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媳妇还是自家的好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十两银子可以换十贯铜板,一贯铜板等于一千个铜板,十个铜板可以吃两个小面……哇呀呀,小怜怜,小姐我成富人了呀。咻,一下子就有这么钱钱呃。又扁嘴,小姐难道不富有么?现在你不是很有骨气地跟着小姐坐在街边吃小面。

    “小姐,你已经是穷人了,小面是怜心请你吃。”怜心强迫自己忘记小姐失忆这事儿,接受小姐变傻的事实。人家就是一小丫头,用得着买五两银子的衣服,三两银子的头饰,二两银子的鞋?咱在东郭家月俸才三两,小姐不如一直把银子存放在怜心兜里,俺把它攒下来替你做嫁妆。十两啊,怜心我收在贴处,快捂了都,这一下子就没了,叫人家如何接受?

    “嘿嘿,小怜怜这样好漂亮,跟着小姐出门,小姐好有面子。”面子个鬼。真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小怜怜这样一穿,小姐我就象白天鹅边的丑小鸭,呜呜呜。这银子花得值!小姐偶吃掉的零嘴花得不值哪!

    “小姐,公子不是送来……”

    “停!”不许在小姐面前提东郭瑜,小姐偶最恨做事有头无尾之人,小人。“小怜怜放心,小姐不会让你冻着饿着,小姐一定会超越自我,战胜自我,做出一番……”小姐还没说完呢,你走什么?钱付人家没有?

    “粘--糖人--”

    “粘--糖人--”

    “小怜怜,是什么?”好象是吃的,小姐我没见过的新鲜事物。

    “怜心不知。”确实不知,这东西以前在云京不曾见过。

    “看看?”嘿嘿,又要怜心掏钱,这小姐实在做的窝囊。暂时的啦,暂时的啦。

    “小姐喜欢何物?”龙井跟着老爷混商场也有好些年,在挑选买主这方面的功夫还是高人一等的。瞧这小姐,穿粉红罗裙,头戴金步摇,脚蹬五彩绣花鞋,满面好奇。一看就知道是一准客户。去去去,黄衣丫头挤在前面做什么,你家小姐没教过尊卑么?

    “老人家,你赶我做什么?”小姐我是多么喜欢这东东,糖呃,那种用两支竹签绞绞绞的糖,啧啧,口水,口水。

    “你家小姐还没开口,你叫嚷什么?”

    “小姐我要开口做什么?给我吃的就好。”快快快,我要粘那展翅高飞的凤凰,我要粘那青云直上的五彩翔龙,我要粘那……呃,什么东西糖糖用量最多,小姐我就要。

    “小丫头,要不要老汉把这勺里所有的糖都给你?”没品位,没教养,三流丫头。

    “好好好。”老人家真是好。

    “一千两。”哼,你有吗?吓你一跳,老汉我就看看你的花猫脸怎样尴尬。

    “哇,这么贵?抢人?”以为小姐不会算?一千两白银可以换一百两黄金,一百两黄金烫成液体都能让大叔你撑破肚皮了。拿来小姐瞧瞧你这里有多少液体糖。怦--呃,我不是故意打翻的,许小姐偶不知道你会松手。

    “哪家的野丫头竟在大街撒野。”摔坏老汉我吃饭的家伙, “大成没王法了?”

    “老人家,我家小姐不是故意的。”怜心我好为难。大成商人虽地位不高,可是大成重商,小姐你在繁华闹市踢人场子,这可如何是好?

    “大家都看见了,她就是故意的。”什么,这样花猫脸才是小姐?京城流行丫头比小姐招摇?这样的小姐必是不受宠的,必定是胆小怕事的,诈她一诈不为过。龙井需要很多钱在京城安定,龙井有钱才能留在小姐边,佛主原谅。

    “姑娘,你这样不对哦。”

    “是啊,是啊,人家做点小生意,你不应该砸了他吃饭的家伙。”

    “赔些银两吧。”……

    么么么?赔钱?小姐我比他还穷,用什么赔?呜呜呜。许小姐到这大成不足半年,赔钱的事做了一桩又一桩。不要啦,小姐我要赚,赚,赚。

    “老人家,这是一两碎银,你看……”心疼啊,这是林京城偷偷送来的碎银,也不多了啊,虽然吃人轩公子,住人轩公子,小姐零嘴的需求量也是很大的,怜心真没钱了。

    “一两?你当打发乞丐。”龙井不准备一口吃成胖子,可是一两仅足赔俺的家伙,与咱想要的还有好大一段差距,“见官!”

    “啥?”要上法庭?就为半勺稀稀的糖和一只木勺子?老人家你搞错没有?

    “见官。”看你怕不怕?未出阁的姑娘上公堂,哼,你一定不会去啦,快加银子。

    “好啊,好啊。”小姐偶还没有见过大成的法庭长成什么样子呢。

    遇到疯子?龙井我怎么这么倒霉?只是想找个人讹一笔钱买个小院子,或者再不济就讹一年半载的房租,可是现在这……连本儿都捞不回来。

    “老人家,还不要。我家小姐还没出阁呢。”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小姐跟人上的公堂别说嫁回东郭家做小姨娘,恐怕市井小儿也不会来提亲了。敢怜心人家一直想着小姐有一天从悦来归嫁回东郭家呢。

    “五百两。”打五折了,应该可以了吧。摇头?“三百两。”还摇?“一百两,就这价。”

    “可是我们只有一两啊。”老人家你还没弄懂吧,小姐偶一文不名,怜心有的,就是偶的全部。

    “没天理啊,光天化砸我老汉的摊,没王法啊。”耍无赖,龙井我比你两小丫头在行。

    “呃--小姐,如何是好?”怜心我真没办法啊。

    “老人家,你也别叫了。小姐我是看出来了,不就要银子吗?”东郭瑜多得用不完,小姐我也做回好事,替他花一花。

    “嗯?你有?”有钱就可以好好说。

    “我没有。”嘿嘿,“东郭瑜府有。”

    “又是东郭府?”前不久才遇到东郭瑜和小姐让俺去府上拿钱,今天又来个让到东郭府拿钱的。东郭府的钱多得谁都可以去拿了?

    “是啊,东郭少爷为人大方,你就说是司马雪让他支你两千两。”东郭瑜看看,媳妇还是自己的好吧,司马雪在为你做好事呢,为你树立一个高大光辉的形象,柳相才会更喜欢你这个准女婿,对你的仕途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滴。两千两,小数目哪,花得值!

    “两千两?”

    “东郭公子会为这一小勺子付两千两?”

    “这小姐是司马雪?”

    “与传言不太相符啊。”

    “这女子是险之人。”

    “旦看如何对这老汉就知她定是凶狠之人。”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不知道耳听为虚这句话?司马雪改邪归正了行不行?

    “司马雪?”龙井鼻孔里哼出这个名字,我家小姐的名字可是你这样的宵小想盗用就盗用的?“小姐,老汉不愿与你多言,还是见官吧。”

    “多大个事儿,要去见官这样严重?”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林洛文摇着他的第一千零一张水墨画纸扇,飘到跟前,“许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呃--”帅哥哥,面熟的帅哥哥。

    “在下林洛文。”切,安陵轩说得不错,这许小姐记忆力奇差,也不知她如何谱得美妙之曲,且百唱都不出错。

    “呵呵,林状元,好巧。”真巧,小姐我出糗的时候,次次你都在。

    “是好巧。小姐遇上何事?”许小姐名言,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解决不了就说明许小姐上无银子。无银子不会把安陵玉拿出来吓吓人?敢是忘记了连安陵玉在自己上,再或者忘记安陵玉除了白吃白喝还有更大的用途。在人群外看她假意镇定自若,小眼睛四处乱瞄,寻找机会逃跑的样子真是好笑。

    “老丈,你意许小姐赔你多少银子?”

    “呃--”这公子就是前科状元林洛文,此人背景复杂,文才出众,看起来不好惹。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