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记号打在哪最合适?安陵轩不要晃,小姐好象很久都没有看到你了,说了叫你不要晃,还晃,看小姐抓到不把记号打满你全。呼,小姐这是在哪里?

    “安陵轩?”真是安陵轩。

    “醒了?”看你生龙活虎真是开心,让公子抱抱先,安慰一下我受惊吓的小心肝。

    “你又把小姐带到啥鬼不生蛋的地方来了?俗气!”啧啧,一看便知这房间除了贵就没的特色,连气都没有。不过与小姐无关,有安陵轩的地方就是安全温暖的地方。

    “别动。”让公子我多抱一下行不行,下次要见还不知多久呢,明天就把怜心给你送过来,熟人用着我放心。

    “不动就不动。”我不动体动嘴总可以吧。“脸嘟嘟靠过来,小姐检查一下记号还在不在。”

    “不在了,再打一次。”正合公子的意。箐箐一定要吃得饱饱,睡得香香,不要与成鳌多说话,更不能随便在别人上打记号……

    “你在哆嗦什么?”别以为你吻着小姐的嘴,小姐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其它。

    “没事,瞧瞧,打上没有?”

    “没有。”继续,安陵轩,许箐箐终于明白了,俺穿越千年只为在你上打一个记号,所以一定要保管好,千万别弄丢了。

    “现在可不可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鳌王府。”

    “小姐我从空中楼阁游泳到了……”嘘!哦,这不能说。

    “暂时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很快就来接你。”小安我也很舍不得啊,说这句话可消耗我不少体力呢,公子恨不得一刀解决了那厮,立马带你逃离这些纷纷扰扰。

    “哦。”原来是许箐箐同学我又闯祸,把自己送到老虎嘴里了。定是很久才能见到,没有安陵轩在边的大成王朝,许小姐觉得很危险,很飘渺呢。再亲亲,让小姐记得久一些。呜呜呜,讨厌哪,人家刚刚开始谈恋就横生支节。

    “快去请轩公子出来继续喝酒。”安陵轩你进去得太久了,王爷我害怕你悄悄偷了这宝贝,所以适可而止。

    “王爷,在下这就来。”催催,做个王爷都这样,要是你当了皇帝……

    “再抱抱。”人家舍不得啊,这是许小姐第一次和安陵轩分开呢,在人家刚刚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意时候,这王爷太不道德,看我不闹得你王爷人仰马翻。

    “东西不能乱吃……”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小姐体不适,要继续休息,快走,再不走小姐就会牵着你的衣角不让走了。

    格老子,谈恋这事真不是正常人能干的事,小安单相思病的时候可没这般矫。算了,出去喝酒。

    “文兄,鳌王爷等不急了,何不成全了他?”小安我也等不及了,箐箐放在他府里,虽然暂时安全,可是公子我要见到心上人却是没那么方便呢。人家刚刚才尝到一点点甜头,啧啧,嘴角边还有咱家箐箐的味道,不信你闻闻。

    “就依轩兄之言。”文洛林我在云京呆得够久了,咱也有思乡之苦,父母兄妹离得这样远,还得天天提心吊胆,这本就不是人过的子。想我平阳之地,跃马驰骋,大漠落何其壮观,要不是当今皇上千方百计要收回平阳,打破我平阳百年来的幸福安宁,父亲也不会出此下策,让文公子我到这里来做卧底,寻得明君,以求和平。

    “文兄意何为?”看吧,轩公子我什么都不会,就会跟人股跑,所以,做坏事咱也只是看客,不算主谋,呵呵,箐箐,公子在你心目中一定还是纯洁的哦。

    “把你这一收起来吧。”假兔子真狐狸,你当文洛林我是那傻傻的成鳌,替人保护许小姐还以为自己占的便宜。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许小姐为何会出现在他家里吧。

    “一点儿不友好。”

    “友好?”我友好你个鬼。昨天的事咱还没跟你算帐呢,莫名其妙把文公子我灌醉,又莫名其妙给咱送上十好个青楼女子,让公子我颜面全无,任我知书达礼也要骂你一声娘。

    “开开玩笑,文兄切莫见怪。”朋友之间玩玩闹闹总不算大错,想你平阳府下任接班人不会这点肚量都没有吧。

    “哼。”站在这里不准动,让我再恨一眼再考虑要不要原谅。

    “文兄,此乃小事,小事。”呵呵,只要小安我的目的达到,啥手段俺不回顾,安抚好你,咱们得尽快走下一步。

    “的确小事,不过文公子我有条件。”好不容易抓到安陵轩你的小辫子,咱怎么着也要敲上一笔。

    “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算问题。”箐箐名言,小安深信不疑。说吧,要什么?

    “算你识相。事成之后,我要轩公子月阳全部产业。”

    “啧啧,胃口不小。”你也不算算那到底是多少钱钱呢?开口就要月阳全部--要了月阳下一步你是不是准备将平阳发展成为三国中最强大的,然后……

    “怎么?轩公子舍不得?”谁让咱平阳穷,月阳的钱都跑到大成来,这不是在人家家门口捡钱吗?你说文公子我看着能不眼

    “行!”财钱外物,去了还来,再赚就是。箐箐的赚钱的门道真偏门,公子我接手忠安替小姐做事,收钱那感觉才是一个好。“不过,公子我也有条件。”

    “轩兄请说。”轩公子手握大半月阳,有了这份产业,还愁我平阳没有财力囤粮养兵,他的条件不会很苛刻,无非全而退,闲云野鹤之类。

    “告诉成鲲,以后不要再耍这些小伎俩,公子我很不高兴。”成鳌喜美人,厌水,天下皆知,箐箐怎么会漂到他那里去?空中楼阁的水与哪里相通,轩公子再清楚不过。四皇子啥时候也学会了借刀杀人这些招数,他不是一直当着乖宝宝,一副无害的模样。

    “轩兄不必生气,寻机会一起提醒四皇子可好?”成鲲这次自作主张把许箐箐送到成鳌处,想的就是借刀杀人,巴望着安陵轩早为他铲除这一大障碍,可惜找错了对手,小小伎俩,岂能瞒过安陵轩的眼睛。不过这样的皇上,却是文洛林喜欢的,不够精明,也不够狠毒。准确的说,是,不够成为对手。

    “如此甚好!风雨楼中听风雨,云京城看云惊。啧啧,文兄,其实你是来云京城里掀起风雨的吧,哈哈。”说正事也没说不许调侃对吧,文洛林本就是带着目的而来,只不过时过境迁,他的目标更大了而已。

    “轩兄笑话了。”人生得一知己且足,何况这样敞开心肺的知己。

    东郭府

    林京城静静陪在门外,东郭瑜烦躁地将手中的书信扫一眼,秋意升起,树叶开始凋零,飘落在院内两三片。自成亲第二天皇上赏金后,柳相与东郭府便少了往来,只是不断有书信皆为索要财物。东郭云豪终寻思着再与柳相回到婚前的亲密 ,思前想后也不干预家事。柳媚儿东拼西凑也知道了自己在婚礼上的失礼,没脸皮再主动向东郭瑜示好,整呆在房中绣些物件打发时间,东郭夫人虽心里念着要寻了媳妇的不是,却又碍于媚儿出生高贵,不敢轻易造次。东郭府也还算安静。只是这三天两头要钱的信,就象催命符,令东郭瑜头痛,岳父到底为谁做事,需要这许多钱财,东郭家即便有金山银山也不够他这样大刀阔斧。

    “爷,小的为你换上一壶茶?”京城跨步进门。看你想得那么辛苦,定是又要钱了,这女儿嫁得跟卖似的,柳相那老东西还没有得到教训,反到得寸近尺了。

    “不必。”哪还有心思喝茶,各地房租均涨,柳相索要无度,家里家外人前人后还得撑着首富的面子。这媳妇娶得东郭先生我一比一穷,好端端又想念司马雪,她在的时候最多撒撒泼,闹闹下人,不至于让东郭先生我这样窘迫。

    “回禀爷,刚才有人在府门前留下书信一封。”

    “拿过来。”又是书信,听到书信二字,我就头晕。呃--

    “这是谁人送来的?”

    “小的不知。”

    “又不知?”那你们都知道什么?司马雪不是让那狗轩公子藏到少爷我都找不到的地方,为何会被掳到了鳌王爷处?王爷约咱前去小叙,叙什么?难道把小姨娘还给我?算了,就一个夫人东郭先生我都招架不了,这一个还是留给轩公子,他更有能力让她过得好。心里头怪怪的,自家的东西为啥要留给别人?

    “爷……”京城我太了解你了,这种时候只需要叫你一声,你自然就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无妨,只是有人专程告诉少爷,姨小姐现在鳌王府做客。”

    “鳌王爷!”她到那里去做什么?空中楼阁不够你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京城,跟爷前去看看。”

    “只去,看看?”你不想把人接回来,前一阵子,你不是还在婚礼上为人家发疯。

    “看看。”谁知道他们又要玩啥把戏,东郭府才安静几天,接回来还不得又翻了天,让她暂时在成鳌处呆着吧,至少是安全的。

    “那就,看看。”只是看看最好,京城认为小姐跟着轩公子比跟着少爷你强多了。嘿嘿,京城我也很想看看,更想看看咱们家小怜心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