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是快乐的麦兜兜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安陵轩你留下来吃饭吧,小姐我也算一家之主,亲自下厨为你做一道鸡包纸包鸡包鸡包纸包鸡,听不懂?这是麦兜兜他妈妈的拿手好菜,做法简单,味道嘛,小姐偶也没尝过,不如,就由你来尝尝。

    许小姐会下厨?有一期待,但是不要吃那啥包啥再包啥,就随便来几个一品天香、二度梅开、三色龙凤、四宝锦绣、五彩果味,六君闹市……

    “tup!”你当小姐是你家撷星楼呢,还点菜。哼,今儿小姐也给来个萝卜开会。“忠安,耳朵伸过来,小姐与你悄悄。”

    一尺,小姐,一尺之外说,小的还想讨老婆过幸福子。

    “近一点,怕他做什么?”你还真相信你家公子会阉了你?你舍得,他还舍不得呢。嗯,小姐只是想告诉你除了萝卜以外,啥菜都不许买。

    “小姐,厨房里都有现成的。”随时都备着,想用什么就什么。你做的菜真能吃?不如让小的快马加鞭叫外卖。

    “门缝里瞧人,看扁你家小姐,去,陪着你家公子数荷花。”小姐我要大展手脚,让你也尝尝咱千年之后文明人的“招牌菜”。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吃饱了笑哈哈,哈哈哈……”(《麦兜响当当》)小姐偶是快乐的麦兜兜。停!小姐怎么有一种给心上人准备心午餐的错觉。厨房呢,厨房在哪里,哦,已经在厨房里啦。漂亮大婶,你跪在小姐面前做什么?好象不认识你。

    “奴婢无心给小姐请安。”无心?啥狗名字?谁给取的?

    “回小姐话,是公子爷赐名。”没文化,弱智,如此女人味十足的成熟美人,叫无心,为什么?

    “回小姐话,奴婢喜欢这名儿。”还喜欢,是无奈吧。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小姐话,奴婢是小姐的厨娘。”哦,专业人士,今你就替小姐打下手,递递铲啊,碟儿之类就行,小姐不是和你抢饭碗,小姐很懒的,感谢安陵轩送我一处安之所,做一顿饭绰绰有余,撑不死他命大。

    “这可如何使得?”起来,起来,你的年纪赶得上小姐叫你妈,跪在可以做自己女儿的人脚下,你不别扭么?小姐偶浑母鸡皮。

    “谢小姐。”公子说得不错,这小姐的确无心,公子爷苦了你了。

    厨房里为啥没有一种叫萝卜的东东?哦,对了,这年代它还叫菘。

    “回小姐话。”又跪?“菘产于冬季,平收藏于冰窖之内。”原来如此,萝卜在这时节是稀罕物,貌不惊人,熟食味甘平,有顺气、宽中、生津、解毒、消积滞、宽膈、化痰、散瘀血之功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十月萝卜小人参”。难怪会成为撷星楼的招牌菜。先前冤枉人家了。作为对冤枉你的补偿,就让你饱饱口福。萝卜嘛,暂且高在帐本上。

    “无心姐,我们一起来为安陵轩做几道小菜。”无心,无心,怪怪的感觉,好象自己骂自己。原来许箐箐同学还有一丁点自知之明。切,那啥东东小姐可以批发,论斤论两。

    “当当当当,兜兜remi,吃呀吃呀崩恰恰,哇哈哈哈……”(《麦兜响当当》)甩股扭腰肢,做饭真快乐。

    小姐扭成一条麻花哼唱着的是啥东西?听得人家无心都想跟着扭扭,嗯嗯,假装听不到看不见,厨娘正在切菜也。

    啦啦啦,鱼香茄子,嗯嗯嗯,宫爆鸡丁,梆梆梆,再来一盘回锅ru,洗锅的水放几丝薄如蝉翼的片,加进几片蝉翼一样薄的冬瓜片,无心姐的刀功真是出神入化,可惜这样都没有了嚼劲儿,凑合。哇呀呀,有没有流口水?

    有!小姐,忠安对不起你,不该在心底悄悄小看你,本以为你是十指不沾阳水的大小姐,原来是深藏不露的大厨,好香呃。顺便问一句,你有没有多准备一份给小的们吃吃?

    “站在后看爷吃。”让你和许小姐咬耳朵,公子我很不爽,对你的惩罚就是闻得到,看得到,吃不到。

    “呃--”公子爷,这个惩罚太残忍哪,换个。

    忠安,换成你带他们去把小姐藏在厨房的菜全吃光,何如?

    还是小姐有良心。哎呀,公子爷轻点,你不知道自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会非伤即残。还好忠安有些功底。

    如何如何?快发表一些感言。许箐箐同学好久好久,久到几千年没有做饭,有没有难以下咽,有没有想吐的冲动?

    “还好。”昧良心!许小姐的手艺岂能一个好字了得。小安我愧为京城第一楼东家,竟是没有吃过这种味儿的菜,酸酸甜甜,回味无穷。你说这些个所谓大厨整没事都在做啥玩意儿,就没想到把糖放进菜肴里炒炒?啧啧,好吃!世上只有小安好,小安的箐箐是块宝。

    “还好?”我来尝尝。嗯,的确只是还好。还没到小姐偶的最佳水平,凑合着吃吃,待小姐闲来无事再增进增进。

    说你无心你还真是无心,缺心眼,少根经,那双是我用过的筷子,难道公子我还少了你的生活用度?还有,你可不可不要将手放在公子的肩上。怦怦怦,又跳,等公子吃完这些美味再跳行不?看来不行。

    安陵轩,外面下着细雨,不适合出行,不如与小姐蜻蜓池边唱小曲。

    正合我意。蜻蜓池,土得掉渣的名儿。池边的八角亭你又如何称呼?

    蜻蜓点水,点水亭?呃,不好啦,蜻蜓点水是人家产卵的优美表演,不要把那点不得说的事放这里。

    扑哧!大成幅员辽阔,山川秀丽,啊啊,恐怕也只有许箐箐你敢如此大声说蜻蜓点水为产卵。

    笑什么?难道小姐偶说得不对?这可是经过几千年进化演变而来的科学道理,看你也不懂,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许小姐偶就是那少数人。

    算了,不跟你拧,反正是你的池你的亭,喜欢就好。你就是公子我的风向标,叫我咋飘就咋飘。

    无心,咱家公子爷变成活人了。忠安总管你说的小的听不懂,啥叫变成活人,我家公子什么时候都是活人。呸呸呸,我是说我家公子爷越来越有人味。嗯,天天罚你只看不准吃的人味儿。

    不要理我,忠安我今儿也可以静静地坐在门槛,欣赏满池子含苞放的荷花,蒙蒙细雨淋出一片朦胧诗意,品着茶听许小姐唱曲。小姐,咱已经摆好所有姿态,就等你开唱,别老为一座只能遮雨不能挡风的亭子争论不休。实在达不成一致,就叫它八角亭,写实。

    写你个大头。闭嘴。今之事,晚上爷再和你慢慢算。

    呜,俺的好心,BIU--小姐你更写实,什么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看公子爷狐狸一样的笑,忠安真的要股开花,几下不了。嘿嘿,这句好,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这句也写实,公子爷,恭喜你!

    啪啦,小心哪,如此昂贵的茶杯,差点砸在忠安头上,小的闭嘴就是,闭嘴就是。

    东郭府

    每次林京城似乎都以跪在东郭瑜面前出场,所以说古代下人难做,最起码膝盖上要比别人多长几层茧。别看京城我一脸忏悔的表,心里可是甜得很呢。今与怜心在一起粘了好几个时辰,怜心还送了一双“跪得容易”,说是小姐的主意,正捆在俺膝上呢,一点都不疼,从来不知道下跪的感觉也会让人迷恋。

    “你在想什么?”少爷我叽哩呱啦大半天,你一个人偷偷笑,当少爷我不存在?

    “小的该打。”好象走得太远,没听见少爷说了些什么。

    “的确该打。”啊?还真打,不要吧,京城我可是忠心耿耿,一片丹心,虽死犹荣……跑题了。“少爷有何吩咐?”

    “为何近各地店铺均异口同声涨价?”这个问题东郭先生现在才有时间来问呢,连来事烦多,刚才爹爹才提醒还有这事,其实涨租子也是理之事,吃穿用度一应上涨,还不许人家房东涨点小钱?

    “小的愚钝。”这是你的事,哪轮到我一个下人说话,各地同时上涨若非是大环境所趋,就是少爷你做人失败,有人见不得你已经首富又将娶臣相之女,价大涨,所以都跳出来想分一杯羹。

    “有道理。”容他涨涨,就当是东郭先生我新婚大喜,与他们派些红包。可是,这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少爷我有一种挖的疼,要不,去跟人讲讲价,少点儿?

    “全凭少爷作主,小的谨遵少爷安排。”

    “月阳那边有何消息?”断了安陵轩的财路,也不见他有反应,这厮很耐得住。

    “安陵家在月阳的商铺已歇业。”少爷这招够狠,下一步应该是针对轩公子的撷星楼和悦来归,人家就这一点点生意,他也不让人做,公务员收入固定,你就高抬贵手让安陵家赚些个外快不行哦?

    “料他撑不了多久,没想这样不济。”好好好。司马雪哭着闹着要回来的子应该不会久了,哈哈哈,在外边吃够苦了吧,还得回少爷这里来,少爷还要你做小姨娘。没事和少爷闹闹小脾气,耍耍小格。对了,还得给少爷唱唱小曲。

    少爷想啥捏,笑得花痴状。柳小姐过门的子还有一段,别把自己想坏了。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