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鹬蚌相争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替我谢谢王爷。”送上门的礼不收,好象有些不合理,可是这东西对他根本没任何用处,今安陵轩也做一回买椟还珠的笨蛋,这个看起来很贵重的盒子收下了,许小姐可以用来装装首饰什么的,里面的东西嘛,忠安,换一个盒子把里面的东西装好,再加上一些小姐前做的蜜枣混在一起还礼给鲛王爷。

    “是。”鲛王爷倒真会找时间来送礼,公子爷都舍不得多吃几颗的蜜枣,一口气送你一盒,算你有口福,我挑,我挑,我挑挑挑,挑个小的,挑看上去应该不太好吃的。真费神,小姐做给公子爷的东西好象就没有二等品。

    “代在下谢过王爷大礼,改必上王府再谢。”成鲛把事想得简单了,以为一颗啥用都没枣就能让安陵轩对你死心塌地?

    “两位小哥,这是我家爷一点小意思,请笑纳。”做狗腿的好处就是到处都有钱收,看来狗仗人势也不全是坏事,忠安怎么没遇上这好事。

    “你想遇上什么好事?”收受贿赂的机会还是收受贿赂的势力?

    “呃--爷,小的不是那意思。”小的只是想享受一下这种感觉。你给的钱小的再吃一辈子也够了,而且小的偷偷告诉你哦,小姐教小的一种赚钱的方法,可管用了,钱生钱,钱赚钱,忠安我现在是富人了。

    “还有这事儿?”看来你平和许小姐接触的机多的嘛--

    “公子你笑得可怕。”公子爷不要笑可以不,小的浑不自觉发疼。忠安对小姐没有非分之想,只是很欣赏,欣赏。“小的看许小姐是看自己准当家主母的那种眼光欣赏。”

    “当家主母。”啧啧,说到爷心款上去了。嗯,别转移话题,快说小姐何时教你何种赚钱方式,如实说来,公子爷听高兴就免你不受罚。

    很纠结啊,“小姐不让说,说了就退回忠安的入股。”对,小姐说的就是入股,那么小的就没钱钱赚了。公子爷,你不要为难小的成么?

    “好象很为难?”忠安你到底是谁的随从?

    “公子不要生气,咬咬耳朵应该不算告密,是吧。”

    “快点。”随便你用什么方式,总之公子现在要听听许小姐平都怎么消遣,没有小姐的子特别长,可是没有公子的子小姐过得很舒心。

    叽哩咕噜,如此这般……

    “爷,鳌王爷来了。”忠安还没说完呢,公子没听过瘾,又来。算了,明再找时间详细说与爷听,现在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今晚必是贵客多多了。

    “恭迎王爷。”鳌王爷你慢人一步,人家成鲛的下人都走好一会儿了。同一件事能让这些皇室的人生出多少后续来。这世上只有三种人,写戏本的人,看戏的人,唱戏的人。有人天生就是戏子,有人终其一生也爬不上舞台,有人则只需坐看自己亲手编制的故事。皇室成员个个天生戏子,安陵轩是哪一种?自己也闹不懂了。

    也许还可以用许箐箐的话说就是下棋的人和别人手中的棋子双重份,不由己和为所为相交替,最终到底是棋还是人?

    “轩公子不必多礼,本王闲得无聊,特来寻你喝酒。”这理由听上去很官方,很牵强吗?王爷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好,属下也正闲得无聊,呵呵。忠安快命人长廊摆酒,还有,命人前去小楼接许小姐前来,相信王爷也很愿意看到小姐在席。”

    “如此甚好,甚好。”格老子安陵轩,就象一只狡猾的狐狸,你就知道王爷我有想法,在此与你饮酒,私下派人去捉司马雪。

    “忠安还不快去?”磨蹭什么?成鳌有此想法,表示其它也一定有,小楼里今夜必不清静,虽然安全,但公子并不想让她受到惊吓。想到许小姐面色苍白的样子就心疼。

    “王爷,请,请。”请就请,今夜本当东郭府最为闹,看来闹换到安陵府来了。

    “回禀公子,林状元来了。”好,好,真闹,有请。为何林洛文与许小姐在一起?

    “安陵轩,林状元接我前来喝酒。”小姐偶要睡觉,不要喝酒,可是林状元非得拉人家来。哟,安陵府里种着紫藤花,好漂亮。林状元原谅你了,小姐的,看到喜欢的事物就忘记刚刚正在生气,哈哈。

    “见过……”是鲛王爷还是鳌王爷?闹不懂就简单一些,“见过王爷。”

    “免礼,多不见,许小姐愈加动人了。”表扬美女,王爷我从来不吝惜自己的语言。

    “谢谢王爷夸奖。”漂亮就是漂亮,没什么好谦虚的,反正你也不是真心想赞美,小姐我也用不着与你客气。“安陵轩,把茶杯递过来让小姐喝一口。林状元一路拉着小姐跑,口渴死了。”

    “林状元为何拉着你跑?”看来有人下手更快,林公子受累了。许小姐定又偷跑出来让人逮着机会下手,正巧让林洛文遇上,小姐你的运气不错啊,次次出事都有林状元替你解决。

    “呃--因为有人和小姐赛跑,小姐跑得没人家快,所以林状元才拉着我跑啊。”没有赛跑我跑个什么劲?也不知道最终跑胜的人得到什么奖品?

    小姐真是诚实勇敢的人,这话也能如此大言不惭的讲,还抬头,大义凛然。忠安为你捏把汗,幸亏运上林状元,不好好呆在小楼里,乱跑啥呢?公子爷怕是恨死那堆浪费粮食的暗卫兄弟了。

    咕咕咕,“过瘾,再添一杯。”紫色的小串串,紫藤花花,好可,看起来象葡萄,小姐好喜欢。啧啧,还有一些喇叭花混在里边当卧底。茶还得多喝。

    “那是公子我用过的杯子。”老是犯同样的错误,是不是渴厉害了,谁的杯子都可以放在唇边一阵狂饮。

    “知道。”不知道我还不要呢,在场哪一位的杯子小姐不敢乱用,别不是都预先服下解药才来的吧?

    原来她知道,嘿嘿,那就是说小姐愿意与小安同学共饮。

    “轩公子,今月明星稀,适宜畅饮。”林状元说话的酸味真浓,你就不能直接说月亮好,星星少,不用点灯,适合找几个美女在旁边唱唱曲,哥几个在这花丛中把你家的存酒喝光。瞧,小姐理解得多透彻。

    “林公子雅兴,王爷我也正有此意。”王爷的目标近在眼前,可惜没有下手的机会,一群蠢猪,连个小女子和一个文弱书生也抓不住。打掉了牙朝里吞的滋味,还是用酒来麻醉。

    “好,好。在下立即谴下人准备好酒好菜,不醉不归。”吃的喝的少不了你,只要许箐箐安全在公子我的视线范围内,一切都不重要。

    “今王爷和林状元都在,不如让小姐做几个小菜给你们下酒。”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做更好,瞧今这气氛,自己不在更有利他们谈想谈的事。

    “有劳小姐。”聪明的许箐箐,总是能在公子之前做最适宜的事,随便做几个小菜就成,不要费心思做公子都没尝过的美味,小心公子把它们全做成醋溜品种。“忠安,陪小姐去。”

    “是。”现在已经很安全,不要这样小心翼翼,小的立即就去,不要偷偷瞪我,腹腓一下都不许,自从遇到许小姐公子一变得很不好处了。

    “今真有口福,能吃到许小姐做的菜。”林洛文公子终于有一次正常说话的时候。

    “王爷请。”喝吧,喝吧,喝醉你才没精力动许小姐的心思。

    “轩公子与林状元今都有参加东郭家的婚礼。”是陈述,不是疑问,就是不用回答,静静听他接下来说什么。“听说柳家小姐大闹喜宴。”总得听听这二位的想法,这事儿不是会成鲛自打嘴巴,也不会是相府或东郭家,那么会是谁?叶骁?还是--父皇?总之王爷我想象不到这两位会与这事有什么关系,旁观者清吧,听听他们的意见。

    “是很闹。”轩公子我没有建议提给你,我只是陪许小姐去看闹。

    “想必这会儿东郭府和相府都不宁静。”能平静才有鬼了,大成第一美人柳媚儿当众撒疯,还脱掉新嫁衣大跳艳舞,林公子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美女发疯,别有一番风味。呃,这想法好象有些龌龊,打住。

    “二位对此有何看法?”跟王爷弯弯绕。

    “想必是东郭府送去的彩礼以次充好惹恼了柳相,于是……”公子我最擅长的就是歪曲事实,把假话最终说成真话。

    “未必,在下认为当是东郭老爷嫌彩礼过重,于是……”哟哟哟,原来林状元说谎话也脸不红心不跳呢。

    “二位的意思是两家彼此怨恨上了?”可本王不这么认为呢,本王还是觉得自打嘴巴的事他们不应该会做。

    “王爷的意思……”既然你不相信,小安同学就引导你自己来说。

    “不管是谁,让成鲛弄巧成拙就是好事一件,哈哈,来喝酒。”的确是好事一件,成鲛利用柳媚儿拉拢东郭瑜,没想到却让两家关系恶化,真好笑。“明朝堂之上,柳直言定要老泪纵横,让父王替他作主。”

    “王爷意如何?”就是这样,跟着林状元我的设想走,王爷你准备做什么呢?

    “本王要奏上一本,就说成鲛为王爷却不知自律,与东郭瑜私交甚密,表面撮合二人婚事,暗地陷害柳小姐,令两家大失颜面……”怎么办呢?王爷我不能自圆其说,下面又该如何编纂?你二人就不能看王爷脸色行事同,帮忙出出主意?

    “王爷,在下今在东郭府附近遇到一人,行事鬼鬼祟祟,便将他捉住,王爷,要不要带回王府问话?”要支招是吧?小安给你一人,反正是鲛王府的人,你想要他说什么还不是方法的事。

    “好,好。”安陵轩你很需要王爷手中的枣吧,主意要出得到位,到点,王爷说不定啥时候高兴就给了你。可是王爷我怎么看司马雪那女子也不象是中剧毒。

    “恭喜王爷。”除了恭喜还能说什么?鳌王爷你真正走上了林公子我为你设想的路,一条只有进没有出,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的路。

    亲们,新年快乐!元旦大假开心过,节后再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