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冤家路窄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轩兄一路好走,本王在云京等你得胜归来。”好听的话谁都会说,王爷我更是个中高手,如若不然柳媚儿那样又聪明又漂亮的美女,岂会巴巴儿就到咱怀里来了?呵呵,东郭瑜那个笨蛋,守着金饭碗讨饭,水样的美人儿,竟还是完璧之,啧啧。

    “谢王爷!”说完没?说完就快回去抱美人,不要耽搁公子我起程。小安同学我偷偷瞄一下不安份的许箐箐,恨她一眼,扭什么扭,担心成鳌注意不到你哦。

    “嗯!”王爷我也急着要离开你,昨夜许小姐住的院子里进了刺客,将那女子劫走,看这安陵轩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要是这会儿让他知道……

    “王爷……”公子我好象应该再叮嘱几句关于许小姐的话,这样才不会显得咱无

    “轩兄还有何事?”来了,来了,真是怕啥来啥,安陵轩岂会忘记他的宝贝在咱王府的事,镇定,镇定。

    “烦王爷照顾许小姐,安陵轩实在……”咱要说的话到此就点到为止,下面鳌王爷一定会跳出来补充。看吧,俺没说错!

    “轩兄且放心,一切有本王在。”呃--说假话也要理直气壮,把它说成真的,父王的手段真拙劣,跑到儿子家里来抢美人,说出去也不怕臣子们笑话。

    “多谢!”嘿嘿,俺走了,你们慢慢争,咱要和许小姐在安宁与平阳军对阵好些子,然后再顺便去看看公子我在月阳的产业,过不了多久全都要变成文洛林的,出手之前俺还得摸摸自己的底。说不定等俺再回来,孩子都会跑出去打酱油了,哈哈。这事儿想想便罢,公子我想,文洛林还等不得呢。

    呼,安陵轩终于走了,幸好他没有要求王爷我把那女子带去给他瞧,只要他以为还在咱手里,具体是不是事实有什么关系?哈哈,王爷我才不关心那个小女子的死活,只是,捏在了皇上手里,事有些棘手。哎--可惜了王爷我悉心训练的护卫,一夜之间折损大半,该死的幽客,杀完人还大大方方留块牌子在王府里,你不如直接冲进来带了人走便是。咱家的皇弟要回来了,文洛林真是个胆小鬼,让他在战场上结果了成鲛,迟迟不动手,王爷我只得自己想办法,回来好,回来好,这次,皇兄定让你走得很轻松。

    呜呜呜,俺不要骑马,俺要坐车,小姐我的腰快断了。安陵轩你赶着去投胎?我掐我掐,我使劲地掐,掐得俺手疼。

    “再忍一忍,过了下一个驿站便出了京城地界。”刚才好险呃,幸亏成鳌只担心着公子我会提及小姐,一门心思想对策才没有发现咱有啥异常,如若不然,按他的聪明,不发现你才怪,再跑远些,越远越安全。

    “咱们跑得这么快,忠安和其它人都跟不上了。”没见过你这样上战场的,带着美女还携着随从,你是去拼命还是去度假?

    “他们不与咱们同行。”忠安和那一帮子人出了京城都得分道扬镳,各自去不同的地方替爷收银子,哦,对了,小姐你的啥知识产权经营费,咱们也收了不少,全都入了公子的口袋,哈哈。

    “哦。”意思是这一路小姐都要与你单独相处了,嘿嘿,孤男寡女相伴而行……气氛好象不太正常呃,小姐得和你这样处多久?

    “出了京城就替你购一马车。”柔弱无骨的躯靠在小安同学偶怀里,双手还搂了俺的腰,虽然很享受,可是不利于加快行程。这事儿等咱们到了目的地再做,嘿嘿,大漠边境还有上万官兵等着俺去救命呢。只有公子我到了,皇上才会将锁在后宫里的军粮棉衣拿出来给他们用,小姐你也有一颗慈悲之心,不愿看到无辜的人死去吧。

    “好。”太好了!还是小轩轩疼偶。可是小姐还惦记着,将来有一天如果偶一不小心变了心,你会不会一怒之下,滋溜,就解决了我。摸摸脖子,完好无损,还好。

    又在乱想啥呢?“抱紧!”习惯真不是个好东西,以后没了许箐箐在怀,公子还能不能跃马驰骋?就这么一小会儿腰间略松俺心里不自在非常,赶快把手抱回来。

    抱紧,抱紧,小姐还不想摔得面目全非,再抱紧,小轩轩上香喷喷,小姐喜欢这个味儿,你继续跑,小姐我睡我的。终于又和小轩轩单独在一起了,终于又可以拥有天天和他在一起的子,终于在这大成王朝有了小姐至死不渝的东西,带我去哪里都无所谓,睡觉!

    呃--睡就睡嘛,干嘛一直动来动去?扭得公子我小心肝乱扑腾,心动不如行动,停了马吻够本再跑,从昨天晚上俺就一直想着这张小嘴,现在终于可以放肆地享用,哈哈,啵,你继续睡,再啵。

    安陵轩你亲得如此疯狂让小姐我如何继续睡?咱们就在这马上吻它个江水倒流,天地变色。亲们,许小姐再也不想二十一世纪了,咱爸咱妈只疼许不疼我,老板只喜欢穿超短裙嗲得牙发酸的秘书姐姐,房价高得小姐咳嗽,豪车多得小姐不知该如何走路,好不容易骗来个男朋友还看着咱淹死,综上所述,小姐分析结论,大成王朝虽然落后,经济目前不太景气,可是有一个叫安陵轩的人宠偶宠得无法无天……呜,咬我做什么?小姐正在做最后陈述。

    “在想何事?”如果你在想其它异动物,小安我立马调头回京城,什么也不管,让你背负上万守军的骂,哼。

    “嗯,我们的美好未来。”够高调吧。

    “哦。”这还差不多,刚才的不算,从来,啵!

    新任大将军轩公子慢吞吞单骑而来第二,成鲛不不愿奉旨回京,东郭云豪因重病在未与之同行,人家皇上也只说了要二皇子回,东郭云豪何以去凑那闹,况且这还不是啥好事,锦上添花尚且思量再三,何论雪中送炭。

    同一,大批军粮及御寒之物抵达,士兵们皆穿得暖暖吃得饱饱,谈笑风生。虽近寒冷饥饿,叶骁却不曾再来叫阵,一干人等只管聚足了精神念叨衣物和粮食。多所想终得实际,一时间却没了目标,饶嘴谈论轩公子家的随从。

    士兵甲说:“轩公子这随从和公子一样弱不风。”

    士兵乙说:“兄台说得对,别怕是这主仆二人受不住大漠风沙,让这天吃了去。”

    士兵丙说:“快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儿,轩公子不来,你我只得等死。”

    士兵丁说:“是理,是理。二皇子回京只恐凶多吉少。”

    士兵甲又说:“权贵之事与你我何干,我可是想我媳妇儿子了。”

    士兵乙又说:“你可好,媳妇儿子都全了,俺还没成亲呢。”

    士兵丙又说:“这仗不知还要打多久?”

    士兵丁又说:“总得分出胜负才完。”……

    乱哄哄瞎说一阵,忽有人道:“轩公子对那小儿可是悉心着呢。”

    这话一出便有人应了:“这倒是,我看这二人倒象轩公子是仆,那小儿是主。”

    一群人笑在一起,有人悠悠说上一句:“曾听闻轩公子喜男色,今一见,果然如此么?”

    “兄台快别乱说,双桥会轩公子将安陵玉赠予许姓女子,可是天下皆知……”

    “轩公子当真谪仙般人物,若能尽快了了这战事,我等也好早回家团圆。”

    “算是。算是。”……

    切,以为他们聊什么呢,原来是在聊新来的领导和许小姐我,一群大男人叽叽喳喳别人的私事,嘴巴如此能说,不如到阵前骂了对方一个人仰马翻,收拾过年啊。呼,真冷,比云京可冷太多了,把这裘衣再裹裹紧。

    大成军旗在风中呼呼乱舞,拍打着旗杆摇摇晃晃。举目远眺,平阳大旗亦清晰异常,平阳已占大成两座城池,下一个目标便是小姐后数里名为安宁的小城,来时安陵轩特地带她经过小镇,人丁稀少,一片凄凉景象。安安稳稳过子不好吗?干嘛要打仗?多少人弃家而去,有家归不得,多少骨分离,终以泪洗面……呃,这些好象都与小姐我无关,谁能揽了谁的幸福,谁又能揽了谁的一生?小姐只要小轩轩平安无恙,一切都不在关心范围内。小姐很渺小,没有悲天悯人的大慈悲,只想拥有简单的小幸福。

    “安陵轩!”小姐上哪你都能找到,好神奇!瞧你走得脸嘟嘟通红,来小姐给你呼呼小手手,呼呼,再呼呼。

    “手冻得如此冰凉。”你替我呼?还是让公子替你呼吧,呼呼,再呼呼。

    “这里能看到叶骁的战旗,听听,呼啦啦,呼啦啦。”小姐形容得象不象?

    “风大,回了。”公子我岂是不知。公子我来这里就没想过要打仗,咱们两家就相互看看,等到来年暖花开就各自撒军,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时候,成鲛和成鳌也应该斗得两败俱伤,全无招架之功了,小安只须回去帮助成鲲轻轻撩拨,一切就顺理成章。

    “累了……”呃--还是不要抱着回去,士兵们都揣测着小轩轩的龙阳之好捏,小姐走回去就是。喂,小姐自己会走。

    “不要吵。”小嘴巴还能做其它事呢,再吵就把它堵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