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是孽子我怕谁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是谁,胆敢在小姐脸上乱?走开,打扰小姐睡觉,罪不可恕。?呼!小姐我完全清醒了。

    “想吓死公子我。”看你睡得香喷喷,没想到说醒就醒,还不打招呼一个猛子坐得笔直。给我一分钟定定神。

    “安陵轩?”呜呜呜,眼睛是,鼻子是,脸嘟嘟也是,让小姐瞧瞧,这嘴巴是不是,嗯,啵,真的是呢。嗯,抱紧掐掐是不是真的。

    “哎哟,疼!都没看清楚人就乱打记号,你打算将公子我醋死。”小姐你打招呼的方式真特别,又是吓人,又是死掐,早知道公子我能让你这样开心,俺就不必一个人尝尽了相思苦,忍到现在才出现。

    “你从哪里跑进来?”上午才送了信,晚上就跑到小姐的闺房里偷香,说,这种事你是不是经常做,所以熟能生巧,信手拈来。

    “从来的地方来。”小安我一点都不愿意做贼似的从人家王爷的墙上飞进来,俺与小姐明明是两相悦,两厢愿,两小无猜,两……这个呆会儿再继续说。可是,现在我堂堂轩公子要看看自家的准媳妇儿却要跋山涉水、翻墙越门,还得穿上小安同学我一点儿都不喜欢的黑衣裳,呜呜呜,偶的帅气至少减了两成,人家想要以最好的状态展现给箐箐滴。

    “那你快去到要去的地方去吧。”小姐和成鳌兄妹两虚与委蛇一整天,累,心更累。你不能象在空中楼阁一样哄小姐入眠,要走就赶快。

    伤心!人家好不容易躲过二十几个穿黑衣裳的侍卫,闪过二十几个穿裙子的美女,跳过二十几座高高低低的石头山,爬过二十几间长成一个模样的高档房间……才来到你跟前,你都不表示一下对公子的思念哦。为什么都是二十几个?因为这数字吉利,比十几个多,比三十几个少。或许你可以理解为公子我不识数,就会数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一五又一十,哈哈。

    “不作声在干嘛?”漆黑黑的夜里,你穿得黑漆漆忤在小姐前很吓人捏,来都来了就别浪费时间,让小姐靠一会儿,赶在成鳌的人发现你之前快滚。

    呜呜呜,小安同学我思念成疾,看到你,在心里念几天的话一下子全不见了,嘴巴除了说话还能干什么。哦,吃饭。还有呢?杀人。还有呢?呜,许小姐以实际行动告诉我哪。嘴巴还能亲亲。改明儿公子我让成鳌自打嘴巴落了马,定要把你藏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当然,公子找得到,嘿嘿。

    打啵都不专心,小姐我使劲再使劲,要让你忘记了正在想的与这时候该做的事无关的东西,呼,这句话好象太长,又有些不通顺,小姐顺口气再说。

    如果没有许小姐,小安八成安心做了皇帝的女婿,忠心为成家守住大门直到渐渐老去、死亡,生下一大堆子孙再继承安陵玉,接着世世代代传,传,传……因为有你,公子我品尝到一种另类幸福,试想这大成王朝能有几人赶得上小安同学我的幸运。啵!

    大成云历三十一年,九月,征平大将军叶骁阵前倒戈,扔下万余残兵趁夜跑到了平阳府。据知人称,叶将军迷恋上了平阳府能征善战的小郡主文昕,安陵珏屡劝无效,两人大吵一架后,竟私自投了敌。大成守军一片哗然,军心漾。军中不可一无将。皇帝带病朝堂商议对策。二皇子成鲛毛遂自荐,愿戴罪立功,虽战死沙场在所不辞,只愿得胜归来求皇上宽恕了他罪行,再与父亲共享天伦。跪地叩头作揖,叙述得那是一个真诚,朝臣们均下跪为二皇子请缨,皇上思量再三,当场拟旨封成鲛为大将军,代帝出征。第三,成鲛风光出京,并私下携了首富东郭云豪同往。同一天,叶骁将军府上上下下五百多号人全部斩首示众。叶将军名下所有封地全数分赐于安陵珏等有功之臣,飞来湖万亩水域均归安陵家所有。

    大成云历三十一年,十月,楚越皇帝于大成两国边境囤兵十万,两国战事一触即发,大成皇帝再次大咳数声昏厥过去,次苏醒,精神更比以往好上几成,走起路竟有些虎虎生风。朝堂之上,铿锵有力,直接下旨封新科武状元李铁为帅,户部侍郎东郭瑜为副将,即起程前往对抗楚越来袭。

    李铁临行,安陵轩于空中楼阁设了仅两人的宴席为他送行。蜻蜓池水清彻依旧,荷花凋零,枯叶东倒西歪躺在水面,等待来年再发新芽。八角亭里安陵轩慎重地与李铁交谈,皇帝派东郭瑜此去目的,仅是为牵制随成鲛出征的东郭云豪,和平相处是王道,凡事不得经他之手,供起来最好。同时也相信李铁能将此行利用得很好,吆喝几声免不了,真正拼得你死我活可能不大,死伤几人是躲不过了,但是李铁一定要安全回来。两人对饮数杯,直至月上

    西楼才让他去了。

    次,李铁率领五万大军出发,安陵轩安排十几暗卫混在其中随行,车辚辚,马萧萧,爷娘老子送一程又一程,怨叹着安逸舒适的子不多了,战事纷纷,各保其

    一时间,云京城里四大公子去了一半,仅留手无缚鸡之力的林洛文和安陵轩,两人约了在风雨楼对饮,以表对友人的思念和祝福之。亭中二人举杯相视而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安陵轩也许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只为自己心中的那份追求。为了期望中的美好生活,为了许箐箐,丧尽天良又何妨。自古忠孝两难全,小安同学的忠孝紧相连,既然啥都全不了,干脆都不要,孽子就为自己而活。文洛林,干杯!

    寒风起,又是一年狩雪

    众臣都在自己家里养了好手,等待这一天在皇帝面前大显手,猎了皇上亲点的玉兔献上,以得到皇上的肯定和重用,同时也少不得会有金银细软美女的赏赐。大成王朝以神物吼为腾图,虽对它带着崇尚的心理,却终又不甘,年年以白兔为象征,引导众人在纷纷扬扬的雪里追赶,杀戮。不能不说有些心理变态。成百上千的白兔在雪地里争相逃生,其中仅一只由皇帝亲手在其腹部点上朱砂,猎获者得重赏。说到底也没有各凭本事,仅靠运气罢了。白兔在雪中奔跑,只余两只眼睛红通通,能得中已是狗运,何况还得碰对肚子上有朱砂的那只。

    听着就很好玩,可是小姐我去不了。我就是一只笼中的小鸟,早已忘记了天有多高。听小怜怜阐述得如此精妙,小姐的心那是一个痒。映霜映雪也没少旁敲侧击。注,此映雪非彼映雪,自那啥公主走后,小姐我就再也没见过首任映雪,第二天来了这新面孔,愣说自己是映雪。是就是吧,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成鳌极懒,丫头赐名都有同样;二是成鳌极狠,弄死了自家的枕边人,还留着名字提醒下人们安守本份。无论他是哪种人,都与小姐无关,住着他吃着他,还不敢对小姐大小声,是咱家小轩轩的本事。

    说到安陵轩的本事,小姐很是纳闷,这王爷府平里小姐看着铁桶似的,可是小安都周期的在夜里飘然进来,小姐喜欢的物件大批大批朝里搬,竟是无人知。小轩轩与小姐我对饮下棋,嬉闹聊天,甚至小姐高兴了还唱曲,吵着在他上加深记号,竟是无人来管,末了他还能大摇大摆消失,乖乖。

    嘿嘿,这恋谈得跟偷似的,小姐的小心肝一过一,若能早出了这鳌王府,与小轩轩比翼江湖,那是多畅快的事,可是,小轩轩说了,还得等。

    “小姐,今午膳有备蕹菜。”第二任映雪说话声音柔美,样子与柳媚儿更加接近,小姐有些怀疑她们是不是被成鳌按自己的喜好整容过。

    “知道了。多谢各位姐姐。”现在小姐我也有特权了,这话是咱家小怜怜代俺说的,一三餐都要报备一次,也亏得她们不生气。其实小姐早就不用再吃这东西,养生学说吃青菜有益健康,这可是实打实地无公害无污染,多吃无害,反正鳌王府多的是银子,不花白不花。实在吃不了,俺就放在前院让它自然地馊。嘻嘻,小姐我放一溜儿漂亮碟在前院,整整齐齐码着绿色,总比黄不溜丢的石头好看,想象着这景也很壮观,然后小姐搬上小板凳坐在门前,看成鳌咬牙切齿却又不发作的纠结。

    小姐我现在没胃口,俺是黑认真黑认真地惦记着那啥狩雪节,想象着它能不能象圣诞节一样闹好玩。掰掰指头算算,按周期小轩轩还得两天才来,小姐要趁着这两天闲暇,好好想想用什么办法让他带小姐去,这井底之蛙小姐都快做发霉了(liao),呱,呱,呱!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