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明星是怎样练成的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嗯,我认为此曲只应……”安公子,说话看场景,这个时候不合适卖弄才华,直接说,直接说,你就一个字,好!

    “嘿嘿,我就知道能行!”好兄弟,拍拍肩,有事儿我铁定你,我的钱呐,快快快,提速,以每小时一百八十码的速度向偶的横冲直闯,嗯,麻麻。

    “其实我想说--不怎么样!”让你自我陶醉,口的安陵玉够你山珍海味吃上几辈子,用得着颠颠跑到风雨楼来显摆?难道许小姐认为自己出名的程度远不及她想要的?

    “怎么不怎么样?我觉得天上有人间无。”哼,不顺我心的人,一概当他不存在,“鲛王爷,怎么样?”管它谁是谁,乱点一通。

    “不错,不错。的确好曲!”

    “如果王爷愿意,小女子能为此曲得到多少?”许小姐你还真当自己沿街卖艺?

    “此曲--”快说,快说,黄金呐,白银哪。“无价。”

    “无价,就是随我开价?”嘿嘿,这鲛王爷出手真大方,角边定是成堆成堆的民脂民膏等着许小姐偶去赚。

    “无价,就是不值钱!!”东郭瑜呕死了,这女人嫌东郭家的吃穿用度过于简洁,还是怕东郭家出不了更大一笔嫁妆?哼,她想的到美,嫁人还带大批财物,谁家小伙儿看上她倒是节约三十年奋斗史。嘿嘿,怕是知道自己寻不到好人家,以此来吸引更多的人注意。想嫁人,还得看东郭瑜高兴不高兴,就她这几的作为,东郭先生我一点都不高兴。

    “这个我不要钱。”天才的作曲家和天才的词作者亲密无间的合作才出这么一首,哪轮到你等落后不知几千年的老古董来估价,许小姐我也不过是看得起你们随便问问。你还真拿豆包当干粮?用我的千年一瞪杀人眼,狠狠掏你一眼,叫你不识趣。不就打湿你一件衣裳?白衣裳,安陵轩多的是。

    “不知许小姐家遇上何困难?”哼,有许小姐的地方,人们总是不自觉忘记偶柳小姐。要钱嘛!许小姐定是遇上用钱才能解决的问题。需要钱,就是贫穷,贫穷就是下等,可以放心的讥讽。

    “没困难!”一不小心抢了人家柳小姐的风头,这不是偶的本意。偶意在阿赌物。“呵呵,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这话说的有道理!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哈哈……”鲛王爷,你笑得如此风加放,许小姐丝毫不怀疑,放在许小姐的年代,你铁定是“我的爸爸是李刚”同类。

    “那许小姐是天生喜出售心之物?”柳小姐可不是那绣楼的二小姐,父亲打左脸,主动伸出右脸,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父亲的欢心。沉迷于三从四德的妹妹哪里知道,甚喜追逐名利的父亲,有利用价值的媚儿才能讨他欢心。媚儿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达目的不择手断之流。

    “心之物?”许小姐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类似这样的小曲,许小姐脑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并非什么心之物。文化是人类的共同财产,许小姐我这是与你等共享,共享!偶就是一只黑牙齿的小蚂蚁,没有胆量与全人类为敌,我好怕怕大家代表月亮消灭我。

    “如此之美妙之曲。难道不是许小姐尽心竭力之心之物?”许箐箐这丫头到底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长得俏可人且不必说,两次所哼唱之曲均让人羡慕不已。

    “不心疼--才怪。”的确也有些心疼哪。许小姐偶上小学那会儿获得过三好学生奖状呢,也算得上是品德高尚之人,不明就里跑到几千年前来做贼,柳美女你说偶心疼不?“我需要钱。”

    “你要钱做什么?”东郭瑜,安陵轩异口同声,说完相互对视半秒。

    “难道你们不需要?”真是奇了,怪了,不需要你们在此搞什么富人聚会,这种聚会不是方便找更多发财机会,方便富人相互联姻,让富二代们有序地发展富三代?

    “现在问你为什么需要?”又是异口同声,二人相互嫌弃地对视。

    “呃--”快回答,在场的人都想知道。

    “许小姐我要卖房购屋,吃饭穿衣。”许小姐偶已经分析出来,脸黑黑的白衣帅哥就是东郭瑜,高高瘦瘦这一个特面善是安陵轩。

    “原来许小姐是要艺养家。”柳小姐掩面低笑。心真是不爽,为何安陵轩与东郭瑜看上去都很紧张。

    “对对对。”对你个大头。捧着御赐金饭碗要饭,你还真敢丢皇上的脸。

    “哈哈哈,许小姐原也喜欢开玩笑。”叶骁这样愚鲁的人都知道许小姐正在开玩笑。东郭瑜大成首富,手握大成经济命脉,安陵轩世代居要职,家底丰厚。用得着你这个叫许箐箐的司马雪赚钱?赚取更多黄白之物没事在家堆积木?

    “我没有开玩笑。刚才所说生意如众人认为不妥,我自会去有人愿意出钱的地方。”许小姐就不信了,大成就没有一家的店。子老鸨会不喜欢她的小曲?告诉你们,生意就是做出来的。

    “许小姐意前往何地?”这个小女子越看越有趣,林洛文晃晃手中的扇子,踱着方步向她靠近。

    “院!”小姐你的声音太大了啊,怜心偶好难为呃。

    “哇,许小姐要去院卖小曲。”

    “原来轩公子心仪之人家贫如洗。”

    “有伤风化,这女子实在配不上轩公子。”

    “快去,走了许小姐,才有我们的机会。”

    ……

    许小姐同志你这回才真正出名了哈,咻--呜--,你的名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飞向整个大成。一起飞出去的不是你从千年之后带来的才艺,也不是你沉淀千年的智慧,更不是你半路出家的生意头脑。用你美丽的脚趾头听吧,你是大成最无妇德之典范。嘿嘿,你替大成人民树立了养女训儿之反面教材,也算功德一件,哈哈哈。(周星星式笑法)

    “你敢!”安陵轩,东郭瑜今必有一人没有带上语言功能出门,为何总是同时开口说出一同句话。切,你二人还有什么好拽的东东,现在许小姐偶已经能在众帅哥中准确地找出,说明你俩儿已被踢出许小姐的欣赏系列,走开,不许多嘴。

    “许小姐不必出此下策。”还是收刮民脂民膏的王爷的有眼光,“王爷我愿付千金。”

    千金?黄金哇!哇呀呀,全国山河一片黄!

    “不过……有一条件。”坏人和好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坏人做事多条件。哼,不管是什么条件,鲛王爷上被已许小姐贴上的坏人的标签。

    “不干。”不和坏人做生意。

    “一百两起价,价高者得。”拍卖。风雨楼外你拥我挤,不乏权贵富有之人,新型的贩卖方式定能让俺一锄头挖个金娃娃。嘿嘿,小怜怜,我们的大房子,我们的绫罗绸缎,我们的美食。

    旦看我们集美貌与智慧于一的许箐箐小姐,手脚麻利扶着柱子爬上桌,挥手向楼外人群大声吆喝:“一百两起价,价高者得。且可附送林状元墨宝一副。”

    “一百零一两。”

    “一百零一两一钱。”

    “一百零一两一钱一。”

    ……

    “许小姐,林某何时同意附送墨宝?”她倒真会做生意。她应该不知道林状元墨宝可比她这哼哼叽叽值钱多了,要做她的添头,美的她。

    “现在啊。东郭先生,你有没有听见?”

    “听见了,听见了。”又异口同声,还没玩腻?

    “一百零一两五钱。”

    “一百零一两九钱一。”

    ……

    “二百二十两。”哇,已接近偶的想象有,偶要准备收盘了。

    “二百五十两。”安公子慢条斯理,“谁也不许再加。”

    “切,小气。人家鲛王爷金。”几百两只针对楼外的人。

    “二百五十两。”哼,气死一个算一个。原来总是穿白衣的安陵轩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同志们,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白马王子,也有可能是腹黑唐僧是多么富有哲理的一句话。

    “回悦来归找掌柜支钱,许小姐,限时离开。”

    “OK!”有钱拿还不去等人反悔吗?

    “慢着--”东郭先生你终于决定不当小安同学的鹦鹉了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