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戴舒望还是戴望舒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忠安,你家爷今怎么了?”轩公子可是个内敛得有些变态的人物,今却如此豪放,把自己喝得烂醉,一个劲叫着要杀了谁,林状元我胃发酸,不能再陪你喝了。

    “回林公子话,小的不知。”谁知道他发什么疯,高高兴兴换了新衣裳去找小姐,不到一刻钟便气呼呼地出来了,嚷嚷着要找你喝酒。

    “林状元,再来,喝!”快喝,别以为我真醉了,今公子的目的就是要把你灌醉,先解决掉你,再解决那啥戴望舒还是戴舒望,公子想要的从来就做不出拱手相让。

    “好,好,喝喝。”喝醉的人真不讲道理,死乞白赖朝人家嘴里灌也不觉得失礼,那就喝吧,舍命陪君子。

    “爽快,再来。”就这样,大杯大杯喝,不许停,只要林状元你略有停顿,公子就撒酒疯,按住你强灌,量你海量也抵不过咱的赖皮。

    “好,好。”上了贼船还能想着和贼讲理?拼命喝吧,再喝,喝--喝--

    “公子爷,林状元喝到桌子下边去了。”

    “不用你说,公子看见了。”就等你这一刻,“忠安,把爷给林公子准备的礼物请进来。”

    “是。”公子果然不是好人,十五个暖红阁的美人哦,林状元还不得精尽人亡。忠安怎么没碰上这等好事,有人出钱替你招。瞧瞧,这些个美人,个个衣不蔽体,肌肤如雪,浪费了,林状元定是消受不了。

    “你等好好招呼林状元,公子我,我先行一步。”美人,看见没有,公子我醉了,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回头你们还得找林状元收钱。

    “公子留下来一起玩嘛?”小红我喜欢轩公子你多过这个醉得一塌糊涂的林状元,使出我的看家本领,抛媚眼,嘴唇,……

    “呕--”轩公子你太不给面子了,美人在侧,你居然吐得出来,算了,还是和姐妹们一起玩林状元,白衣裳粘着秽物,难闻死了,轩公子你回家吃自己吧。

    “忠安,忠安。”死哪去了,这种时候应该赶紧跑过来把你家爷扶走,爷的美好时光要和箐箐一起度过,别让这些个庸脂俗粉脏了爷的眼睛。

    “公子爷,小的在。”打扰人家看美人,公子你真没道德。

    “我还要喝,我要去和许小姐喝。”损兵一万,自折八千,陪人喝两坛自己怎么也得饮三杯吧,难道你还能净而退,忠安扶手出门吹吹风,你还会醉得更厉害。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忠安,爷唱得可好?”

    “好,好。”第一次看爷耍酒疯,倒比平里可多了,没有笑眯眯象狐狸,也没板着脸算计谁,只有在许小姐面前才会表露出这样毫无芥蒂吧。如你所愿,送你去空中楼阁。

    “诚安,替爷开门。”今轮到你穿着黑衣裳趴在许小姐墙上,累不累?有没有蚊子来问候你?飘,飘下来,忠安不怕被吓,只要不吓到许小姐就成。

    “爷今为何深夜前来?”诚安果然黑漆漆在这漆漆黑的夜里出现,似不相信,仔细打量着忠安是不是假冒。

    “主人的事,无需多问。可有何异动?”知道得越多对自己越不利,所以不要多问。

    “回总管,一切正常。”

    “正常就好。”要是再让许小姐那样轻易溜出去,你等就洗干净脖子等着爷砍吧。

    “总管请。”

    请什么请,又不是我吵着要见许小姐,快来帮忙把公子爷扶进去。别让他在大街上唱歌,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的在对自家爷施暴呢。还是进去荼毒许小姐的耳朵吧。

    “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这歌词为何就这么上公子我的心呢,象是为公子我量定做。许小姐,为你公子都陷害自己的朋友呢,嘿嘿。

    “公子爷喝醉了。”呃--两人这是唱哪一出?小姐躺在上不愿起,公子喝个烂醉。

    “怜心,公子爷吵着要和小姐再喝,小的们只好……”找理由,全推在公子上,小姐可不是好惹的,宁可得罪公子,也不得罪小姐。

    “知道了,小姐睡下了,请公子客房休息吧。”

    “我要喝酒,要和,咱家箐箐,一起喝。”公子我想什么说什么,在自己家里无须掩饰。

    “呃--公子真喝醉了。”谁是你家箐箐,公子爷你醉厉害了。

    “让我瞧瞧,安陵轩喝醉什么样子?”小姐我早听见了,别以为压低声音就吵不醒我,安陵轩喝醉酒一定仪态大失,嘿嘿,小姐看闹来了。

    “给小姐请安。”

    “免了,免了。啧啧,风度翩翩的轩公子呢,啧啧,白衣裳变了味儿,啧啧……”

    小姐你别再啧了,让小的们把公子爷放下来行不行,手酸,腰背疼。要不小的给你放进屋里,你慢慢欣赏研究可好?

    “忠安,把他扶到小姐房里,小姐要慢慢欣赏名扬大成的轩公子这副……嘿嘿。”

    “是。”小姐你会读心术,你能看到忠安心里所想,太可怕。

    “小姐,这于礼不合。”小姐你可是黄花大闺女,哪有小姐把男子往闺房里搬的。

    “什么合不合,小姐不知,小姐今要在安陵轩脸上大做文章,哈……”叫你上青楼,还让美女们灌成这副模样,小小年纪不知自,梅毒在这落后的大成好象还没有药医,呃--想偏了。

    “小姐……”算了,自从轩公子说要上青楼你就软绵绵,现在一见到人就生龙活虎,随你去吧,只要你开心,怜心都认了。

    “去,去,去,小姐要大展手。”都忤在旁边做什么,你们在这里小姐如何做坏事?放心哪,小姐不会玩死他。小姐刚才躺在绣上想通了,这一下午烦闷的原因是小姐我喜欢上你家爷了,所以从现在起,他是俺的私有物,小姐磨刀霍霍,谁来也不让,怜心,不要怪偶,小姐认为林京城是个好男人,你就放心地去吧。

    “怜心,放小姐和公子二人……”忠安实在不放心,瞧小姐那模样,怕是不会轻易饶过公子爷,公子爷你喜欢上这么一个阳怪气的小姐,忠安替你的后半生担忧。

    “忠安总管,请后院歇息,怜心会一直守着公子爷。”照顾人的事男人会什么。你担心你家爷,我还担心我家小姐呢。

    “那,就这样吧。”还能怎么样?咱也累半天,有酒没得喝,有美人只能看,“你说这钱到底拿来做什么?”

    “娶媳妇儿啊。”

    “你还在?”诚安,你想吓死我,不好好回墙上挂着,跟在后做什么?谁不知道有钱就能娶媳妇,问题是忠安我到哪去找一个象许小姐这样漂亮,又象许小姐这样聪明的女子做媳妇。说你笨,你还顶嘴。

    “小的这就回去了。”忠安总管,这趴在墙做装饰品的活真不是人干的,白天还好,许小姐变着法让咱们开心,虽然不能笑出声,憋得很难受,到底比这枯趴着有意思。

    “我愿意,为,你……”好象许小姐在公子面前晃,抓住瞧瞧,怎么两个许小姐,笑得狐狸似的,不要这样笑,公子最清楚,这是有人要倒霉的意思。

    “小轩轩,暖红阁的美人漂亮还是许小姐漂亮?”说,快说,只许说许小姐漂亮,哼哼,要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暖红阁?哦。全在,林状元,家里。”干嘛问这个?她们怎么与许小姐比?

    “她们为何会去林状元家?”子过得不错嘛,与林状元喝酒泡妞,风花雪月。让小姐闻闻大成的子们都喜欢用什么味道的香,呃--除了酒味就是酸味。

    “怜心。”

    “奴婢在。”小姐终于叫人了,自己玩着没意思吧?

    “打水来替公子擦洗。”臭哄哄,没有脂粉味儿,说明还没有事发生,嘿嘿,暂且放你一马,洗干净换个方式继续玩。

    “是。”小姐还是舍不得吧,小样儿,喜欢公子直接承认就是,他喜欢你整个大成就差敲锣打鼓了。

    啧啧,安陵轩是不是想偷着找谁结婚去,瞧瞧这红通通的内衫,第一次看你穿白色以外的衣裳,别有一番风。这样看安陵轩,真的是很帅很帅呢,高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脸,感的嘴。怎么看都符合许小姐的标准,那就是你了。让小姐打个记号先,可是这记号打在哪比较合适,脸嘟嘟?左边,啵,不好!右边,啵,不好!额头?啵,不好!呜呜,小姐还没想好,你倒率先下手了,一股子酒味,别把小姐灌醉。

    “感觉怎么样?”嘿嘿,小安我今终于如愿以偿,瞧你想得那么辛苦,进行得如此缓慢,公子我受不了这样的引哪。

    “不怎么样。”混蛋,装醉。吻技不错。吻技不错?

    “安陵轩,你都和谁练习这东西?”老实交待,小姐我要制定一完整的计划,把你边的狂蜂浪蝶全部消灭干净。

    “呃--”这话从何说起,这可是小安我的初吻,初吻你懂不懂,就是第一次,咱的第一次都给你了,小姐我要对偶负责。

    “还要想?”

    “因为没有,所以要想。”这算不算丢脸?

    这还差不多。那小姐我的夺计划就用不着了。如此小姐怎样和小轩轩才能谈得出轰轰烈烈的恋?皇上会不会来阻止?有没有王爷跳出来抢人?嗯,安陵轩你家的老人会不会从中作梗?

    “箐箐现在可不可告诉我戴某某是何人?”这个问题想得公子头疼,下肚的酒比醋还酸,要不是想着这事儿,公子我不会喝醉。

    “什么人也不是。”还记着这事儿呢。看来小姐以后说话做事都得小心,这人超变态,专挑小姐想让他忘记的事来记。那么,小姐现在是不是算和这个古代人恋上了捏?许箐箐同学,如果这样还不算,你就顺便和他上个吧。这事儿留待以后再做,俺要美好纯洁的,柏拉图式的,心与心的碰撞,就象这样,捧着小轩轩的脸使劲啵一下。

    “你可以走了。”还不走想赖在小姐房里过夜?

    “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