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鹬蚌相争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亲们,新年快乐,兔年大吉!

    东郭府内灯火通明。

    新任东郭少夫人柳媚儿软绵绵躺在新上,新衣褪去,仅着一件白色内衣,精心修饰过的新娘妆抹得一塌糊涂,很是狼狈,长长的睫毛闪闪似有清醒的迹象。玉珠小心翼翼地擦洗,小丫头分工明确忙忙碌碌。东郭云豪在大厅内来回踱方步。老爷活了大半辈子从没遇过这样丢脸的事,大喜之主角都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昏睡不醒,新媳妇躺在新房象块没有生命的死,新郎喝得象团烂泥躺在司马雪住过的小院子。这个父亲做得失败。

    “老爷。”小的在你后站老半天都不敢乱吭声,看你表千变万化,象是在寻找发气的对象呢,千万别把气儿撒在小的上,小的做事可勤快了,从来不正大光明偷懒。

    “何事?”到底是老巨滑的黑心商人,居然听不出有啥不高兴,表和声音完全两码事。老爷你怎么做到的呢?

    “回老爷,夫人谴小的来问老爷是否用膳?”就那景相信也你吃不下多少东西,肚子饿不饿?夫人很关心你,炖了你喜欢吃的银耳羹。

    “去去去,不要来烦我。”看到你们就烦,发生这种事还能吃得下东西?以为老爷和那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一样闲,还有心煮东西。老爷这儿烦着柳直言那老匹夫,想对策想得头皮发麻,你和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倒自在……“等等,唤林京城前来。”

    “是,小的立即就去。”哈哈哈,林京城那家伙平时对小的们大呼小喝,今被相府的随从打个半死,刚刚清醒老爷就要兴师问罪,可怜,可怜。

    今儿东郭府真是闹。少爷高兴得太过,醉到现在未醒,还自己摸到姨小姐的小院子大叫大闹,终于闹得累了,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少夫人一个劲又唱又跳,直到一刻钟前精疲力竭才瘫倒在丫环上晕过去,小两口一个撒酒疯一个撒不知名儿的疯,可把小的们折腾坏了。幸亏姨小姐失忆,没有拈酸吃醋大闹婚礼,不然咱们还有得累。说到姨小姐,多不见真是靓丽不少。

    “走路不带眼睛!找死哇!”哦,想得太投入撞到人了,“京城大哥,老爷唤你前去。”撞到林京城,真蓑!

    “知道了。还不快来扶我前去。”装,继续装,刚刚还晕着突然从上爬起来就能大步快走,京城我岂不是自打嘴巴,哎哟,痛,相府的家丁下手还真狠,欺负小爷不还手,“扶哪里,扶住腰,手臂快断了。”

    “是,是。”想的就是抓痛你,平时都是让你欺负,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咱也欺负欺负你。

    “见过老爷。”该来的逃不掉。

    “嗯。”瞧瞧自己家的这些个人,鼻青脸肿,怎么看怎么都是被欺负的相,“与老爷说说少夫人发作前有谁接触过。”

    “回老爷,少夫人进屋后除丫环玉珠外,未与任何人接触过。”说你傻,你就是傻,这种坏事定是在她进东郭府之前就做完了,要不就是偷偷摸摸,岂会大摇大摆叫着咱们快看好,现在是坏人showtime。

    “发作前有何征兆?”

    “这个小的不知。”刚才提醒了啊,这种事你应该问玉珠。

    “来人,去把瑜儿那不成器的东西找来。”问,问,有什么好问,问也白问,不如和瑜儿商量一个十全的应对之策。柳直言那老东西定以此大做文章,今夜怎么都要做些事。

    司马雪不许揪少爷耳朵,也不许摇少爷的肩膀,乖乖呆在少爷边就好,嗯,头晕,不许扯少爷的新衣裳,喂喂喂,你什么时候这么大力,把少爷抬哪去?

    “拿水泼醒他。”看看你这德,平里老爷我看你怎么都顺眼,你说一直很争气好好一个儿子,咋就在自己的婚礼上出洋相呢?还有那好媳妇,大成第一美女,以多才多艺温柔贤惠著称,怎地就……罢了,罢了,这个问题想得老爷我头晕,总之是有人不想老爷我称心就是。

    “谁,大胆,在少爷上泼啥东西?”看少爷爬起来不把你股打开花,噫,这人长得和俺爹爹一个模样,真象,摸摸看是不是真的。

    “成何体统。”竟在自家老子脸上摸来摸去,再泼。

    “哇。好凉。爹,你干什么?”这回看清楚了,真是咱爹,怒气冲冲,谁惹你了?儿子结婚你应该高兴,高兴,知道不,就是要笑,把这张脸笑成一朵花儿,你儿子终于如愿娶到柳相家的小姐,以后便可飞黄腾达,步步高升。

    “看看你成什么样子……”先拿出当老子的架子,训一顿再说,真如儿子所言以后他作了大官,当爹的也不敢象今这样在他面前造次。接下来要骂他啥?

    “回禀老爷少爷,鲛王府来人。”来的真不是时候,老子正在教训儿子,你派个人来做啥?也对,人家鲛王爷好意一片撮合这门亲事,谁料搞成云京大笑话,王爷脸上也无光。王爷不会坐着让人看笑话,必得有所作为,啧啧,想得老子头都要破了,你现在才来。

    “快请。”不成器的东西,“还不快去换衣裳进洞房,你想让新媳妇独守空房?”新婚之夜新郎不在新房露面,明儿老头子还不得等着替柳小姐收尸,臭小子,你想害死东郭全家。

    “哦。”的确有些凉,摇醒我不就好,非得用泼,啊嚏。人呢?怎么闹的婚礼又只剩东郭府几人,刚刚不是还宾客满座,少爷还记得姨小姐摇着安陵轩的手臂冲咱笑呢,人呢?进洞房,柳小姐今是咱新娘,爹你不提醒,东郭先生我真忘记了。该干嘛干嘛去。“京城,走,陪爷去新房。”

    “是。”少爷还算清醒,知道该干嘛干嘛,苦了我们这些下人,为你挨打为你挨骂,现在还得陪你上新房。

    “京城何时跌得少爷都快认不出来了?”

    “呃--小的是让新夫人的随从,揍了。”反正我不说实话你也总会知道,直接告诉你就是,挨打就是挨打没啥见不得人。

    “哈哈,谁让你平时不认真练功。”进门第一天就和林京城卯上了,他啥地方得罪柳小姐?

    “少爷教训得是。”别叽叽歪歪,快去进你的洞房,新夫人没准也让你变成京城这样,你帅气迷人的脸明早说不定你亲娘也认不出来,哈哈。

    “给姑爷请安。”咱家姑爷真如传说中的高大英武,别说小姐,玉珠看着也芳心暗动,又多又富有,打着灯笼也难遇上第二个,可惜小姐今大闹喜宴,不知姑爷会不会责怪。

    “嗯,都下去吧,夫人为何躺在上。”新媳妇不是应该着大红喜袍端坐头,羞怯地等待相公挑开喜帕,然后……然后出现一张俏皮可的司马雪的脸。想啥呢,今可是东郭瑜与柳媚儿的大喜之,这酒的后返劲儿还大。

    “回姑爷话,时辰不早小姐累了,所以……”看来咱姑爷不计较小姐做的傻事,也对,东郭瑜追求我家小姐三年有余,终于如愿娶回来,还有啥话好说?睁只眼闭只眼最聪明。东郭府不过不入流的商人,能娶到相府千金是他前世的造化。

    “都下去吧。”玉珠就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丫头,敢在少爷面前撒谎,今暂且饶了她,这帐记在这里,别再落到少爷手里。

    柳媚儿不愧是柳媚儿,就这样毫无生气,病恹恹躺着看上去也很美,一种别样风的美。东郭瑜三年前偶遇这女子,便为她的美貌和才所折服,今终于娶她为妻,理当快活似神仙,却是为何……鳌王爷不愿让鲛王爷事事称心,在一个小女子上做文章,小人行径为人不齿。当真以为东郭瑜是傻子,柳媚儿没有错,错就错在她生错了人家。

    “公子。”小姐今天成亲,为何躺在这里一动不动?东郭瑜不要盯着我看,这样子很不礼貌你不知道哦?为什么媚儿我会没等到相公回房便先行躺下了?

    “你醒了?不要动。”看来她对自己的行为毫无知觉,不知最好。“你刚才昏倒。”

    “哦,新婚之夜……柳媚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说,到底是要开导自己还是求他原谅?媚儿万事求完美,却在新婚之夜作出有违常理之事,岂不是在我完美的人生里画上一块污点。媚儿小姐别苦恼了(liao),你人生的污点岂是先相公而睡这么一小块,你从小立志把自己树立成精致美女的这一计划,早在自己的喜宴上前功尽弃。

    “无妨,夫人且休息,我在这里陪你。”她是东郭家的踏脚石,王权竞争的祭品,是鲛王爷意图牢东郭瑜的工具,如此而已。东郭先生我左思右想也不明白,当初为何追求你追得人神共愤,天地无光,咱还默认了母亲对司马雪的丑化,让她把司马雪拈酸吃醋的小毛病渲染得神乎其神,喧嚣至大成大江南北。原来东郭先生我是个伪君子,为了让抛弃糟糠之妻进行得冠冕堂皇,伤害自己养活十几年的小女子。司马雪何罪之有?不过尽力保全自己应有的权利。

    媚儿真累了,所有事待到明天再说,有心的人守在边,不用再看父亲的脸色费力讨好其它人,幸福或许正如自己想象中那样唾手可得,美好的新生活正迎面而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