却是软弱无能,此类小人最是可恨。可千万别是与他成亲,郡主我将誓死不从。郡主同志,现在才来想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

    “我等一同领了郡主前往住所,再一同向皇上复命可好?”王爷我考虑周到,和你们一起做同一件事,以后会多出许多共同语言来,也多个相见相处的理由。

    “如此甚好!”成鳌这是想在文昕面前争好感,他到满意心欢喜着待要娶了这女子,可惜天不从人愿,让你成长壮大的事,皇上岂会甘心做,轩公子我可是站在外围,看你父子玩得开开心心。

    “这可不是轩公子吗?”

    “可不是公子是谁,哎哟,真护送了平阳郡主回来,啧啧。”

    “咱们的轩公子可真是气宇轩昂,一表人才,与小公主可乃真绝配。”

    “有理,有理,小公主貌美如花,文才出众,公子……”

    “轩公子真福气,得皇上亲赐姻缘。”

    “小公主也福气,羡慕煞奴家,得这样一夫婿。”

    “也不知小公主是否会容许轩公子广纳妾室。”……

    叽哩呱喳,呜哩哇啦。

    公子我听得很清楚啦,咱瞧你们一眼,还假装闭嘴躲躲。广纳妾室?公子我怕是多看其它女人几眼,许箐箐都会顶了门不让俺进。呃,这些话里最重要的部不是这个,现应是皇帝趁着公子不在,与咱家老头子给俺赐婚了,该死的皇帝,故意派俺去安宁,又借故招了父亲回京,两个老家伙唠唠叨叨把咱的终大事给定了。我安陵轩机关算尽却没算到这一出,这可如何是好?用箐箐的一句话,他们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道理么?我咬,我再咬,我咬着嘴巴生气。还是不要再咬,咬坏了,要拿啥去亲咱的许箐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不成走到现在还有啥事能叫俺回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