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书中自有黄金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啥事没做,一不小心“被名人”,这种感觉从心眼里让人反感。小怜怜,东西打开让小姐看看,东郭瑜那厮送来什么狗不理的物件。

    “小姐,真是书,是你平特喜观赏的类型。”小姨娘虐待正宫夫人,准小三费力扶正,媳妇儿智斗恶婆婆……司马雪小姐平时就喜欢猫在闺房之中,潜心修炼如此之类。

    “切,小把戏。”几千年的进化不是空口白话,瞧瞧这都是些什么,小姐偶虽然看不懂,用脚趾头也能想象到,不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砒霜毒药勾魂酒,还能出了这俗?东郭瑜还真命人送本书来,无聊!

    “小怜怜,你家少爷很小气。”首富也买盗版?看看,咱就碰它一下,好几页,华丽丽地与母体分离了。

    “小姐,这张是张房契。”小怜怜人家不是文盲,小姐你平时也教会怜心一些,房契二字怜心还认得。

    呜呜呜,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话,你何时教过人家怜心?

    “小姐,是你的名字。”哇,少爷到底是少爷,“另外两张是银票。”

    “钱!”东郭瑜把书中自有黄金、屋演义成了这样一个版本。一个时辰前得了柳媚儿欢心,立马让人送来遣散费,现实的市侩商人。一院宅子,两千两白银?这出手也太寒酸了些,有辱首富之名啊。

    “是啊!少爷给了两千两银票。”有钱了,不用跟着小姐在轩公子酒店客栈蹭吃蹭睡。小怜心偶也可以直腰板做丫头了。

    “房子在什么位置?”都说了不是什么人送的礼都能收,许小姐我要认真想想。

    “西郊。”

    “一东一西,南辕北辙,死老太婆还真是够毒辣。”哎呀,许小姐偶的胃里空城计唱到了都,小二属蜗牛哦。

    “小姐,我们即刻动……”

    “嘘!谁告诉你小姐我要搬走?”廉者,廉都不受嗟来之食,不受。东郭家当许小姐偶是只圈养的小猫,不高兴踢一脚,高兴了摸摸头?安陵轩这高级房除了有些虚幻的红帐子,小姐我看哪都顺眼。

    “小姐是要以此为家?”不会吧,自己名下有房子赖在别人店里不肯走?

    “怜心,你认为你我还有家?”许小姐我的家在很远远的地方,累死大成所有的马,用完大成一切财富都到不了。妈妈温暖的怀抱,许鄙夷的眼神,小得只容得下一张的公寓,香车美人满大街,用完工资刷信用卡的地方……越来越远了……

    “小姐,小的给你送吃的来了--”吼吧,吼吧,总有一天这噪音让你各人耳鸣。

    “快快快,小姐偶胃贴背了都。”

    “端上来--”

    “什么什么什么?三五个小炒在哪?”小二你到会偷懒,萝卜宴加碗大白饭花去你这么长时间,办事效率如此之低,你是如何混进这云京第一客栈的?

    “回小姐,小的世代为安陵家效命。”原来奴婢这种职业也可以世袭。换句话说,安陵轩家的丫头小子有可能都是亲戚。

    “为啥还让小姐吃这些?”小姐偶萝卜过敏可不可以。

    “公子爷说了小姐今时不同往,还请不要浪费。”白住我悦来归最好的房间,白吃我撷星楼招牌菜,挑三拣四成何体统。

    “我叉你个狗公子。哼。”不吃白不吃,填饱才有力气减肥。小怜怜快来吃,萝卜开会刚刚过了,暖暖和和,再不吃晚饭没地儿装。

    房契?这薄薄一张纸就是一院宅子?没有房产证,没有土地使用证,没有份证号就一个名字,这就能证明宅子是属于司马雪小姐偶的?要是住进去明儿又来一人,手持薄纸一张说宅子是他的,是不是又得卷被盖搬家?下一个问题,银票。也是薄薄一张纸,这个好,多一红印章。也不能说明它就能拿来用,万一小姐偶满怀希望去支钱,人家扁嘴说是私自印刷不予给付,岂不是让小姐偶丢脸,还得替东郭瑜背私造假钞的黑锅。噫!东郭夫人的作为,让东郭家所有人上都被贴上有“坏人”二字的便利贴。烫手,还是压在书里发霉,安全。

    小兔子乖乖,亲亲,嗯,麻麻,你最真实,白吃白住还白给钱。钱?

    “小怜怜,刚才掌柜给了十两银子你可收好了?”

    “收好了。”什么数字概念这是,放着两千两不要,在乎这点小钱。

    “明儿小姐带你去买新衣裳。”嘻嘻。

    安陵府 花园

    繁花丛中,一大群丫头簇拥着明眸皓齿的端庄美人。安陵夫人陪笑命丫头第N次换茶。公主一大早就带着随从浩浩的来,也不与人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细品茶水。轩儿被鲛王爷请去风雨楼,也不知何时能回,累煞老太婆我了。

    成鸢虽然年纪轻轻,自小生长在皇宫见惯阿谀奉承,对安陵夫人的虚假应付视若无物,半虚着眼理不理。安陵轩温文尔雅,相貌出众,待人随和且文才出众,自懂事起就非常喜欢,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认定驸马人选非他莫属。父王和大哥都十分看好她的这段感,竭力撮合着她的婚事。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可是,两天前双桥会上安陵轩竟将安陵玉送与一陌生女子。今,云京城内更是喧嚣得人人皆知。安陵轩这个玩笑开得有些过份了。一向心思缜密的安陵轩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哎,安陵家还喝去年的旧茶。难以下咽,公主我只好润润唇,装装样子。安陵轩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

    “公主,让老生陪你去逛逛园子,如何?”这样傻坐着如何是好?往这会子,安陵夫人我早和老搭子搓上了。

    “园里可有何稀罕物件供观赏?”这提议不错,老这样坐着股受不了。

    “长廊紫藤花开,甚是好看。”管它好看不好看,能离开让在压抑的地方就好。幸亏轩儿喜之人非公主,真娶进门来,老太婆我还不得憋疯。

    “如此甚至好。”甚好?好个。左右丫环扶着,后面还跟人牵衣服,如弱柳扶风。安陵夫人真害怕大风起,吹化了这画里飘出来的美人,胆颤心惊。

    “轩公子到底何时可归?”什么样的珍稀品种公主没见过?安陵夫人不快快命人前去寻找儿子回来,劳师动众让公主受累去看啥花。丫头甲狗仗人势要发飙。

    “快了,快了。”忠安,你平时跑得不是很快嘛,今天怎么这许久也不见回。

    “夫人,你已经说了好几次快了。”

    “呃--快了,快了。”

    “公主大驾,你安陵府竟敢……”依仗着公主的喜欢拿乔?欺负公主温顺。

    “桃,不得无理。”

    就是嘛,主子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