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名书    “安陵轩,我走不动了。”好累,不要去那啥美人最多的地方,心里堵堵的,安陵轩没事就扎在美人堆里,小姐我才不要去看。

    怦--虽然讨厌看到你对林洛文撒,可是现在发现对着小安同学我更加不喜欢,医书上说心跳过速会折寿,公子还想和你一起过很多年闲云野鹤的子呢。

    拽着他的白衣裳摇,不去就是不去。“我要回家。”小姐我没恢复彻底,心烦闷,要回家,嗯,回家再摘些喇叭花,偷偷藏起来,然后……

    又在打什么小算盘。撒都不专心。

    “到哪去?方向不对哪。我说我要回家。”还往前走,比小姐还路痴。

    “现在就回家。”第一次听说有人把客栈当家。许小姐在东郭家到底吃了多少苦?体内的毒并非一这功,而是积月累一点点渗透了她的五脏六腑,前有人蓄意下的毒和本已有的毒素混在一起,变成了公子一时也无法解除的新东西。幸运的是,两种毒的结合让她逃过的大劫。如若不然,几前许小姐已经是……安陵轩不自觉握紧拳头。东郭云豪的确老谋深算,东郭瑜也不是省油的灯,这小小女子如何在虎狼之生存至今?想回家,那就回家。你让我干涸的心开始跳动,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所以,跟我回家。

    “安陵轩,我,走不动了呢。”真累,大成人真奇怪,下点点小雨都没人做生意,呜呜呜,我想要吃的零嘴。

    “委屈小姐了。”不行,委屈你再走一小段,没瞧见咱们的大马车跟在后面吗?再一小段就让你坐,是你喜欢的金碧辉煌,还有你一直左顾右盼寻找的糖葫芦、小面人……

    “真的?”可是小姐偶实在没力气再走一段,要不安陵轩你抱着我吧。

    啥?许小姐还真不拘小节。

    “快快快。”你别以为穿件白衣裳就是斯文人,公子你强力壮,深藏不露,手敏捷,深明大义,……嘿嘿,大脑短路。目的就是让你抱着小姐偶赶快走完你说的这一小段,也不知你要做什么的路,快快快。

    不要吧,众目睽睽,你让公子我抱着你走……呃,这好象是个更直接有效的方法。

    这才对嘛,时间就是银子,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那啥,是你不知给小姐吃了啥,小姐才变软脚虾,走几步就喘喘,所以,还是小安同学你的责任,别想逃避,认命地做许箐箐同学的代步工具哪。嘿嘿,嗯,帅哥的怀抱,啧啧。就是心跳得太快,小姐偶耳边不太清静。

    “爷,让小的来吧。”忠安,你太不懂事了,谁要呆在你怀里,你是帅哥吗?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是没有自知之明就是你的错哪。

    “不必。”美的你,你敢接近她一尺之内,爷就阉了你送给成鸢。

    “呃--”当我空气,我不存在,啊,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异,更不必欢喜……嗯,小姐你说几千年后会不会刚好有个人叫徐志摩,刚好又盗用我这句话……公子走得还真快,诚安,马车跟着公子爷,跟着我做什么。

    “真是有好多好吃的,给我一根糖葫芦先。”酸酸甜甜就是我,久违的味道,小姐想死你们了。

    “别吃太多,浅尝辄止。”还是马车里舒服,不用淋雨也不用抱着许箐箐发汗。让我靠一会儿,闭着眼睛静心养神。

    “安陵轩,吃一颗。”东西太多小姐我一个人吃不完,浪费可耻。

    有没有搞错,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吃这些小零嘴。还,还,还是你刚刚咬过一颗的,糖葫芦串。

    “快,吃一颗。”帮助小姐吃完这一项,小姐才有理由向另一项进攻。

    小心点,糖粘在公子脸嘟嘟上了。你不躲就不会。快吃,味道好极了,吃过才知道。啊,这才乖嘛,再来一颗,OK,现在小姐可以安心啃这只大鸭梨,又甜又多汁。

    “这东西一点都不好吃。”没想到我堂堂安陵轩会有一天被人强摁满嘴不喜欢吃的东西,心里喜滋滋。

    “我说了,是吃过,才知道啊。”还是这梨合我味口。“这是哪?”这地方小姐偶不认识,幽静素雅,适合清修。

    修你个头,寸土寸金之地让你说得象寺庙。“喜欢吗?”

    “喜欢,又不是我家的,纯欣赏,没意思。”这小院小姐的确喜欢,小巧宜家。小姐偶现在死乞白赖住在悦来归,多想有个这样属于自己的小家。N多年后的城市里,小姐偶一家四口住着不足一百坪的三居室,整被父母拿来和姐姐比,长得不够漂亮,成绩不够优异,迷糊不够精明,终于找到一个让他们另眼相看的方法,夺了许同学的男朋友做未婚夫,结果把自己穿到了这里。家?大概应该就象这样在一处清幽的环境,几间红砖碧瓦的小屋,有希望,有事做,有人,几个毛头小子书声朗朗……呃,想太多了。

    “这是谁家,静得小姐害怕。”吃不到葡萄就要说葡萄酸。

    “你的家。”这是公子我喜欢的风格,小姐若是不喜欢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不必心疼安陵家的钱,你若高兴公子我把墙砖全换成白银,让你随时随地可以看到最喜欢的东西。

    “神经病。”最实惠就是给小姐做件黄金甲来穿,我敢上街吗?

    “这话的意思是喜欢了。”

    “真是我的?”哇!忠安,过来。

    “哎哟,小的有罪。”小姐你拧小的做什么,痛,小的做错什么了?

    “没事,我就看看是不是做梦。”嘿嘿,忠安会痛,那就不是做梦,许箐箐同学我真的有家了,快,带小姐我看看还有什么好玩意儿。荷花池?大成人都喜欢这玩意儿?小姐我好象闻到了它的臭味,窒息的感觉。可是,这荷花刚露尖尖角,在细雨里随便风向我点头的的样子真是漂亮。离它远些,咕噜,自己咽口水,讨厌咕嘟嘟,咕嘟嘟。要不小姐我作首诗吧,啊啊,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早有,没有蜻蜓,早有那啥立上头。

    好诗,那啥是什么东西?小姐可不可以跟忠安等才疏学浅的奴才们解释一下。

    不要理你,离我远点,人太多我有压力,谁知道会不会又有谁在后背推一把,让我去畅游这蜻蜓池,嘿嘿。蜻蜓池,好名字,小姐偶怎么会这样有才华。

    “安陵轩,这水好清澈。是活水。”真是活水,找不到源头,也找不到出口,怪怪。

    “嗯。”你倒厉害,一下子就能看出这是活水,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这样大声叫,秘密,知道不,一般人儿我不告诉他,一般人儿也是看不出来的,公子我可要靠着它完成与你饮马江湖的愿望呢。

    不叫就不叫,小姐我真的很喜欢,许箐箐有家了,这是幸福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找个帅哥来,嘿嘿。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就在边找,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质量还不好。呃--安陵轩质量是不错呐,只是人家喜欢怜心,小姐我只好努力骗自己说些违背良心的话。送这院子的目的,和送衣服的目的应该是一致吧。小姐我不松口,说不准还有更多的礼物收呢,偷笑。

    你面前不是现成的帅哥哦?出去找,打断,打断怜心的腿。“忠安,派人去把怜心接来,另再加两个灵活一些的丫头来侍候小姐。”

    “等等,我不要丫头。有怜心就够了。”还来人,别以为小姐是瞎子,这房子周围有多少公子你安排的暗哨,只是都藏在让小姐我看不到的地方,看不见不表示没有,女人的第六感,第六感你懂是什么吗?瞧你也不懂,落后的古代人。小姐在悦来归不安全了,东郭家等不及要司马雪的命,还是哪家王爷拿小姐威胁公子?别看我,所有宫廷剧都一种模式,想你安陵轩公子出特殊,家族手握重兵,在这个新旧交替的紧张时期,你怎么可能置于混乱之外,独善其。你是如此,东郭瑜钱多得从屋顶往外冒,定是自己早就自觉颠跳进人家的子里去了,柳媚儿恐怕也只是一只小蚯蚓。司马雪份如此特殊……那么,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小姐前不是生病,应该是中毒。

    许箐箐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聪明,女子无才便是德,你没读过?就算你知道了也应该假装不懂,眼珠子一转就把人看透,很可怕的。你有没有看到小安公子我喜欢你都快疯了?呃--这个你看不到,公子没有做得很明显,嘿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