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没有和想象中一样与地板作亲密接触,许小姐落在小安同学的怀里,哇,小安同学跑得比刘翔还快。

    “都还跪地上做什么?”快快快,公子爷要吃人了,从没见过公子爷这样子生气,一群混球,害得忠安我这个总管做很没面子啊。

    “快去请大夫……”

    “忠安。”自从公子爷认识这个许小姐,忠安我可是常常感觉这个名字冷飕飕。叫这一声意思是不用请大夫,哦,忠安忘记了,少爷就是最好的大夫,只不过没人知道而已。都愣着做啥?不想要工钱了?还不快去烧水,做饭,许小姐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要吃的,没听见晕倒前她说饿了,不灵动,扣你月钱。

    呃,忠安总管,这些好象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人家刘掌柜的还没开口呢。

    哦,越界了。什么越界,公子爷的事就是安陵家的事,安陵家的所有下人都得听俺的吩咐。快去。实在不爽,到院子里去摘几朵喇叭花放在许小姐茶水里,看公子爷会不会剥了你的皮做衣服。跑那么快做什么,还没训完呢。

    “总管,轩公子差奴婢来问,你还要多久才能上楼。”怜心在楼梯口探出头来问。咱家小姐晕了呢,轩公子竟不让总管请大夫,平时看着对小姐上心,关键时刻却不中用。

    和你等不懂事的下属叽叽歪歪把正事忘记了,公子爷的工具还在我上呢。

    “爷!”

    “……”许小姐没病,她是中毒,“怜心,今小姐在外面都吃些什么,快说。”悦来归里很安全,这一点安陵轩很有自信。

    “小姐吃了很多零嘴,奴婢不知公子要问哪一项?”呜呜呜,小姐吃的可多了,怜心兜里的私房钱都让她花得差不多了。

    “一项一项说给我听。”

    “糖葫芦,桂花糕,大包……”小姐吃得还真是多。

    “还有呢?”一一分析,一一排除,抓不住重点。

    “哦,我们还在街边吃了小面。”花了怜心偶十个铜版。

    “何时在何处?”

    “未时,在东城大街,拐角处。”轩公子看起来好可怕,怜心没有心心疼自己的银子了。

    “可还有何遗忘之事?”

    “哦,对了,小姐向老板讨了碗水喝……”

    “忠安。”“小的明白。”说完子一闪人已不见踪影。许小姐所中是一种糖份会加快发作的剧毒,小安同学亦无破解之方,仅能让它缓解。看来这下毒之人很是了解小安同学,出手掐住的就是他的命脉,而且是想要许小姐在悦来归出事,目前并非想要她的命。有人等得很心急,迫不及待。院子里的曼佗罗开得正艳,安陵公子的笑更加让人迷惑。

    “公子,我家小姐何时能醒?”小姐就一直这样,怜心伤心啊,自懂事起就跟着小姐,虽然以前她蛮不讲理,常常无事生非,自己跟着没少受罪,也曾不止一次希望她出事。可现在小姐对自己亲人一样……怜心认错,别让小姐受这罪行不?怜心记不得换几次水了,小姐一直哆嗦着冒冷汗,哼哼叽叽。轩公子倒是想想办法呀。

    “继续替她擦,直到不再哆嗦……”公子我哆嗦个啥劲?控制住了,暂时不会有事。不过是想用许小姐的命换自己的承诺,伸长脖子让人吗?吼不出声,都以为它是只兔子。吼?都是安陵玉惹的祸,要不是不由己想要牢昏迷着的这个女子,怎么会给她带来这样的厄运。小安同学我自小倍受宠,何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只需想到她就心跳加速,无时无刻不想要绕在她旁,能与她相伴一生是多幸福的事……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行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 /我无力抗拒 /特别是夜里 /呜 ̄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大声地告诉你 /恩 ̄ ̄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 /停留在你怀里 /我愿意为你 /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那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 /为你 /我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为你 (《我愿意》王菲)

    这词怎么看怎么奇怪,可是许小姐每唱一次悦来归就沉默一次,想到她就无法呼吸,即使为样安陵轩也知道自己从没想过要逃出她的手掌心,她也别想着再嫁回东郭瑜,为了这个女子安陵轩什么都愿意。那么,就让一切来得更快些吧。

    “爷,刚沏的新茶。”悦来归灯火通明,所有丫头小子低头排在大堂内等待主子责罚。

    “刘义。”悦来归掌柜刘义忙弓上前,“小的,在。”今爷象是变了个人,不再笑眯眯,神严肃,令人生畏。

    “让下人都散了。”挥挥手不想多言,公子我心里一片清明,该来的总会来,只等忠安查明况再决定采取何种方式应对。

    “都散了,都散了。”安陵家的下人不用主子多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各有分寸。抿一口清茶,安陵轩要在噬心的等待中渡过这一夜。

    东郭府

    “小的听闻林公子送小姐……”

    “姨小姐。”

    “是,是,是姨小姐,小的听闻林公子送姨小姐回府,便先前回来回禀少爷,没想到……”小的确实没想到知己达礼,遵章守纪的林状元也会,也会说谎。

    “哼,你们就不会一直派人跟着,全都挤回来?”东郭瑜猛踢一脚跪在脚边的小厮,仍不解气,又踢一脚另外一个,“姨小姐在哪呢?叫来给爷瞧瞧。”真是她姥姥的气,安陵轩,霸着别人媳妇不让见,还硬给她塞个劳什子许箐箐的名,藏在悦来归风花雪月。他倒会装,真以为换个名儿司马雪就是他的了,我东郭家养了十几年……歇会儿再骂,“继续说。”

    “小的不知林状元将姨小姐送往何处。”没跟着小姐的确失职,可是少爷这表现得也太明显,自己不要也不许别人喜欢。姨小姐在东郭府可没舒心快乐过几天,还不许人改头换面过自己想要的子。全府上下谁人不知小姐是被夫人赶出去了,无家可归,就蒙着你呢。

    “当然是悦来归,猪头。”林洛文和安陵轩同用一只鼻孔出气儿还赚不够亲

    “是,是,少爷英明。”

    “少拍马,快说,姨小姐,可,还,好?”这种话要说出口咋就这样难呢?吃惯了萝卜青菜,突地饭桌上没了,真是食不知味。和柳媚儿的婚事故意闹得尽人皆知,抱着小希望,希望司马雪能记起落水前的种种,即使是一丁点儿,他都满足了。没有人为自己拈酸吃醋站着坐着都别扭。婚礼上至少她得来闹闹场子才算完美。

    “这个嘛。”少爷,俺不敢说,小姐比在府里的时候漂亮了,精神了,而且似乎更加多才多艺了,常常听见他和轩公子谈笑风生,吟诗作对,唱的那个小曲啊,小的我都忘记自己是你派去做探子工作的了。

    “是不是瘦了,憔悴了。一定思念成疾……”呵呵,东郭先生没睡醒吧?太阳西下,你可以上做梦了。

    “呃--”少爷是不是病了?新婚恐惧症演生了狂想症?我看小姐是有一点想你,想着怎样让你破产,一只小木勺子让人上你这来支两千两,趁着少爷神游的空儿赶快溜。

    “站住。”“京城大哥,爷应该没什么要问了。”小跟班,成天跟在少爷后出馊主意。

    “悦来归是否有什么消息传来?”司马雪在悦来归藏了这许久,今终于露脸,怎会如此平静就收场。

    “暂时还没有。”

    “继续盯着,有事立刻来报。”平静很久的云京因为小姐的出现变得不平静了。

    后院

    东郭夫人后站着狗腿的顺心,不停打扇子,几尺外的门口跪着两名家丁,掩不住兴奋等待夫人赏赐。

    “小的给了那老头儿一百两银子,要他故意找茬,在大街上让小姐出丑……”

    “谁是你家小姐?”东郭夫人慢吞吞哼一句。

    “小的该打,那女子无分文,势要赖帐……”夫人听得摇头晃脑应该是满意了,“眼见就要见官,”夫人的意图就是要小姐上公堂,可是这最后没上……

    “接着说。”

    “这时候,林状元拿了银子来,那老汉见钱眼开……”与其说是见钱眼开,不如说是他害怕林公子。

    “事没办成!”废话半天,原来只是想告诉她事没办成。啪,巴掌在红木茶几上用力一拍,门外两人吓得直哆嗦,赏不要了,反正已多报消了五十两公帐,够本了,夫人让我两人下去了吧。

    “到总管处领二十板,明继续盯。”事没办成还敢来讨赏,家教不严,二十板罚轻了。

    “谢夫人罚。”连滚带爬,我的股啊,呆会儿还有你受的呢,现在就不要提前把自己摔坏了。

    “夫人不必如此生气。”给夫人递杯茶消消火,“总会找到机会让司马雪好看,子长着呢。”捶肩捶背捶脖子,夫人舒服了,顺心就有机会继续挑唆她想办法收拾司马雪,只要她不回来,自己就有机会坐上姨娘的位置,哼哼。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