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原配的婚礼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呵呵,原来这长得有一丝丝象吴尊的帅哥不叫陈坤,叫成鲲,国姓,是皇帝家的儿子。这大成王朝的皇帝基因那是一个真好,儿子个个帅得令人窒息,呜,不要说窒息这词,小姐偶老是想到谁家荷花池里的臭水。安陵轩带来的果儿真好,许箐箐同学再来一个,小怜怜过来,这果儿拿去和无心姐分着吃,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多难受。

    “谢小姐赏。”呃--这个赏字好刺耳,跪在院子里喝风的那一群,就是领了小姐的赏,才落得现在的下场,怜心只谢赏,却不敢轻易领赏。

    “小姐赏为何不接?”许小姐的作为让下人都怕了你了,看看,怜心已对你心存芥蒂。你不觉得悲哀么?

    有什么值得悲哀?小怜怜人家是想让小姐多吃一些。小姐自己的丫头哪轮得到你来教训,小怜怜,来,快,拿去。

    “让四皇子笑话了。”撒也该看看场合,忘记了四皇子还坐在席上呢,这表只给公子看就好,快收起来。自家的东西怎能轻易让别人瞧了去。

    “无妨,无妨。”更笑话的皇子我也看过了,这不算啥,不算啥。

    “都退下吧。”许小姐你手脚倒麻利,要上哪儿?

    “你不是让都退下?小姐我正在退下。”小姐偶听力很好的,而且行动也很迅速。

    “谁叫你退下了。”该聪明的时候你迟钝让人恨不得掐你的脖子,不该聪明的时候你比谁都灵活。好几天没见面你就不能委屈着在小安边多呆一会儿?

    “哦,意思是小姐可以继续留下。呵呵。”凶什么?小姐想象中的白衣飘飘,温润如玉的帅哥啊,早就一去不返了。温柔的小安安同学,你在离开之前可不可先回头吩咐一声,让院里替许小姐的错误买单的暗卫们吃饱肚子。

    “闭嘴。”正如许小姐你所说,这样轻易就相信别人,是他们没有危机意识,小惩大戒,让这伙人长长记。序幕还没拉开呢,跑龙的先倒下了,这戏还怎么唱?

    “成鲲,大成王朝四皇子,醉心音律,对朝堂之事漠不关心。”别打岔,小姐正在收搜关于成鲲的资料,数据正在传输中。

    “四皇子,请。”安陵轩敬上一小碗许小姐煮的荷叶粥,清香扑鼻,一定好吃。

    “嗯,荷叶的清香与粟米的香味巧妙结合在一起,不错。”文诌诌,年纪青青也学林洛文那一,有损帅哥的得分值。味未脱的成鲲和属狐狸的安陵轩私下会面,还是在许小姐的空中楼阁,说他对朝堂之事没兴趣,与现在说安陵轩是同恋一样没有说服力。他的野心勃勃,更胜成鲛成鳌。

    “好兴致!”谁说大白天不要说人不是,晚上也不能说,你看林洛文拱手笑着走过来了,这厮啥时候偷跑进来的。都当小姐的院子是公园,想来就来。

    “林洛文见过四皇子。”

    “老师,这不是在宫里,你我几人就免了这些虚礼。”四皇子似乎很平易近人嘛。要利用或者除掉狐狸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象只兔子。

    “林状元原来是四皇子的老师?”这个消息在小姐的储存里好象没有,啧啧,林洛文的本事小姐是没见过哪,中状元好几年没得一官半职,在云京安安静静的呆着,必不会只是为了做这个四皇子的老师。

    “许小姐,好久不见。”一定得叫对了,即使你非常清楚这女子其实是人家东郭瑜家的小姨娘,也不要在安陵轩面前讨打。

    “还没有谢过林公子那替小子解围。”小姐后来想起,如果不是他出面给了那老人家五十两银子,小姐早就见识过大成的法庭长啥样了,多事。

    “何足挂齿,何足挂齿。”不要再提这事儿,安陵轩会主动想到林某与小姐在同一条巷子逛了近一个时辰,林某也会主动想到小姐甜蜜蜜的声音,绕林某的樑上成了一种习惯。

    “东郭瑜的婚礼定在三后举行。”这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怪异十分,还是直接入正题谈谈皇子我关心的事。

    “四皇子意何为?”料你必不会坐看闹,一定是要栖于这闹之中。

    “老师你认为我们该坐以待毙,看成鲛心想事成?”

    “前柳相上书为东郭瑜请官,皇上已恩准,赐他户部当职,婚后即可上任。”

    安陵轩说:“东郭瑜费尽心思想要摆脱市侩商人的份终于如愿。”

    成鲲说:“柳相支持成鲛,东郭瑜的财力从此后就是他的后盾。”

    林洛文轻啜一口酒,略略思量说:“鳌王爷必不会让这事进行得太顺利。”

    “老师的意思是……”知道就好了,不要说得太明白。

    哎,封建世袭王世的悲哀!再清高之人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做昧良心的事。林洛文、安陵轩和这成鲲一派。东郭瑜、柳臣相和成鲛另一派。或许叶骁和谁又是再一派呢。对对,还有现在坐着龙椅的皇帝独成一派。想得头痛。皇权之争让人家成个亲也不得消停。东郭瑜有毛病,做着你的首富不就好了,当什么官。做生意最多也就赚赚黑心钱,做了官可就不一样,不止要赚黑心钱还得做黑心事。呜呜呜,许小姐到大成见到的第一个帅哥哥,你正在朝着黑暗飞速前进,一头扎进大染缸你还能原封不动的爬出来?

    “许小姐为何突然伤心起来?”许小姐你就不能让公子的心脏安静几分钟,看看你脸上的表,千变万化,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呃--小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要做坏事呢。”做坏事干嘛拉上安陵轩,林洛文你把十年寒窗学到的都用在算计人上面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拉上小安同学。

    “哦?小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谁?”这司马雪真是有意思,自家相公要成亲,新娘不是自己,她当没听见一般。原以为她会伤心绝,四皇子就好心借她口靠靠。看来市井之言不可信,说什么这女子为东郭瑜命都可不要,说什么拈酸吃醋大成第一,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是……我为什么告诉你。”小姐跟你不熟,小姐心中的白马王子多着呢,长得帅,不做坏事,有很多银子供小姐挥霍都可以入选。

    “箐箐,不得无理。”嘿嘿,许小姐差点就承认小安偶是她的白马王子了,小安的那个兴奋啊,竟脱口而出小姐的闺名。

    “哪有无理,难道四皇子现在不是想借助你和林状元与其它皇子争皇位?”呜,呜,呜,干嘛捂我的嘴,事实还怕人说?

    呵呵,四皇子别介意,这小姐不久前出了事故,脑子不太好用。

    “呜,放手,东郭瑜的婚礼我要参加。”古代人的婚礼哦,好期待。而且是首富和一品大员联姻,场面一定壮观得目炫,啧啧。

    “啊?”你还嫌不够乱?

    “我就是要去。”司马雪早不在了,现在偶是许箐箐,她和东郭瑜那点破事儿,与我何干。反正他的婚礼不会平静,为啥不让小姐去凑凑闹。

    “你如何得知这婚礼不会平静?”

    “刚才你们有说啊,林状元你不就是想瞒天过海,嫁祸于人。”管你们要做什么,小姐偶累了,要休息,走人。

    哇呀呀,不得了,如再议事,绝不许这女子在场,太可怕了。林某可没说得这样清楚明了。虽然的确是这意思。

    “四皇子不必担心。”许小姐你少说几句不行哦,不要让四皇子对你有太深刻的记忆,这个家伙是装成小白兔的狼,和他爹是同一种角色。

    “料她一介女流也坏了不我什么事。”女人嘛不就是生儿育女的机器,高兴了摸一下,不高兴了就扔到一边给她吃喝。左看右看没看出这个女子有何不同,会让安陵轩卸下伪装誓为自己效力,目的只是待得它事成,放他于这女子隐匿山林,逍遥一生。一个安陵轩并不影响大成的发展壮大,这个小小要求换来他和林洛文的支持,目前来说,值!

    “那么,将具体事宜再商议一番。”商议吧,反正不用小安我亲自出手,许小姐会去休息?她定是私自去放了院子里的暗卫,见不别人苦的人,到头只会苦自己。

    那啥狗四皇子对小姐偶动了杀心。切,至少现在你还不敢杀哪,你需要安陵轩的忠心。令他忠心的条件必然与许小姐偶有关,不信?你觉得小姐笨么?来得毫无道理,到你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在你心里扎根了。无论是落后的古代,还是文明先进的几千年后,尔虞我诈的生存环境,表面的繁华,自由换取的富贵荣华……一切都是虚无飘渺的幻影,抓住用生命护着你的那个人,就是女人最大的成功。

    跪得大汗淋漓的暗卫都是安陵轩精心培养出来的精英,小姐利用了他们对自己的信任,做一回“狼来了”之事。在万恶的旧社会,剥削与被剥削成为习惯,他们虽嘴里不敢说出不敬的话,心里定是恨透小姐偶了。可是,争夺即将拉开序幕,小姐必须要知道边的一切是不是可信任。

    如果,前提条件,必须都是活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