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要下雨女儿要出嫁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安陵轩,安陵轩,你等的人来了。人呢?今练兵可真久,小姐也前去瞧瞧,听他将那刘猛形容得勇猛能干,想是又得了将才,欢喜得不得了。李铁那厮猫在撷星楼当掌柜,小姐看他卑躬屈膝,对谁都笑脸相迎,唯唯唯诺诺,原来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一出手便夺了新科状元,还封将讨楚越,安陵轩边就没有孬种。呃--如此想来,只有小姐是一条狗屎鞭,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可是偶还是要赖在他边,你们要怎么着吧。

    谁要把你怎么着,怕是这些个人都巴望着你赖在他边。

    “一!”“哈!”“二!”“哈!”“三!”“哈!”……

    一哈二哈三哈?练的什么功?声音好象比前几洪亮整齐,啧啧,小姐我晕,冷得死人都光着膀子甩棍子玩,还大汗淋漓。啧啧,大成的帅哥们都有一副好材,瞧瞧那肌,啧啧,瞧瞧那臂膀,哎哟,耳朵,耳朵,要掉了,要掉了。

    “疼死了,疼死了!”安陵轩生什么气,小姐只是偷看一个刘猛练兵,又没有偷你的军事机密,呼,好疼。呜,小姐我哭给你看。

    “看得很高兴嘛。”哼,瞧你一脸偷腥的样,公子我现在想做的事是冲进去把他们全杀光。

    “嘿嘿。”看看也不行。“安陵轩,有人来了。”这才是小姐找你的正事呢,不知来了谁人,小姐跑得飞快,能躲就躲。

    “嗯。”还看?把你的耳朵拧掉才好呢。

    “哎哟,哎哟,哎哟哟!”臭安陵轩还真拧,小姐的小耳朵,拧掉了可就不漂亮了,到时候你可要叫别人笑话,喜欢个没耳朵的女子,哈哈。这也不错,快拧快拧,小姐等着看你被人笑。

    “为何不叫了?”装吧,你就。公子我可是半分力未用,咱还不知道你怕疼,真拧疼你,心疼的还不是俺自己。

    “……”不回答你,快放了小姐自己去玩,京城来人,有得你忙。待你走远俺再回去偷看,嘿嘿,一排排全是实实在在的muscle,活脱脱的肌男……

    “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公子命有陪你踢毽子。”哼,还想着回去偷看,揪几个小帅哥来监视你,断然不敢放你去做公子不喜欢你做的事,咱才放心做事。皇上派了柳直言前来,这老东西方向不定,也不知到底为哪位皇子肝脑涂地、誓死效忠,不能让他把你瞧了去。

    “……”你属蛔虫的?而且并未钻进小姐肚子也能看透俺的想法,算了,明天再去,“行了,行了,快走,快走。”看到你就烦。呜,走之前还吃小姐的豆腐,许箐箐可是不亏本生意的,俺要吃回来。

    学得快,公子我喜欢,再来,啵!

    “清天白,大庭广众,众目睽睽……”

    “可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结结巴巴,不就是想说公子选的地方和时间不对,不自还由到小安同学我选,走了,你自己慢慢骂。

    “切,这样就走了。”小姐还没骂完呢。安陵轩的吻还有御寒之功效,小姐的小脸蛋可暖和了现在,把手也放上去暖和暖和。

    “小公子,轩公子差我等前来陪你玩耍。”玩耍。这话也只有轩公子能大言不惭说出口,军中纪律严明,人人自危,刘副将军治军更甚叶将军,小的们一个个都怕了他,也只有小公子你非军人,还享受着轩公子的庇护,子过得赛神仙,羡慕死人。可惜咱的向正常,如若不然夜里偷偷摸了轩公子帐内,夺了你的位置……

    “想什么呢?”臭小孩,看着小姐发什么呆?你是否想着怎生这样一个人就得了轩公子宠?这事你想破天也怕想不通,小姐我至今也没想通。大概是他与小姐一样,习惯成吃之无味,扔之可惜的鸡肋,只得强迫自己喜欢下去吧。

    “小的该死。”多看你几眼就知道咱在乱想,要是再相处半晌,岂不要看穿俺这个人。

    “谁要你死,冷死了,呼--”陪小姐跑上几圈,或者躲进帐里烤地瓜吃去,或者咱几人可以做个圆形的东西踢来踢去,暖暖子。

    “小公子想玩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罗,咱们没意见,陪你玩总比让刘副将军玩轻松多了,咱们看着小公子你也不是坏人。

    “……”所以你们现在还是小喽罗,就会拍马,听差谴,自己没一点主见。“那就依小姐,找了圆形物品来踢。”

    “好咧--”这小帅哥没当兵之前是做堂倌的吧,小姐我怎么觉得象回到了悦来归,总听见小二们有事没事拉长了声音吼--好咧--

    “安陵轩见过柳相,柳相一路辛苦。”公子我看着让你顺眼吧,到了我的帐内,我还这样尊敬你,有没有感动?是要你感动,不是要你感激涕零,柳相表演过度了。

    “贤侄……”呜呜呜,这趟可苦了柳直言我了,没想到这月阳之行如此艰难,路途遥远且不说,还崎岖不平,高高低低,大得离谱的风差点没把老夫卷上天,风里夹着黄沙,直朝鼻孔嘴巴里钻,难怪成鳌那厮装病推脱,这不是啥好差事,就算赐老夫万金也不值。

    “柳相这可折煞在下。”谁是你贤侄?巴巴儿攀什么亲?路上吃苦了吧?终锦衣玉食,脚不沾地,何时受过这等折磨。谁要你冲在最前面去领这趟功。

    “贤侄切莫这样说,贤侄在此受苦了。”老夫尚且如此,何论你安陵轩。怎么没见你上书给皇上叫苦?

    “柳相辛苦,请柳相稍作休息,待得精力恢复再说其它不迟。”看你板凳都快坐不稳还充着面子,到底是阅历颇深的柳臣相,小安同学我打心眼里佩服。

    “如此甚好。”幸而你说出这话,老夫可不好意思扭着你说累死了,快让我睡一觉,看来你很识相。柳相哭得稀里哗啦想不识相都不成啊。

    “来人,快扶了柳相前去休息。”快把这老家伙扶下去,公子我才好去找许小姐,今天气好,带她去骑马。回头差人前往月阳,为她添置些御寒衣物。可恨那东郭瑜,如果不断了咱们的丝绸布匹生意,公子只须书信一封自会有人连滚带爬地送来。哼,不会算计,被冷可是你家前小姨娘呃。呸,这句算公子没想过。

    “柳相请。”“好。”

    柳相你走便走,又回头来做甚?“柳相还有何吩咐?”

    “老夫只想问问东郭豪可还好?”叫你东郭云豪算是尊敬你了,老匹夫,俺家女儿嫁给你儿子就是个错误。

    “东郭老先生一切尚好,请柳相放心,晚些可得见。”还能惦记着别人,不错。到底是惦记着人家找你麻烦呢,还是惦记着人家啥都不知与你把盏同庆?

    “好。”活着就好。死了到便宜你。

    许箐箐与一群人玩什么,开心得不得了,你争我夺甚是好玩。一只圆形粘球在众人脚下传递跳动,参与者均气腾腾,哪还有刚才的瑟缩模样。再瞧许箐箐小脸通红,虽不比汉子们跑得利索,却因大家都让着她,也玩畅快无比。

    “安陵--轩,快来,好,玩呢。”小姐我可不懂什么规则,能抢到,让人别人都跟着你跑,最后将它踢上那张椅子不掉上来就为胜,胜者得寒衣一件。呵呵。刚开始都想着衣裳,再来就为好玩,再往后都忘记为啥玩了,反正数不清的人走的走,来的来,那件只闻其名不见其的寒衣早被抛到脑后。跑累的人站在旁边助威,休息休息重振旗鼓又来。

    安陵轩?这小公子竟是直呼轩公子大名?呃--

    呐喊声呢?助威声呢?干嘛一下子都停下来,静得小姐哆嗦。安陵轩是会吃人的老虎?就算他能吃下子也吃不下这整个军营的人,所以不用害怕,一个一个的轮,也要轮好久才到你们。

    “继续玩,停下来做什么?”许小姐叫咱的名字怎么了?在云京的时候她一直这么叫,大惊小怪。只是她这不经意分开叫一次,公子我有些受不了。

    “喝,喝,喝--”

    “快,快,快--”……轩公子发话了,所有人一齐装聋,接着玩。

    “公子,你也参加。”小姐我可是跑不动了,累死个人,刘猛训练的这些兵,一个比一个强,还好他们不敢撞小姐我,若非如此,早摔得你认不出人来,嘿嘿,好玩。

    “公子可别参加,这群臭汉子兵认球不认人,瞧瞧,属下刚让他们撞翻,摔了个狗抢食儿。”公子你看,刘猛可没骗你,咱这上还没拍去的灰可以作证。你文弱书生,他们定然不敢前来撞你,可也就不好玩了。

    “那--”可是公子我真想玩呢,看着就脚痒痒,许小姐花样儿真多,这运动在军营里开展,又强又健体还有利于团结。

    “公子咱们去玩别的。”瞧刘猛直朝俺眨眼,想必不喜欢你参加,谁让你装出一副风都吹走的文弱模样,哈哈,这回终于自己搬石头砸到自己了吧。

    “好。”玩别的公子喜欢,最好让公子啃啃你先。

    大成云历十二月,大成与平阳分别谴使臣前往边境地,双方安宁与月阳之间选择一地,谈判两签订和平协议,大成使官柳直言代皇上向平阳之女文昕求亲,同时表达大成皇上愿将次女成鸾下嫁平阳,平阳王略作思量后,欣然应,两军僵持不足半年,为史上来得最快去得也最快的一次交战,双方各无得失,友好牵手成为儿女亲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