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看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老丈只管开口,林某虽不比东郭公子富有,你这摊子--还是赔得起的。”酸,腐,八股。笑得不够“暖媚”,快收起来。

    “呃--”有人撑腰,看走眼了,这小姐不是想象中的好欺负,龙井哪还有胆乱嚷嚷,“呃--”

    “他要一千两。”小姐偶专挑大数目记忆。

    “不是,不是。小老儿不敢。”快拱手认错啊,家伙没了事小,命没了事大。

    “那就是说老丈并没有打算讹人?”不要说得这样直白,给人家留点面子嘛。

    “呃--”出门忘记看皇历?

    “那你抓着许小姐做什么?”你就不怕安陵轩剁了你的手喂狗?老丈活得老大不小还如此天真,被人利用还颠颠自我感觉良好。

    “哪有,哪有。”吓傻了,抓着人家小姐做什么呢?哼,看这小姐笑得小狐狸似的,人在恶势力下敢怒不敢言啊,识时务为英雄,不要了,不要了。记住你,别让老汉再遇到你。

    “这是五十两。”林状元可是知达理的心肠,不会让你空手而归,“应该足以抵消许小姐的过失。老丈受惊了。”

    足,足,足,五十两再加刚才那位爷给的五十两,买一小院子,还能添些家具,想象中的报酬,嘿嘿,这惊受得值!

    “谢谢林公子。”小姐应该是你道谢才对,怜心我好命苦,除了吃饭睡觉啥事都得替小姐做。

    “小事一桩何足挂齿。”安陵轩把她护在悦来归好吃好喝供着,闲书新鲜玩意儿没数儿往回搬,这些子她倒安静自在,皇城可是快翻天,“请容在下护送小姐回……”回?回哪里?难道这样大摇大摆送她回悦来归?股后面不知有多少百姓打扮的探子跟着呢,还不止一家。林公子偶岂不是好心办坏事?打着大旗告诉人家,快来吧,快来吧,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许小姐,她和公子我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站在你面前,快来抓吧!

    “不要,小姐我还没尽兴。”好不容易才从那一群丫头小子眼皮下溜出来,若不是出了悦来归无处可去,小姐我早报官了,安陵轩这是软,非法私自软

    “小姐意何往?”不该来趟这浑水!自己不出面,尾巴们也不会注意到这个花猫脸。失误了,失误了!

    “没来得及造计划就出来了。”切,逛街还要有目的,有计划?百无一用是书生。一点生活的乐趣都没有。

    “呃--”这话听着怎地有些不太中听。

    “公子你请,我主仆二人自会照顾好自己。”谁要你送偶回去,小姐还要逛街,“银子是你自愿给人家的,我没钱还你。”

    “无妨。”做好事何曾想过要回报。

    “公子慢走。”还不走,好事做完就应该立即主动离开才是君子所为,这林状元是想演义真人版《西厢记》还是《拾玉镯》?许小姐偶对你这样的酸腐书生没感觉。要说感觉,安陵轩那型倒有几分符合小姐偶的标准,嘿嘿,偷偷肖想一下。

    “呃--”我也想,可是公子我走不了。后虎狼之人恨不得拿眼睛吃了你,只要你离开林某的视线,立即就会被掳到不知什么地方去,林公子我还不得让安陵轩活剥了。

    “呃--林公子可是对小姐偶有意思?”捅破他的窗户纸,哼,看你还跟着我。

    “不敢。”这样林某会死得更快。

    “随公子高兴吧。”跟虫……嘿嘿,呆会儿再骂,他跟就有人付账,好事好事,那就跟着吧。帅哥陪游,何乐而不为?噫?这场景怎地有些熟悉。安陵轩似乎也做过同样的事儿。不是似乎,是真做过。

    没啥新鲜事儿想问,没啥零嘴想吃,没啥东西想要买,突然就没了逛了,小怜怜你家小姐偶病了,嗯,嗯,要回家。

    小姐你是说要回悦来归吧?被人困在里边多,倒习惯成家了。轩公子好象很闲,常常呆在悦来归和小姐斗嘴唱小曲。怜心在小姐边侍奉了好几年,从没听小姐唱过那么多好听的小曲,不知小姐这些文才从何而来。

    “当然。不然回哪里?”小样,安陵轩骗她哼唱了那么多歌曲,得算多少银子,不住他店吃他饭,小姐我就会蚀本,你懂不懂。市场经济,商品经济你明白不明白?也对哦,改天找掌柜支些银子也给自己买件新衣裳,别浪费了人家司马雪这副好皮囊。

    “林某与小姐同行。”送佛送到西,在同一条胡同兜了好几个圈,尾巴们似乎已深刻了解到这位丫头打扮的小姐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干脆不再紧贴着影子跟踪,一个个倚在墙上抱闭目养神。林状元不知是何欣赏水平,竟在闹市纡尊降贵帮助这样一个头脑不经用的花猫脸小姐。谁管这小姐是何人,只要林状元没有出视线就行。

    “你不是一直同行着。”废什么话。不要你跟你就不跟了?如果真是这样容易说动,你就摆脱迂腐书生这一说法了。可惜,就小姐我的经验,你这一辈子得伴着这一美称渡过。

    “小姐说的是。”小姐你别走得太快,小生正在行礼呢。哎,没礼貌!可是小姐你准备在这条胡同再兜几次?

    “小姐你不是说要回家?”怜心很累了,新鞋子,人家好心疼,二两银子呢。

    “不是正在回家吗?”没见小姐偶走的也是大汗淋漓。

    “可是我们一直在同一个地方转悠。”闭嘴,你以为小姐傻呀,在偶第三次看到墙角那个小哥的时候就知道了,如果只是看到他还没什么,现在的况是小姐看到穿着不同制服的人靠在墙角,而且都是第三次。所以小姐知道我们被有监视了。哼,定是跟着林状元,小姐被连累了。

    “林公子,可否与小姐我并肩同行?”离那么远做什么?小姐上没瘙子跳蚤,即使有也是小姐偶的宠物,不会没良心跑到你上去。

    “小姐有何事?”不惹不讲理的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林公子我比小姐你高出一个头。

    “挂在墙上的那些个有多少是你家人?”贴近悄悄问,别让人听见。

    “一个没有。”许小姐靠那么近做什么,阿弥陀佛,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你紧张个什么劲?不就是几条大尾巴,跟了你这许久也没动,说明不是要你命。”切,书生,胆小怕事,平时就高谈阔论,遇事就抱头鼠窜。小姐人家林公子这是在担心你的安危,离抱头鼠窜还有好大一段距离,一点都没损他的帅气。

    “小姐玩笑,云京城内想要林某人头者不在少数,有本事要的人却还不想要。”

    好臭,意思是这群鼠辈还没入他法眼。那你额头上冒出来的是啥东东?

    “此乃冷汗。小姐竟是不知?”

    “晕,小姐是问你为何会冒冷汗?”

    “呃--”小姐你离林某远些就不会啦。男女受授不清还算小事儿,安陵轩那家伙可是比司马小姐你落水前更会拈酸。司马雪,对吼,这小姐是假装许箐箐的司马雪,倒把这一茬忘记了。

    “司马小姐,天色已晚,请容许在下护送小姐回府。”大音量,定要墙边的装饰品都听见,要跟就快快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