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小姐面前一排排美女丫环,个个美得没天理,只是怎么都一个标准,没有燕瘦环肥,清纯感之区别,千篇一律,都是柳媚儿小姐的型,不胖亦不瘦,小巧的瓜子脸。切,还是咱小怜怜看着顺眼,鳌王府的丫头也比别人家的高贵,所以有虚着眼看人的本钱。 “请小姐洗漱。”听听,连声音都带着柳媚儿的味儿,得了,小姐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侍候。

    “你等都退下吧,小姐自行打理。”谁要陌生人在小姐面前晃,看着心烦,一见到你们小姐我就会想起,你家主人把小姐困在这里做人质,笑着威胁咱小轩轩帮他抢东西,所谓打狗看主人,小姐我看到狗就想打主人。

    “小姐这是嫌弃奴婢手拙。”出去?王爷可有交待,一秒钟都不能让你离开咱的视线。

    “手拙?”你这大丫环倒会说话,是你嫌弃小姐拙吧。哼,以为小姐看不出来,你就是带头的,没准还怀绝世武功,任务就是盯着小姐我不逃跑是吧?告诉你了我还,咱家小轩轩说了,这里安全,让俺这里住一段时间,所以小姐目前没有离开的打算。

    “如果小姐不是嫌弃奴婢们手拙,还请许奴婢们替小姐梳洗。”咱家王爷可不喜欢看到衣衫不整的小姐在王府里污他的眼,王爷喜欢美女,难道你在奴婢们上还有发现么?丫头下人权且如此,更何况你这份为客人的女子。

    “行了,行了,来吧。”横竖要梳洗,随便你们在小姐上做什么文章,只要别偷了小姐的宝贝就成。摸摸,嘻嘻,咱的小兔子还在捏。算你们手脚干净。

    哼,瞧这女子对安陵玉那是一个紧张,奴婢们趁她睡着的时候都来见识过了,安陵玉真如传说中那样雪白通透,小巧可。神物吼也如传说中那样英明神武。只是这个瘦不拉叽,貌不出众的许箐箐小姐,啧啧,好东西佩戴在她上,有些浪费,也不知轩公子哪只眼生病,看上这么一个人。她整个放在这里也没有安陵玉抢眼。

    “哎哟!”小姐的头发,还真往死里扯啊?恨也不至于这么明显嘛。小姐我不会跟你们抢王爷,小姐我不想他都哆嗦。

    “小的该死!”扯不坏你,哼,难道你还真敢在我王府里撒野不成,认错,认错,然后偷偷笑。

    “的确该死。”欺负我!小姐我的目标就是让这王爷人仰马翻,你到第一个冲上来了。

    “啊?”还来真的?

    “不知这王府之中以下犯上治何罪?”让你小瞧偶,俺可是小轩轩手心里的宝,临行前定是与你家王爷沟通了,不得伤小姐偶一根寒毛,你若不信,去问问你家王爷。所以说呆在家里不学习会落后,人家古装剧都是这样了,“不得伤她一根寒毛”这样的对白,定是少不了滴。现在你伤的可不止一根呢。

    “请小姐息怒。”还是大丫环识相,知道这时候应该叫小姐息怒。

    “你叫何名?”认识了先,告状才不会搞错人。

    “回小姐,奴婢映霜。”这名咱可喜欢了,是王爷亲自赐名,又好听又诗意。

    “那你呢?”扯偶头发,让小姐我痛得掉眼泪,既然还不主动报上连名字,想逃避责任?

    “映雪。”没把你扯成秃子是我手下留,咱可是王爷边的红人,什么是红人你知道不?就是映雪我说要吃白菜王爷决不会要求我啃骨头那种。今却要一大早来服侍你起

    “哦。”骄傲!骄傲必定是有骄傲的资本,在这万恶的旧社会,能让女人骄傲成这样子,只能是男人的恩宠,王爷的口齿不错嘛,这一大群里有多少是你用弟之术收服着的死士。相较之下,咱家的小轩轩更加可了,呜呜呜,好象很想你呢。

    “映雪,不得无礼。”小丫头片子,没眼色,倚仗着王爷的恩宠为所为惯了,越来越没洞察力。这许箐箐能让轩公子死心塌地,用至深,必有其过人之处,如今她在我王府做客,怕是不简单,快把你平的骄横跋扈收起来。

    “无妨,无妨……”

    “怜心给小姐请安。”小姐,怜心担心死你了,你怎么一下子从咱家的空中楼阁游到鳌王府来了,公子说是送你来王府做客,怜心一点也不相信,怕是这云京又要起风浪了。

    “小怜怜?!”啧啧,小轩轩真是小姐的贴心人儿,看,小姐想啥他就给啥,“快来给小姐梳头。”

    “是。”

    “各位姐姐们都退了吧,小姐有怜心在足够了。”嗯,嗯,还是和咱自己人在一起舒服,不用费心思猜来猜去,也不用担心她会趁你不留神就在茶水饭菜里下料。

    “这……”有丫头替你梳头是一码事,我们得看着你是另一码事。

    “映雪姐姐请放心,小姐不会告诉王爷你故意扯我的头发,也不会告诉王爷你对我不敬。”放心吧,小姐不会说,可是现在小怜怜会说,哈哈。

    “谢小姐。”映雪福福,小姐我似乎又看到东郭家的顺心。男尊女卑的时代,女人们都弄错了恨的方向。

    “免了。”许箐箐偶原本是没有小姐脾气的,可是被小轩轩惯着,便也慢慢有了。正如: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嘻嘻。还忤在这里?哦,小姐现在是人质,人质就得在人家的视线范围内,得,那你们就忤着吧。

    “小怜怜,小姐今天不要这个。”好麻烦,绕来绕去,绕得头发晕,不如就直接一点,马尾辫上七彩珍珠。

    “小姐,七彩珍珠在家里呢。”

    “对哦,小姐瞧瞧。”鳌王爷都为小姐准备了啥装饰物,啧啧,贵啊,重啊。算了,小姐偶还是不习惯佩带别人送的东西,就这样吧。

    “映霜姐姐。”闹腾一早上,给小姐吃什么?

    “奴婢在。”还真把咱使唤上了。

    “小姐饿了。”还要人提醒,鳌王爷家的下人需要专业的训练。

    “已准备周全,小姐请。”你磨磨蹭蹭一早上,这会子早凉了,别吵吵着叫咱去,麻烦。

    “小怜怜,快走,吃饭饭去。”啧啧,鳌王府真奢侈,大清早摆上一桌子,东西很耐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经吃。噫?噫?蕹菜?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

    “映雪姐姐,这是何物?”虽然长得很象,小姐还得确认一下才行,别不是又白高兴一场。

    “蕹菜,小姐不识么?”乡巴佬,土掉牙,呃--也不算,这蕹菜并没大面积种植,因为口味细腻,甘甜可口,如今仅供皇室所用,这许小姐未曾见过实属正常,就是映雪我也没吃到过几回,其实也不怎么地,就图吃个份。

    “真是,哈哈!”小姐我不客气了,大快朵颖,哧溜,盘儿见底,“告诉你家王爷,小姐特喜此物,以后小姐天天要见到。”

    “啊?”许小姐你还真不客气,如此难得之物,你天天要。

    “怎么?不行?”不就一盘子青菜,别让小姐我看扁你王爷府。

    “行!”映雪我回头还得找王爷好好说道说道,这小姐在此做客可一点客人的礼数都没有,不如扔到暗牢里方便。

    啦啦啦,亲们一定很奇怪许箐箐同学为何如此这般的高兴,其实这道理在咱们二十一世纪是很简单,很简单的啦。小姐偶还叫司马雪的时候,在东郭瑜家里,天天吃着西红柿炖海鱼,大量的海味与维生素在咱胃里积月累成一种毒品,它叫砒霜。换句话说,司马雪差点自己把自己毒死。小姐原本是不那么上心的,可是东郭云豪那老不死的,在婚礼上大叫给小姐上份小酸果海鱼,许同学偶就不得不认真思考这个貌似简单的问题,说起来,司马雪真可怜,呜呜呜。这东东咱家小轩轩也解不了呢。然而,咱们可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大好青年,偶们有丰富的科学知识和大量的养生之道,呃--好象跑题了,其实,蕹菜就是一种见的绿色蔬菜,常食可以解砒霜之毒,只是在这个飘渺而危险的大成王朝并不多见,小姐费了很多财力物力,踏破铁鞋,今终于才在这个鳌王府吃到了,哈哈!

    “小姐,小姐。”小姐你端着人家王爷府的盘子想什么,没吃饱换一盘再吃。

    “哦。”小姐灵魂出鞘,飞回二十一世纪神游了一回,继续吃,小轩轩说了,箐箐要吃饱,箐箐要睡好,许小姐我很听话的,特别是人的话。

    这许小姐准备吃多久?奴婢们可都还饿着肚皮等着呢。咱们准备一大桌子意思只是显摆,并不是要你全部吃完,撑坏了,咱怎么跟轩公子说?

    真是讨厌,这样一大群人望着咱,再好的胃口也让你们破坏了,算了,早餐就这样吧,小姐偶吃饱喝足准备好好消磨这王爷府的假期。寻寻机会看看能不能再游回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