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是快乐的麦兜兜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把租借协议拿来给少爷瞧瞧。哟,这么高一叠,原来东郭家的生意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瞧瞧你家少爷多能干。先看月阳的,噫,林安轩,鲜林安,安轩林,林安安,安林林,……都是些啥乱七八糟的名字,看看没文化暴发户的水平,算了,算了,加一倍忒难承受,京城你就挨个挨个跟他们讲,爷愿意加五成,五成,不是小数目,柳臣相开来长达二十页的彩礼,少爷偶还没心疼完呢。

    “小的明白了。”做生意不是我的专长,讲价是偶的特长,小的这就挨个挨个讲。商人,真应了姨小姐那句“卖家喊得野,买家断腰给。”

    “京城,跪着的感觉真有那么好?”知道了还跪在跟前偷笑成一朵花儿。

    “回少爷的话,花匠前因年迈领了银子回乡,府上需另请一位。”这些小事总得提醒少爷才记得,不然再过些时园里杂草丛生,宾客入门岂不笑话。

    “他倒会挑子,这个时候领钱走人,你赶紧着再寻一位补上,可不能给人说三道四的机会。”离婚礼的子越来越近,心头的感觉是喜忧参半,有些时候甚至忧多过喜,少爷喝完几壶新茶也没找到忧的原因。安陵轩今带着司马雪外出,却不见回悦来归,想到那女人整天和安陵轩猫在一起就来气,呸,茶水有些酸。

    “小的给爷换新的。”茶是好茶,水是好水,人不是好人。

    皇宫

    黑得不太正常,月黑风高杀人夜,夜,夜。

    “你来得很准时。”苍老,有力,故意压低。

    “微臣知道皇上今必会寻臣前来,一直等着。”哇,是小安同学感迷人暗哑的声音,穿白衣裳的人不太适合黑夜。

    “你求鳌儿向鸢儿讨药枣,是向朕表明态度,你选择鳌儿?”果然是老狐狸,真沉得住气,这都是好久以前的事,到今天才找偶,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皇上英明。”哪里听得出来你认为他英明?

    “你不必拍朕马,在你心里不知道有多恨朕。”

    “微臣不敢。”

    “还有什么你安陵轩不敢的事?”想我大成大江南北谁人不知皇上我意将你招为东快婿,你光天化抱着那女子在云京大街显摆,躲不过就迎面而上,这招明目张胆恐怕哪一个儿子也不敢再打着旗帜算计那个小女子。安陵轩,你够狠。

    “微臣惶恐。”惶恐个鬼。正所谓“谋作为,不能于背时秘处行之。夜半行窃,僻巷杀人,愚之行,非谋士之所为”,哈哈哈……呃,收声。

    “收起你文质彬彬那一。那女子体内的毒是朕命幽客所下,本以为除了她,可令你与东郭瑜之间再无芥蒂,共同携手辅佐鲛儿……没想到却是救了她。”

    “谢皇上恩典。”真是很谢谢你,这回是真心的,如若不是幽客将毒下得及时,许箐箐早成一缕幽魂。

    “朕看好鲛儿,传大位于他,安陵家世代效忠皇室,朕希望你早改变心意。”

    “微臣认为鲛王爷并不适合继承大位。”老狐狸,强壮得象条牛,装病吸引儿子们明争暗斗,有毛病。

    “说来听听。”其实我这个皇上做得也很无奈啊,还没到六十呢,儿子个个长成人,好后悔早年经不过美女的惑,如果再晚几年,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无奈,人强马壮国事安宁,却要面对儿子们的算计。鲛儿不过是拱上台面的人耙子,安陵轩比他父亲厉害,一眼就能看透朕的用意,只是司马雪那个女子更加留不得了。

    “微臣惶恐,抖胆揣测圣意,还请皇上恕罪。”不就是要我发誓做你皇家的看门狗,给谁看门不是看门?可惜,你们都不能给与我想要的,有人却可以。

    “你将安陵玉私自送与一民间女子,且喧哗得尽人皆知,如何解释?”

    “皇上,安陵玉多年前既已是我安陵家之物,微臣送与何人,当是无防。”

    “安陵轩,你……”

    “皇上息怒,微臣惶恐。”

    “罢了,既然你对那女子用至深,朕也不再勉强,待过些时,便赐她解药。”骗骗你先,稳住了,替我做我想做的事,事成之事再收拾你。

    “谢皇上。”信你才有鬼了。你道小安我不知道皇上你只有毒药没有解药,怕是心里正在切齿盘算如何将她置于死地而后快吧。不就是想依仗东郭家的财力吞了楚越和平阳,顺便除了肖想你龙椅的儿子,皇上你那点小心思,就别到处显摆了。要钱嘛,只要对小安一个人好就够了,你信不信现在小安我跺跺脚也会掉下千儿八百的。

    “朕有一事想不明白。”

    “皇上请问,微臣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司马雪为何又名许箐箐?”想得头都破了,也想不通安陵轩何时为这女子命上这样一个名儿。

    “回皇上,小的认识的女子就是许箐箐,司马雪小姐,小的从未见过。”谎话说上几千遍自然变成真理,不信你试试,说到最后就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它到底是真是假了。

    “罢了,罢了,小孩子的玩意儿朕不感兴趣,不要闹出大事才好。你跪安吧。”

    “谢皇上,微臣告退。”我退我退我退退退,一直退到你伤害不到许箐箐的地方。有一天你会知道,即使贵为皇上,依然有你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黑得真是不正常,安陵轩年青气盛,依着子行事,这样不太好,找时间与安陵珏好好说道说道,还得把鸢儿嫁到他家,与皇室有了扯不掉的关系这匹野马才能老实背上鞍。

    小姐的“空中楼阁”

    你问为什么叫空中楼阁?嘿嘿,因为小姐记得上学那会儿有读到过一篇文章就叫《我的空中楼阁》,把山间的小屋写得飘然若仙,美不胜收,小姐就记住它了(liao),所以,现在,小姐给这座小院子取了这名儿。怎么样?美吧?其实小姐偶心里想的是,咱的这间小屋有过之而无不及。娃是自家的乖。

    小怜怜,不要怪小姐没跟你商量就收下了礼物,咱们总不能老呆在客栈里啊,你说是不是?小姐看出来了安陵轩想对你好的心很狂

    “小姐,你累不累?”呃--小姐你真不知道无心姐的名字是咋来的么?难道你叫她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打什么岔?小姐要跟你商量好好骗安陵轩一笔,然后……然后又怎么样?这狗大成王朝小姐一点都不熟悉,好象安心住在这里更实际。

    轩公子的银子哪需要你去骗,要多少你只需开口,对公子而言,你是无价宝。

    “小怜怜,你说我是活宝?”活着的宝,就是活宝。

    “怜心不是这意思。”歪曲事实是你的专长。

    “小怜怜,用力揉,把面粉揉成精。”嘿嘿,小姐要做疙瘩汤,就是老母猪打架(只凭一张嘴)那种做法,“无心姐,多加点菜。”

    “奴婢明白。”小姐没事不能绣绣花儿,做做女红,再不就去唱唱曲,别在这里瞎指挥行不?厨房可是无心的管辖范围,你说过不抢人家饭碗的。

    “小姐,晚些公子要来看你写字。”小怜怜,你真会抽时间说事儿,打扰小姐的好心。呜呜呜,麦兜兜从文明的社会穿这里来上田花花幼稚园……

    东郭家的荷花池真有那么脏?把小姐所有的聪明才智冲不算,还令小姐一字不识。轩公子颠颠捧回大堆大堆闲书,直到没得再捧,才发现嘴巴象把刀的许小姐原来是文盲。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距离美的确是个好东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