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媳妇还是自家的好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东郭云豪这狗贼还算有一良心,用我司马家的钱把小姐养得白白胖胖,美丽妖。老爷夫人你们泉下有知也可以安心了!龙井不负老爷重望终于到得云京,寻到茉莉花一样的小姐,至死龙井都要守着小姐,半步都不再离开。呜呜呜。

    “老头儿,你怕老爷我付不起你银子?”

    “呃--”

    “那你哭啥?还不快粘。”

    “好,好。”真好!龙井本名不叫龙井,具体叫什么他也不记得了。可怜娃自小父母双亡,乞讨为生。很多年前的冬天,饥寒交迫昏倒在司马府大门,好心的司马夜将其收留,并让他做贴小厮,许他旁听先生讲学,闲暇时还教他写字,两人年龄相仿名为主仆,实为至友。司马夜酷好饮茶,于是他有了龙井这个名字。一唤便是几十年。几年后老爷离世,司马夜接手家族生意,常常以茶会友,一掷千金。东郭云豪便在那时候华丽丽的出现……

    “一个铜板,爷。”

    “咦?一样的东西为何收取东郭公子一两?”

    “爷,小老儿分文未取。”你站半天都神游哦?不敬业!围观也有围观的职业道德。没看到小老儿没收人家钱?生意嘛,喊价还价天经地义,谁让他不还价了?

    “嘿,这老头儿真有意思。”啪,扔下一个铜板。

    “粘--糖人--”人逢喜事精神爽,咱也吼大声些。

    东郭府

    “用力捶。”东郭瑜边跪着林京城。柳小姐缠人的功夫不是盖的,东郭瑜这样的滑商人也不得不佩服。溜溜达达大半天,她还能找到不同的理由继续溜达。切,你不说自己对人家有想法。

    林京城狗腿地快频率捶着腿:“今爷可算得偿所愿了,明儿让媒人往相府抬上聘礼……”少爷没反应,说明这话他听,“媚儿小姐,就是咱东郭家的了。”

    “你不说话,没有当你哑巴。”爷我累得要死,你没长眼?叽叽歪歪。鲛王爷发了话,娶到媚儿那不是铁板钉钉儿的事,“爷让你办的事呢?”

    今云京真是闹,安陵轩心仪家贫如洗的许小姐,东郭瑜柳媚儿终成婚约。闹,闹。如此闹之事,醋坛子还没发酵?不习惯,真不习惯。司马雪应该披头散发,一路猛喝,闹得东郭府鸡飞狗跳。母亲带着顺心搬板凳嗑瓜籽看她横行,父亲借故外出巡视不见为净,丫头小子各自找地儿猫在一起猜测这次又会唱几出,只留怜心跟着她的股拾鞋挨骂……这才是东郭瑜熟悉的生活啊。

    “京城,爷让你办的事呢?”林京城还真哑巴了,让爷等上这半晌,一言不发。

    “呃--”爷你让京城说什么呀,是告诉你小姐已被夫人赶出府?还是说小的偷偷在你兜里拿了银票,还自作主张把西郊小姐名下的房契送了去?还是说人家悦来归不承认你的小姨娘出现过?

    “呃是何意?”吞吞吐吐,言之无物,事大条了?安陵轩他敢私自扣着别人家的媳妇不放,回头拿银子砸晕他。

    “小姐,小姐……”京城我不擅长说谎。

    “叫姨小姐。”少一个字,听着不大顺耳。象她现在这样脑瓜子总是在休息的人,要随时提醒才不会忘记被革职的事实。

    “是,姨小姐,甚喜,悦来归,要,要再逗留几。”呼,终于说出来了,看来说谎也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几?”

    “是。”快捶啊,捶得爷忘记再问姨小姐的事为止。哎哟,偶的那个手酸。

    “我是问你那丫头逗留几?我东郭府常用度赶不上他安陵轩的小客栈?”

    “呃--小的不知,不知。”少爷以下所问之事,小的一概不知。知后事如何,你还是亲自出马为妙。就京城所见,小姐似乎好象大概也许喜欢上轩公子。爷你可以放心娶媚儿小姐。

    “养你何用?哼!”心不爽,烦燥异常,来回踱步,谁在股后面晃,“跟着我干什么?”

    “陪爷散步。嘿嘿。”做下人的苦恼,主子在方寸之地散步也得跟着。

    “滚!”呼啦,公子爷的功力又进步了,一脚竟将沉重的雕花木椅踢到院子中央,高,实在是高。还好,不是踢在我上,快逃命!

    “少爷高兴疯了!”林京城这厮欠扁,“小子们,咱们也替爷高兴高兴。”

    “京城大哥,如何高兴?”

    “叫上兄弟们,今晚骰子戏。”

    “好,好。”正事不会做,赌博吃酒你样样精。

    东郭瑜依旧来回丈量着自己的房子,司马雪是否已恢复?既然恢复为何不前来寻衅滋事?《江南》此曲从何而来?落水前虽是文才出众,却不喜风花雪月,吟诗作对,闲暇研究多为稗官野史和无聊的闲书。抚琴之事也是市井所传之物,自己不甚精通谱作新曲。这水里溺一回,倒让她转了,不仅勾搭上安陵轩,二人眉来眼去,还出售新曲为生……怦!哎呀!又是这个死胡同,撞爷两三次,谁设计这装饰物,还不快拿去扔掉。

    “京城,京城。”跑得比兔子还快,看爷不收拾你。

    “爷,京城不在。”这小子看着没京城顺眼儿,凑合着,“倒杯茶来。”

    “是。”哧溜!府里的小子们一不见刮目相看啊,一个个都跑得这样快了。今年入冬的狩雪节让他们去参加,准保能为东郭府挣回好些银子。

    “瑜儿。”茶水没来,麻烦到先来了。娘啊,你让儿清静清静不行哦?

    “给娘请安。”

    “好好好,听说今风雨楼鲛王爷替你作了主,媚儿小姐已应婚事?”妇人小见,明明已经知道事的来龙去脉还要假意问上一问。

    “正如母亲所言。”好歹追了三年,这样的结果意想之中,却是预料之外,东郭先生我现在心并不是想象中的乐不可支。

    “如此甚好。明便送聘礼,求回小姐生辰。”呵呵呵,好事成双!司马雪前脚刚迈出门,柳小姐后腿就迈进来。省了不少事儿。瑜儿的前程一片辉煌,东郭家的未来一片光明。最好司马雪永远消失,省去后顾之忧。

    “一切由母亲定夺。”乱哄哄,气呼呼,东郭瑜竟不知自己与母亲所言为何事,随口应承,打发走她以求清静。

    “好好好。”我儿子要娶媳妇,夫人我要升婆婆。十年媳妇终于熬成婆,顺心,走,回房继续研究如何与媳妇斗智斗勇之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