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明星是怎样练成的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多谢将军。”赶紧地找个位置坐下来吧,别一不小心做出后悔的事。

    “换个话题可好?”林洛文清清嗓子,打破尴尬。

    “今且不吟诗作对,就闲话闲话,与民同乐。”鲛王爷我可是带着目的来的,你们不再附庸风雅,有时间聊聊正事那更好。

    “王爷意闲话何事?”安陵轩虚虚桃花眼,眼睛却并没有离开被人群挤变形的许小姐,除了是许小姐,这个女人谁也不是。怦怦怦,血流量分配不均,腿有些发软。小安同学我有经验,转过头,不看她,不需多时就能恢复。

    “就闲话闲话安陵玉。”直入正题,不绕弯子,安陵轩也不是很喜欢拐弯抹角。

    “王爷若能说服皇上收回,安陵轩感激不尽。”

    “只怕你我二人都作不了它的主。”

    “王爷教训得是。”既然你知道这事儿不可能,安陵玉现还是我安陵家的东西,你管我送给谁。

    “只是这许小姐--”

    “许小姐好。”开口的是东郭瑜。

    “轩公子,今为何不见许小姐前来风雨楼?”许小姐与柳小姐可是云泥之别,有她在的地方,更能让柳小姐偶风韵倍增。

    “多有不便。”

    “许小姐着男装已是妩媚多,若是略加修饰一定倾城倾国。”站着说话不腰疼,昧着良心夸夸不会变胖。

    “无须修饰,也很迷人。”东郭瑜透过红纱盯着被人群挤到前面的司马雪,淡黄色罗裙有些许褶皱,乌黑发亮的长发高高扎成一束,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面若桃红,喘连连,不停拿手轻拍口。乍看去,好似他从来不曾认识。怜心慌忙替她整理衣衫,司马雪回头冲她甜甜一笑,双眼半闭,俏可人,东郭瑜口一震--原来司马雪也可以很迷人。心中所想不脱而出。

    “东郭兄,现在闲话许小姐,为何说到柳小姐了?”决不给敌人反扑的机会,东郭瑜既然已放弃司马雪,那么许箐箐的事就用不着你来管。你睇着个眼看得聚精会神是何意?还是快回家上柳相家提亲要紧。

    柳媚儿抬袖遮面羞无比。论才华,除去叶骁其它人都不相上下,论相貌安陵轩温润如玉,叶骁高大威猛,林洛文婉约书生气,东郭瑜健硕沉稳。帅哥个个挠人心。昨夜父亲与自己在书房相谈良久,目前大成正值新旧交替关键时期,两位王爷各怀心思,皇上略重鲛王爷,父亲已默许鲛王爷以聚会之名,替自己选夫的行为。名扬大成的柳媚儿,最终也不过是王权竞争的祭品,她看上谁不是关键,关键是谁看上她。京城四公子非富则贵,非文则武,哪一个都是两位王爷竭力想要拉拢的对象,无论谁看上她,她就会作为礼品嫁出去。与其让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不如自己来决定。只要他们都喜欢自己,不管最后嫁给谁,柳媚儿都不会凄苦一生。这就是广泛撒网,重点培养。

    “明明是在表扬我!”许小姐我不是白痴,两句话有很强的关联,你们不懂许小姐我来讲解。反正都被挤到最前面了,不说白不说,午饭的瓜果茶水偶还没见着呢。帅哥这句是大实话,偶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的宇宙无敌超级大美女--女--

    “哪里来的疯女人,拉走。”安陵轩冲着自家小厮笑眯眯轻言道,“爷把大家养得闲了。”

    “公子爷,小的这就去,这就去。”公子爷这是要发火,赶紧地,连滚带爬到许小姐面前。

    “轩公子这是干什么?”林洛文摇手中的纸扇,摇头晃脑踱到安陵轩边,“何必跟一个平民百姓计较。她也就疯话疯话。”

    “你摇着扇子说的才是”风“话。”男女授受不清你家公子爷没教过你?还真敢来拉司马雪小姐的千金之躯。当心把手剁下来喂狗,挣开小厮的拉扯,加快几步冲进风雨楼,“你也有我一样的毛病?”

    “你有何毛病?”

    “过目就忘!”自己欣赏帅哥过目就忘记,看来这位白衣帅哥看美女也有同感。嘿嘿,许小姐在有柳媚儿小姐的地方也升级做美女了。

    “谁让你进到风雨楼来了?”

    “这风雨又没上锁,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喝口水先。咕咕咕,好茶!

    “那是我喝过的。”让你喝,看呛不坏你。还真敢跑来让全云京的人都认识你,许小姐到底是傻还是聪明过头?

    “噗!”要谋杀也该找个清静地儿,这里众目睽睽不适合啦。喝过你不早说,非得等人家喝去一大半才说。糟糕,好象喷到人了?揉揉眼,这个帅哥好生面熟。在船上一定见过的,就是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瞪大眼睛再看,哇,帅哥咬牙切齿一副准备咬人的模样也很帅,好喜翻!

    “我道是谁,原来是许--小姐。”被喷到的帅哥真认识咱,是熟人就好。许小姐好歹也跟着安陵轩去了双桥会,并且互赠礼物,横竖算得上朋友。他应该会看在发陵轩的面子不追究偶的无意之失吧,千万别让俺赔衣服。没钱!没钱!钱?许小姐是来人多的地方找市场的。生意!呵呵,方孔兄在偶眼里转啊转。

    “安陵轩。”今天大家都有病,风雨楼里除了粉红娃娃柳小姐和她边杵着的黑衣帅哥,其它人商量过似的全都白衣胜雪,没事中安陵轩学学做人嘛,光学穿衣服有用。分不清哪一个才是,对着空气乱吼。会人自觉前来对号入座,点名的时候都这样。

    “轩公子,看来许小姐对你很是陌生哪。”东郭瑜似笑非笑,语调轻浮。原来她不只是不认识自家相公,连自己的姘夫也不认识呢。

    “叽叽歪歪,我认识你吗?”干嘛取笑安陵轩,你应该取笑记忆力差的许小姐才对嘛。别以为你不追究喷茶之事,我就会感恩戴德,做错事许小姐我一样不会原谅。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这是她第二次公开不认识自己的相公。拈酸吃醋的劲头跑哪去了?昨还因为母亲提起向媚儿提亲之事负气离家,原以为她恢复正常,记得以前的事了,还替她偷偷高兴了一下。原来她啥也没想起来。在悦来归过了一晚倒忘记了自己正在离家出走?相公还没找你算全云京都知晓安陵轩心仪你的帐,倒跑风雨楼来抛头露面。大大咧咧喝人家安陵轩的茶,自己家的杯子离你距离近好些,你看不见?眼睛小,不好使!

    “东郭兄,许小姐也是无心之过,她喷到你,安陵轩替她向你赔罪。”

    “不必。”谁要你来赔罪?我家里的事要你一个外人掺和什么,我愿意,她喷我全,又怎样?呸,谁要司马雪喷全,这个歹毒的女人又要玩什么花招了。

    “小女子向各位公子请安。”站到安陵轩旁边,福福。陌生环境首先找到熟人,安全。斜事做完,现在说正事,“小女子刚才在外边听闻他人谈论,说各位皆甚喜柳小姐所奏之曲,不知--不知能不能跟大家做做生意?”

    “说来听听。”成鲛兴趣灼灼,柳媚儿是手里一枚棋,许箐箐为何不能成为下一颗棋?兴许这个女子会是一颗更有用的棋。

    “小女子可以向各位提供新曲,但是,你们得付我钱。”看吧,一无是处,无任何一技之长的许小姐终于走了其它穿越女相同的路,她要贩卖在那遥远的地方那些耳熟能详的歌曲,聊以谋生。主啊,原谅我吧!我不是天生的贼,我是被生活迫不得不为贼!若明许小姐偶找到更好的方法,立即改邪归正,请你相信我,阿门!

    “哦?”林洛文摇摇纸扇,也有了浓厚的兴趣,“不如现在表演一曲,让各位替小姐估估价。”

    “林公子,许小姐不用出卖自己的才华……”

    “不,我需要,我很需要。”这位仁兄,偶真不记得你,别挡财路,“嗯,就哼哼,这个不用钱。”

    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你在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有万分之一天/宁愿我就葬在这一天/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深深看你的脸/生气的温柔/埋怨的温柔的脸/不懂仇煎熬的我们/都以为相像风云的善变/相信那一天/抵过永远/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只是古老的传言/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江南》林俊杰)

    “嗯嗯,唱完了,怎么样,怎么样?”拽拽安陵轩的衣袖,快说,怎么样。许小姐我自我感觉很良好,钱呐,快快飞到偶口袋来吧。

    “此曲何名?”定眼看看她抓着自己的小手,怦怦怦,心里正在滴着蜜。

    “江南。”盗亦有道,不能随意篡改人家的作品。

    “江南??”在场哪一位都不是好惹的主,看形,谁都知道司马雪祖籍江南,并且皆心知肚明,许小姐即司马雪,司马雪即许小姐,只是纸糊的灯笼,无人点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