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要下雨女儿要出嫁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豪爽大气的文昕要出嫁?到底嫁给谁?啧,小姐可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小姐只是不高兴,在叶骁的酒桌上以睡觉忘记被人轻薄的不快。好象大概似乎可能文昕是喜欢叶骁的,怎么一不小心就被人拆了姻缘呢。大成皇宫里的人都长着千里眼,知道文昕与叶骁交好?这可不是打击报复是什么?

    “吃什么惊?”文昕要出嫁你用得着这样吃惊?她会出嫁你早应该想到的吧。这会儿在公子面前装好人,这才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好人都让你一个人做了。

    “为何偏偏是文昕?”难道平阳王如此不中用,就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认真想想,文昕长得还行,稍作打扮也能跻美人之列,只是她天粗犷不羁,没啥心机,怕是进了云京的皇宫要吃亏。呃,再想想,人家好歹也算生在帝王之家,这些个尔虞我诈应该也是见过的。

    “为何不能是她?”从小就在父母兄长的庇护之下成长,惯成,怕是不吃点苦她是不知道凡事都非一帆风顺。只是众人皆知叶绕为她反大成,如今讨了她去云京,料也大抵凶多吉少。如此说来,公子我现在是成功跻坏人之列了。

    “哦。”这话有道理,人家皇帝想娶谁,平阳王要谁嫁,都与咱无关,只是文昕作为小姐在安宁认识的唯一个同,怎么都觉得可惜。“可是皇上很老了啊……”

    “……”皇上还没说是谁要娶她呢,你凭啥断定是皇上自己要娶她。

    “不是说了柳直言代皇上向平阳王之女文昕求亲。”这话的意思可是明摆摆的,是皇上求亲,小姐认认真真念了两次就懂了,这意思当然是皇上娶。听不懂人话哦。

    “对啊!”许小姐你真是公子的宝,来来,公子抱你甩两圈,公子一直在琢磨皇上会将这文昕嫁给哪位皇子,她嫁给谁都如同替虎添翼,皇上定为这事伤透了脑子,原来他打着这主意呢,呵呵,高明。

    有病!这有什么高兴的。文昕做他女儿绰绰有余,老不羞,用自己的女儿换个年轻老婆。可是,这跟小姐我有什么关系。只要皇上不将文昕嫁给安陵轩就成。

    啧啧啧,好漂亮的男装,好象安陵轩穿不上,有些小,送到他帐里做什么?啧啧。上好的料子,上好的棉衣,如果给小姐做件衣裳多好。呃--冷,这不跟肚子饿看到好吃的是一个道理,等什么,先穿着试试。

    “穿好了?”没想到许小姐穿上这衣服别有一番风味,呃,这个词好象不适合用来形容美人。

    呼,走路都不出声哦,吓死小姐。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做什么,小姐只是偷偷穿一下别人的新衣裳,又让你抓了个现行。“谁的?”小姐穿着好象很合适呢。

    “你以为还能是谁的?”这时候你就应该精明一些,跑过来搂着公子说些感动喜欢的话,这衣服将你衬得很英武,忠安没有偷懒。

    “我的?”嘿嘿,暖和,舒适,小姐就想着据为己有,原来还真是给我的。好象应该感谢一下,嗯,啵!

    不错,有进步!知道公子心里想什么。

    三后,柳直言便会带着文昕回云京,不知叶骁在此间会做什么事来,不如请了他寻个地方喝酒。小安同学我只是不喜欢文昕,想看她吃亏,叶骁却是被连累,怎么着也应该去安慰安慰,也不枉我二人在云京时,时常把酒言欢的谊。

    安陵轩其实也算得上是个坏人了,自从小姐在东城与粘糖人的老人发生冲突,发现中毒之后,他好象一直都在做坏事,所有的坏事只没有波及到小姐,也许他做所有的坏事都是为了许箐箐。呃--好象把自己想象得太重要。为权为利做坏事的人多了去,也不在乎多他一个,只要永远都这样对小姐我好,不其它人,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但愿我们不要遇到叶骁这样的无奈才好。

    叶将军这一杯接一杯,一坛接一坛的喝,可是犯了他自己定下的军规,要杖责五十,五十哦,呼呼,好疼。继续倒,让他喝,瞧你那小样儿,想当初你年青气盛,跟着你那爷爷叶庞来打我平阳,俺谢中俊是家中老二,哥哥谢中军被征入伍,让你手中的剑挑了个首异处,谢中俊我夜烦恼着如何去得云京取你狗命。今真好,你落到爷爷我手里,俺不让你死,俺要叫你在众兵士面前被杖责,让人颜面丢尽,哈哈。

    “倒酒!”叶将军我还要喝,喝到醉死。想俺勇猛无比,杀人无数,多少女子对我趋之若鹜,得死去活来,就为了这长相并不出众,却能征善战的文昕背叛大成王朝,害得全家五百多口被斩。原以为叶将军我只要向平阳王提亲就能娶到文昕,没曾到被大成皇帝抢了先,他为自己的儿子提亲,提名点姓要文昕,平阳王束手无策,只叫本将军在众女儿中另择他人,只要他喜欢,哪一个都可以。呵呵,我谁也不要,我就要文昕。“酒!”

    “愣着做什么,给将军倒酒!”看什么看,反正他都犯了军规,不在乎多喝几口,这顿打俺是不会松口的,哈哈,只是别打死了你这厮,俺的报仇才开始呢。

    “是,是。谢将军息怒!”咱是个小兵,你两位将军不合,可别拉着俺下水。喝吧,喝吧。

    “敢问将军为可如此不快?”看看,俺谢副将还是很关心你的,谢副将我对将军你是多么友好真心。

    “美人他嫁,你说如何快乐?”喝!

    “将军所说可是我平阳文昕郡主?”原来你是真喜欢郡主,如此更是天赐良机。

    “除了她还有谁?”笨蛋!这样天下皆知的事你还要问我。

    “哎--如此真是怜惜将军。”

    “有何怜惜?”俺堂堂大将军,谁要你来可怜?

    “将军你想,你原是大成骠骑大将军,离乡背井远征到此,因上郡主才投了我平阳,为此大成皇帝大怒,杀了你全家,可有此事?”伤心事啊,要在最伤心的时候说更加凄惨。呃--这样说着,谢副将我都觉得你有些可怜。俺的心是铁打的,硬实着,这点小可怜还不足到让我放弃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恨。

    “此事休要再提。”这是俺心中的一道伤疤,不揭便罢,一揭咕咕咕往外冒鲜血。

    “如何不提?”乘胜追击,不给敌人一丝反扑的机会,“既然天下皆知将军心系我文昕郡主,而大成皇帝又点名要她,这不是故意与你为敌是什么?”

    “我与大成早已势不两立,有何稀奇?”这不是放是什么。

    “将军再想,既是天下皆知之事,平阳王为何不早早许了郡主于你,却要等到大成前来提亲?”哈哈,谢副将我的口才还不错吧,就是要把他朝绝路上引,要他生不如死。

    “谢副将你这是何意?”叶将军我好象喝醉了,脑袋转弯弯有些慢,他的意思是不是说平阳王根本就不信任我,也不是真心想用我,还和大成狗皇帝串通起来羞辱于我?

    “将军明白。”话不能说得太明,你自己去想,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俺可啥也没说,只是帮你陈述一次事实。

    “明白?”俺这下可算明白了。叶将军我扔了大成几百家人,为你平阳誓死效忠,你却合着那边的皇帝算计我,哼,当叶骁我是只病猫。

    “叶将军请。”俺再为你倒一杯酒,看样子你是想通了,那这顿打咱也不必再提,这样可怜一个人,再打你几十军棍,哪来精神去闹事,记在谢将军我的帐本上先。

    “请!”我喝,我大口喝,我杀你个狗皇帝,我杀你个狗平阳王。

    “将军勇猛无敌却要受此等大辱,属下也为将军鸣不平,呜呜呜……”反正你喝得神智不清,假哭几声你也分不出来,表演,心的表演。

    “啊--”气煞叶将军我也!

    火侯正好,谢副将我呜鼓收兵,回营帐且看你如何刚叛逆了大成,又来反我平阳,哈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