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戴舒望还是戴望舒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亲,亲的,亲的小怜怜。”嗯,嗯,小姐我正在学习利用“亲密体”,新生事物啊,其实小姐我很早以前就用得很是得心应手,那时候它还没有定位,小姐可以随心所,可是现在它有名儿了,亲密体,既然是体,就有规范,比如柳体,颜体,赵体,这体那体,哦哦,还有羊羔体。嘿嘿,小姐就得再认真学习它的使用正确方法,小姐具有不断学习的精神和毅力。

    “小姐有何吩咐?”小姐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这样叫,怜心我鸡皮疙瘩掉满地,无心姐才打扫完没一会儿,小姐你要尊重别人劳动成果嘛。

    “没事,就是叫你一声。小怜怜,小姐这样叫你,你有没有和小姐更加贴近的感觉?”小姐我自己都觉得和你更接近了,真象亲的那么接近。

    “回小姐话,没有。”你也学习着这样叫轩公子,他一定会受宠若惊,得意忘形抱着你甩圈圈也不一定。

    “没有?那小姐给你读首诗,增进一下我们的感?”小怜怜,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你家小姐么?这样子很无聊呢,吃完睡睡完吃,吃完再睡,睡醒又吃。小姐偶要做漂亮的麦兜兜,不做肥肥的麦太太。

    “小姐,我们的感很好,不用再增进。”收起你那一,怜心我还不知道你想什么,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狗不通、风花雪月的东西,怜心偶可是清纯小女生,去,人家不喜欢挂在嘴边。

    “亲的,无心姐--”不理我!换人!哼,下次小姐有好东西绝不分给你吃。

    “小姐,奴婢赶着去做饭。”饶了我吧,小姐你的思想进化太快,无心我跟不上,跟不上就会跌跟头,为了保护我风韵犹存的脸,无心我还是离开为妙。

    呜呜呜!小姐被自己的家人嫌弃哪。呜……算了,假哭也不顶用,小姐我自娱自乐。安陵轩,小姐告诉你哦,这样无需多久,小姐偶铁定成一疯子。没事做,好无聊,要不小姐就找个帅哥谈恋吧。这大成王朝也没多少消谴的方式,男人们就弄个龙椅争来争去,女人们就选择帅哥仔细分析,嘿嘿,小姐就拉个帅哥来消谴消谴,相信大家没意见吧。呜呜呜,受过高等教育,在商海里游过泳,在职场上洗过澡,在办公室偷过菜,在网吧里练过级的四有新人许箐箐小姐,却要在这虾米大成王朝以谈恋为消谴,天呐,呃,不能不说这是个很好的消谴,据有关专家称:谈恋也是保持青的一种方式,哈哈,大成王朝啥都不产,就产帅哥。

    可是小姐我选谁捏?“小怜怜给小姐做阉。”

    “小姐要做何物?”小姐真是想到啥就啥,刚刚还捂着脸又哭又笑,这会子又兴高采烈要抓阉。

    “就写上林状元、呃--”还有谁?东郭瑜,一脚踢开。叶骁?踢他两脚。鲛王爷?想到就哆嗦。鳌王爷?不想都哆嗦。呃--小姐选择的范围好象缩水了,不久前小姐还想过有很多有钱银供咱嫁呢,怎地一下子都被踢出局了?

    “小姐,还有何人?”不知又玩什么?抓到谁谁倒霉还是抓到谁谁走运?呃--和小姐在一起走运的机率应该不大吧。

    “再写上安陵轩。”虽然你心有所属,可是抓阉总不能只一个,那算什么抓阉,要不然做上几十个,全都写上林状元?好象也不好玩。

    “嗯,写上十几二十个,就写这两人的名字。”嘿嘿,这就好玩了,虽然机率仍是一半一半,总比为了分清红豆绿豆就只放两颗豆在锅里炒要强一些,哈哈。

    “小姐意如何?”怜心只是好奇所以问问,小姐你千万别误会,不要拉奴婢下水。

    “抓到谁就和谁谈恋去。”敢做难道不敢说。

    “啊?”

    “再说一次!”原来公子我在许箐箐心中的地位并不比林洛文强多少,公子我的那个伤心,要是她抓到林洛文,是不是就意味着小安我被踢出局了?那我做出这样多努力到底为了什么?不如回去伸长脖子让人

    “呃--安际轩,偷听人家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小姐闷得要死不见你出现,刚刚做一坏事就让你逮个正着。

    “小姐的音量无需在下偷听。”你可以喊得更大声些,不用抓阉林洛文就会粉红着脸贴到你边。

    “嘿嘿。”笑,对,就是这样笑,还要蹭到他边撒。虽然小姐是想抓阉,可是心里是很希望很希望抓到的人是你,嘿嘿。

    “小姐说意与何人谈恋?”我就不相信你会当着佛主的面念道家的经。

    “说是,嗯嗯,说是,嗯,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说是--辽远的海相思,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嗯嗯,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完毕。”小姐多贴心,朗诵这样的好诗给你听,没听过吧,这是名作,诗人名字叫,叫,戴望舒,不对,应该叫戴舒望,好象也不对,不管啊,不管啊,小姐应该是取悦到你了吧。

    “啥乱七八糟的东西。”啧啧,小姐这是在向公子我示吗?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听得小安同学我小心肝沸腾。

    “听不懂?”浪费表。小姐我声并茂,手脚并用,完了你说听不懂,“我去诵给林状元,他一定懂。”

    “你敢。”美的你,还想把这抓心挠肺的诗读给林洛文,信不信我先打晕你,然后杀了他。

    “要不你给我一百两看看我敢不敢?”不错过任何一个讹他钱财的机会。

    “你给我一百两让我看看你不敢。”玩绕口令,小安我就没输过。

    “切,葛朗台。”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小姐心神奇般的转好呢。

    “他是谁?”这名字怪怪的,从许小姐嘴里跑出其它人的名字,小安我不爽得很。

    “谁是谁?”这个问题小姐没听懂。

    “那个姓葛的。”和小姐你在一起,公子我的牙一定掉得很快,待到公子嚼不了硬物时,你要负责炖烂给我吃。

    “是我家亲戚,极其吝啬。”这个解释应该比较合理,小姐再想想,还是合理。

    “寻个时间让公子认识。”这大成还有比许小姐吝啬贪财的人物,公子我一定要见识见识,讨教一番。

    “死了。”谁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没出生,反正你们不会有交集哪。

    “他倒会选死的时间。”公子不见他整天挂在你嘴边。

    “他还没这个权利。”嘻嘻,小姐让他死他就死。

    “公子没听清。”嘀嘀咕咕什么玩意儿,欺负公子我没练过千里传音。

    “安陵轩,你还我去逛逛街吧,好不好?”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今天这件白衣裳象是刚换上的,真是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呃,还是红。闷,白衣裳里面穿红内衣。安陵轩你思了?

    “公子没空。”小安我天天在云京大街来去,就没发现它有啥地方吸引人。还有,为啥不叫小轩轩,这个名字公子我很喜欢,要是小姐你清醒着叫一声,别说逛街,带你上山下海都行。

    “呜呜呜。”不带小姐去,小姐把眼泪鼻涕全弄在你上,哼。小姐要闷死了,知了都不叫了,小姐还在咱的蜻蜓池游好几回。咱这是水里也钻了,墙上也爬了,冰窖也呆了,书也读完了。啧啧,还有啥新鲜事让咱玩玩?度如年,度如年啊。啥?成语新说,度如年用来形容当官的子过得开心天天象过年,小姐引用错误,呜,连个成语都欺负偶。

    “啊啊,《烦忧》戴望舒,说是寂寞的--”小姐我大声歌颂我的烦忧总不会再错。安陵轩你漆黑着一张小脸做什么?有啥你就说。你忤在这院子里,小姐有说话的对象,感觉似乎好象也许大概可能好了一些。

    “这戴某某又是何人?”听着就不是女人的名儿,许箐箐整呆在这空中楼阁,从哪里认识这许多安公子我听都没听过的男人。相较之下东郭瑜你是多么小儿科。小安我到底多少个敌人,麻烦小姐你一次告诉我行不行。俺就一次批发,杀他个片甲不留,呀,呀,呀。

    “小姐的人。”横竖不能出门,乱说不罚款。喂,你上哪去?怎么说走就走,你当小姐这里是人民广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走也应该给主人打个招呼嘛。

    伸出手是想留我?那就说出来。不吭声公子我怎么好意思回人?刚才还想着和林状元谈恋,现在又冒出个狗人。小安我心疼得全发麻,要找地方喝酒。呜,呜,呜。男儿有泪不轻弹,要弹就弹美人关。林洛文你等着,公子我马上就飞过来,誓要将你灌醉,再找十几个青楼女子玩你一整夜,看你拿什么脸来勾引我家许箐箐。

    “安陵轩,你要到哪里去?”东郭瑜成亲已经很久了,小姐不该在那夜偷跑出去,罚也罚过了,现在可不可带上小姐?回头看看,小姐我好可怜的。

    “暖红阁。”就是不看你,哼,死也不看你。

    “暖红阁是什么地方?”一定很好玩,听听这名儿撩人撩人的捏,带箐箐去。

    “小姐,那是男人的窟。”小姐你失宠了,轩公子当着你的面儿说要去青楼,呃,怜心去数数咱们有多少银子,趁早打算着搬家吧。说不定明早就来一新小姐代替你了。

    “哦,你去院。”呃,虽然很想去见识,可是小姐的心,biu--象是蹦极,当到了无法言语,算了,你去吧,小姐还回房继续睡,睡醒再继续吃。呜,妈妈,箐箐想回家了。许,我再也不说你是假清高的林妹妹了。方子超,我只是想和许斗气,你可以放心接着啃。如果跳进水里乱扑腾能不能再晕回去?好象时间太久,许箐箐同学我拥有魔鬼材的都不在了啊,呜,呜,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