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看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司马……小姐?”林洛文知道偶是司马雪?那是不是表示那啥劳什子鲛王爷,熬王爷,叶将军,还有安陵轩其实都知道?敢这群人合着伙耍咱呢。

    “呃--在下失礼,既然此处无人识得小姐,委屈小姐再假冒一回。”呼,原来是让偶假冒,就说嘛,古人哪能聪明到如此地步。

    “为何要冒充别人?”司马雪臭名昭著,恶名满京城,为啥不换一个?柳媚儿也行哪。

    “因为这群人都不愿意接近东郭府。”看来这司马雪落水后真是把前事忘得一干二净,不仅忘记自己曾对东郭瑜用至深,也忘记了东郭云豪为人滑狠毒,最喜清静,若非必要,谁也不愿去东郭府周围转悠。

    “哦。”听起来不是很成理由的理由。 说与没说没啥区别。

    “小姐,可以回家了吧?”怜心我巴不得林公子送你回东郭府,夫人定是不会当着他的面把你再赶走,怜心我也算回家了。

    “别吵。”知道你思念林京城,可也别表现得太明显嘛。回头小姐替你找安陵轩那厮出气,谁叫他让人拦着不让京城来看你。

    “小姐请!”

    请请请,小姐我要回家,一碗小面早就消化吸收,现在腹内空空,得赶紧着回悦来归补充体力。

    穿不同制服的尾巴们无聊地各自相互恨一眼,收工。林状元今晚必是在东郭公子家吟诗奏琴,就这样对主子交待,今天的事儿做完了,回家亲老婆抱孩子。林公子和两个小姐不象小姐丫头不象丫头的主仆斯斯文文离开,许小姐的黄色罗裙随风摆动,在墙上轻抚而过,消失在巷子拐角处。

    巷子另一头拐出一个白衣胜雪的公子,双手捡在背后,满脸严肃,后两随从瞧着许小姐消失的方向,一起发呆。不是安陵轩是谁?

    “忠安。”冷,忠安不抖两抖,这是主子爷要发飙,慌忙弓上前,“小姐如何出得悦来归?”“小的,不知。”

    风雨楼售曲那,成鸢在安陵府大耍公主威风,全没了往的优雅娴熟,泼妇一般将安陵府一干人等从上到下骂了个全,誓要抓到许小姐大卸八块,又毁坏长廊好些盛开的紫藤才余气未消地拂袖而去。公主丫头踩坏几株混在紫藤中的紫色牵牛花,小安同学还心疼了好一会儿。当晚成鳌就领着皇上的口谕前来安抚,安陵轩心里清楚仅仅是安抚而已。许小姐须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才算安全。不得不将她变相的软在了悦来归,不自由总比没命强。

    “不知。”淡淡地重复一次,“那你告诉爷刚才都有些什么人。”

    “鲛王爷府,鳌王爷府,还有幽客。”

    “还有呢?”不错,幽客,皇帝老儿的密探,跟着林洛文是何用意?

    “还有东郭府。”忠安也想不通东郭府为何派人跟着小姐,还拿钱让那粘糖人的老头儿故意失手找小姐麻烦。

    “全齐了,为何没有我安陵家的人?”一想到这里安陵轩就牙痒痒,养活一大群人都用来做什么,该干的事儿不干,成天就知道讨好主子。

    “呃--小的失职,立刻回去处理。”这时候离主子爷越远越安全。

    “不必了。回悦来归。”转向另一方向走。没心没肺的许箐箐,不对,没心没记忆的司马雪,你倒和林洛文相谈甚欢,怎不见你对公子我有过好脸色。

    “爷你慢些。”狗腿啊,抓住时机,看来公子不气了。一群废物,回头好好收拾,连个小丫头都看不住。

    悦来归

    “多谢林公子相送。”快走吧,与这林状元聊天不是一般的费劲,逃命还踱着方步,真真I服了U。

    “不必。”林状元同学无论何时不忘记行礼,也不知他是否已患腰椎尖盘突出。

    “小姐请。”总得看到她进门才算圆满。

    “请请请。”林公子你得先离开,小姐我才能想办法进啊,没告诉你偶是偷跑出来的吗,偶还得偷偷溜进去才行,难道你让我这样大摇大摆走进去?还不得让一干人等把小姐我啃得连皮儿都不留。

    “小姐请。”做事要有头有尾,写文章要八股俱全。

    “滚。”小姐我生气了,奉你人参果你不吃,你要偷着吃。不会察颜观色,做什么状元。

    “小姐为何如此?在下走就是。”到底是名不虚传的司马雪,这样无礼蛮横。为了送你回来,耽搁我办事。不值!

    “公子慢走。”这回学乖了,达到目的,语气都变腻了,听听,粘乎乎带着撒的味儿。噫,公子我不是正在生气吗?气呢?气跑哪去了?心底甜滋滋象是灌进一桶蜜。

    “林状元准备在小店门口,与许小姐打骂俏多久?”慢吞吞,笑嘻嘻。悦来归的大门打开,安陵轩坐在大堂中央玩手指,后整整齐齐跪着一排丫头小厮。

    “呃--在下有事,先走一步。”还不想被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吃了。

    “慢走不送。”算你跑得快。

    “呃,嘿嘿。大家都在。”许小姐偶笑得很可啦,都笑笑嘛,别绷着个脸,不帅不漂亮了。嘿嘿。

    “许小姐如果能快些进门才算齐了。”不想抬头看她,想到对林洛文嗲嗲的声音他就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什么好?小安同学好象忘记了自己向大众树立的也是这形象。公子我中有股气,唱个小曲来顺顺。

    “呃--”还是不要了嘛。后跪着的那群会把我分了。小姐我什么都没做,只是一不小心把院子里的喇叭花(注:曼佗罗花长相酷似喇叭花,香的主要成份。)采下来晒干,在今天上午把它点燃了,哦,对,小姐我和小怜怜都捂了鼻子。

    “为何你要捂住鼻子?”不要这种笑啦,刚才在街上小姐我还想你呢,笑得毫无城府的时候还是很可滴。

    “如果不捂就会和他们一起……”呃,变相供。

    “和他们一起怎样?”乖,听话,跟着公子的思路来,一点一点说完整。

    “一起晕倒啊。”这都不知道,没文化,不学习。

    “是吗?”她是如何得知?还运用得如此巧妙?安陵轩半个时辰前推开悦来归紧闭的门,也被自己看到的吓一跳,一屋子丫头小子横七竖八,桌边、地上、楼梯、门角,厨师倒在厨房,手里还握着刀,亏得他没把自己杀死。曼佗罗花,安陵轩冷地笑笑,以端庄娴静知己达礼著称的成鸢公主,不也在它的惑下破功。

    “当然……”呜,呜,小怜怜你扯我干嘛,我没说错,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这时候他们肯定已经醒了,而且准备做好晚饭送到小姐我的房间,“小姐饿了。”

    “你还知道饿?”谈可以当饭吃,哼。也不知小安同学哪只眼看到许小姐与林公子谈了。

    “呃--”不就是偷跑出去放放风,用得着这样嘛?小姐我不是你的奴仆,别忘了是你欠我钱才住在这里,以这种方式收债。哼,惹急了小姐我真住进东郭瑜送来的院子去,好马也吃回头草去。哎呀,头晕,晕。

    “装病混不过去。”安陵轩虚着眼瞧这女子,他得重新审视她,这女子不是传说中的险狡诈,也不是他想象中的无害。

    谁要和你装病,小姐我真晕。怦,许小姐偶真晕了,晕之前摆个漂亮的POSS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