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强扭的瓜不甜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小公子意下如何?”司马雪,老夫可给你面子了,这样风风光光跟老夫回东郭府,总比叫人蒙了头抢回来强。呃--东郭老先生好象忘记了,是你家夫人把人家赶出来的捏,这事儿你怎么不提?

    “多谢东郭先生美意,这事小的可不能由自己……”嘿嘿,看吧,小姐我可怜的,上哪去还得由着人家安陵轩高兴呢,谁叫咱现在是人家名义上的相好,而且还是男相好。

    “……”司马雪说谎话原来比老夫还能干,瞧这小脸镇定的,老夫都快以为是真的了。

    “多谢伯父好意,小侄心领了,这事总要让父母知晓,这家事,小侄自会好生思量。”咱安陵家的私事,你掺和什么劲儿?管好你家那些破事儿,才是你应该做的。各人打扫门前雪,岂管人家瓦上霜。

    “如此,老夫多事了,呵呵。”哼,总之这是看着你回了云京,还能跑出俺的手掌心不成,老夫辛苦十几年,不会轻易放弃。

    “柳相,郡主相问,几时到得云京?”这文昕郡主出得平阳还真淑女起来,说话也由有代劳,还文诌诌,酸溜溜,好有一些林洛文的味道。

    “不便至。”急什么?皇上可不差你这一个妃子,三宫六院住得满满,也不知你这大漠驰骋的豪迈郡主当归于何名份。

    “如此甚好!”要我终在马背上驰骋小郡主天天坐这摇摇晃晃,慢慢吞吞的马车,真是憋死郡主我了,倒不如让我步行更方便,只是今时不往,如今郡主可是代表着我平阳,不能再任而为,暂且呆着,忍上片刻。

    “安陵轩,我要小怜怜,我要无心姐,我还要忠安和诚安……”呜呜,近乡怯,小姐终于又回到云京,熟悉的街道,还要熟悉的人,不要再让我住啥王爷府,不要再让我和满肚子坏水的王爷面对。每夜你得回空中楼阁来哄小姐睡觉,有空小姐就做你喜欢吃的饭菜,小姐还要忠安来报小姐数月来的收成……

    “要求太多,无法满足。”可不可以一条一条的说,仅小怜怜这一条公子我就无法马上满足你,因为咱也不知道她现在是生是死,哦,对了,活着是应该的,因为前不久才代成鳌给公子我写了一封报你平安的书信。如此,她更不能再回你边了。

    “容我想想删掉哪一条。”好象每一条都很重要,没有要删减的部分,怎么办呢?“那么就删掉你每晚哄我睡觉这一条。”

    “不行。”你不知道习惯成自然么?云京的冬天可比月阳冷多了,咱们还得挤在一起睡才暖和。“换一个。”

    “换?那就换有空做你喜欢吃的饭菜。”这样更好,小姐可以每得闲,上街泡帅哥去。

    “不行!”为什么小姐想的,都和公子相反,公子把这些个可都摆在前面滴,你怎么可以这样删减。

    “又不行?”好难侍候的轩公子,也不知你家丫头小子们有没有想要杀之后快的想法,小姐现在就有。不许生气,一样也不要,这会儿就要靠在你怀里小眯一下下,云京近在咫尺,不知何可怕事等着咱呢。小姐闭上眼就会想起那夜安陵轩与林洛文杀人的样子,皇上股下的那只板凳真有那么人?

    “轩侄,天色已晚,我们寻家干净客栈休息一夜,明早早进京如何?”柳相我可是再也不想走了,一路行来,累死个人,虽然走得不快,可对于柳相我这样的躯可是一种折磨。休息一下,容老夫休整面容,明俺要风风光光回京,可别让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叫一干臣子们瞧了去,老夫后如何豪壮志。

    “柳相作主。”咱们只是随你回京的小跟班,你说怎样就怎样,不必和我商量。哦,你并不是和我商量,只是告我知道,让我带许小姐跟在你后走就是。

    “有东西吃,有地方睡觉了。”高兴,小姐我要吃得饱饱,睡得暖暖,迎接明会来的各种挑战。

    “郡主请。”今天老夫仍称你为郡主,明进了城,就变了我大成的小小妃嫔。今你尚且对老夫斜目以对,明你倒要求上老夫与你交好。女子和亲平息两国战事,可是老夫平生所听到的新鲜事儿,有意思,难道皇上会因为你这样的一名女子,就散去了多年来收复平阳的心愿,难道平阳王会因为公主成鸾的下嫁就真心臣服于大成?滑天下之大稽!这种小伎俩,也就能骗骗安陵轩这样的小孩子。

    “有劳柳相。”大成的臣相大人,风餐露宿与郡主我共进退,足见大成和解的真诚,牺牲我文昕一人,换来百年安宁,岂有不划算之理,只是苦了叶骁,众叛亲离,换来这样的结果,但愿来生有缘,再还你这满满的义。

    呃--小二送这饭菜不太合小姐胃口,口味太淡,米饭不香,还得凑合着把肚子填填饱。榻软和,可惜被窝很冷,能不能把这火炉搬上去?呼呼,暖着手冻僵脚,暖和子冻凉了背,什么狗不理的取暖工具,给小姐上空调,呜呜,再坏给小姐一只暖手袋也行啊。落后的古代人!

    啪啪啪,小姐跑步!啪啪啪,小姐再跑!啪啪啪--好象不是小姐的脚步声。“谁呀?”夜黑风高你敲啥门?

    “在下是郡主边的丫头,郡主有请小公子。”好冷。也不知郡主黑夜里要见轩公子这随从做甚。孤男寡女深夜相约,这要是传了出去,如何是好?

    “哦!”小姐再跑跑,文昕这时候请我做啥?现在小姐可是男人,要是让柳直言那家伙你给贯上个私会人的罪名,可就和亲不成,反成战争导火线。小姐和安陵轩还得回到那狂风怒嚎的安宁去,不干,小姐要和安陵轩去云京,完成他想要完成的事,完了咱们还得饮马江湖,快意恩仇去,谁要一生牵绊在这类国家大事里边。

    “敢问小公子何时可往?”你最好说不方便,被人发现可是杀头的罪。

    “小的现在,现在,现在不方便。”不去,小姐和你不熟,也没有话和你说。明进京你便会面见皇上,封嫔封妃,小姐讨厌那种以斗为生存目的深宫儿怨妇。

    “那,小的去了。”识相,轩公子边就无笨蛋。

    “多谢大姐。”快走,别再回来,安陵轩不在,我谁也不见,谁来小姐也不开门,小姐偶是听话的小兔子乖乖,听话的娃娃不会被大灰狼叼走。

    啪啪啪,小姐又跑,小圈暖我,大圈暖我心,啪啪啪--呃,“谁呀?”

    “小公子我家郡主与你休书一封,在下放在门前了,望你仔细阅读。”郡主真厉害,能算到这小公子不会去,早早写好书信又叫咱送回来。不知这一男一女有何不可告人的关系,约见不成,又书信传,嘻嘻。

    “哦。”有病,堂堂郡主深夜约会不成还谴人送来书信,柳直言那老鬼留安陵轩喝酒,要喝到何时?应该不是喝酒这样简单吧。小姐只得亲自取了这书信来瞧瞧。

    嗯,香,女儿香,郡主用何种香料,真是香。瞧瞧写些什么?呃,这郡主的书写水平与小姐我差不离儿,扭来扭去小姐找不到从何入手,满纸荒唐言,嘿嘿,乱七八糟小姐总结出只有四个字儿。左一个“女”,右一个“子”,女子便是好,好什么?再看,上一个“木”,下一个“目”,木目为相。看不懂,好象是文昕闲来无事习字的废纸,想是她慌忙中拿错。文昕还是那格,大咧咧。既然与小姐无事,那咱就接着跑,啪啪啪--呃,这客栈闹鬼,小姐还没跑呢,脚步声先出来了。

    啪啪啪。“开门!”公子不信这样严寒的夜,你还能自己睡过去了。

    嘿嘿,安陵轩呢,小兔子乖乖这就去替你开门,啊啊,这样大冷的冬天,回来了小姐的空调,小姐的暖手袋,哈哈。

    “何事如此高兴?”一个人高兴什么劲儿?小脸通红,笑眯一双眼,象是要滴出蜜,就是这样的神,公子第一眼便不释手。箐箐要一直保持着这样清澈的样子,公子的小心肝才能一直这样跳,跳,跳。这样的跳,感觉才是真切地活着,不似与那柳相言、东郭云豪之流机关斡旋,公子想和你一样清澈而幸福的活着。

    “没有理由。”高兴还要啥理由,分开不到半天,好象很久没有看到你了,抱抱先,嗯,啵。

    又投怀送抱?喜欢!不如再亲亲,只是这小嘴太凉,公子与你暖暖如何?

    “你在和自己商量什么?”盯着小姐看,一直想什么东东?

    “商量怎么把你吃掉。”如果能舍得将你吃进肚里,没没夜带在边,那才安全。噫?书信?“这是何物?”乱乱的写着什么?小姐还有心思练字?

    “文昕谴人送来的,想是她拿错了。”

    “哦?”公子瞧瞧,文昕为何送她这东西,文洛林最欣赏的妹妹,岂有拿错之理,呵呵,小伎俩,无非是点穿了她是女子,想与她交好,想必文昕知道这云京并非平阳后花园,多个朋友总是好的,如果得了许小姐这友人,便是得到了安陵轩这后盾,都是精于算计之人,哪有公子我的许小姐可

    “是什么?”小姐没说错,她是乱给的东西哪。

    “文昕郡主想与你交好。”吓你一吓,看你还敢乱瞅美人。

    “呼!”她,她这不是想与我交好,她是想置小姐于死地。

    “她知道你是女子。”可以了,吓坏了可不行。

    “啊?”原来她知道,可是这一厢愿要与小姐交好,她不懂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么?

    “想必她也是想多些出路罢了。”这样的女子定是不能让她接近许小姐的,以后文洛林不能了,但凡公子认为危险的人物均不得接近她半步。

    “谁要做他人跳板。”小姐只为自己而活,只有咱利用他人有份,再没有他人借用小姐的理由。“安陵轩,小姐累了,快暖。”

    捂被窝非得说得如此暧昧做什么?公子我面对你就会遐想,小姐你还帮忙做引导,你太不厚道则个。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