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明星是怎样练成的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系安 书名:看我横刀夺爱
    风雨楼中听风雨,云京城里看云惊。

    常常玩在一起的不一定是朋友,也有可能有是你的敌人。安陵轩和东郭瑜正是如此。二人虽与林洛文、叶骁被人强拉在一起称为“京城四公子”,没事儿就聚在一起听风雨,论英雄,却是面和心远。

    当今皇上渐老去,另立新皇之事迫在眉睫。三皇子成鳙人如其名,终花街柳巷乐不思蜀,庸碌无为。四皇子成鲲醉心音律不思朝政。能胜任者唯有大皇子成鳌和二皇子成鲛,此二人均功德显赫,封地为王。东郭瑜手握大成太半财富,安陵家族手握重兵,二人都是两位王爷尽力要拉拢的对象。东郭瑜出商贾,充分认识到权利在手的好处,一门心思要跻官场。柳相之女媚儿已值婚配之年,鲛王爷以此为由不时制造机会将几人聚在一起。

    风雨楼,名为楼,早年不过是一座十里亭,因大成渐壮大,云京城也慢慢向外延伸,这座小小的十里亭也失去原本的用途被闲置。林洛文当进京赴考,碰上一阵狂风大雨,将他赶进亭子躲雨。闲来无事,提笔挥毫,在柱子上写下“风雨楼中听风雨,云京城里看云惊。”半月后,林洛文金榜提名中状元。于是,这十里亭便有了自己的名字--风雨楼。这句怎么念都觉得毫无诗意的句子,被人烙金成匾挂在修缮一新的风雨楼。

    似振翅飞去的八角亭里早已布下美味珍馐,四周红纱轻舞,柳媚儿美妙的琴声在风中飘,叶骁一玄衣劲装,痴痴看着这个美丽聪慧的女子。这首曲子,有些熟悉,与素所听不同,思量半晌,他想起来,这是前安陵轩边的男装女子所唱之曲。媚儿竟能过耳不望,在一天之内弹奏得这样娴熟,慕之心不觉又增加几分,眼神异常深邃。

    “好!”前一刻手握酒杯摇头晃脑的鲛王爷,在琴声慢慢消失的瞬间大声叫好。四面八方赶来看闹的人群也附合着大声叫好。看看,鲛王爷我是多么亲民,与民同乐!

    “柳小姐真是才貌双全,这曲子谱得真是--好!”

    “谢鲛王爷谬赞。”柳媚儿略略福,“今诸位以何为题?”

    “媚儿小姐刚才所奏何曲?”安陵轩淡淡一句。在场各位都有选择失忆,这首曲子明明是许小姐所唱,一觉醒来变成柳小姐的专利了?柳小姐完全没有表达出这首曲子想要表达的东西,暴殄天物。

    “无名。”

    “那就以名为题。”东郭瑜不甘落后。家中高堂已托人准备向柳相提亲,媚儿早晚是自己家的人,安陵轩这是何意思?想引起媚儿注意?前在叶骁画舫之上,媚儿对他特别关心,真让人心烦。他不是中意司马雪么?今一路行来,充耳均是安陵玉已找到新主人,现由一位名为许箐箐的小姐保管,听说,这位小姐昨还执此玉在撷星楼白吃。如此,如此。

    “名?”

    “名,姓名!”以安陵轩的本事,他不会不知道司马雪和许箐箐是同一人。

    “有意思!林兄你认为呢?”叶骁大莽夫一枚,聚会时除了喝酒就是拍拍别人马,不然就对着美女流口水。有文化的人说话,别插嘴。

    “的确很新颖。”林洛文轻啜一口手中的美酒,看看东郭瑜,再看看安陵轩。这话题的确有意思,有意思得紧。

    “东郭兄这题出得是有意思。”安陵轩轻拨琴弦,发出一串低沉的韵律,红纱外人群如潮,花痴的女人们大声叫喊着四人的名字,似要冲上来各咬一口。安陵轩淡淡一笑,高高的马尾,光洁的额头,眼睛笑眯成一条缝,用力向前挤,不是许箐箐小姐还有谁?看来早餐做得不够丰盛,她有力气跑出来凑闹。不知道这样叫一声许小姐,她会不会被云京的小姐当场生吞活剥?

    “江南好茶司马夜,云京拈酸司马雪。”即使我哼哼两句,这群人也会认为有意思,何况现在还吟出打油诗。没说错吧,看看,这群疯子。

    “司马雪?不是东郭……”叶骁反应总比别人慢半拍,“她与司马夜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不是以名为题吗?承让,在下抢了先。”安陵轩淡淡一句。

    “好!”林洛文轻笑,“在下也有一句。”

    “林兄请。”

    “风雨楼中安陵轩,不知来路许箐箐。”哈哈哈,看看安陵轩那张脸,就怕他说出人群挤坏许小姐哪。真让鳌王爷说对了,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许箐箐,就是现在保管安陵玉的女人。”

    “也不知长成啥样子。我的轩公子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毁了。”

    “至少知道轩公子没有龙阳之好。”

    “如若能认识许小姐,说不准将来还能和她做姐妹。”

    “没了轩公子,楼里还有好几个呢。”……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原来是在议论小姐我?呸,谁要和你做姐妹?与人共侍一夫之事,许小姐偶不屑为之。哎哟,谁掐我,找死!哎哟,谁踢我。小怜怜你干嘛捂住我的嘴,我要骂人。

    “嘿嘿,我家小姐有病,有病。”小姐你要死别拉我一起上奈何桥,没看出这些小姐们恨不得吃了你,你还敢自称许小姐。现在在这云京城,姓许也有罪过了。小姐,你成名了。

    啥?小姐我一夜成名?原来在古代做明星如此容易?许箐箐这名字现在响彻云京,比芙蓉姐姐还红?脖子上这只长耳朵兔子原来是人家安陵轩用来送媳妇儿的?噫,可是我还不想还啊,没了它今晚就没地方睡,没地方吃了。我没听见,我不知道。赶快把自己催眠,许小姐我什么都没听见。

    哼,到底是谁害我这样子,东郭瑜做事有头无尾,好事都做不到底,做坏事一定不成功。我诅咒你,诅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呜呜呜,小怜怜放开手,小姐我快要窒息了。

    安陵轩看得有滋有味,东郭瑜也来凑凑闹,瞧瞧他在看什么?什么也没有,风雨楼外一大群疯子,你拥我挤只是为了楼里的人能多看上几眼。权势,于已拥有之人毫无用处,习惯成一种习惯,就会忘记这种习惯必须依附某些实物才能生存,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看这人山人海何人不是趋炎附势,争相竟取向权势靠近的机会?

    人家韩寒大帅哥说:“我们恨贪官,又拼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尖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反思的。”这话就完完全全表达出了东郭先生想要表达的意思。

    “东郭兄,你可有佳句?”林洛文意味深长地睇一眼一言不发的柳媚儿。

    “在下愚钝,暂无。”安陵轩提到司马夜,不知他对司马家与东郭家的事了解多少。更不知他对司马雪了解多少。东郭瑜有些怀疑,司马雪诡计多端,或许假装失忆接近安陵轩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安陵轩是幸福成习惯忘记了幸福为何物,一门心思要逃离的大家公子,东郭瑜却是在商场看透尔虞我诈,一门心思要跻官场的商贾。道不同不相为谋。司马雪最好与安陵轩无任何瓜葛。

    “小女子有一句。”柳媚儿行至安陵轩侧,短短两天,云京全城皆知安陵轩心系许小姐,对面前这个翩若惊鸿,才高八斗的柳小姐视而不见,这让柳小姐我如何自处?柳小姐的奋斗目标就是要让京城四公子全赴在石榴裙下,少了轩公子,我的人生大计怎么可能完成。不行,不依。我要来勾引你。“请轩公子赐教。”

    “柳小姐过谦,但说无妨。”眼睛一秒钟也没收回来,没礼貌。

    “铜镜无邪柳媚儿,款款心系……”哇呀呀,不得了,柳小姐这是要当众表白。没看出来,大成美女也很彪悍,很开放滴呢。她到底心系在场哪一位?

    “媚儿小姐。”叶骁将军,难怪你读书老挨板子,你的大脑真有些堵,说话不会看时机,这是关键时刻,你不懂哦?害得小姐我一口气没接上把自己呛到了。还以为能看到东郭瑜那张受伤的小脸纠结成一条苦瓜,切。这下她没勇气说了,这事儿,只能等下回分解。

    “叶将军有何指教?”幸好,幸好。这话如果说出来,其它人就断了念想,于我的奋斗目标不利之极,冲动了,冲动了。叶将军这阵子看上去格外亲切,喜欢你。

    “没有,就想问问小姐是否要喝茶?”倒!你倒会挑时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天天读.tiantiandu.  7×24小时不间断快速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看我横刀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